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南美行步行去马丘比丘上


  写在前面
  这篇游记是约莫两年前和大学室友毕业旅行去南美写的草稿。当时也是因为没网,条件艰苦,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纪录。大部分游记用手机里哆嗦着打的。过去了两年生活发生了很多改变,很多想法也和当初有差。但令人惊讶的是总体的观念不仅没有发生很多变化,反而是在这两年的走走停停里逐步加深了。旅行终究是借助外界向内看的过程,干杯。
  Abril 2 2018 Filadelfia.
  —————————————————————————————————————————————
  南美-秘鲁(一) 到达
  从美国东岸到西岸一路玩下来再到秘鲁,心理上的落差还是很大的。首先是行李中转出了问题,找不到了。天真脑又残的我还把相机放在了行李里面。和爸妈玩时一路走过眼见了美国的强大,而后突然落地在了第三世界国家,眼前的一切都陌生的吓人。满是尘土的街道,此起彼伏的喇叭声,未曾收工却满住人的破旧房屋和街灯下一路的站街女(而且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要冲我招手).......连原本熟悉的西班牙语都总是听得云里雾里。这让我想起了开罗,又想起了加德满都。但是利马与那些城市又都不同。加都的乱要更彻底,开罗的脏总带着些野蛮。而利马的点点像是在努力寻找了一种秩序却又不可得。西班牙人五百多年前来这里摧毁了古老文明,带来了老鼠,病毒,语言和宗教。他们离去后留下的交通和信仰在利马市中心处处彰显著老牌帝国曾经的霸道。而广场外的世界又落入那种奇妙的混乱中,这两者相映让这城市一方面有趣一方面又难以忍受。
  我们住的旅店在武器广场(Plaza de Arma)不远处。根据我在西班牙培养出的常识, 武器广场是中心总不会太糟糕。但打开房间的一刻还是狠狠地被打了脸。昏暗潮湿的房间里是永远不干的床单。床单上还蜷缩着精神和面貌都魂归乡下的室友。洗手间的热水也来的随性,既可以让人啊啊啊的叫,也可让人哇哇哇的叫。除了舒服的洗澡差不多水也够。我和室友大眼瞪小眼,都无法抑制地差点打了起来。当初定的酒店不是这样子的!为了省钱换了个旁边的稍便宜一点的住宿发现竟然如此朴实无华。连走到房间路过的此起彼伏的**声都自带低音炮,听的我怕楼突然被震塌。但冷静下来就认命了,而且自我安慰说比毕竟这种落魄是好久都不曾有过的体验。记得上次难忘怀的住宿是尼泊尔奇特旺的一家旅馆。那时是美金不到两刀一晚。床上和我们一起躺着的还有各种小虫子。卫生间连灯都没有。想来那也是个(和其他女生过的)漫长的夜。只是没想到类似的经历在大学后又重演了。也算是另一方面圆了我故地重游的心愿,虽然不是很情愿。
  到达的第一天我们就在市中心转了转。连续的飞行旅行让我有些疲乏。走在机上看到武器广场中心雕塑和建筑的瞬间甚至让我恍惚的以为回到了西班牙。不过鸣响不停的汽车和口哨把我一下拽回了现实。西班牙人大多早已回了故土啦,这里是南美洲。大概逛逛周边后我们找了家相对干净的餐厅吃了顿晚饭,提早回去休息,准备明天去利马的另一个区miraflores看看。
  一大早起床匆忙吃了个饭先去了机场找寻昨天丢失的行李箱,几经周折终于又见到了我在洛杉矶登机时告别托运的红箱子,还顺带和航空公司要了50刀的赔偿。拿上行李我和室友打的去了利马最繁华的地段,miraflores。miraflores字面意为,看,花朵。的士靠近时也证明了此话不虚。和利马市中心行成鲜明对比的是逐渐见高的楼层和干净的街区。全球有名的连锁酒店也多座落于此。还有全海景的商场和公园。路上行人的肤色也白了起来,很多还操着一口熟悉的北美口音。走在这里一向谨慎小心的室友也松了口气。为了之后徒步的行程我们直奔上场采购装备。逛了一圈下来找到了网上评价最高的餐厅看海吃饭。比起北美的消费这里让我们惊呼便宜。而坐在那里也着实是我们来利马后精神最放松的一次了。若只是看,周围和加州任何一个outlet没有太大区别。也是这时,才使我意识到在美国这四年给我身上带来的变化。四年多前在尼泊尔,一切都只是新奇,从未想或对比过好坏的概念。在阴暗湿冷的房间里睡一晚也没什么,吃报纸包裹的食物也没有无法下咽,满身满脸灰尘也不觉得脏。可过了四年,物质的富足使我们对外界环境的要求也水涨船高。这些要求迟早会把我们和世界上另一群人彻底分开,一代又一代的延续下去。至于当年那些大凉山的留守儿童,尼泊尔的孤儿兄弟,又或者利马帮我们提行李赚小费的少年,都会成为记忆里的片段,除此之外,再无交集。
  夜晚来临后我们搭车回到了市中心,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飞到Cusco,然后前往印加古道。 Junio 13, 2016 @Lima, Peru.
