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奴大欺主


  人家厂长看出来你的破绽,抓住了你的命门,盯上了你的软肋,打中了你的七寸,扣住了你的死穴。坑死你,你也不会自己去客户那里问明白弄清楚就永远要做客户的上帝。你是一桶泼不出去的污水,你是一棵伸不到墙外的烂杏,你是一只走不出自我的乳猪,你是一条坐井观天象鼠目又寸光的家狗……我记得看清楚高厂长初来乍到时候对你毕恭毕敬,一月不到你就迫不及待地给他松绑并生扑上去一并承诺早早送上,其得意也洋洋写在那张大脸上我读的懂就开始对我不理不睬,特别是一早一晚那种早见的相思之苦和晚别的别离之恨就不知道你有多少分别的话儿要嘱托还是一夜满腹的问候想倾诉但,我就看得出你跟厂长的那种面对面上课式的不依不饶就是语言暴力同时也会暴露你自己的无知,因为言多必失是你的特点仅过半年你看他就开始想方设法逃离你的魔爪你的骚扰你的性侵因为,谁也享受不了你爱屋及乌如同爱侣一般的相爱相杀我虽然没有听过你们面对面的谈话但我知道因为从此以后,你就开始在我面前如出一辙地宣称高厂长的好什么都好又让你自己佩服的五体投地还要向人家学习再后来,高厂长很明白就自觉去学习驾驶而你也心领神会形影相随地买来一台车就像个小媳妇一样早早仰在炕上等着你的心知肚明还有山盟海誓还有承诺有默契有内疚又坦然,既然你迎合厂长人家也会顺水推舟不开白不开开了也白开先开着再说先练手就独自把车抢占起来,而你又因为不放心还给他找个司机算是打出一拳却被人家一个太极推手轻轻一拨你就败下阵来不敢再次出招,再后来好像人家翅膀硬了你也走不动了再出几次手都被轻描淡写化解但是你受的内伤谁知道到了第几重。尽管如此我看的清楚表面文章还是要做比如你就会开会人家也来捧场就听你这老板大讲特讲一番之后,厂长依然会曲线照做你就再没有依我看先给他记在报复的账面上最后日他娘解聘他撵他走人滚蛋就会解决(这段时间应该又到了高厂长自己在外面与合伙人也是我们公司的主管一起搞公司的火热阶段老板却又是毫无办法)。但然现在还是要忍为上策急了不行,虽然搞了许多年政治没有大提高但是忍辱负重还是有点水平的真功夫就是要你真心实意的回归怎么都行,马照赌舞照跳还有大把的特权施以照顾还给放开高厂长的每日两次签到特权你就免签吧,因为只要你是厂长我就是老板就比你高一个级别也只有我可以给你面前的特权也是给我自己显示权力的机会因此,就是留你这位厂长才显示我是老板的面子才有我的最高指示一个层级一个层级的上传下达坚决不可以一步传达到我这里的信息是规矩只要你回归,就算搞点小动作我也不计较只要看得过去就行。……"我日他猴,叫他去买几个钢丝刷,他也要赚我十块钱,他昨天买的两块一个,今天我去一问九毛。"(这就是大哥跟我发牢骚我就是大哥的垃圾桶,有了好事不理我有了心烦难堪事就来跟我分享我也不知说什么好),"你看看,来了一年了,你在一个快要倒闭的厂子里,不胡搞就不行,可你这是在私人企业里啊,临去我跟他交代的清楚线切割加工费是四到六厘,回来他非搞成一分不行,你们说怎么办?",我就想笑你大哥还好意思来我们这里诉苦你跟他相爱的时候去哪里了,我们怎么看不见你找不到你啊,现在想起我们来还是自家人你的家族式企业防线呢,被狗吃了?我是不会在发言,我已经成木头了,我也听不懂大哥在说些什么?"你最多八厘也行啊。"大哥看我跟小表姐都默不敢多说话就自己向后退着出门而去也很是无趣的扫兴而且,厂长就知道你向后退的招数就得寸进尺什么叫惯出些毛病来,你自己既然知道他是个刺猬却为何紧紧捧在手里不放开,把他放进笼子他也还是只刺猬。你个公家小头目惯了自己一身毛病有问题全是员工的责任自己没有一点过错,要知道面子也是需要拿钱来换才有这次又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其是一家私企我看绝对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状况但你自愿就是另外一回事,而且他还没有大到你无法控制的地步他的羽毛也未丰满而你却眼看着他在你面前胡作非为,其实单说给你买点东西挣点小钱也不算大事件还有的人家老板故意这样做的让你更好干工作是目的发展快是硬道理,为的就是收买人心而且故意不给你应该有的所谓好处很少多给你就让你自己多开发你就多赚点还有窃喜满足但老板赚的还是更多比如你自己,就是大老板故意给你放开贪污单位小金库还有那些个层级别的正负一把手也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你不吃独食但是,现在他已经开始在你这里挖人办自己的企业了你还如此退让我们就不明白你安的到底是什么心脏因为,这已经不是肉烂在一个锅里谁多谁少的问题而是另起了炉灶要分家过日子还要分你的产田家当也难怪你每天生活在气愤里,可是想当初你为何要不断向自己锅里掺沙子啊,这次又自己弄服药给自己吃了哈。你个无知的大老板,容忍不下别人向你的锅里多看几眼就会有人想办法趁你不注意把你的锅砸出几条缝隙来,怎么也会渗出些油水来你也没有办法而且也有几次就把你的锅给捅破你也干瞪眼。只是可惜了啊,我没在公家企业里看过你的表演那种街头霸王式的游刃有余信手拈来的歪门邪道总会给自己带来常年的胜利滋味,一定是你自己的仰天大笑但现在却是你自己私营小企业再无给你托底的雄厚资料,就每天经营得很像是在倒爬珠穆拉玛峰一样精疲力竭。好难啊!(标题四个字大哥曾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说起过很认真而且"奴大欺主"也是我第一次在大哥嘴里知道,听得多了我自己也有感觉大哥就是在故意说给我听看来我的确给大哥很不安静的内心恐慌还有他把给他出力的核心员工或聘来的人才就都是在心里的奴隶标签我就很是不齿而且他也严重误会我,而且严重低估我对财富和亲情选择权的力度今天看到这段记载又不禁使我想起大哥送给我的这四个字但今天我要把它们再次送回到大哥那里去,就不知道我的这份礼物够不够大哥喝一壶。)
  黔驴技穷,当聘来的老虎厂长发现老板就只有这两下子之后就开始了猫戏老鼠的游戏,虽然如今社会里合格的厂长很难寻找但是,厂长有了断老板的咽喉吃老板的骨肉想法和手段他却没有感觉的麻木依然在等待宽容就好像假装着被啃食得很舒服因此,把老板搞成一只瘸驴还是相当容易有把握。
  一个人,一位作家,一生写一本书。书中或可以有点有用的东西当然,你写多了还所谓著作等身,就是个职业了,就赚钱了,就是个工具了,就肯定要胡编乱造来畅销。
  两只所谓的金钱龟来到我的闲来无事可做的玻璃鱼缸内,一些雨花石再掺点其它沙子里的石头,加入清水就起来生机一片两只乌龟八只脚,在鱼缸里还有动静而且据贩子说还是它们一男一女的结构我也看的出奇,它们胆小害怕的秉性初来乍到陌生的环境不说还有气味也不一样因此,轻轻敲一下鱼缸它们就一起把脑袋缩回去:陌生世界太可怕。
 
连载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含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