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另辟新境自铸伟辞


  摘要:苏轼辛弃疾在宋词的发展进程中,无疑都是颇有建树的人物,在词风方面,两人都有着相似的豪放风格,而两人的艺术个性却有很大差异。从苏、辛农村词的创作比较中,可以窥见一二,这些差异主要体现在题材意象、思想情感等方面,且形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又是诸多方面的。
  关键词:苏轼;辛弃疾;农村词比较
  中图分类号:G63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992-7711(2021)03-039
  山水田园诗大多描绘田园景色和农村风光,这是古典诗歌中常见的题材之一。然而将这种农村风光的题材写入词中的,出现的却并不多,纵观整个词史,最先将农村题材引入词作的是苏轼,虽然在词作中还有些官气,和农民有一些距离感,但他扩大了词的内容和格局,开了创新的风气。而这种风气、创新被辛弃疾继承并进一步发扬光大,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是前无古人的。
  此篇笔者就苏轼和辛弃疾农村词的异同进行探究,重点从农村词的题材意象、思想情感两个角度进行论述。
  一、题材意象
  清人刘熙载《艺概·词曲概》称苏轼词"无事不可入,无意不可言",凡能写进诗文中的生活内容,苏轼都可以用词来表达,他将写游记、抒怀、说理、咏史、言志、田园、国事等等内容都纳入词中,扩大了词的题材内容,丰富了词境。苏轼在徐州写的以农村生活为题材的五首《浣溪沙》,描绘了黄童白叟、桑姑、醉叟、繅丝娘、卖黄瓜的人等各式各样的农村人物,展现了农村生产和生活场景,以清新明丽的语言,生动地为我们描画了一幅幅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的农村风俗画。
  然而辛弃疾在农村词这一类别的词中所涉猎的,比苏轼深广得多,体现在题材、意象上。苏轼曾谓王维的诗"诗中有画",辛弃疾的《鹧鸪天》也可以说是词中有画。"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词人发现和捕捉农村中平常却又典型的风光景物和生活情境,运用隽永明快的笔调、素净淡雅的色彩,描绘出一幅幅意象鲜活、层次清晰、生机盎然的初春农村风物画,给人以丰富的美感享受。作者选取了桑芽、幼蚕、黄犊等与农事密切相关的景物,使这幅农村风物画充满了泥土气息,从而表现了作者对农村的纯朴感情和审美情趣,他还用到了乌鸦,山峦,乡间小路,青旗,荠菜花等意象,这些远近高低、明暗浓淡、动静相依的景物,层次丰富而分明,给人以立体的视觉感受和丰富的空间联想。作者最后将城中忧风愁雨的桃李与农村清溪旁明丽的荠菜花对照,让人由衷地感受到真正的欣欣向荣的春光只有在这广阔纯朴的农村才能享受到,反映了词人对清新质朴的农村生活的热爱,但更表现了他对城市中官场生活的厌弃。这种题材的作品在苏词里是没有的。所以,就农村题材来看,苏轼开了农村词的先河,辛弃疾则进一步开拓了农村词的题材意象。
  在苏轼以前,文人词多表现男女燕婉之私、合欢离恨、登高怀远、宫廷享乐、家国身世之恨。很少出现苏轼笔下的农村词的意象中"碧山影里小红旗,侬是江南踏浪儿,拍手嘲山简醉,齐声争唱浪婆词。"(《瑞鹧鸪》)的弄潮儿,"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浣溪沙》)的卖瓜农,"仍传语,江南父老,时与晒渔蓑。"(《满庭芳》)的渔父……这些黄童、白叟、桑姑、渔父,瓜农等都是农村的主人,把如此众多的农村人物及其生活写进词中,体现了苏轼农村词的独特贡献和价值,但其意象与辛词相比就显得单薄了些。
  辛弃疾在其农村词中将农村的几乎一切事物都涉入其中,如荠菜、野蒿、柔桑、莲蓬、稻花、梨花、野梅、新谷、春麦、枇杷等植物,鸡鸭、暮鸦、白鸥、荒犬、鸣蝉、青蛙、黄犊、桑蚕等动物,还有小径,茅屋,溪流等农村典型意象,可谓数不胜数,表现了他对农村的自然景物、风土人情和农耕生活的热爱。如"北陇田高踏水频。西溪禾早已尝新。隔墙沽酒煮纤鳞。"(《浣溪沙》)中的农人车水灌田;"鸡鸭成群晚不收,桑麻长过屋山头。有何不可吾方羡,要底都无饱便休。"(《鹧鸪天》)中养鸡养鸭、植桑种麻的农家生活;"春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鸦。"(《鹧鸪天》)中的雨后新耕;"东家娶妇。西家归女。灯火门前笑语。酿成千顷稻花香,夜夜费、一天风露。"(《鹊桥仙》)中欢声笑语、稻花飘香的欢快的生活气息。辛弃疾除了关心农业生产,在个别作品中,他也表现了对当时租税繁重的不满,对百姓的同情以及对某些地方官吏能体察民情体恤百姓的赞美。他对于农民的关怀是建立在自己融于农村的基础上的,相对于苏轼,辛弃疾的农民味更浓。