  秘魯街道
  市中心
  cathedral
  miraflores
  南美-秘鲁(二) 徒步之行 起
  徒步的第一天,早上三点多出发三点半到集合的酒店门前等车。四点左右出发,经过了两小时多的颠簸在山腰某处人家吃了顿早饭。 出了高速的路坑挖泥泞,作为山路又狭窄的吓人。每次挫车都要对面的车先退几步,收起后视镜后以大约不到五厘米的距离跻过去。右手边是毫无防护的悬崖,大巴在转弯的时候几乎只有轮子擦着路的边,而车身前的一段是架空的。室友在旁边倒是睡得淡定。司机也和旁边的工作人员谈笑风生。我看着公路上驾着双黄线的转弯,土路上车子摇摆的重心,只能对自己瞪着眼笑笑想想人生不过白驹过溪心宽就好。出Cusco的高速上天还是黑漆漆一片,只看见山间古城灯光的星星点点,像画家收尾前随意的点缀。上了山的时刻天也开始亮了起来,洛基山脉的起伏也拉着我们越来越往深处走去。这时的山间还是丛林一片,也难怪当年踏血行进印加首都的西班牙军队不曾找到隐藏在深处的马丘比丘。 这鬼地方疯了才会乐意去。
  从上山路看到的大山里有日出遗留的红霞,也有路上扬起的尘烟。八点多到达我们徒步的起点,队伍把行李交给马夫后自行出发了。昨天到达高原的头痛刚被药镇住,晚上还被几个小混混追着跑了一段,3400米的海拔又开始扰乱我的心跳和呼吸。去营地的路开始是上山的。计划行程的时候完全忽略了海拔问题,我严重高估了自己对高原的适应度。通常大家都是到达Cusco适应一周后才开始往大山深处行进,可我们到达的第二天就和队伍出发了。结果是体力本不差的两个人每走不到二十米就不得不停下休息,只听到心脏砰砰跳的惊人,步伐也远远落在后边。剩下四天还不知道该如何进行。还好上山的路导游安排了几次几分钟的休息,介绍他引以为豪的印加传统和ritual(礼?)。
  古印加人在欧洲人强制进入前没有所谓宗教,没有耶和华也没有三圣。而今的秘鲁人虽大多是印加后裔,却早以变成虔诚的天主教徒,记得所谓传统的不过寥寥。我们的导游Oliver是继承古老语言和传统的少数人之一。印加帝国曾从南美洲最北沿着洛基山脉西绵延至今天智利南部。垂直距离堪比今日美国。虽没有文字却有了相当发达的文明和政治体系。我原以为他们以太阳为神,但今天在Oliver的说明下才知道这些都是熟悉的西方编的那一套。神本就是一个相当孤立的概念。毕竟没有人真的见过上帝或者撒旦(有的话也不用告诉我)。可在印加人的眼里,世间万物皆属灵,每一株花草都是馈赠。太阳就是太阳,是播种后让玉米成长的能源,是自然。人和自然互相尊重不分彼此共同生长。花草医治疾病驱赶蚊虫,是自然的给予。而有了自然的给予就要有回报。于是有了人对自然的给予。印加语中并没有牺牲或殉道这个概念。一切都只是平等互赠。只有那些不懂聆听风声草长的人才会觉得有高出自然的力量。连接我们和自然的是coca的叶子和lama(草泥马的一种)的脂肪。在salkantay雪山下,Oliver用小刀切开lama的脂肪,拿了两块。一块插了三片coca叶,每一片代表上中下三个世界。另一块上插了一片,代表天空之外的浩瀚宇宙。他拿起叶子对着雪山的方向吹了三下,许下愿望,俯身将叶子放在相同的方向,完成向coca叶索求健康与能量的仪式。
