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仲夏夜梦语奇缘完结略


  迷雾森林外围。
  星宇、梦梦等人看着森林里面孑然身影的黑衣人举着火炬消失在黑夜里的。"小宇你怎么哭了?"小琳看见月光照耀下星宇白净的脸庞滑落两行泪水。
  嗯?
  他……哭了吗?
  奇怪……为什么他没有察觉到呢?星宇知道自己的心情还没有到哭出来的程度,但是眼泪却流了下来呢。
  这一定、一定是月光太美的缘故。
  那如水的月光落入在自己的眼里,化成了泪水,因为盛满了美丽的月光,盈满得终于连眼睛都无法容纳了,所以才从眼睛里流出来的吧。
  星宇快速地擦拭脸蛋扬起笑容说:"没事的,小琳。梦梦公主,我们终于拿到生灵水了,我们快点回去吧,生灵树爷爷就要好起来了。""嗯!"梦梦别过脸嗯了一声。星宇知道梦梦还在意着她和恶灵的关系,想不到梦梦"恶灵化"竟然就是生灵园的灾难。不过,一切都在那里,在他们的努力下解决了,是可以释然了。"梦梦,我们回去吧。"小琳笑容殷殷地牵起梦梦的双手,随后拉着梦梦跑走。
  生灵园里。一只小精灵兴高采烈地飞到生灵树那里说着:"生灵爷爷,公主她们准备回来了,爷爷您的病可以医好了,我们又可以一起快乐的生活了。好开心啊好开心啊……"生灵树看着听到这个好消息而手舞足蹈的精灵们,脸上的皱纹形成波浪线,微笑着,没有言语。
  不久后,梅花鹿们已经接到星宇等人回来生灵园了。"生灵爷爷,我们回来了,我们拿回来了生灵水了。"先是小莺兴奋地飞到生灵树地枝上说着。随后是星宇捏捏鼻子说道:"生灵爷爷,不好意思,我们回来晚了。对了,这两位是我们遇到的新朋友,他们也是新来到生灵世界的。"星宇说着就摸了摸在他身边的红可和绿妮俩兄妹。
  "啊!您好,生灵爷爷,我是绿妮(红可),我们是兄妹,请爷爷多多关照。"这俩兄妹红着脸颊有些害羞的说。
  "嗯哈哈!真是两个可爱的兄妹,爷爷很希望你们来生灵园居住,这样生灵园会很热闹的。"生灵树微笑着说道。"嗯,谢谢您,生灵爷爷。"接着太岁脸颊也有点红润看着生灵树说:"生、生灵爷爷,好久不见,谢谢您!"生灵树点点头说:"小岁,爷爷也很想你们,也很谢谢你为我做的很好,欢迎您们常回来看看喔。""嗯,好的!"
  随后生灵树看着在后面的梦梦,"梦丫头,怎么了?是累吗?"
