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长篇小说乐天故事十四作者老西米


  当天上午,东牛坝村由土改工作队长季旦挑,召开农民协会委员会议。主要研究如何发动群众,清匪反霸。由于要求委员必须到齐,所以等人太久!直到十一点才宣布开会。季队长胸有成竹,只有人到得齐,形成的决议,才便于执行。开这样的会,夏村长也必须参加,季队长对夏洪高说:"夏村长,你去安排煮饭,一点钟准时开饭,以免影响下午开会。"夏村长刚出门,季队长又对农会委员耿长寿悄悄说:"老耿,你去观察夏村长安排什么饭?注意甭惊动他!如果发现其他情况,立即向我报告。"耿长寿是季队长依靠的贫雇农,因为是老实人,就是被夏洪高碰上,也不会引起注意的?季队长继续开会…大约中午十二点,夏村长来会场说;"我已安排好了,一点钟准时开饭。"他说完后,顺势坐下吸叶子烟。吧哒!吧哒!吸了两口,就溜了。季队长看得明白,立即向在座的委员们说:"大家马上离开会场,快跟老耿从侧门去他家等候,我有重要事情宣布。"委员们面面相觑,不知要发生什么事。只好跟着老耿迅速离开。好在侧门平时紧闭,从未打开过,是夏村长早就封死了的。老耿在季队长授意下,设法打开了。等委员们都走完了,季队长给事先等候的小李子,发出行动信号!就在武警收到行动信号那一瞬间,夏洪高带着十七个暴乱份子,蜂拥而至,顿时把虚掩着的会场门,紧紧包围。只见严锡辉、石强、车道士、跟在娄罗后面,杀气腾腾举起打开机头的盒子枪!正准备冲进会场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从四周冲来几十个武警战士,端着冲峰枪,黑洞洞的枪口,都对准暴乱份子!像春雷炸耳的喊声:"不准动,缴枪不杀!"把叛乱分子,全震慑住了。还没等叛乱分子回过神来,他们手中的长短枪,全部易位了。没有武器的叛匪,不得不乖乖举着双手,当了俘虏。十七个叛匪,都被武警战士,两人夹一个,顷刻之间个个被棕绳,五花大绑捆扎起来。当然,严锡辉,石强、车道士和夏洪高,都享受到叛匪同样被绑捆的待遇。武警战士们,押着一长串叛匪,胜利而凯旋地回到越江区政府。
  季队长听到耿长寿对夏洪高的行动报告,预计暴乱分子要提前行动,因此在思想上作好了应变准备。当发现夏洪高偷偷溜走时,就意味着暴乱分子,要行动了。所以季队长当机立断,转移走委员们,留下了空会场。结果,未放一枪,就成功地粉碎了酝酿已久的反革命叛乱…越江工作团抓住这一战机,迅速将清匪反霸工作推向新的高潮。经群众检举揭发,结合叛匪交待,又将各村潜伏的反动分子,抓获几十人。后龙县人民法庭越江分庭,很快对东牛坝的暴乱分子,为首的五名叛匪作了判决:判严锡辉、石强和车道士死刑,立即执行。判夏洪高无期徒刑。危贤峰虽然罪行严重,但是,能迷途知返,悔过自新,且有立功表现,有从宽处理依据,判拘役六个月。其他叛匪,作了相应判决。
  柳家院在土改中,似乎风平浪静过去了,粉碎东牛坝叛乱后,群众也彻底觉悟了。纷纷揭发反动残余分子的罪行,终于挖出大房的幺儿柳居是暗藏反动分子,他搞反动会道门活动,是车道士的弟子,被判有期徒刑八年,立即抓捕劳改。从此,柳家院才真正进入到太平时期。
  1,弃功隐名。
  经季旦挑大队长提议,要公开对严香寺进行表彰。严香寺得到消息后,坚决不同意扬名。工作团考虑到越江地区敌情复杂,后龙县还未全部进行土改,为了有利保护检举人,对严香寺的对敌斗争事迹,同意莫扬名。作为内部记载,存放功绩挡。季队长理解严香寺的心情,保持大无畏的个人世界,比扬名四方实在得多;老百姓过平静生活,比轰轰烈烈安之若素好。但是,作为季旦挑本人,是很感恩戴德严香寺的救命之恩的。他特备了酒菜,由史春莲操作,请严香寺好好摆谈摆淡。严香寺应邀答谢:"季队长,揭发坏人坏事,是贫苦百姓应尽之责。不然的话,自己被严锡辉卖壮丁!被危贤峰拉壮丁!所吃的苦头,所积的仇恨,就无法报了。现在仇也报了,该找自己的归宿了;我要回西京去,继续当建筑工人,所以要求莫要扬名。" 季队长说:"严老弟,我们是革命朋友,这次多亏你送的情报及时、准确。否则我会死于匪徒之手!你的功劳虽然群众不知道,但是,共产党知道,人民政府知道,立卷成挡就是你终身的光荣。同时,我深深体会到,我们这些长期为党的事业工作的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要脱离群众!紧紧依靠群众!才能保持不败之地。也就是说,依靠群众,不仅能打江山,也能保卫和巩固江山。严老弟,你立志去当工人,这很好!我们国家的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你要争取早日加入党的组织。"……
