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奇毒缉凶一


  神秘的病毒
   在一个有着童话般经历但却无童话结局的梦游分界点上常婷神经质的惊醒。暖被从挺起的上身滑落堆砌在大腿根上,暖被外清凉的空气肆无忌惮的附入常婷裸露的胴体,脸部酝酿了一晚的热情亦招架不住而向骨头深处渗去。常婷抬手在那对很久没享受到男人爱抚的乳房上轻轻的摩莎了几个回合,才双目含杏的把视线转移到桌头柜上那概念化外型的闹钟上,闹钟的芊芊玉手献殷勤般的把两条玉腿释放在早晨6:56的位置,虽然没有达到180度的完美平衡,但亦算得上是标准的舞蹈动作形态了。常婷将床边那件轻柔半透明的睡衣套在马上就显现出朦胧性感的身体上,慵懒的长发随着头部的移动在肩头上轻渺的展露出微微弹性。常婷将暖被掀到床的一侧,移身离床,就在站立起的一瞬间,睡衣下没穿内衣的隐私处惊鸿一瞥的春光乍露在光滑润泽的两腿之间,若隐若现的孤独在无人欣赏的移动中。
   来到客厅,常婷先用语音遥控将电视的声音调到一个标准量,这即可以保证耳膜的承受力,又可以保证她在整个居室的每一个角落里安装的环绕音响中听到电视节目的内容——包括盥洗室。在盥洗室常婷第一要做的是坐在舒适的智能马桶上让在膀胱中汇集了一晚的各种水分合成物脱离身体,释放完后,智能马桶对着尿道口自动有清洁液喷出清洗然后体温蒸洁孔中的轻柔气体将残留的水分清洁干爽。翩翩起伏的阴毛在腿根处的肌肤上轻轻的触摸着,一阵快感沿着腿根向全身扩散。同时,马桶中的浑浊液体也在她最喜欢的歌曲"以吻封缄"中自动冲洗的干干净净。常婷伸手下去轻缓的揉动数次才站起来刷牙。
   "各位观众,你们好!这里是B市人民大会堂会场,今晚将在这里举行本市新当选领导班子的晚宴招待会,届时——各位观众,现在进入会场的是党委书记顾云龙、市长陈可林以及新当选党委书记张怡君、市长武坚——"一阵热烈的掌声掩盖了女记者那甜美但不失庄重的报道。常婷一阵巨咳,眼睁睁看自己泪水满眶。昨晚为编辑早间新闻搞到很晚,为提神亦喝了不少咖啡,带着疲惫回到家一时反而又睡不着,就又抽了几根烟,喝了两杯酒,没刷牙就睡了,现在报应不爽,紧密了一个晚上的各种污垢与牙膏泡沫发生反应,一种复杂的腥臭直向所有具备味觉的器官蜂拥而去,咽喉里防御性的狂咳起来。几句含糊不清的脏话随着牙膏沫一起喷到水龙头上。常婷泪眼朦胧的想,自己的嘴真他妈的臭。
   耳边分别有党委书记顾云龙、市长陈可林的发言,全是些光面堂皇的官场应酬之话。常婷想这些个话自己不刷牙也可讲得出来。脸上昨天残留下的化妆品被今天的泪水冲的略露痕迹。洗完脸常婷就算带上了这新一天的第一张面具,下面要做的第二张面具——化妆——需要她花一点时间。在这之前,她先回到客厅食用面包炉已烤制好的法兰西式面包,一瓶酸奶,然后煮上一杯正宗的南美咖啡,坐下来听今天有那些召唤她工作和活动的电话录音:
   "常主任,台长要你上班到他办公室。"——这个老色鬼,又想借谈工作与她打发昨晚一夜寂寞带来的焦躁——这从台长秘书那暧昧的语气中就可以听得出来。
   "婷婷,是妈妈。今天中午你一定要留点时间出——"常婷厌烦的按键听下一个录音。又要给自己介绍对象,都什么世纪了,还相亲,这个倚老卖老的老妈,还以为她自己是什么古典复古主义的代言人呢!