  梦梦走上去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站在生灵树面前,捏着小手语气悲伤的说:"爷爷,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会是这样,对不起……"
  生灵树的树枝触碰着梦梦的头发:"梦丫头,你就不怪爷爷把你们分开吗,这是爷爷的错啊,是爷爷对不起你。你能原谅爷爷吗?"梦梦仰起螓首,眼角噙着泪珠说道:"不,这不是爷爷的错,要不是爷爷把我和另一个‘我’分开,生灵世界就会因我而毁灭,爷爷,是我请求爷爷以及所有的生命原谅的。"梦梦说着就蹲在地上啜泣起来。"公主、公主,我们原…不,不是您的错。"小莺急忙飞下来安慰住梦梦,脆脆和精灵们也这么说着。小琳连忙蹲着梦梦的身边安抚着说:"梦梦,这不是你的错误,也不是谁的错误,谁都没有错。梦梦是很有勇气地摆脱了另一个你了,最后还是你救了我们,不是吗?"星宇也在一旁同意地说道,不过,他莫名地感觉小琳说话时瞥了他一眼,使他的脸颊显出一抹绯红。
  星宇突然明白了生灵树分离生灵之息的原因了。过了一会儿,梦梦虽然停止了哭泣,但是表情还有点伤心。星宇走向生灵树举起装有生灵水的瓶子:"生灵爷爷,这就是生灵水了,我们这就给您使用。"星宇说着就往生灵树的树根慢慢倾倒,绿色的液体滑出瓶口缓缓流下,从中氤氲着清香,闪闪发光。当生灵水渐渐被树根吸收时,生灵树的枯枝上也慢慢冒出了嫩芽,枯枝也发生了变化,嫩芽还在生长直到长成一片新叶。慢慢地,生灵树的灵气回升了,梦梦、脆脆、小莺和精灵们感受到了生命的活跃性,面容无比的兴奋。转而间,生灵树恢复了原有的生色,不过,面容还是有些憔悴。
  星宇望着生灵树沧桑而又疲惫的面容说道:"生灵爷爷,我们没有拿回生灵之息,我也不愿意继续人类的做法——为了建立自己的家园就去破坏和占据其他生命的家园,这很无理、很残忍。况且,拯救生灵世界的方法并不在于无辜的您们,而在于我们人类,治本比治标更加有效和重要,就是吧。"
  生灵树伸展新生的树枝,柔软的新叶拥抱着星宇,然后梦梦、小琳、太岁和脆脆小莺以及红可兄妹也进入了生灵树的怀抱里。"孩子们,你们做对了。你们明白了生命存在的伟大,老头子我为你们感到自豪,很感谢您们!"星宇的脸蛋蹭了蹭生灵树,就像是对长辈撒娇一样,说着:"呐,树爷爷您能告诉我迷雾森林里的黑衣人是谁吗?"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嗯。"星宇肯定了答案,脸蛋扬起笑容。一个画面浮现脑海,不再是残酷的火灾,也不是残忍的掠夺和乌烟瘴气的世界,而是在绿色的森林里边,有一对父母和一个小孩子,一只小猴子。父子俩小手栽种树苗大手堆着泥土,小猴子在追赶着蝴蝶,母亲坐在铺好的垫子上摆放午餐……
  正因为万物有了生命的颜色,才一起构造了七彩的世界。
  然后,梦梦脸颊有些绯红,向着星宇说道:"星宇,谢、谢谢你拯救了我们,作为回报,我、我们可以邀请你去观赏美丽的生灵湖吗?小琳,你可以去吗?"梦梦说着就看向小琳。星宇和小琳相互看了看,当然他们也想去看,但是……脆脆看出了星宇和小琳的担心,于是就说:"星宇、小琳,我知道你们担心回家的问题,不过,你们不用担心,生灵爷爷还是要修养一个晚上,明天早上就可以回家了,嗯,你们也不必担心,回家后不会有麻烦,一切会正常的。"
  "是、是这样子啊,真是不好意思,梦梦公主,我们答应你。"星宇看向已经休息的生灵树,他抓抓头发说道。小琳也很高兴地抱住梦梦说道:"呐呐,梦梦,我们可以在生灵园住一晚吗?"
  "嗯,我们很高兴也很欢迎小琳和星宇你们,谢谢你们。"
  "哇哦!在异世界生活啊,这是连做梦都梦不到啊!太好了。"小琳说着就往梦梦的脸蛋蹭蹭,"对了,梦梦,生灵湖漂亮吗?是怎么样的呢?"