  在高山地带生活,coca叶堪比良药。我们从Cusco开始每餐必喝的就是coca叶泡的茶水。抓一把叶子泡在热水里,等叶片两边被水完全浸透喝上一口,温暖了肠胃又抑制了空气稀薄带来的不适。这几天在海拔三千到四千的山路上行走,估计提着口气全靠它和中国人朴素的活下去的信仰了。只可惜这口气提在平缓的路上走姑且还行,一到上山就快上气不接下气了,想骂街都只能想想了。
  下午快抵达营地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程百步半九十。眼看着帐篷就在眼前了可就是怎么都走不过去。这属于撑百步的作业前面九十都是老师虎你的。吃完午饭我和室友决定休息,队伍里其他几个人跟着导游翻山去看他们的圣湖。我们就在附近走了走,看看马逗逗骡子,直到天快黑的晚饭时间,因为太冷不得不蜷缩回巢。
  山里的夜晚比想像的还要漫长。漫长不仅在时间也在温度。晚上五点多太阳就消失在山另一侧,七点多晚饭后夜晚就开始了。第一次睡帐棚和睡袋,我和室友相继环视了一下四周都不经怀念起文明世界来。说起美国我们租的房子里的大床和房间,突然感觉好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没有网不可怕,没有床和抽水马桶我们就是亚美利加的孤儿。和我们同帐篷的英国妹子倒是很习惯的样子,大概看了看时间到头就沉沉睡去。留我和室友在摇摆的手电灯光下七手八脚的收拾行李换上能睡觉的衣裤。
  随着时间过去温度也在逐渐下降。我们把相对舒适的能穿的衣服都套上了。我短袖T恤外面加了一层羊绒衫又加了一层毛衣,穿着平时穿裙子的打底裤又穿了室友保暖的leggings。八点多的时候翻了翻手机里的相片就尽快逼自己入睡了。可没多久腿上传来的寒冷又把我弄醒了。看表不过九点多点。我摸了摸膝盖,直直觉得有冷气四散,突然想起从小到大爸妈关于对膝盖保护的不停强调,硬是拉开睡袋摸出了牛仔裤套上。还没有适应高原的身体每动一下都加速呼吸和心跳。穿了条裤子就让我差点喘不过气。这大概是我这辈子第三次穿牛仔裤睡觉吧。虽然每次都是万不得已,但这次是我觉得最心安理得的一次。躺了会想想还是怕不够,又摸黑找出一件hoodie加围巾盖上腿。虽然温度缓慢升高了,但这下子我彻底像个木乃伊了,以一个睡袋的形状,直直的躺着发呆。尝试着睡了一下,但呼吸总是感到不顺畅。只好坐起来继续发呆。
  不过这下真该睡了。
  11:47pm june14 2016 于salkantay trail营地
  cusco
  cusco
  cusco
  cusco
  啟程
  騾砸!
