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傲因战记六


  毛森看着李纯铭带回来的四名战士和一个姑娘,心里有些疑惑。
  李纯铭说:"毛总,我们完成了任务!这位阮护士,是自愿加入我们的!"
  毛森点头说:"很好!只是她的去留问题我们需同肖大夫再商议。"
  指挥部里,毛森说:"方,我知道你看见这个阮……就想起了乌尔达拉。但是这个姑娘不同。"
  方铭越说:"有什么不同,你看她穿成那个样子!又是一个不循规蹈矩的!"
  毛森嘴上胡子动了动,说:"方,肖青青那里需要人帮忙!"
  方铭越不说话了。
  方铭越站在肖青青背后,悄悄问道:"小肖,这个阮姑娘,怎么样?"
  肖青青说:"她很好啊,小姑娘是学护理的,帮到我不少。"
  方铭越又问:"那她人品怎么样?"
  肖青青说:"人还可以,大大咧咧的,像是个假小子。战士们很喜欢她。"
  方铭越一惊,心说:很喜欢她?
  肖青青回过头来看着方铭越说:"哦,我觉得她跟之前那个姑娘不一样……"方铭越点点头。
  阮微澜站在支架前晾晒纱布,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李纯铭来到帐篷医院里,阮微澜看见他,笑着说:"李队,你来换药吗?"
  李纯铭有些不自在地说:"我找肖姐,她不在吗?"
  阮微澜说:"在,但是她忙,我来帮你换纱布。药已经用完了,我看你也好得差不多了。"
  李纯铭看着她拆纱布,听她说:"李队,问你啊,你有女朋友吗?"李纯铭瞬间愣住了,心说什么意思,为什么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阮微澜见状说:"哦,那就是没有了,我听肖姐说过了,你才二十出头,还没有来得及谈朋友吧。我也才二十三岁,比你还大一点……"李纯铭不说话,看着伤口上的疤痕已经很淡了,自己其实没有必要来帐篷医院。
  夜晚,满天星辰,李纯铭想起阮微澜白天说的话,对自己的心思也不太明白了,似乎有那么点喜欢这个姑娘,但是,现在是战争岁月,又怎么能顾及到男女那点事情呢?
  三个月之后,毛森指着电子地图上的标识对方铭越说:"方,你看出来了吧,敌人的大股力量在向晨露市汇集,似乎是冲我们来的。"
  方铭越说:"我们烧了它们的巢穴,傲因人势必会反击。只是我们的力量不一定能抵抗这次的敌人反扑。"
  毛森说:"是的,我们初步判断侦查机在晨露市被拦截,是傲因人做的,它们很狡猾,不想我们知道它们的实力。"
  方铭越说:"我们依傍着这片海域,本来是有天然屏障的,但是一边是海,一边是城市,我们的防御是单边的,退不能入海里,进不能越过山岭。其实是背水一战!"
  毛森说:"方,你说得很对,就地势上来说,地面上的攻击我们有优势,但是在空中,我们很可能成为傲因人的靶子。我们的空间作战力量又太薄弱。"
  方铭越说:"本来我还想发展我们的海上力量的,但是……"
  毛森说:"闲暇时候我也想过,但是战争开始的时候我们地球人的海军也被打得很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傲因人明明讨厌海的!"
  方铭越说:"还是空间作战打败了,航母不能上天,舰队离不开海!"
  毛森说:"是被困死的,是被困死在海上的。"
  方铭越说:"是的,我听过一位海军上将总结过,航母上的战机被傲因人打光了,对空导弹被傲因人拦截了,我们的舰队、航母、潜艇只能干瞪眼!"
  毛森说:"那么我们的海上武装力量,那些部队还是存在的?"
  方铭越说:"都被困死在海上了吧!"
  毛森脑海中出现那些航母、舰队、潜艇上的饿殍,海上的浮尸……
  一个月之后,海边陆续涌来许多晨露市市民,他们都是逃难出来的,据说傲因人盘踞在城市里,见到人就杀,吃人脑,晨露市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李纯铭又见到了"吸水哥",这个"水霸"头子样子憔悴地露面了,他特意来找李纯铭,他说:"李队,我要加入你们的队伍,我要打外星人,不然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李纯铭说:"你一个黑社会的混混,你也想打仗,你会什么,会打架?"
  "吸水哥"沉默不语,上来就是两拳,李纯铭躲开了,他又踢两脚。
  两个人正在交手,毛森走过来说:"你们两个,怎么打起来了!"
  李纯铭立正,行了个军礼,说:"毛总,这个人原来是混黑社会的,外星人来了,混不下去,也想参加我们的队伍!"
  毛森说:"象你这样的人我们队伍里还没有……我是说想加入我们队伍的人,总体上来说我们是欢迎的。"
  "吸水哥"向李纯铭仰起了下巴,视线下垂看着他。
  涌到海边的数十万难民中有上千人加入了方铭越和毛森的队伍,每天上千人在海边训练,毛森最担心的是枪支弹药的缺乏问题。
  方铭越说:"可能你不了解央池对阳西的战争,那个时候央池军人也是缺少枪支弹药的!怎么办?从阳西人手里夺。"
  毛森想了想说:"你们央池人的老祖宗真会打仗!"