  这时,小莺飞停落在梦梦的头发上,她双眼冒星星说道:"说到生灵湖啊,它可是美丽极了,它可是我们生灵世界的一大美景,传说生灵湖是天上的月亮和星星的家园……"
  在一片盎然绿色的山野上,那是星宇和小琳刚来到这里的地方。星宇和梦梦微笑着勾了勾小指头,说好的约定。随后小琳又与梦梦想拥抱告别的准备。忽然,在星宇和小琳身边的一根大树树干开启了门口散发光圈,这是脆脆去人类世界的门口,也是星宇和小琳进来生灵世界的门口。
  "生灵爷爷已经开通了两个世界的通道了。"
  "梦梦公主,红可、绿妮、小莺姐、臭脆脆,再见了!"星宇招手说道。
  "臭星宇,都要走了,就不能好好地叫我一声我的名字嘛!"脆脆抓狂道。
  小琳抱歉地笑道:"小宇,你别气脆脆了,对不起呀,脆脆,我们再见了,梦梦、红可、小绿妮、小莺姐,再见了……"小琳后面的语气有些不舍。"嗯~小琳姐姐,我会想你的,嘤嘤~"绿妮忍不住飞过来扑进小琳的胸口拥抱着小琳。
  星宇看向正在悠闲地躺在轿椅上的太岁说道:"小岁你真的不和我们回去了吗?"太岁张开嘴要说话时又闭上了,原本忧伤的表情变成了眼角带着笑意,"嗯!小宇,我就不回去了。我已经属于生灵世界的一份子了……嗯,我在这里也有很多的亲朋好友,在这里满快乐的,有事没事还可以逗逗笨蛋脆脆们玩,打打闹闹蛮有趣的。"
  "喂喂!臭太岁,笨蛋说谁啊?"脆脆不服气的说。不过太岁没有搭理脆脆,再者后背往椅身一躺,微微弯曲右臂,立马有一只小猴子拿来一根剥好了皮的大香蕉轻轻地放在太岁的手上,太岁咬了一口,慢慢咀嚼,直到吞了下去,表情还很回味的,"朕在这里管理着我的子民们,过上‘王’一般的生活,比在家里受你欺负,抢我香蕉吃,好吧!"太岁面带笑容说道。
  "可恶!小琳别拉我,我去揍这只臭猴子。"
  "哎呀!小宇你别闹了。小岁不回去是有原因的。"小琳拦住星宇,再对太岁和一脸放松的波比挥手道,"小岁,波比,我们回家了,再见了。"
  "嗯,小琳姐,再见了,小宇,帮我向妈妈问好啊!"太岁连忙起身抱住星宇说着,星宇也抱着它,他俩强忍着眼角的泪珠,"嗯,小岁,我和妈妈会想你的。"
  "再见了……谢谢您们星宇、小琳……"
  "再见了……梦梦公主,我们会想念你们的。"
  "如果,还可以……我们还会来生灵世界的,一定会来看你们的!"
  随后,星宇的项坠漂浮起来,炫发着七彩的光芒,与树门口的光圈渐渐融合,星宇和小琳的身影星星点点地消逝。星宇和小琳热泪涟涟看着面前的梦梦、脆脆、小莺、红可兄妹和太岁们,他们也在流下泪水。曾经并不知道离别的滋味是这么凄凉,说声再见要这么坚强。
  ……
  连声鸡鸣。
  天渐渐破晓,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这时,万籁俱寂,突然有了一声鸟叫,划破了这寂静。一会儿,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仲夏的大地也渐渐地温暖光亮起来。
  仲夏的清晨,蓝天做画布,白云来添色,蝉蝶清嗓子。
  "喂喂!小宇快起床了,太阳都要晒屁股了。"一位贤惠的妇女在床边轻拍着睡觉中的星宇,苦恼的说道,"真是的,前些天不都是起床早早的吗,怎么今天又赖床了。"
  "嗯~呃!"星宇睁开慵懒的双眼,模糊的视线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和温柔的面孔。突然,星宇起身抱住那位妇女激动地说:"妈妈,太好了,您一直都在我身边,我爱你,妈妈!"