  遠處雪山就是salkantay
  帳篷
  南美-秘鲁(二) 承 Salkantay trail的第二天和第三天飞速过去了。第一天晚上基本一夜无眠。看看手机想办法暖暖身体一晚上也就这么结束了。第一天晚上帐篷好像没有安排够,原本是我和室友两人帐篷多了个打小呼噜的希腊妹子,三个人挤着冻着都没睡好。五点整准时有人在帐篷外叫醒送水喝。迷迷糊糊端着水,顶着杂乱的头发,最漫长的一天开始了。
  由于还没有适应高原气候,我和室友决定骑骡子上山。
  最高峰海拔又四千六百米,换算成feet我才发现已经远比我长途飞行习惯的10000多feet高出不少。我们出发的地方海拔3800米,从几近零海拔两天之内到此再往上,想想看我的小心脏应该不会同意我这么折腾。所以毅然决然寻找代步。而骑骡子远比想像的有趣。
  租骡子的价格是200soles,讲价还价后我们一人150soles,开始了一早上的上山之行。
  早上的山谷还是冷的吓人,我多年来首次穿了四层衣服上山。而三月在风雪里滑雪的时候也不过两层毛衣加冲风衣往下冲。离开营地走了几步我和室友都不自主的开始气喘吁吁,都能感觉到骡子不懈的眼神。为了节省能量留给下午的长路,我们一早骑上了骡子。但是没有运动量的后果是手脚血液失去了循环的动力,开始渐渐失去知觉。好处是少了呼吸的不顺的不顺后,有了看风景拍照的闲暇。太阳光从圣山背后透出,落在眼前的山上,山就像迪士尼电影开场的城堡一样被点亮。顺着阳光的方向salkantay圣山在眼前一点一点清晰起来。
  走到一半的时候骡子的路和行人的路出现分岔。我们各自拿着缰绳骑着骡子在蜿蜒的路上前行。前后无人。只有跟着我们的马夫赶着骡子。偶尔会有驮货物的骡子队经过,扬起一片尘土,呛得我说不了话。有时候骡子喜欢顺着悬崖边走,从骑者的角度只看到深渊和底下的河流。骡子蹄子在石头上还时不时打个滑,骚气的很。中途途径下坡时需要下来步行一小段,室友说到当时心里的害怕,我却不以为然的觉得我相信这些生物自己的判断力。虽然我心里其实想的是,你个马日的我们新疆老家可是有风干马肉的你感把老子摔了我我把你爸爸煮了你信不信。再上骡子的时候路相对平缓了,我(们)心情也都放松了不少。
  一路上我们过了平原上了陡坡,踏过河流穿过树林。本以为时间过了好久,直到闹钟响起才发现不过八点出头,不过是平时在学校准备赖床的时刻。问了问马/骡子夫,离登顶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于是我们继续看风景拍照享受骑骡子的时光。
  登顶后salkantay雪山近在眼前。雪山上方是上午十点多的太阳,雪山时不时雪崩一下,而周围是人们垒砌来许愿的石堆。印加人许愿三件事,爱,工作和智慧(love,work,and wisdom),相信人穿梭于三重世界和银河。这和我们普遍信仰的饭,祷,爱(eat, idle*, love)有点相似。石堆和coca叶也相映成形。看到这一路上的巨石也就明白为什么印加人会锻炼出这么精湛的岩石加工技术了。在山顶上每走一步都是喘息,蹲下起立瞬间就开始头晕眼花,想不起爸爸妈妈。为了避免缺氧昏厥我们只能静静坐着裹上所有衣物等待队伍到来。
  大约半小时以后队伍其他人陆续到达。时间还早Oliver决定带我们去步行二十分钟外的圣湖。想到昨日因为身体原因放弃去看的湖泊,我还是决定和队伍前行。室友留下看守大家的财物。
  说是二十分钟的路程,完全是踩着石头上上下下。中途不经觉得自己有病好好坐着不行偏偏要看湖。明明见过很多名山大川,而且不是坐着车就是开着车,舒舒服服的拍照看景。在这么苦寒的高原走什么路。看到湖的瞬间心跳倒是平静下来了,湖水平静无波澜,躺在石头围成圆形包围圈中,泛着深蓝到翠绿的光,好像大一暑假在lake tekapo看到的颜色,但是更远更安详。当然心跳平静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不用动了。
  大家在崖边坐着相对无言。我自己也找了个石头坐下闭眼深呼吸,睁眼除了雪山圣湖别无它物。过了一会Oliver在lama油的帮助下点燃了三片coca叶和一根烟,面对着salkantay。据说是因为烟是印加人眼中和圣山交流的媒介。我心里想著有烟瘾就大方抽嘛这又没园林警察抓你,扯这么多干嘛。看完叶子静静燃烧后我们又坐了一会,然后返回顶峰开始漫长的下山路。
