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仲夏夜梦语奇缘生灵园之章下完


  (四)
  在很小的时候,小星宇陪他的爸爸去山上考察。葱绿的草丛里传出停停顿顿的呻吟声,星宇和爸爸拨开草丛,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猴子。它面容憔悴,脸上还流着血液,手臂和肚腩上的毛发有一大片的脱落,露出黝黑的皮肤,左脚被一个"铁嘴夹"给狠狠地咬住了。
  "爸爸~"小星宇泪眼朦胧看着爸爸。爸爸察看了小猴子的伤势叹息说:"应该是从猎人手中幸运地逃出来,不幸地踩中了夹子吧,真是对不住了,小猴子。"说着,星宇爸爸小心翼翼的抱起小猴子,起初,小猴子惊恐的眼神软弱无力地拍打爸爸,星宇爸爸只是在安慰着它,手掌轻抚着它的毛发,小猴子颤抖的身子慢慢平静下来,似乎已经睡觉过去了,是太累了吧。爸爸示意小星宇打开背包拿出卫生用品,随即帮小猴子清理伤口。
  "爸爸,能不能让小猴子成为我们的家人呢?"小星宇用湿纸巾细心地擦拭小猴子脸上的污泥恳求说着。
  "嗯嗯!爸爸也很希望,我想妈妈也会很喜欢的。"爸爸捏了捏小星宇的脸蛋微笑着。
  "嗯,好咧!爸爸,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又大了一岁,我可以给小猴子取名为小岁吗?"孩童的笑容说出纯真的话语。
  "嗯!"爸爸点点头。
  "真的吗,太好了,小岁,小岁……"小星宇欣喜的声音有点大了。
  "嘘~"爸爸的食指按住嘴唇。小星宇连忙用双手遮盖小嘴唇,鼓起的红脸蛋,微笑的小眼睛,可爱的小模样对着正在睡着的小岁道歉。
  当小岁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不再是苍茫的天空,而是一张稚气的面孔,身子从来没有感受到的温暖而柔软,窗外金色的阳光洒在床上。"啊!小岁你醒了,爸爸、妈妈快来快来,小岁醒来了……"
  此后的日子,那真是充满了欢乐与淘气的回忆,属于星宇和小岁的羁绊。可是,在那场大火灾,星宇被浓烟熏晕之际看见小岁冲入火区救人……之后,火被扑灭了,星宇醒来之后,小岁的消息就像被扑灭的火一样没了。
  "滴答!"洞穴里一柱钟乳石上的水滴落。
  "小岁、小岁,原来你在这里,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啊!我还以为、还以为……你和爸爸都离开我和妈妈了,呜、呜。"星宇抱住太岁哽咽着。太岁的眼角也流出泪水,轻拍着星宇的肩膀说着:"小宇,对不起,让你和妈妈担心了,没想到,还能见到你,真的太开心了。"
  旁人的冷眼,父亲的死讯,小岁的消失,两位最重要的家人永远的离开小小年纪的他了,那一天,星宇感觉整个天和地都要崩塌了。
  "小岁你是怎么在这里的?"
  "我、我不太知道,好像、好像……"太岁回想着,它记得自己冲入了火中是去救人,它的毛发着了火,是谁救助了它,等它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模糊的身影引导着它,想不起来了,太岁口中呢喃着:"爸爸。"
  "小岁,你告诉我,爸爸是不是也在这里?"星宇眼里的泪水一直在打滚祈求似的问。太岁脸色黯然下来,看着在强忍泪水的星宇,心中阵阵触痛,它并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宇,爸爸,爸爸也许在这里,不过,肯定的是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和妈妈,呐,这条项坠不就是最重要的证明吗。"太岁说着,重新把项坠系在星宇的脖子上,"小宇你生活得还快乐吧,妈妈还好吧。"
  星宇暗沉着脸低语:"快乐?怎么可能快乐。保护?真的在保护吗。"
  "诶?小宇你说什么?"太岁听不清楚星宇在说什么。
  "嘿!没事了,如果爸爸真的在这里就好了,也会见到的。是吧,小岁!"星宇忽然恢复神色,笑脸着说,这样太岁一时反应不过来,"啊嗯!"但是,星宇的笑脸却让太岁有些惶恐。
  "好了,小岁,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呢,快带我去看生灵之息吧!"
  "嗯,是!"
