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傲因战记十


  迷临镇分布着大大小小几十个天然洞穴,李纯铭看到地图时吃了一惊,说:"这些洞穴该不会都是傲因人的巢穴吧?"
  毛森点头说:"这次你们的战斗可能会很艰辛,还很可能遇到我们之前没有预见到的情况,你一定要冷静大胆,但不可以自乱阵脚。"
  李纯铭点点头说:"毛总的话我记下了。"
  方铭越说:"我命令,你们的小分队三天后出发!"
  当天晚上,李纯铭去晨露市中心医院,想再见阮微澜一面,恰好阮微澜休息,找不到她,又去找肖青青。
  肖青青说:"你去丰采街上找她吧,她应该在那里。"
  李纯铭骑着摩托车到了丰采街,发现这里有夜市,街道两旁拉着线,接通了电,华灯闪耀,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有不少是摆摊设点的,人们在这里交换生活必需品。
  李纯铭心里不停狂跳,既希望见到阮微澜,又怕错过见不到她,正胡思乱想一路走着,就听到有人喊:"李队,是你吗?"
  李纯铭侧身看时,见到衣着光鲜的阮微澜走过来,她穿着天蓝的长裙,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显得整个人青春靓丽。李纯铭有点不知所措,点点头,承认是自己。
  阮微澜大方地挽起李纯铭的胳膊,说:"你也是来逛夜市的吧,那我们一起看看吧。"
  街道两旁的摊点大都是人们拿出储藏的生活用品来交换,互通有无,唯独有个老人卖的是饰品,项链和戒指、手串等等。阮微澜很感兴趣,和她一样,几个年轻小伙子和姑娘也在旁边看,指指点点,但是买的人不多,毕竟这些东西不是急需的,也可能用不上。
  阮微澜看中一条项链和一个手镯,爱不释手,李纯铭见到后知道她的心思,但苦于身上什么也没有带,又不知道用什么来换。那个老人眼睛很毒,马上说:"小伙子,你拿水来换吧,我家住在郊区,还没有通水,我需要水。"
  李纯铭说:"微澜,你等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阮微澜刚想说话,李纯铭就钻进了人群里。
  那老人说:"姑娘,你试戴看看,没有关系的,这些东西在往年几万块都买不到,这年月只能换几瓶水,哎……"
  阮微澜拿起来项链和手镯看了看,又担心地看着李纯铭消失的方向。
  李纯铭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的是两瓶矿泉水,这是市里前两天发的慰问品。他将水交到老人手里,老人好像见到珍宝一样,赶紧把水收了起来,然后把两件首饰交到阮微澜手里。阮微澜心下感动,看着李纯铭,见他傻傻地笑了。
  走回去的路上,李纯铭说:"我给你戴上项链……"阮微澜点点头。
  李纯铭给她戴上,好像在看着珠宝一样看着阮微澜,说:"微澜,你真的很美。"
  阮微澜把手镯也套在手腕上,看了看,轻轻叹口气说:"李队,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
  李纯铭笑着点头说:"我知道。我又要上战场了,我就是临走前想来看看你。"说完他就对阮微澜摆摆手,很快地走了,他似乎是不想再待下去显得尴尬。
  阮微澜等他走远才自言自语地说:"我很怕自己会爱上你……我怕……"
  两天后,迷临镇上,李纯铭和十多个战友围着一座大的洞穴观察了很久,几只傲因出现,出洞后不久拖了两具尸体回来,然后又有傲因从洞里出来……见到往复了几次都是这样,李纯铭旁边的"吸水哥"说:"李队,估计这个洞穴里的傲因不多啊,咱们快点攻进去吧!"
  李纯铭说:"这个洞穴很大,不知道里面的傲因会有多少,也不清楚这周围的洞穴是不是相连,如果这些洞穴是相连的,那里面的傲因就多了去了,咱们可不能轻举妄动。"他记得毛森对他的交代,同时也懂得遇事要多个心眼。
  连续观察了三天,李纯铭带队撤出。
  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李纯铭和"吸水哥"几个商议战法。
  李纯铭说:"咱们做最坏的打算,假设这些洞穴是相连的,那估计里面的傲因数量就是我们的好几倍,我们不能贸然进洞穴里去,这样敌人不断增多,我们会应付不过来。依我看我们要引它们出来消灭,然后进洞穴后戴上防毒面具,释放‘海妖’出来……"
  "吸水哥"说:"我懂了,引它们出来容易,咱们派人在洞穴外装死,其他人见一只傲因就消灭一只。"
  李纯铭拍他的脑袋说:"你去装死做诱饵,派你去,我们来打!"
  "吸水哥"傻笑道:"我就是这样一说。"
  李纯铭说:"我了解过迷临镇里还有些居民,成天战战兢兢的生活,居民有多少尚不清楚……"
  "吸水哥"插嘴说:"这里的傲因经常出来吃人脑,这些居民怎么还生活在这里?"