  騎騾子
  離聖山越來越近
  就這麼溜邊走…
  聖山腳下
  小雪崩
  祈福的石堆
  聖山後的湖
  coca葉子
  从山顶到午餐的营地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原以为下山会是轻松缓慢的,结果一路陡坡峭壁,小腿一直紧绷。加上寒冷难耐,午饭显得格外遥不可及。脚步快的队友一路领先,在休息的区域躺着晒太阳。等我们慢慢走到的时候他们有些已经躺在草坪上惬意小憩了。休息区在一处峭壁上。 室友看到平地一头躺下,吃了点药闭眼休息。于此同时导游对其实施了技能值50的紧急复甦术。其他人一字开躺着的时候我独自爬上峭壁边一颗大石头。坐在上面,远处层山在云间起伏,底下雪水化成的河流驾着石头在草丛中蜿蜒,几户人家零星散开,牛马在平地的灌木和半山腰行走觅食。这片天地仿佛都是朕的,只是少了八抬大轿。
  看了许久,导游叫醒众人,继续行程。
  沿着左侧山路,下坡和平地交替出现。一路我们不停询问剩下多少路要走,却总觉得越问越长。干脆闭嘴了。快到午餐营地的路又是一段上坡,眼看帐篷消失在路尽头,前行显得格外绝望。室友此时已经失去了表情,一脸苍白,木讷的前行。我默默祈祷等她意识恢复后千万别砍死我就好,毕竟是我拖她来的。
  大概下午一点左右,吃着午饭结束了这个上午。而下午的路,更加艰难。
  两点半又出发了。随着海拔降低气温也渐渐升高。道路两旁的植被也随之改变。我们从高原地进入了cloud jungle(云丛林)。说是jungle,空气却干燥的可怕。加上灰尘,喉咙和皮肤的水分迅速流失。室友因身体不适走的慢,我就和希腊妹子一起先走了。一路不停走不停和同行的人聊天,相机都很少拿出来。我们的水在室友背的包里。少了水份补给,可能说着说着话鼻血就流下来了。多亏了好心人的湿纸巾,才不至于血撒人间。有几次下山的台阶太大,膝盖一下不适应,咯咯地响。在稍平缓一点的地方又拗不过去。到后来唯一支撑我行走的动力和沿途风景全然无关,只是因为扎营的地方有10soles的热水澡可以洗。
  大约五点的时候我和希腊妹子到达营地,其他人已经开始安置睡袋了。到达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洗澡的地方。满身的土抖一抖应该都可以激起小型沙尘暴了,更别提还有我一直散落的头发。付了钱后我火速提着袋子冲进去打开水龙头。曾经对环境的讲究全然消失,唯一的念头就是把自己变得更presentable一点。洗了三遍头发两遍身体以后穿了相对干净的衣服出来,感觉生命又有了希望。再仔细看看周围,风景还确实挺美的。 出来的时候室友也到达了,看样子稍微恢复了点血色。此时排队洗澡的人增多,晚饭前才等到一个位置。
  七点钟晚饭时天已经黑沈。比昨天幸福的是这里有了真正的灯光而不是手电。就此一点,我都觉得感动不已,这根本就是文明的曙光,照亮我黯淡了一天的灵魂。
  第二天晚上的帐篷安排终于只有我和室友了。加上相对没那么冷的温度,裹了几层衣服说说话大约十点多就睡去了。虽然半夜依然醒了几次,但对比第一天来说,也算是睡了觉了。我也从第一晚的生无可恋过渡到了情况有变。
  朕的大好江山啊
  上面有馬
  第二天的營地
  第三天的起床时间是早上六点。同样准时的叫醒服务,类似的早餐和不变的手忙脚乱。
  这一天的安排是,早上继续27公里的徒步,穿过rain jungle(雨丛林,這都什麼蠢名字),直接抵达营地。下午自行选择是否要自费去开车45分钟外的温泉。徒步七点整出发,一直到下午近两点才到达。之前一天下午丢下室友一个人走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于是今天上午刻意放慢了脚步,也由此多看到了许多风景。越往山下基础设施越完善。在中途休息的地方也有了真正的洗手间而不是灌木丛。沿途石壁上爬满了各式植物,白的黄的红的紫的小花。密集的蜘蛛网里还看到了有名的黑寡妇趴在那里等猎物。想想人家生下来就是寡妇,我目前连当寡妇的机会都没有,十分恼火。但最让我不能移步的是处处可见的野草莓和树上掉下来的南美特有的热情果(passion fruit)。