  队伍的壮大也带来一系列的问题,食物和水源是首要需要解决的问题,好在临海,海里的资源丰富,可是淡水需要从海水中提取,盛金立尝试了淡化海水的蒸馏法和反渗透法,最后发现蒸馏法是比较简便易行的,此后,海边沙滩上建立了许多大的坑,埋上塑料薄膜,利用阳光对海水的蒸发,收集蒸馏水,这样水的问题逐渐解决。
  然而,许多的市民涌入海边,造成许多次哄抢渔船的事件,大家都饿啊,因此都丧失了理智。
  毛森派少数部队镇压了一下,收效甚微,方铭越说:"毛森,央池有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毛森说:"你这话里两个‘鱼’字是一个意思吗?"
  方铭越笑笑,第二天找来了几个老渔民,教那些逃难来的人们这么这么着……此后,海边打渔的人越来越多了,有些渔民吃不完的鱼还会和其他人交换东西,形成了自然贸易。
  毛森说:"方,原来你说的那句话是这个意思!"
  过去了两个月,指挥部里方铭越对毛森说:"我分析傲因人近期很可能会攻打我们,你看这是孙心雨取得的信息,它们很可能有三艘战舰抵达了晨露市上空,还有不知道多少傲因战士……"
  毛森说:"来得好快,我们怎么抵抗呢?"
  方铭越说:"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役,好在我们的力量也壮大了不少,最近几个月我们对晨露市里的傲因人进行突袭,取得了近百次胜利。我们手里有上百辆傲因人的战车,最近还击落了傲因人两架战机。只是我们还不懂得怎么使用傲因人的战机,盛金立他们的研究小组最近在加紧研究……总之,我们对傲因人的战斗还是有希望的。"
  毛森心里清楚,方铭越说的希望是极其渺茫的。
  帐篷医院里,肖青青召集十几个护士开会,她说:"大家知道我们最近会有场大战要打,可是个别护士的专业技能还很不过关,大家要注意学习,我们是重要的后勤保障力量,我们要保证战士们的生命不在后方失去!"
  有几个护士低下了头。
  肖青青又说:"但是,我们也要欢迎新的医疗队伍加入我们。大家看——"她说着,三名男子带着几个女人走进来。
  肖青青说:"请大家欢迎以薛大夫为首的晨露市唯康医院的医疗小组。"大家鼓起掌来,看那薛大夫年纪四十开外,其他两个男子和几个女人都很年轻。
  数天后,传说第二天傲因人就要攻打到海边来。
  在夜里,肖青青的帐篷里,点燃的两根红烛莹莹闪光。肖青青想起那个叫做"希望"的婴儿,想起那对夫妇,想起那个做了父亲的人赠送她红烛时候说的话……
  毛森在帐篷外说:"肖,我可以进来吗?"
  肖青青说:"毛总吗,你进来吧!"
  毛森看看那对红烛,微笑着说:"肖,最近好吗?"
  肖青青说:"我很好,你怎么样,毛总?"
  毛森说:"你看我又胖了点,你看我的‘啤酒肚’。"
  肖青青说:"毛总的央池话学得越来越好了。"
  毛森说:"没有,最近两三个月,我就学了一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肖青青说:"哦,那是句老话了,你怎么学到的?"
  毛森讲了方铭越的方法来解说这句话的意思。
  肖青青笑了,她说:"方总他好吗?"
  毛森说:"他很好,我知道,你有点怪他没有来看你……"
  肖青青说:"不,我知道方总他很忙。"
  毛森说:"是的。"
  其时,海风微醺,海浪席卷而来,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
  早晨迷雾升起时,海边的人们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不知道新的一天傲因人是不是会打过来。临海的峡谷里,数百战士在检查自己的枪械,还有些分布在海边、山林里,城市边上的几百名战士在布置战线,深挖壕沟,指挥部里方铭越和毛森最后一次检查部队部署阵图,思考着战斗可能发生的变化。可是,这一天虽然漫长还是过去,傲因人没有发起攻击。
  方铭越在指挥部里左右踱步,突然停下来说:"毛森,傲因人今晚可能会发动攻势!"
  毛森说:"方,你怎么会这么想?"
  方铭越说:"夜晚是我们最疲劳的时候,白天大家苦等了一天,敌人没有来,晚上就会松懈。"
  毛森说:"上帝,傲因人有这么……"他想说它们不会这么狡猾,可是他也觉得方铭越说的情况很糟糕,万一发生,可不能不防备。
  毛森说:"我通知部队分批休息……"
  方铭越说:"不,要对战士们说我们有情报,今晚一定会打场大战!"
  毛森说:"这……"
  半夜里,天空的启明星都已经出现,傲因人的战机突然出现了,席卷的攻势将山林点燃,令峡谷震颤;地面上漫山遍野的傲因人战车滚滚而来。
  一颗红色信号弹钻入夜空,密集的枪声响起,几架战机起飞到海上待命。
  密集的光线交织,那是双方的同种武器发射的轨迹,不同的是连续发射的机枪扫射以点成线,还有一团团冒出的白雾,那是盛金立开发的海水炸弹形成的。
  战斗进行了半个小时后,傲因人的战舰到来,前沿阵地上顿时发生地震一般,几次震荡过后,毛森急切对方铭越说:"我们的地面武装损伤很大,还不派出战机吗?"
  方铭越沉重地摇摇头说:"我们的战机是我们能打出的最后一张牌。"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怜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