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


  你是风光,风光不及你
  高一刚开始,我几乎是和全校女生一样.被简旭迷住了眼。同样是新生菜乌,只有他鹤立鸡群,举手投足的潇洒劲儿,高年级的男生们都无法匹敌。英俊的容貌,还有不可忽视的优越家境,很难不让人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只是没想到,一不小心的"倾心",一直"倾"到了现在。
  高一快结束,我跟他才说上第一句话。
  那天他没戴胸牌,而我们的高中有个变态的规定:每天是要凭牌子出入的。
  正巧我是那天的值周生,简旭靠近大门两米开外我就注意到他了,一直和他保持两米跟踪距离的我,报警器立马在脑袋上嘀嘀嘀响起来。他是发现我在看他吗?我马上拿册子捂住了半张脸,眼睛却还舍不得从他身上移开。
  "嘿,美女。借下胸牌咯。"简旭居然叫我美女,还朝我笑。
  我一下就蒙了,迷魂汤一样掏出自己的胸牌,飞快地塞在简旭手上。简旭一向飞扬跋扈,拿着我的胸牌像往常一样用蔑视脸混过了保安的视线。
  早上第一节课,我的大脑就在不停回放之前的画面,猛地听见下课有人喊我名字,我一转头看见简旭倚在后门,感觉要美梦成真。他修长的手指夹着我的胸牌,眉目含笑:"颜清和?"
  我词穷,回应了一个傻了吧唧的笑。
  简旭把胸牌递给我,轻轻地说了声谢谢咯。这声轻快的语气词,简直激起了我的母爱光环。
  走廊上不少人投来了好奇的眼光,等我沾沾自喜地坐在座位上,看到正面朝上的胸牌,立刻又蔫了。照片里这张脸,简直不忍直视,拍照片那天头发没洗,脸睡肿了,自己都不好意思再声称是婴儿肥。
  你太笨不懂我的示好
  转眼高一到了文理分科的时候,我借着去老师那里搬作业的机会,翻了上千份意愿表,找到了简旭的。
  这辈子颜清和这个倒霉蛋大概值遇到两件幸运的事,一得以喜欢简旭,二班主任是年级主任。前者因为他是他,后者让我有了窜改意愿,和简旭去一个班的可能。
  我重重地画掉自己的历史政治方向,照抄上简旭选的物理化学。没想到在那个高一结束的暑假,我和简旭的关系突飞猛进,当然也只进展到普通朋友这种。
  我的号码太靠后插个队可好
  高二我没有如愿以偿和简旭分到一个班,但是我确实是选了物理化学没错。
  我远远地坐在篮球场的看台,旁边摆着物理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离篮球场近的地方,站了一排女生。花枝招展的,裙子一个比一个短,像一群职业拉拉队选手。她们的声音飘在初秋的风里,听起来软绵绵的。
  "简旭好帅哦!"
  "简旭加油!"
  明明只是打籃球玩玩,可是她们的表现跟简旭要去参加NBA全明星赛一样。
  我用目光清点了下场边的人数,估算着自己排名靠前靠后,想想挺难过的。
  低头一沮丧间就没有注意到简旭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我的身边。他拿起我喝了一半的矿泉水,抬头猛灌了几口。
  其实我是盘算了一会儿间接接吻这回事儿的,但是我脸红心跳地忽略了,简旭也忽略了。
  "颜清和,晚上陪我去和施茵分手。"
  "哎?"我跟吞了苍蝇似的,一时反应不过来。
  "她出轨了。"简旭的表情有瞬间的低迷。
  "你也不是女朋友一大把?"我脱口而出,随后心虚地瞄了他两眼怕他生气。
  简旭颇新奇地看着我,"哦,颜清和你对我有看法?说来听听。"
  我豁出去,望着天,目光放空,"其实我觉得你啊,就像是在买菜,一堆萝卜青菜等着你挑,有生命的话说不定还会迫不及待跃上你的手。可是你买一堆回去,只是为了搭配一样主菜。"
  简旭沉思片刻,"萝卜青菜也可以成为主菜啊。"
  我冲他笑。在他和施茵的紧要关头做了件很乘人之危的事。
  我凑过去,在他的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他装作不知那便无人知
  "颜清和你胆子不小啊,以后可别这么干了,会嫁不出去的。"他的眼神躲闪,笑起来并没有先牵动左边嘴角,我立马就明白了。于是我赌气地起身拍拍土,"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
  那天赌气走开之后我刻意躲着简旭,但是这其实没什么必要的,我不躲他他也不会来找我。
  课余时间竖着耳朵从别人那里听来八卦,没我陪着,他还是和施茵分了手,施茵哭了好几天,一向文静的她扬言饶不了那个背后捣乱的小三。
  他用背影告诉我不必追
  和简旭混熟以后,他经常带着我和他的朋友玩。
  我是简旭乐颠颠的跟屁虫一只、可能太执着,别人都以为我们出双入对了。
  施茵跟我的班主任告了状。
  站在办公室里,我望着自己的脚尖,紧张地绞着手指。
  "颜清和,施茵说你和5班的简旭谈恋爱是真的吗?"
