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傲因战记八


  三天后,一艘阳西渔船到来,船上下来几个白衣男人,接着山口灵子走出船舱。
  方铭越见到山口灵子微微有些意外,问道:"灵子小姐,你们这是?"
  山口灵子说:"我们研发的细菌武器获得初步成功,带来了一些样品。"
  毛森问:"细菌武器?"
  山口灵子说:"是的,我们叫它‘海妖’。"
  方铭越说:"灵子小姐,你们先跟我去我们的医院看看。"
  一行人到了帐篷医院,方铭越和山口灵子几个人站在隔离室门外,看到里面床上躺的"吸水哥"和肖青青等人。
  薛大夫说:"据我们观察,患者初时不自觉地流涎水,体温升高,失去意识,接着全身出现瘢痕,这还是这几天的观察结果,后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新的症状。"
  方铭越头转向山口灵子问:"你们见过这种情形吗?"山口灵子和与她同来的人用阳西语交流了几句后就闭口不语。
  方铭越说:"如果他们中的不是外星人的病毒,那就是地球上新出现的病毒了。"
  山口灵子说:"我们给两位老总看一段视频记录。"
  她打开记录仪播放一只傲因被关在一个密闭空间里,空气中喷洒了白雾之后,这只傲因开始挣扎,摔倒在地……
  山口灵子说:"那白雾就是‘海妖’,请接着看。"
  快进一个小时后,视屏记录里的傲因的皮肤变色,几个白衣人进去密室里,检查这只傲因身体,查出生命体征不明显。
  山口灵子说:"接着是在实战中试用的记录。"
  十多只傲因被喷洒了白雾之后,开始失去战斗力,战车失控,傲因们在地上挣扎,几个阳西士兵上前射击轻易结束了它们的生命。
  山口灵子说:"这就是我们试验‘海妖’的结果,你们看是不是很有效。"
  方铭越点点头,但是心里还在狐疑这"海妖"让自己人接触到会有什么情况发生,会不会像"吸水哥"和肖青青那样中毒?
  当晚,山口灵子找到方铭越说:"方总,这场战争还要继续这样打下去吗?我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消耗不起,我看到战士们虽然英勇,但是缺少弹药,我们的武器不比傲因人,我们的人民在忍饥挨饿,如果能用细菌战尽快结束这场战争,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方铭越说:"你们之前说过细菌武器对人类有一定危害,‘海妖’是不是也会对人体造成不良影响,你们临床发现什么了吗?"
  山口灵子说:"‘海妖’作用于人体会发生的情况,大约就是你白天见到的……肖医生和那个人……他们那种情况。"
  方铭越说:"你是说我们白天在医院见到的那两个人就是中了‘海妖’病毒!"
  山口灵子说:"大约一个月前,我们试制‘海妖’完成的时候,我们的研究所遭到了傲因人的袭击,因此丢失了一部分‘海妖’样品,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方铭越说:"不行!我不能让我的人用‘海妖’这种病毒,搞不好伤人也伤己。细菌战,从一开始我就不认同。"
  山口灵子说:"如果我说我亲身试验过‘海妖’呢?"
  方铭越看着她,觉得越发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了,想了想说:"我要看着我们的人恢复过来,我才相信你说的话。"
  毛森从外面进来说:"方,恐怕我们等不了……"
  方铭越说:"山口灵子小姐,请你出去一下,我和毛森有事情商议。"
  山口灵子走了出去之后,方毛两个人发生了合作以来第一次争执。
  毛森说:"方,你也知道,经过了这一年,我们虽然是连接打了几次胜仗,但是傲因人的战舰仍然在晨露市上空集结。昨天,就是昨天,我们接到的战报说有至少四艘战舰在晨露市上空出现,还有无数的战机,战车,傲因人的散兵……恐怕很快就又有一场大的战斗。这一次,你还能等到阳西人帮我们打出最后一张牌吗?"
  方铭越说:"你说的我知道,我估计最近三天内战斗就会打响!"