  再者,从苏轼和辛弃疾的相同的题材和词调的作品比较中,可以看出辛弃疾在描写农村生活的力度上比苏轼更进一步。如苏轼的《西江月》:"照野弥弥浅浪,横空隐隐层霄。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可惜一溪明月,莫教踏碎琼瑶。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数声春宵。"这首词是苏轼写月夜下村行之所见所闻所感,遣词造句华丽,旷野月色溪中月影十分优美,然而从农村词的角度来说,苏轼没有把握住景物的重点,描写的不够深刻,而他的抒情同样没有逃脱文人的散漫生活趣味。
  再看辛弃疾的《西江月》:"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现。"辛弃疾通过对农村自然风光的描写,表现农村的生活和行径于其间的闲适心情。全词选用夏夜一晴一雨两个镜头:上片写晴,下片写雨。上片首先以惊鹊写明月,因为明月出来了,使枝上的鹊儿见光惊飞,离开枝头。其次写鸣蝉,半夜还有蝉鸣,可见天气很热,为下片写雨埋下伏笔。最后写蛙,"稻花香里说丰年"两句,看见稻花闻到稻香,可预知年成,表现了人们对丰收的期盼与喜悦之情,而"说丰年"的不是人却是一片蛙声。正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人们对丰年的期盼与喜悦,使其听到的蛙声似乎也在为丰年而欢唱。作者运用侧面烘托的手法,比正面写丰收,要生动深刻得多。从用词到语气,都显露出辛弃疾已然沉醉在农民丰收愉悦之中,上片详略主次分明,意象动感十足,典型而充满生机。而下片所写的作者"寻茅店""觅社林""转溪头"的行迹,质朴自然,全然没有苏轼官老爷下乡的架势。
  二、思想情感
  苏轼虽把农民引入词坛,但那只是兴之所至偶一为之,在思想感情方面和农民还有一些距离,词里还有一些官架子,把劳动人民作为陪衬,農村成了他视察巡访之地。如"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使君元是此中人。"(《浣溪沙》),"垂白杖藜抬醉眼,捋青捣麨软饥肠。问言豆叶几时黄。"(《浣溪沙》),"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定风波》)。"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数声春宵"(《西江月》),读着这些词句,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位风流浪漫的下乡巡察的官老爷形象,而这形象与农民的那种勤劳质朴敦厚是没有交集的。
  但在辛弃疾词中,各种生动活泼的农村人物形象都植根于文学阵地之上,那些渔夫、蚕妇、瓜农、桑姑、剥莲蓬的小孩、刚过门的媳妇、回娘家的闺女等等都在辛弃疾的词中活跃起来。辛弃疾不但让农民走入了词坛,而且让农民以主人公的姿态在词的舞台上亮相。只有对农民有了一定的感情,也才能写出有较高质量的农村词。他的许多农村词都表现了自己和农民之间的友情深厚,如"杯盘风月夜,箫鼓子孙忙。"(《临江仙》)写他在老农家祝寿的热闹情景。"夜来归梦江上,父老欢予。荻花深处,唤儿童,吹火烹鳙。"(《汉宫春》)描绘了他在渔民家受招待的温馨画面。"被野老,相扶入东园,枇杷熟"(《满江红》)写枇杷熟了,乡民亲自把词人扶入园中让他享用。"呼玉友,荐溪毛,殷勤野老苦相邀。杖藜忽避行人去,认是翁来却过桥"(《鹧鸪天》)写年迈的老翁殷勤地苦苦邀他做客。可见农民把辛弃疾当作朋友当作家人,他们之间的感情通过这些词作可窥一斑。
  总的来说,由于苏轼和辛弃疾所处的时代不同,经历不同,学问修养不同,所受教育不同,因而他们的农村词思想倾向不同,风格不同。
  纵观词的发展历程,我们既要肯定苏轼对农村词所作的开创性的功绩,也应该肯定辛弃疾对农村词所作的开拓性创举。他们的这些反映农村生活的作品在宋代词坛甚至是整个词史中,无疑都是珍贵无上的仙葩。
  参考文献:
  [1]刘石.苏轼词[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2005(03).
  [2]刘扬忠评注.辛弃疾词[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2005(03).
  [3]杨忠.辛弃疾词选译[M].巴蜀书社出版,1991(10).
  [4]辛弃疾词鉴赏[M].济南:齐鲁书社出版,1986.
 
陆明辛弃疾苏轼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海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