  我在心里掂量了很久,想承认但是估计自己没资格承认吧,于是我没有说话。
  班主任见此更加语重心长,"老师一直觉得你是个好孩子,就算是鬼迷心窍吧,该停止的就该适可而止了。马上要升高三了,这个关头可不能分心啊。"
  我还是沉默。班主任有些生气了。"你听到了吗?"
  低低地"嗯"了一声,班主任接着侃侃而谈:"老师跟你说实话,你知道为什么简旭天天不好好学习,没人管他吗?他家境好,高三拿了毕业证就出去留学的人。你不一样,你可是要走高考这座独木桥的,自己要学会掂量轻重缓急啊。 "
  从办公室出来,一眼瞄到焦急等待在阳台上的简旭,心里暖暖的。他见我神色无异,松了一口气:"哈哈,说我们早恋吧?我们怎么可能恋爱?"
  我仰起头,对着空中,用他刚好能听到的声音说:"简旭,高三你会出国对吗?"
  "嗯。"简旭毫不迟疑地肯定了,"本来是打算出国前再告诉你的。"简旭高三基本就没有在学校待过了,所以不是我不想见他,是见不到。听说他被他爸爸送去一个培训班,考托福。
  于是,周末我逃了补课,早早站在游乐场门口等他。好久不见,简旭瘦了。他朝我走过来的时候,夹杂的风尘几欲迷了我的眼。
  那天简旭巧妙地避开了所有摩天轮啊,旋转木马啊,游船啊之类的恋人项目。我从头到尾一直在尖叫,最后嗓子都哑了。
  天色将晚的时候,我们到了云霄双塔,就是垂直降落的跳楼机。我提心吊胆地瞄着简旭,结果他说了一句:"上吧,愣着干什么?"
  硬着头皮坐上去,工作人员帮我把安全杠打下来,我满脑子都空了,腿脚在不停地抖。这时候,简旭低低地说了一句;"清和,我的计划提前了,下个礼拜就走。"
  "啊?"我哑着嗓子回应,机器这时候启动了,我们被送到了最高点。
  一瞬间失重下坠的时候,我哭了。分别的时候还是到了,我们一前一后默默走在路上。晚风吹干了脸上的泪痕,干干的有点疼。我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这就是我整个高中年代无论怎么跑都追不上的人啊。
  简旭送我到家,在我上楼梯的时候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我转过身,他怔怔地看着我,欲言又止。我们隔着马路互望了半晌,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最后他摆摆手:"没事,你回去吧。"
  好朋友只是朋友
  后来,我考上了本地的大学,简旭离开这里去了加拿大,如我想被时光的洪流冲散。
  大学第一天,宿舍的姑娘们八卦自己的高中的情史。
  苗苗问我 ,清和你居然没谈过恋爱。
  我摇摇头,没有。
  但是我想恋爱里应该有的心酸和甜蜜,简旭都已经给了我。
  所以后来,我才会因为一份被雨淋到的邮件,泣不成声。简旭留给我的谜底,终于一一揭晓。
  他说:"清和,你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原谅我因为年少无知的自私,一直对你的感情装作不知。我喜欢你的陪伴,但是我不能给你承诺。如果你接受我的道歉,等我回来,我们继续做好朋友,好吗?" 如果这是青春必经的磨难,我想我至少收获了一份友情。简旭知道,他提出的要求,我从来都只会回复一个字。
  "好。"
 
南翘班主任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