出于好奇,刚看到一片绿叶里隐藏的红色小果子我就赶忙抓着导游问这是什么。那果子几本不到五毫米大,圆锥体,有些类似种子的突起。他随手摘了一颗塞到嘴里说这是野生小草莓。听到草莓两个字浑身吃货的细胞开始同频共振,眼睛瞬间开启搜索模式,看到红色小果子就抓来。放到嘴里的一刻真是惊呆了,有些红色熟透的草莓真是近年来吃到的最好的。比加州路边买的都好,更别提超市那些完全失了味道的草莓。我边走边吃,跟上室友的时候兴奋的告诉她路边有可摘草莓。她从表情到身体都明显是拒绝的,自诩没有强大的主角光环庇佑不想在这深山老林里寂寞的中毒。我觉得话太多了,就暴力塞给了她一颗。吃到一半她一脸苦相猛然转为讶异,于是我们一起开启了搜寻系统,到处找草莓,走的更慢了。
  在没有树木遮挡的地方才发现我们还是在溜着山腰走峭壁。底下依然是山上流下雪水积成的河流。只是因为地势更低水流比之前看到的更大。徒步道路上有小型的瀑布和溪流。踩着石头过河的时候,会看到鲜黄色的蝴蝶也在脚边飞舞,或者结伴的蒲公英种子在眼前飘过。有时候树林里会传来奇怪的昆虫叫声,亦或有蚂蚱左右跳动。我倒是挺羡慕蚂蚱的腿部力量的,不像我我因为腿不够稳在下都破后摔了一交,好在没开裆。且下到平地后,小腿基本不听使唤了,抖抖缩缩和隔壁老王家八十多的奶奶一样。
  但相比来说,万里无云的天气和临行前买的偏大的登山鞋已经让这路变得很友好了。之前一周不停的大雨让多少人不得不踏着泥巴磕磕绊绊。即使天气够好,室友的脚已经被鞋子磨破皮了,像脱水的小美人鱼,步履维艰。
  我们到达的时间比预计多出了一个多钟头。大家早已坐定等我们到后开饭了。
  一队八人除了一对捷克夫妇外都决定去泡温泉。匆匆吃完午饭20分钟内又要出发了。好在是坐车,不然一脚的水泡估计得立马啪啪爆掉。
  进帐篷换衣服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烈日下的帐篷里如此闷热,和晚上的冰冷行成鲜明对比,还不如鸟窝冬暖夏凉。燥热下换好衣服我迅速打开帐篷拉链,和条狗一样趴在地上身体一半在外吐着舌头呼呼喘气。 去温泉的山路上也是毫无意外的尘土飞扬,车里放着很美式的rap。坐在窗边,不得不开窗让车里透气,后面的人愉快的跟着哼歌。可对我来说,风和土打在脸上,好像被猛地删了一巴掌,下车鼻血就开始顺着躺下。好在温泉还算可以,总算缓解了一点肌肉酸痛。但是此时的皮肤已经粗糙的不像样,只好泡在池子里想像到城里后该怎么好好保养,恢复我城里人的尊严。转念一想,还有亚马逊雨林要去,估计条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只好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把头发先泡泡在说。
  温泉完全露天,有三个池子。里面挤满了徒步的人和各队领队。乍一看全是白人,不是来自北美就是欧洲。同队的美国小哥还说这池子里的白人比例比他在美国见到的都高。这么作死的旅途多数亚洲人是不来的,南美人估计会觉得专门走这么一成十分没有必要。作为少数人种,我们真是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异域风情,只可惜总是孤芳自赏罢了。
  泡完温泉坐车原路返回。明天就是传说中的印加古道了。不知又是怎样的一段旅程。 june16 2016. 11:30pm la playa camp site
  咖啡豆,新鮮不致癌
  野草莓
  ————————————————————————————————————————————
  结尾彩蛋--黄衣服室友的南美日记(此处人称开始调换)
  六月十日
  刚到利马……满街脏乱破。
  还有好多站街女,感觉和中国三线城镇的水平差不多(可能还不如), 很吃惊。
  酒店床好潮湿。
  我觉得室友要骂我了……因为我把贵的酒店换到了现在这个。
  六月十一
  到了教堂。 一个真正成熟的人,是懂得理性分析自身的效率,厌倦度,和享受度的平衡度并有效掌握自己情绪状态保持高效高质量生活的人,而不是一味叫着努力奋斗消灭懒惰的心灵鸡汤的人。
  去按摩了,还有吃了很好的餐馆,感觉很不错!