  季旦挑在越江地区搞土改工作非常出色,由于提前打开东牛坝的复杂局面,提前推动了全区的土改工作。他在乡亲们眼中,有很高的威望和威信;把他的言谈和行动,神奇化了。尤其他当机立断粉碎反动暴乱,都说他料事如神!有火眼金睛,能看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讲社会主义,群众说他能知未来。他谈远景:点了几千年油灯的人,能照上电灯!住了好多世纪茅草房的老百姓,能住高楼大厦!世世代代用牛耕地的农民,能开拖拉机犁地……
  东牛坝土改结束,严香寺和西秀分得田地十挑,并在青杠林院分得瓦房两大间;严香清和柳灵春在莲花寺分得田地十挑,并分得瓦房三间;严香海、滕甜鸽、金弟娃和严母。在本沟分得田土二十桃,房子住自家的老屋。最高兴是严母,她祖宗几辈都吃够了无土地的苦头,终于盼到自己有了土地…严大哥和大姐搬到青杠林后,土地并没留住严香寺的心,他嘱咐西秀丽,暂时在家等着,他落实了具体单位再通知她去。他这次回家,收获很大,既报了仇,又分得了土地。其实他对分土地并不在意,主要是满足母亲的愿望。这样他无牵无挂,到西京去了。实际上只有西秀丽一人住进青杠林院。影子想到大姐一人,住进陌生人的大院,可能不习惯,就去给大姐打伴。去后才知道,大姐的新家是公用厨房。不过很大,备有三眼大灶,供三家人用。这三家人,实际上只三个人。除大姐外,还有个孤老头,都称他吴爷,另一个是老太婆,姓黄,原有田土一百挑,被划成地主。她有个儿子在边陲地质队工作,她的媳妇是小士地出租,不愿跟着婆母受连累,回娘家了。这黄氏不苛求佃户,只收六成租,佃户可得四成,故民愤不大,群众未斗她。自从西秀丽搬来后,她主动拉关系?西秀丽为了与地主划清界线,不理她!她感到没趣,只好龟缩自己家中。影子闲着无事,黄氏看在眼里,就无话找话,无意中谈到青子莲的婆婆是她的小姑。黄氏排行老大,青子莲的婆婆排行老八,故称青八婆。"实际上小姑家姓洪,洪家有田土四百挑,一个女三个儿,每人分了一百挑。我丈夫洪大死后,田土由我继承。洪二、洪三是有名的无赖绅士,他两个千方百计夺了亲妹妹,青八婆的田产。美其名曰:嫁出门的女,泼出门的水,已不属洪家人了,当然要收回田产。其实小姑不在乎田产,她丈夫青吾几是西京大商人,有的是钱用。在划成分时,小姑丈夫已过世,自己的田产也被夺,她反成了贫民户,和孙女青子莲两人,还分得土地十挑。因为划成分是按解放前三年,是否过了剥削生活?小姑是走运的人。"青子莲的父亲在西京做小生意,母亲当小学教师,对她的成长是有利的。
  影子见大姐分到的土地,种的小麦长势很好!可是杂草也不少,反正摸皮擦痒无事做,就拿起锄头去除掉麦子中的杂草!并挑粪淋麦子。大姐怕影弟累到了,去劝阻说:"影弟,实话告诉你,我不会在这儿长住!不是因为与地主共厨房不方便,是严大哥来信说:把家中事处理好,立即去西京。他在西京搞建筑,还是领头人。要我去协助他。" 影子说:"原来如此。不过,你还未走,我又无事做,把麦子上了肥,二天收成好。"大姐说:"影弟,我们家肯定会好起来的,我和母亲商量,你还是去读书吧!我会帮助你。" 影子说:"我当然想上学,可是二姐出嫁后,三个妹妹还小,只我最大,我不帮助母亲把妹妹带大,谁能帮助母亲?"大姐说:"按常理,是大带小,你并不是大人呀!说心里话,母亲要按父亲遗愿,送你去读书。何况听季队长说,土改后,农村要组织互助组,解决无劳力户,母亲和妹妹可以多做些轻活。因此,你不必担心。" 影子坚持说:"三个妹妹也要读书!我已读了那么多书了。"大姐说:"妹妹要读书与你读书并不矛盾。严大哥也要你去读书,作好上学的准备吧!家中再困难,也比解放前好。而且还有我和二姐对家中的帮助。"大姐已将话说到这份上了,不想上学的念头,又发生了变化,求学火焰在脑海中又开始燃烧,上学的欲望逐步升了起来。
  影子回到家,正碰上季叔叔在收拾行李,他被调往其他地方,去执行新的任务。发现影子后,他拉着手说:"影子,我在这里几个月,你帮了很多忙,我从心底里感谢你!感谢你妈妈!感谢你严大哥!不过,严香寺特别托我,动员你去读书。江山我们这辈人总算打下了,但是,保卫江山和建设江山,全靠你们了。没有文化,没有科学,是无法把国家建设富强的。听说你读书很行,希你去上学,读完小学,读中学,最后上大学。国家需要你们这些人才呀!造就一个人才是不容易的啊!你不去的话?还有人会动员你去。乖乖儿童听话吧!"临走出柳家院,季旦挑在送行的人群中,喊着史春莲说:"史大嫂,你千万千万要送影子去读书啊!你家缺劳力的困难,政府会扶持的,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记住,快早点送影子去读书。"季叔叔走了,他的声音久久存留在耳朵中,他的音响像貌,永远存留在记忆里,永远浮现在脑海中……
 
侦查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绮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