  星宇的妈妈忽然被星宇这么一抱给愣住了,过一会儿后,她拭去眼角的泪珠,拍着孩子的后背,温柔的语气说着:"呀,傻孩子,一大早说什么胡话。快起床啦,小琳和小朱在楼下等你。"
  突然从楼下上来一道声音:"小宇,你醒来了吗?今天是‘森林公祭日’喔,别忘了我们昨天的约定了。"是小朱的声音。
  "小宇,今年可以种植果树了哟,我要种很多很多的松树,然后就可以有很多很多的可爱的小松鼠了,唷唷。"是小琳的声音。
  星宇的脑海突然灵光一闪,"约定!对哈!小朱,小琳,我准备下来了,等等我。"星宇着急地穿上衣服,然后对着一脸惊讶的妈妈说,"妈妈,我们去看爸爸叔叔他们吧,好久没去了,已经很想念了。"星宇说完边提上裤子边下楼。星宇妈妈还在恍惚中,阳光已经慵懒地躺在,一只小鸟飞到窗户边上,"咂咂"几声擦擦嘴。星宇妈妈回过神来,捏嘴一笑:"这孩子,睡一个晚上就变化了好多,像以前一样了。哦呼!小孩子还是要多多睡觉才会成长吧。"
  小鸟扑翅而飞,在空中倒转了几圈,随后向在窗户边的妈妈打了招呼后飞往那个热闹的森林。星宇妈妈收起窗帘,温暖的阳光照进温暖的心灵,她会心一笑:"放心吧!老公,我和小宇生活得很快乐,我们的小宇正在长大哈。"
  自从星宇的父亲回到小镇后,所付出的努力让小镇以及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多的新变化。但是,随着人们享受生活的欲望的增长,小镇用地面积也在扩大。小镇的周围有着大量的树木,有山林也就有许多的动物,所以人们为了满足生活生产、娱乐消遣的需求,从而砍伐了许多的树林,占用森林中生物们的家园,进行开发土地建筑工厂等。
  我们唯一的家园——地球所提供的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要,但难以填满每个人的欲壑。
  一棵棵百年老苍轰然倒下,一栋栋房子拔地而起。本生长着柔嫩的青草的土地被铺上了一层一层的僵硬冰冷的混凝土。那时每一个人昂首期盼着家园越来越大,生活越来越好,期盼着美好的未来。
  然而,在意的并没有发生,发生的却措手不及。
  两年前的仲夏的一个晚上,某一个工厂因工事发生了大火,工业大火蔓延迅猛,几乎烧毁了一大片的森林,波及到了小镇。在那场灾难中,人们因此死去了许多的亲朋好友,星宇的爸爸也在那时救人时牺牲了。灾难过后,镇上幸存的人为了祭奠落难的亲人朋友和挽回昔日的森林,就在这一天人们都会去受灾区植树栽花,存活的人们相信这对已经失去的人和事物是有意义的。
  只不过,星宇从来没有去过。那一夏夜,如果是一个真正的噩梦就好了。爸爸永远的走了,如同弟弟一样的小岁也不见了,只留下妈妈和小小年纪的他,又是灾难过后的一段时间里,其他人对星宇母子的冷眼对待,背后窃窃私语,更让星宇心中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恐惧感,原本以为他永远都不会也不敢踏进森林半步,甚至想到长大以后就和妈妈离开这个痛苦的地方,现在星宇明白他错了,一直都想错了。
  曾经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忘记,因为它很深刻也触动人的心灵,或喜或悲,只是没勇气或不愿想起了,选择自我遗忘,以此逃避,但是逃避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森林深处,清脆的鸟儿声与欢声笑语相伴,忽而一股清爽温柔的微风扑面而来,微风中蕴含着甜润的花香,透入心扉。已经有很多人在这里了,老人在虔诚地做祷告,大人则在锄地,小孩当然是在玩耍。这里,当初的灾难之地早已不再荒凉,这里诞生了多姿多彩的生命,变成了形同童话般的奇异美妙的世界。
  "呀!小宇,你来啦,早上好哟!"
  "嗯,早上好,玲子阿姨!"