  到了第三世界国家,才发现自己以前享受了多么好的物质条件,被宠坏了。希望以后能更加珍惜我所拥有的东西。
  下午去最贵的商场买东西,好开心!
  不经意间就显示了我的身份地位Y(^_^)Y north face--有钱人的低调奢华。
  六月十三
  室友欠我一百三十刀
  cusco好不错啊,印加古文明文化。
  早上三点起床,然后六点爬山,高原反应的厉害,一个人在队伍最后默默走着,掉队掉了60-80 米。但是却还算惬意。这几天说到了一件事,出生和努力的事情。这好比hiking。其他人从出发就比我前200米,加上资源和周围环境,走的比我快很多。如果我拼命赶上,可能能接近或跟上,也可能体力透支,之后的几天或一段时间走不动了。 但是知道的是,路上可爱的小花 小马和其它风景可能就错过了。也许按social standard。or peer pressure 来看 ,拖了团队的一点点后腿or显示自己的赢弱。 但这一路自己欣赏风景的心只有自己能知道。 取舍都在自己。 最重要的是 说服自己 不后悔不埋怨任何一种选择。
  六月十四
  骑骡子上山。在悬崖边,真心感受到bancyamama 和她的圣性。这天,这地,我无法斗,也逗不过。
  骡兄,小弟的身家性命可就交在你蹄上了。 动物很多地方比人牛逼,知道怎么走。
  人在绝境,真的只能乞讨外部的力量。高原反应的厉害。吃了药。眼镜看到了幻觉。山在长,山在灭,山在变幻。我被山看着、看着。
  六月十五
  昨晚还是没有睡好。大概醒了七八次吧,英国女生穿着袜子就在泥地和厕所里走,我惊呆了。
  今天和室友两人走得很慢。两个美国小哥健步如飞,精力旺盛,走一会儿就不见了。
  我和室友一边照相一边慢走,路上采了好多小草莓吃,特别开心。
  室友: "好好吃哦。你吃嘛。" 我:"额, 有毒吧。吃傻了咋办。" 室友:"你试试嘛。" 塞了一个到我嘴里。我:"额…… 哇!好好吃(0-0) "
  然后两人一路爬山一路摘草莓吃。还发现了黑寡妇的巢穴,锡矿等等。 室友说:"整座山都闪着美金的颜色。" 哈哈
  passion fruit 挺好吃。还有一头驴子老把嘴凑过来要吃我饼干。笑死了
  什么是苦 ,是当你有能力或者有希望抉择却无法改变现状 ,苦不是仅是累。
  p.s., 自从来到南美。我的手语水平有显著提高^_^
  六月十六
  昨晚睡的好多了。想起那天在summit听贝加尔湖畔。这几天没有高原反应了,呼吸轻松了许多。昨天脚上磨出了大水泡,所以决定今天坐车。其实,昨天坐车就好啦。可是室友拉我走。不过一路上的确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不过今天要赶路 ,估计要走超快还不能停下慢慢拍照 ,捡果子吃,有点郁闷。室友脚上也磨出几个水泡 ,还要坚持走。哎,不愧是作死典范,小强精神。 昨天脚指甲感觉受伤严重,我怕再走15公里脚指甲磨掉了。不知道室友在接下来几天能缓过来吗。希望还能去城里好好玩
  旅行 自然 徒步 南美 馬丘比丘
  馬丘比丘
 
旅行新闻视角热点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半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