  太岁和星宇再走入洞穴深处。太岁有些话并没有告诉星宇,它不知道怎么开口。而星宇直视着前方,也没有看到太岁为难的表情。
  在星宇旁边的太岁时不时侧视着星宇,心里乱糟糟地,看着星宇,模样还是那个模样,却总感觉不再是那个爱哭爱闹的男孩,星宇是怎么了?太岁想着眼神黯然失色。
  "小岁,那就是生灵之息吗?"星宇说完,看着明亮的周边。果然,有一个池干涸了,连河床都出现了龟裂,这种情况应该是干涸很长时间了吧。奇怪的是,旁边的植物并没有因此枯萎,反倒是很平常,正常生长。星宇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蓝色似火焰的气体。
  "嗯!"太岁只是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星宇注意到了太岁的眼神飘忽不定,以为对他隐瞒了什么便问:"小岁,你怎么了?难道这生灵之息有危险吗?"太岁摇头说:"没,我没事,这生灵之息也没有什么危险,呵呵。"星宇感觉太岁的回应有些勉强,说不出的奇怪。
  "小岁,我想生灵之息和生灵树爷爷有什么联系,也许,把生灵之息带回去给生灵爷爷,爷爷的病就知道怎么医治了。"星宇看着太岁说,随后走近生灵之息又说:"小岁,我们说好了,我们只是借一下生灵之息,会还回来的,你不必担心啦。"
  太岁没回应,可就当星宇碰到生灵之息时,"小宇,等一下!"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把星宇吓了一跳。
  "小岁,怎么了?"星宇回头朝太岁看。看见它面红耳赤,身子微微抖搂,眼神有丝忧伤。太岁没有说话,支支吾吾着,突然间周围的气氛变得更加安静了,安静得似乎听到了太岁乱哄哄的心跳声,侧眼一看,就连活动的精灵们也驻足,站在地上注视着星宇,其他的花草似乎也注视着他,使得星宇有点发慌。
  怎么回事?
  短暂的缄默后,太岁深吸一口气,微握拳头,眼神变得坚定说道:"好吧!小宇,我告诉你吧,在整个月牙山区域的一切生物都是靠生灵之息来维持生存的,就像生灵园区域由生灵老…爷爷做作用一样。你也看到了月牙山地区的生物没有像生灵园里的颓废,要是你拿走了生灵之息,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会消亡,而且永远不会再生。"
  "扑!"星宇听后惊呆地坐在地上,胸口起伏喘着大气,嘴唇哆嗦着说:"这…这是真的吗?怎么会这样?"
  "嗯,其实,生灵之息就是生灵爷爷给我的,它告诉我:它们本是一体的,但是只能分裂一次,若是融合后,就不可能再分开了。"
  "那、为为什么树爷爷要这样做?"
  "树爷爷给我生灵之息让我在月牙山改造成居住的地方,所以我们花费了许多时间精力来完成,树爷爷说万一生灵园的灾难到来,也可以有个后路,好让梦梦公主她们有个安住的地方。"
  "生灵园的灾难是什么?"
  太岁摇摇头说:"树爷爷没有说,我也不知道。"
  "那梦梦公主她们不知道吗?"
  "除了我,梦梦公主她们和我的那些同伴并不知道。"太岁说着,然后注视着星宇,"生灵之息,是她给予我们第二个家园,我会保护好她,保护好我们的家园。所以,小宇你会怎么选择?"
  星宇张张小嘴:"我……"随即闭上,他知道他一个人的回答并不代表整个生灵界。如果拿走生灵之息,生灵树爷爷的病就会医好了,但是月牙山所有的生物也随之毁灭。要是按照生灵树爷爷的计划,生灵园的灾难来时,梦梦公主她们虽然可以来月牙山居住,可是可是,生灵园和树爷爷都永远不复存在。可恶可恶,该怎么办啊?!
  太岁泪眼朦胧看着星宇用双手捶着土地在低吼:"为什么啊为什么!可恶……"太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它俯下身触摸星宇安慰他。
  在星宇意识里,他一直在想着在想着,在想着为什么会来这里?来拯救这个美丽的世界吗?可是,一直到现在什么也做不到,那来这个世界还要做什么?不知道不知道。
  "小宇,你是知道的。"
  突然间,耳边响起微弱的声音,是那个梦中的声音,如同久违般出现。"爸爸。"星宇愣了一下,抬起头,眼前的生灵之息在上下跳跃着,小小的动作似乎向星宇打招呼。星宇走过去伸手摸向似火焰的气体,很凉,再深入,很暖。
  生灵之息在散发光芒,很快,四周像是被蓝色的画布所粘贴,蓝色的清新,蓝色的舒适,蓝色的世界。生灵之息出现在星宇眼前。
  "您就是生灵之息吗?"