   "常婷,别忘了10:00点钟的采访,我在停车场等你。"是摄影师刘明。这个可亲的帅小伙从大学一毕业就与常婷搭档做采访工作。一直以来,都对常婷抱有特殊情意,他是个优秀的摄影师,常婷能有今日的位置,少不了他的各方面功劳。当然,他也是个优秀的男人,常婷对他也是蛮有好感,但只限于姐弟情义,要和他上床,常婷还从来没有想过。但每次顺利完成采访任务,常婷都免不了在他的脸上赏几个亲热的吻。
   "小蜜糖,工作狂可不是什么好职业。找个时间一起喝茶,让我好好替你滋润滋润。"是前夫尚云。常婷在中央电视广播大学上大三的那年暑假单身去黄山旅游时结识了有同样癖好的中国警官大学学员尚云。这两个都崇尚浪漫爱情的年轻人一见钟情,相处的数日里,在黄山美景的感染下私订终身。好在两所大学在同一座城市里,随后的一年多两人如漆似胶,避免了有相同经历却分居两地之恋人的相思之苦。尚云是标准的中国男人,那种对高级警官的美好想象他的身上全部具备,而且讲话幽默风趣,搞得常婷的初恋生涯一帆风顺。两人毕业时正赶上B市成为中国第五个直辖市,两人就选择了这个充满前途的新兴城市作为未来的生存之地。常婷到了B市电视台,而尚云就到了B市特别刑警处做了高级侦探员。结婚不久两人都处于事业攀高峰阶段,结果牺牲的夫妻生活如同虚设,没几年,两人就觉得维持婚姻成为一种痛苦,加上没有孩子,于是就心照不宣的分了手。离婚的这些年来,两人都没有再婚,平时朋友相处,需要时情人相处,即满足了自然需求,也满足了互不干扰私生活的需求,皆大欢喜。只是现时已很少的老古董式老妈不以为然,认为丈夫比男人重要,一定要给女儿做媒,令常婷烦恼不已。
   "小蜜糖,记住了。你看看你现在多憔悴。可怜的小宝贝。"常婷知道这家伙又对自己电视上的形象吹毛求疵了。但她喜欢,心里开始盘算怎么安排一个美好的夜晚两人聚聚。想到这里一阵阵兴奋起来。这可是个好兆头。
   晚宴正式开饭前,新当选党委书记张怡君和新当选市长武坚也谈了几句。美丽端庄的党委书记张怡君特别用英文发了言,以示对来客中的外国友人的尊重。常婷向来对自己的容貌、气质、身材和才华充满自信,但在张怡君面前,她就未免有些许自卑、些许嫉妒、些许羡慕。张怡君是个在各方面几近完美的女人,除了她那些许有些雄性化的声音。所以常婷采访张怡君时,尽量将自己那具有女人味的声音发挥到极至,以求心理平衡。
   现在她看着电视上的自己,真觉得有些憔悴,就如尚云说的那样。她转头在镜子里照了照,抬起左手搓搓脸,感觉失去了往日的柔滑,心中忽然一阵莫名的伤感。是因为近日里缺少男人的温存,还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常婷已无心思继续品尝咖啡,匆匆奔向化妆间,对自己那些名贵的化妆品寄托了无限的希望。
   常婷准时赶到电视台,照例先到台长办公室,给台长老色鬼展示了几分钟自己美丽动人的笑脸;照例说了一些无聊不着边际的所谓公事;离开时台长照例在他那褶皱满面的脸上堆满了回光返照式的红润;常婷照例对台长脸上的满足强制压住反刍的恶心;台长秘书的脸上照例是暧昧的笑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那些早到正闲聊的手下一看见她作鸟兽散一本正经的做起工作。他们深知这时的常主任正憋着羞辱的恶气,一个节奏不对便会发泄出来。没人想做出头鸟。
   今天是新当选党委书记张怡君和市长武坚上任履行职责的日子,就职现场佳宾、中外各媒体采访人员济济一堂,就职仪式和新闻发布会穿插进行,占据有利地形的常婷利用所处优势一开始就向张怡君和武坚分别提了几个B市人民异常关心涉及各个方面的尖锐问题。两位领导回答的有利有节,滴水不漏,看来是早有准备。任务一完成,她也就懒得去听那几个外国记者的提问。瞧准时机就抓住了提最后一个问题的机会:
   "张书记,能不能向电视机前的女同胞们透露一些你驻颜和保养的秘术。"在这种场合提这样的问题对各个媒体来说还是个惊喜,所有的话筒和摄影镜头一下子全部对准了主席台上的张怡君。
   "这很简单,只要嫁个好丈夫即可。常记者,你天生注定会有一个好丈夫。"台上台下的气氛一下子被这个答案搅得活跃起来。这张怡君真非等闲之辈,一句话就体现出她的亲民形象。这个细节被电视传播到全世界,很长一段时间更是成为B市女性同胞的热点交流话题。交流的结果是这个世上能做好丈夫的男人还是很少。
   当天晚上,常婷就打了一个电话给尚云,说让他陪自己吃晚饭,可偏偏尚云这几日都有任务在身,根本抽不出时间并一再道歉说下个星期常婷的生日时一定给她一个美好的补偿。常婷郁闷难耐,晚餐也吃的不开心,看电视一直到上床睡觉。余闷在心,那里能睡的着,不得已自己在床上折腾了好一段时间才隐隐睡去。
   对女人来说,过生日和进洞房有异曲同工之妙,唯一不同的是从严格意义上讲,洞房只有一次(再婚已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洞房了),而过生日却是一年一次而且每次感觉不同。洞房只能有一个男人相伴,而生日即可是一个男人相陪,又可以是很多男人相陪,也可以是很多男男女女相陪,可视不同情况而定。今年生日,常婷推掉了同事朋友为她庆祝的建议,找了一个推脱的理由一个人呆在家里等尚云来为她祝福,她要生日洞房一起过。离婚这几年来她也曾试过和一些男人交往,但没有一个能找到感觉的,她知道自己还是爱尚云的,她放他不下。
   窗外淅淅沥沥的开始飘起小雨丝,现在已是入冬季节,B市的雨丝中已经有雪粒加入了。常婷心中有些许沉落,这天气可别黄了自己的安排,她忍不住拨通了尚云的电话:"宝贝,我还有点事处理一下,一个小时后准时到达。"常婷这才放下心,听了会音乐,看时间还早,就宽衣解带去洗澡,看着镜子里自己那自信的裸体,想象尚云从背后搂自己的感觉,温水从喷头均匀的洒落下来,常婷仰头闭目,让水从脸部流下,漫过身体,从脚部聚向下水孔。常婷轻轻的抚摩着身体上流动的水,感觉自己已与水溶为一体。一阵电话铃响将这水击实,常婷有点不情愿的拎起话筒:
   "小蜜糖,你在家吗?"