  "早上好,中叔。"
  ……
  星宇走向一棵树干裸露的大树,大大的树根冒出土层,树皮还残留着被火烧焦的伤痕,不过,一些树枝上重新生长了嫩芽,有的冒出了新叶。这棵大树是星宇四五岁时和他爸爸一起栽种的小树苗,如今十年过去了,又经历了那场灾难。星宇抚摸着烧焦的树皮轻声地说:"对不起,我来晚了。"星宇似乎在感受着它的温度,似乎又在与它私语。
  "小宇,别在哪里发呆了,快来拿树苗啦。"小琳在一边招呼着。
  "小宇,你种这棵,我种这棵……"
  "妈妈,快来,我们在这里种树苗。"星宇招呼着。
  在大树下,星宇种下了六棵小树苗,也分别给它们取了名字。"谢谢您们,我不会再忘记了,不再逃避了。"
  西边红霞,归鸟叫着飞过,路上拉长的影子,天边几颗疏星。
  "小宇,今天和你一起来植树真是太开心了,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明天见小宇、小琳。"小朱挥手告别。
  "嗯,小朱,我也是,明天见。"星宇回应。
  "小宇,我先回去了,对了,明天你可不能再赖床了啊!不然,去学校要你好看。"小琳捶手说着。
  "知道了。"星宇顿时感觉后背一凉,有气无力地说。
  "哈哈,小琳,女孩子不要这么凶嘛,不然,没有男孩子喜欢的!是吧,星宇!"
  小琳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句话,顿时羞的脸色绯红,"啊啊啊,谁、谁说的。"小琳结巴说着,眼睛里出现混乱的条纹往后一看,"啊,臭、臭爸爸,我再也不理你了,哼哼。"
  星宇看着小琳双手掩着脸惊慌失措地逃跑,不免地嘿嘿一笑。"小宇,今天玩得开心吗?"小琳的爸爸笑脸问着。
  "啊嗯,开心吧,林叔叔谢谢你的关心。"星宇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回答。
  "嗯嗯,开心就好,小宇你很勇敢,就像你的爸爸一样。"小琳爸爸摸着星宇的头发说着。
  "嗯!"
  "那以后也要这样哟。"
  "嗯,我会的,林叔叔,谢谢你一直以来帮助我们。"
  天际边,橘红色、鲜红色和酒红色的余晖交织在一起,无比灿烂辉煌,之后,天色开始黑下来。过去的事,不管是开心的,还是悲伤的,总归成为回忆,会想起,会笑,会哭,会痛,到最后总会坦然面对,之后落幕。
  仲夏夜的星空,银河如幔。星宇靠在窗户边,一只又一只的萤火虫时不时飞过,望着璀璨的星空,望向那热闹又完整的森林,星宇陷入了"走马灯"的状态,嘴角微扬。
  这一晚,星宇又做了一个梦:还是那个场景,不同的是它变得明亮光彩了。那个身影又走来,他没有再恐惧,没有再推开,任由那高大的身影大手牵着小手跑。他小小的脸蛋扬起笑容,轻呼着:爸爸。在前面,有好多人,有梦梦、脆脆、小岁他们在生灵树爷爷旁边,笑靥着招招手,他扑进那团温暖的光芒之中……
  曾经失去的,如今无法再拥有,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要忘记。
  "嘿!小琳,早上好,你今天怎么起床晚了。"小琳揉着睡眼刚出门,就听到了星宇的招呼声。
  "啊呀,是你啊,早上好。嗬~你怎么起床这么早了。"小琳打了个哈欠问,随后与星宇并排走着。
  "还不是你叫的,要不然我就惨了。"星宇嘀咕着。
  "阿赫~"小琳好像没有听见,捂住嘴哈了气。
  "小琳,你很困吗,昨晚没睡好吗?"
  "嗯呐~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打得我早上起来腰酸背疼的。"
  "啊,打、打什么?"
  "嗯,是这样子的,我梦见我们被一只可爱的小松鼠带到一个美丽的世界,那里有许多奇妙的小动物,还有一棵样子像老爷爷的树木,嗯,还有一个公主?!会说话的夜莺、小松鼠等等好多的,喔,还有一群讨厌的猴子。我们呐……"
  仲夏调皮的骄阳金灿灿的、暖洋洋的双手地把街道上的两个小小人儿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在旁边,有一只小松鼠双手捧着可口的松果,一边津津有味地啃吃,一边眼汪汪地看着远去的身影,一只金黄色的小蝴蝶扑动翅膀飞向六月的天空。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