  "是的,孩子。"
  "这是真的吗?拿走你之后,月牙山的一切都生命都会消失?"
  "那为什么您会和树爷爷分开?"
  "星宇,生灵树的灵气正在大量流失,在这样下去,生灵园将会有灾难发生。生灵树预感在灾难来临之前,分离出生灵之息,也就是让我重新滋养可以生活的地方。"
  "那、那生灵园的灾难是什么?"
  "我们也不清楚将来发生的事,也不知道灾难会以什么方式发生。"生灵之息语顿了一下又说,"如果能医治好生灵树,生灵园的灾难就不会发生了。"
  "啊,真的是这样……只是我们该怎么做?"星宇前一秒惊喜,下一秒悲伤。
  "生灵水。"
  "生灵水?是真的有吗!"
  "嗯,生灵水是在迷雾森林里面,但是迷雾森林里面很危险。"
  "好,既然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可是会有危险。"
  "我才不怕呢,如果救不了生灵爷爷,这才是我最害怕的。没关系!"星宇坚定眼神说着。
  "那好吧,进入迷雾森林,星宇要记住听着心中的话,去找到黑衣人。"
  "啊,黑衣人?他知道生灵水在哪里?"
  "嗯,是的!"
  "哦!生灵之息,您可不可以告诉我生灵园为什么会出现灾难呢?"星宇说着,似乎听到了生灵之息的叹气:"生灵界是和你们人类世界有某些反向联系。"随即星宇的意识中浮现一幅幅画面:一片污黑的新叶上,虫破茧成蝶,抖动歪曲的丑陋的翅膀,吃力地飞向阴霾的天空,一根根大烟筒努力咳出一团团黑雾,蝶在黑雾中落下,坠到浑浊恶臭冒泡的河水中……山岭的树木一根根倒下,裸露的土块,飞沙走石,小兔子,小鸟儿,小松鼠等等动物四处逃散,"嗖!"一枚子弹正向一只受伤的猴子射来……
  "不要!"星宇大喊着,睁开眼睛,发现还在洞里。"小宇,你怎么了?"太岁担心的问。星宇看着太岁,眼角冒出泪珠,突然一把抱住太岁轻声地说:"我明白了,对不起,是我们的错,对不起。"太岁并不知道星宇是什么意思,有些懵然。
  "小岁,我知道拯救生灵园的办法了,知道医治树爷爷的办法了。不管如何我都要做到。"
  星宇放开太岁,朝生灵之息挥挥手说着:"谢谢您,我会做到的。"那一刻,在地上的精灵们欢呼跳跃,送别星宇和太岁。
  山洞外,小琳和梦梦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洞里面,脆脆绕着洞口走来走去。"好久啊!星宇怎么还没有出来,不行,我要进去看。"脆脆焦虑说着就要走进去。
  "哈!小宇出来了。"小琳看到来人脸上的忧伤一扫而过。
  "星宇(小宇)你没事吧?"
  星宇扬起笑容说着:"没事,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这时,小莺说:"星宇,你拿到生灵之息了吗?"脆脆们希冀的目光看着星宇 ,星宇摇摇头说:"没有,真正救树爷爷的方法不在这里。"星宇说着看了一下太岁。
  "什么?"众人惊愕。
  "脆脆,你们知道迷雾森林吗?"
  脆脆大惊失色,嘴唇哆嗦着:"知、知道,怎么了?"
  星宇把生灵之息的事情向梦梦和脆脆们说明了全部。梦梦她们明白了太岁们所做,也误会了它们。
  "生灵之息说迷雾森林里面危险,我虽然不太明白,但我不怕。梦梦公主、脆脆,我要去找生灵水,我一定会救好生灵爷爷。"
  "嗯。我们也会去。梅姨你们先回去告诉爷爷,这里离迷雾森林不远,不便去太多人。"梦梦她们回应着,可是也有沉重的表情。
  星宇看罢,又说:"生灵之息说‘听着心中的话’,也许这很有用。"
  "听着心中的话。"小琳默念着。
  "哎呀!小琳你不明白什么意思吗,就是王老师在那节课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之类的意思,咦!我一直都很奇怪,船不都是直的吗?王老师说错了。"
  "啪!"的一声,只见星宇捂着头蹲在地上呜呜喊,小琳拍拍手掌恍然大悟说:"喔,原来这就是王老师说的‘牛头不对马嘴’啊!"
  "扑哧!""哈哈哈~"
  好了,要去什么危险的地方,不有个开心的笑脸怎么行!走了,被美丽的世界引导的人们。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梦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