   "尚云,你在哪里?"
   "我就在你门口。"
   "哦!时间过的好快。"
   "傻丫头,是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可门铃响了半天,你就不开门。"
   "我正在洗澡呢。备用钥匙在老地方,你自己开门进来吧。"
   一会儿,常婷就听到脚步声向自己这边走过来,她打开浴室的门,然后躲在有磨花玻璃隔板的淋浴室,看着尚云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只花满脸笑容的和她面对面站在玻璃隔板后面,满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她送上花,常婷给他看的有些害羞,伸手将花拿过来放在旁边的台面上,然后撒娇的伸手拉住尚云的领带将他拽进淋浴室,喷头的水帘一下子将两人罩在水雾里,喷水洒在尚云的头上、考究的西服上慢慢渗入,两人拥吻了一会儿,尚云才在她耳边轻声说:"小蜜糖,生日快乐!"
   "你还要穿着衣服?"常婷边替尚云解领带边在他的脸上吻着。
   尚云的衣服在二人的共同解脱下,很快就散落在地上。水冲着两个热气腾腾的躯体,感受着双方的水乳交融——
   尚云先拿一条浴巾裹住自己,然后替常婷擦干身体,去卧室选了一件睡衣给常婷穿了。在常婷梳理打扮自己的当口,去客厅布置好生日烛光晚餐。音响奏起"生日快乐歌"时,尚云到化妆间将正在做重复工序的常婷横抱着来到餐桌旁。
   生日蛋糕上已插上了点燃的小蜡烛,尚云将常婷放在椅子上,坐在对面看常婷许愿,烛光透过垂在常婷面前的几缕头发将她的脸映照的透出神圣纯洁的光泽。她真的不见老,尚云想。
   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吹灭后,只剩下餐桌上一对喜洋洋的大蜡烛在燃烛爆声中放出柔和的光芒。尚云轻轻的和着音乐为常婷唱了一遍生日快乐歌,然后在安静的氛围中帮常婷切蛋糕。
   吃过了蛋糕,两人又共进了晚餐,然后相依偎在客厅的沙发里一起看电视。依在尚云怀里的常婷明显对电视节目缺少敏感度,她的手和舌头不安分的抚弄着尚云的身体,故做安静好半天的尚云被挑逗的狂热起来,一翻身就将常婷掀翻在沙发里动作起来。常婷这边刚刚开始在鼻子里奏起音乐,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两人被冲扰的一停,尚云刚想伸手去拿,可那料到常婷的动作更快,发掌出去拍在手机上,叫声立停。尚云也很烦这手机的不识趣,运动照常进行,可那手机又倔强的鸣叫了几声,是文字信息的信号。两个人正在关键时刻,那会去理会。高潮迭起后尚云左手抚弄着常婷的身体,右手查看手机里的信息:处里让他紧急回电,正看着,同样的信息又发了过来,尚云赶紧接通处里的电话,说话的是副大队长丁一敏:
   "尚长,你在哪里?怎么才回电话?——"不等他回答接着说:"武市长突然死亡,其家属觉死因不明,要处里参与调查,你现在马上赶过来,我们已在武市长家。"
   尚云跳起来,冲进浴室见衣服湿漉漉的堆在浴室的地板上,已被水浸透了。
   "发生什么事了。"正享受高潮愉悦的常婷凭职业敏感性,知道肯定有好新闻。
   "武市长死了,——"尚云想收口已来不及了。只好用转换话题来消除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你这里还有我的衣服吗?"。
   常婷已接通电话了:"刘明,带好设备马上赶往武市长家。"
   "常婷,马上给我找衣服。"尚云顾不了太多其他的事。他得解决自己面临的困境。
   常婷没去管尚云的话,只管自己迅速的换好衣服。尚云手里提着自己那套湿漉漉的衣服在客厅里团团转。这时常婷已打扮停当,走出来提起沙发上自己的睡衣丢给尚云:"穿这个,我去准备车。出来关好门。"不容尚云发牢骚,就出门奔车库去了。