  毛森说:"你准备怎样迎接这次的战斗?还是走老路吗?"
  方铭越说:"可是细菌战我们没有经验,而且不知道细菌战的后果……目前,即使我们打胜了又会是怎样的局面?我们的战士和民众会不会在细菌战中同样牺牲掉?!如果牺牲了广大民众,那我们打赢了又有什么意思?"
  毛森说:"刚才我听到了,山口灵子说她亲身试验过那什么……‘海妖’。"
  方铭越说:"我不相信她!万一我们打赢了,却是以牺牲我们的战士、人民为代价,到时候阳西人通过海上之路,自卫队占领我们沿海,登陆我们的领土,以后这个晨露市,至少是晨露市就成了阳西人的了!我们打跑了外星人,自家又被阳西侵略,我岂不是为了阳西人在打仗!"
  毛森说:"我知道你的顾虑,可是现在摆在我们眼前的,似乎只有接受阳西人的建议,接受细菌武器!"
  方铭越说:"毛森!你别说了,让我好好想一想!"
  毛森从指挥所里出来,看见山口灵子站在一棵松树下,她披散开头发,甩了甩头,秀发如瀑,身影撩人。毛森心里嘀咕:"我也看不懂这个女人,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这么巧?偏偏在我们难以决断的时候她就出现。"
  方铭越思考了一夜,得失之间的分寸难以拿捏。他一早就去帐篷医院看望"吸水哥"、肖青青他们,想得到他们已经好转的消息。
  可是薛大夫摇摇头说:"他们的症状仍然是很严重,全身已经开始浮肿。"方铭越站在隔离室外看着肖青青的脸,她原本清秀的脸庞竟然变得圆润起来。
  方铭越说:"薛大夫,你看他们有生命危险吗?"
  薛大夫说:"这个很难说,这样的情况我以前从来没有遇见过。"方铭越点点头。
  方铭越回到指挥所里,侦查员说:"方总,最近几个小时,前面侦查小队回来报告说晨露市周边也有傲因人在聚集,还有艘战舰是从晨露市相邻的冰珠省飞来晨露市上空的。"方铭越心说迫在眉睫,是到了该决断的时候了。
  方铭越对门口执勤的战士说:"给我请那几个阳西人过来!"
  不一会儿,山口灵子就和几个白衣人来了。毛森站在门口没有进来,他点燃了一支雪茄烟,仰头似乎在沉思。
  方铭越直截了当的问山口灵子:"‘海妖’要如何投放?"
  山口灵子说:"趁着早晨的大雾,让你们的战机将‘海妖’投放到晨露市上空,在大雾中‘海妖’会迅速蔓延,传播很快!"方铭越心里一沉,心说晨露市的民众不是都有生命危险?但他只能选择相信山口灵子,相信广大民众在"海妖"被释放之后还会清醒过来!
  山口灵子说:"方总,我知道你还顾虑什么,这次就是背水一战了,没有别的选择。"
  方铭越说:"尽快安排我们的战机装载‘海妖’,明天凌晨战机就出发!"
  山口灵子说:"是,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了,你们随时可以拿到‘海妖’。"
  下午,海边的渔船上来了一位特别的人,他拿着钓竿和桶,对正在休息的老渔民说:"老人家,我到你船上来钓鱼,你看可以吗?"
