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胭脂将


  第二十四章 故人来
  是年深秋,当墨玉江畔的红枫把少女们绯艳的蔻丹都比了下去,白渊族人在回归的唐烈峰将军的率领下大获全胜,越过了墨玉江。而荒越族军队败退,退而求其次,只能将重心转向第二道防线。那便是离江三百里的慧极山。
  军队驻扎在山前的应天谷。
  连日征战以后,大家都已疲惫不堪。一入夜,除了值岗的将士,其余的人便都和衣休息了。
  风过松竹,万籁俱寂。
  天凝独自坐在大帐里,昏灯一盏,映着她心事重重的侧脸。她的手里拿着那枚鱼骨紫漆耳环,正盯着入神,帐外有人小声来喊:"将军,将军?"天凝道:"何事?"那人说:"城主说想见您。"
  天凝将耳环放回锦盒里,便匆匆去了厉朝欢的营帐。
  帐帘一掀,只见帐内男子负手背对着他,闻声也并未有任何动作。天凝微微有些紧张:"城主。"
  厉朝欢缓缓转身,看着天凝优雅一笑:"可惜这里没有紫桃,不然真想再喝喝你酿的紫风露啊!"
  天凝猛松了一口气,一个有血肉之心的厉朝欢回来了。
  是姜游又回慈航谷,与众师兄弟废寝忘食重新炼制了百灵圣泉。厲朝欢喝下圣泉,黑木之心成了血肉之心,理智回来了,记忆也回来了,他终于彻底是天凝心心念念的那个厉朝欢了。
  可是,也并不全是!
  白鸦姽婳还在,百日性命的期限还在,天凝一想到这个,满心的欢喜骤然急转,不由得暗暗扼腕。
  百日之期,已过一半。天凝和厉朝欢仿佛是一对久别的故人,在营帐里长聊了起来。她很想和厉朝欢说她曾见过的一次海市蜃楼有多壮美,说她曾骑过这世间最烈的马,也见过最美的人,闲时也会酿更好的酒,常在梦里与他月下对酌。然而,这些,似乎成了并不适宜的话题。他们之间,聊的始终是战事。进攻、布防、策略、敌情,无非如此。
  久别重逢的故友也难免有生疏的时候吧,她安慰自己。天明时,她回到了自己的大帐。
  刚走进大帐,她忽然嗅到空气里有一阵奇怪的味道。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急忙朝案头一看,锦盒打开了,里面那枚耳环不见了。
  天凝拳头一紧,环视四周,很快她便知道谁拿走了耳环。
  是初云。
  天凝追上初云时,她们离敌军的驻扎之地只有不到五十里。初云御风而行,脚底的真气冷不防被一道玄光打散,她从半空往下一沉,跌进了一片树林。顷刻间那玄光便如利剑般横在她胸前。初云双膝一跪:"将军,我只想借这耳环铲除我军的心腹大患。"又说,"将军有一颗好棋在手却不肯用,将士们在暗地里是如何议论的,您不会不知道吧?"
  是的,天凝知道。有人说当时她放唐烈峰离开是信守约定,行光明坦荡之事,但大部分人都对此颇有怨言。
  他们都觉得她是放虎归山。
  假如白渊族的军队依旧由那些钩心斗角、本事不大的人带领,这墨玉江他们过不了。
  对敌人心慈手软,无异于对自己残忍。
  甚至有人说,华将军放走唐烈峰,其实是因为与唐烈峰患难动真情,便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了。
  天凝并不打算和初云理论,只将手一摊:"耳环给我。"
  初云后退一步道:"对不起,将军,待初云为我军立了功,再回来向将军负荆请罪吧!"
 
语笑嫣然耳环将军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映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