  李纯铭瞪了他一眼,继续说:"我们不能在镇上释放‘海妖’,免得伤到无辜的孩子,这是方总特别交代的,我们为了能有效释放‘海妖’,也必须在洞穴这样的相对密闭的空间,这样也能快速有效结束战斗。所以,我们势必要进入洞穴中去……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就成了敢死队,很可能傲因死光了我们也会全军覆没。我想问大家,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吸水哥"说:"你都说了会这样那样,我们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李纯铭没有理他,继续说道:"两天时间,我们大家一起想想办法,不然我们就作为第一支敢死队深入傲因所在的洞穴!"
  夜晚晨露市中心医院里,肖青青看见值夜班的阮微澜,顺便问她:"你和李队见过面了吗?"
  阮微澜说:"见过了。哎,肖姐,李队他们去临近的城市里执行任务去了,你知道吗?"
  肖青青说:"是吗,没有听说呢。怎么,你担心他了?"
  阮微澜说:"他的死活关我什么事哦。"肖青青笑了笑,知道这个姑娘是嘴硬心软,嘴上说不关心,其实心里很着急了。
  晨露市郊临近幽泉市的指挥部里,毛森问方铭越说:"方,这次我们派李他们去迷临镇,是不是让他们过生死关了?"
  方铭越说:"我想用最少的人来达到最大的战果,所以只派了他们二十个人去。"
  毛森说:"我想了两天,总是觉得迷临镇洞穴太多,很可能都是傲因人的巢穴,不知道李会用怎样的战术来打这场仗。"
  方铭越说:"我们的战机是一架都不剩了,不然我可以派战机去支援他们,如果我只是增派战士去打迷临镇,那又成了添油战术,进去洞穴的战士可能都会牺牲。"
  毛森听到方铭越最后一句话,不禁皱眉担忧起来:李纯铭他们可以说是最优秀的战士,如果牺牲了他们真的损失很大。
  方铭越似乎看出毛森的担忧,他说:"其实打洞穴,采取几头堵的方式是最有效的,同时释放‘海妖’出来,应该事半功倍!"
  毛森说:"原来办法你早就想到了!"
  方铭越说:"可是这也需要李纯铭他们有必死的决心才行!"
  李纯铭问其他战士们想出对付洞穴里的傲因的好方法没有,战士们都摇头,于是他在地上画出几个洞穴的出口位置,说道:"我想出一个办法:我们观察过,洞穴如果相通,最大的几个洞穴出口有四个,我们分成五个小组,每个小组守住一个洞口,大家都戴上防毒面具,边施放‘海妖’病毒,边攻击傲因。"
  "吸水哥"说:"就是瓮中捉鳖嘛,你早说嘛!"
  李纯铭不理他,继续说:"可是每个洞穴跑出来的傲因数量没法估计,我想用抽签方式决定每个小组坚守哪一个洞穴口,大家有没有意见?"
  "吸水哥"愣住了,随即惊讶地说:"那不是要看谁的运气好?"
  李纯铭说:"你们先抽,我最后抽。"
  "吸水哥"低头说:"干嘛你最后抽?把机会都留给其他人……"
  抽签过后,李纯铭命令队员们休息,趁夜间傲因活动较少时出发,队员们听令都回帐篷里休息。
  李纯铭躺在帐篷里,想起那个夜晚,看见明媚照人的阮微澜走过来时心跳的感觉,突然想这次战斗结束回去就去找她。
  月光,冷风,黑洞洞的洞穴口,李纯铭领着小组成员抵达,按照既定的作战策略,由三名组员驾驶战车在洞口前面百米处将火力集中到洞口,两名组员在洞穴口两边释放"海妖"出来,洞口的傲因解决后,才进入洞穴内部。
  李纯铭朝天打出一发红色信号弹,攻击开始。战车的火力全开,"海妖"形成的白雾笼罩了洞口,冲出来的傲因都倒下并被击毙。
  持续攻击半个小时,李纯铭率先冲进了洞里,端着冲锋枪一阵扫射,接着其他四名组员也冲进洞中,进攻似乎进行的十分顺利。可是,李纯铭很快觉得不对劲:傲因人的抵抗似乎太薄弱,不应该是这样。他满心狐疑地小心移动脚步,并不停施放"海妖"。
  "黑水哥"的小组进攻也取得顺利进展,他甚至骄傲地狂叫起来:"傲因,你们这帮畜生,过来啊,让爷爷好生招待你们!"
  洞穴里除了他们射出的子弹攻击声,还能听见弹壳落地的声音,可是傲因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连枭叫声也没有。"吸水哥"也觉得异样,开始小心地移动脚步。洞穴里就算没有白雾状的"海妖",也是同样黑黢黢看不见五指,傲因们去哪了呢?
  方铭越一拍桌子说:"傲因人很可能已经对‘海妖’这种病毒产生了抗体!"
  毛森惊讶地问:"方,怎么说?"
  方铭越说:"迷临镇上没有傲因的战车出来活动,镇子上空更加没有战舰的影子,傲因人这样待在洞穴里给我们打,事情也太顺利了!我想到傲因人不避讳‘海妖’的话,就很可能已经对‘海妖’产生了抗体……李纯铭他们现在一定出事了!"
  毛森也不无担心地抽着雪茄烟在指挥部里踱步。
  方铭越看了看表,现在是半夜里一点钟过了。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又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