  老渔民说:"现在没有什么鱼呢,最近这半年是禁渔期。"
  那人说:"没有关系,我就是喜欢钓鱼。"
  老渔民说:"那你钓吧。"
  这个人就是方铭越,他将鱼钩甩出去后,就坐在船上等着,一坐就是一下午。
  太阳渐渐从海平面上落下,霞光印染了一片,水天相接处好像着了火。
  凌晨四点,孙心雨的战机小队起飞,借着夜色,他们的战机很快抵达晨露市上空,随即分散开来,占据几个方位。
  孙心雨的心情很沉重,他甚至想到了以前曾有别的国家在阳西投下灾祸……这次投放细菌武器,是不是也是像历史上那次一样,造成生灵涂炭?按下投弹按钮的那一刻,孙心雨默默希望民众们不会憎恨自己和战友。
  雾气开始弥漫,分不清是释放"海妖"后形成的白雾还是大自然中形成的雾气。
  这时,战机预警系统提示:附近发现傲因人战机。孙心雨心中早有准备,他调整了战机飞行姿态,进入战斗状态。傲因人的战机发起了攻击,孙心雨驾驶战机和它们周旋,尽量在有把握时将飞弹发射出去……
  海边白雾茫茫,无人的沙滩上冒出一股浓烟,坠毁的战机正在燃烧。孙心雨的降落伞落在海上,冰冷的海水袭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掏出匕首割断了绳子,拼命向岸上游去。
  在雾气中,孙心雨走得跌跌撞撞,分不清方向,只是不停走,直到看见帐篷医院红色的十字,他才无力地倒下。
  阮微澜晨起后喜欢去看看海,她走到海边,就看见匍匐在地的孙心雨。她过去掐了掐他的人中,看他醒过来。
  阮微澜问:"你怎么样?"说着帮助他站立起来。
  孙心雨在阮微澜的搀扶下走到帐篷医院里。阮微澜叫:"薛大夫,过来看看这个人怎么样了?"
  薛大夫一边扣着白大褂上的扣子一边走过来,简单地给孙心雨检查了一下,说:"他没有什么问题,就是精神状态差一些。"
  薛大夫走后,阮微澜给孙心雨喂了一口水,问他是谁,做什么的,孙心雨大略讲了执行的任务时候,自己的战机被傲因人的战机击落的经过,只是没有说出他是去投放"海妖"。
  晨露市里一片死寂,白雾退去,阳光出现,城中仍是没有生命活动的迹象。
  而城市边缘的山林、峡谷里的战士们开始不约而同地出现流涎水、发热昏迷的情况,直至海边,沙滩上帐篷里的少数没有被"海妖"病毒击倒的难民们发现自己的孩子流着口水,发烧昏睡,纷纷抱着孩子涌到帐篷医院。
  薛大夫和几个医生给孩子一检查,就摇摇头,心里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孩子的母亲们急的流泪,父亲们焦灼地原地踱步。毛森在拥挤的人群中,默默看着这一切,掏出一根雪茄点燃,抽了几口。
  方铭越和山口灵子面对面坐着,方铭越沉默了许久才问:"灵子小姐,你体验了‘海妖’之后多久才恢复健康的?"
  山口灵子说:"一个多星期……"
  方铭越又问:"那你们在孩子身上试验过‘海妖’吗?"
  山口灵子说:"没有,但我相信孩子们也会恢复过来的。"
  方铭越盯着她看着,冷冷地说:"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战争有一半的目的是为了孩子。孩子们如果不能恢复过来,我一定拉你们几个阳西人去枪毙。"山口灵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心绪不宁地站起来,走出了指挥部。
  方铭越组织了几个小分队,这些队员都是海边驻守的战士,他们受"海妖"的影响最轻。他们在车上装上了淡水和一些食物,出发到山林和峡谷里,还有的小分队被派往晨露市区,他们都是为了去照料中了"海妖"病毒昏迷的战士或民众。
  李纯铭的小分队开车前往晨露市区,除了照料中了毒的战士之外,他们还要负责消灭剩余的傲因人。
  晨露市里分布着一些傲因人,在地下建筑里,像停车场、地下仓库里,它们几乎都是皮肤变色,丧失了抵抗力;还有些傲因人倒在街头巷尾、空旷的工厂里,已经失去生命体征。
  每一天,李纯铭的小分队都在上述的场所将还活着的傲因人击毙,将打死的傲因人和其他已死的傲因人尸体收集在一起焚烧,以防止尸体腐烂霉变产生污染或释放病毒;另外,他们还要尽可能的照料那些中了"海妖"毒的市民,给他们喂水,喂食,防止他们在一周多时间里因缺水死亡或饿死。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语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