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灵魂深处槐花香


  看着五月公园里槐花盛开,洁白的花朵纷繁如云,层层叠叠。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吃着槐花,跟着母亲用竹竿收集满树的雪白槐花,还有那些清甜有味的刺槐花。
  母亲是个唱歌老是跑调的人,可是她在槐花飘香时唱歌,轻松随意,是那么怡然自得,这是母亲闻着花香时表现出来的愉悦之情。
  有一种槐树叫刺槐,是从国外引进的品种,树上长着许多刺,它是长不高的灌木,开出来的花五颜六色。
  其实母亲对刺槐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当年饥荒时,我们一家人吃完了庭院里高树上的槐花后,母亲就去采摘刺槐的花回家蒸煮着吃,母亲说我们一家是被那槐花救活了命。母親还经常砍了刺槐当柴烧,她说砍了之后明年又长起来,年复一年,就是认为它太寻常了,不像高大的槐树那么苍翠挺拔。母亲还若有所思地告诉我,她把刺槐当成野地里荒草一样的东西,可是就是那荒草一样的廉价刺槐,散发出来的清香一点也不廉价,甚至比高树上的槐花更加清香袭人,因它离我们更近,花香扑鼻而来,有一种亲近感。
  上小学时我生过一场大病,因为无医无药,也没有牛奶和保健品,母亲每天就用米汤冲蛋花加一点槐花蜜,一勺一勺地喂着我吃,那清甜的槐花蜜是一生节俭的母亲当年给予我最慷慨的恩赐。
  母亲故去多年了,如今那酸酸甜甜的味道早已成为历史,可是母亲调制的蛋花汤,一直让我惦念不忘,那槐花蜜的酸酸甜甜,像蜜蜂飞来飞去,留在心底,浓烈的槐香气息隐隐约约,那是母爱一般的槐香气息,像寻常的野草一样平静生长,在我的灵魂深处开花结果。
 
鲍安顺刺槐荒草廉价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思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