   雨此时下得有些密了,落在不同物体上面发出不同的敲击效果。尚云顾不得去欣赏,用睡衣遮了头奔过去上了车。常婷盯着他直笑,尚云有点恼怒:
   "深更半夜穿睡衣——而且是女人睡衣去市长家办公,我可真是尽职尽责。"
   常婷瞪他一眼:"傻瓜,难道你就不能先回家换套衣服再去。"
   尚云拍脑壳恍然道:"也是,怎的突然糊涂了。"
   "雨下的这么大,难道武市长的死真的有什么冤情。"常婷自言自语道。
   到尚云家路上的一小段时间里,尚云反复叮嘱了几次:"常婷,在武市长死因未明的情况下,电视台千万不要枉加推测。这可不是一般性的新闻。"
   常婷心里打着小九九,充耳不闻。眼睛盯着外面灯光下无处不在且永不停止的雨线,不时的随着风向变换角度和方向,细小的雪粒敲打着车身和玻璃,提醒着它的存在。采访遇上这样的天气可真是倒霉,这武市长,也不选个风和日丽的时间死,就现在这样,恐怕通往天堂的路也不好走。常婷忽然想:何必把自己搞得这样辛苦呢。
   尚云家的灯开了还不到半分钟就关上了。尚云冒雨急冲冲上了车,将手中一把雨伞仍在后座上。
   "快开车。"
   "有雨伞也不撑着。"常婷心疼的埋怨道。
   "少废话,快开车。那把雨伞是给你用的。"听了这话,常婷反而不忙开车,倾身过来在尚云挂着 雨滴的脸上动情的吻了几下才启动汽车向武市长家方向驶去。
   武市长家旁边的那条小街已被完全封锁起来,警车的大灯向外照射,无法看到雨帘后的状况,车边游走着一些身披雨衣的——应该是警察。看到常婷的车,灯后走出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伸手阻拦,常婷将车停在街边,眼睛向前面环搜一遍,刘明的车就停在不远处,车边那个雨披下扛着东西的人正向这边走过来。
   尚云没等车停稳就跳了下去,那个伸手阻拦车的人看清后忙跑回去从警车里拎了一件雨衣奔过来替尚云披上,嘀嘀咕咕说着什么向小街里走去。常婷赶紧拿了雨伞下车招呼刘明跟在尚云的后面,那些警察见他们是和尚云一起来的,就没阻拦。很快就来到武市长家的外面,常婷注意到门前停的车辆有市委、市政府和警方的车,马上从刘明手中接过无线话筒,面向摄影镜头:
   "各位观众,现在是9月6日晚上22:38分,B市电视台记者常婷现在功成街54号为您现场报道,具已证实的可靠消息,新任本市的市长武坚因不明原因于22:00点前突然死亡,引起市委、市政府及警方的高度关注,现在您看到的就是武市长住宅外的现场情况——"注意他们的几个警察跑过来挡在摄影机前要他们停止报道。此时,眼明的常婷看见从武市长家门走出的人正是市委书记张怡君和特别刑警处处长段玉理,招呼了刘明一个健步走上前。
   "张书记,段处长。请问有否查明武市长的死因?是自然死亡还是其他原因造成的死亡?"。
   张怡君和段玉理一怔:"现在还没有具体结论。"张怡君不满的看了段玉理一眼,段玉理躲过镜头向几个警察发火道:"怎么放记者进来了,还不把他们带走。"
   常婷抓紧时间报道:"各位观众,事件正在调查当中。请各位观众跟紧本台的后续报道。"
   那几个被骂的警察走过来,沉默而迅速的将常婷二人约束在街口封锁道路的警车旁边。远远的常婷见有几个人拥推着一辆医用抢救推车连同推车上的物体一起推入急救车,很明显那抢救推车上的盖布下是一个人躯体的轮廓。刘明远远的将所看到的一幕全拍了下来。整个过程就如凶杀恐怖片中的经典镜头一般简明流畅。
   街上的车除警车之外都陆陆续续开走了,远远的常婷看见尚云和几个人从武市长家走出来站在门外的走廊上说着什么。出来送的人应该是武市长的家人,和尚云一起挥手告别的一个穿警服的人,从英姿飒爽的侧影和动作常婷肯定那是个女警官,于是便向旁边的警察咨询:
   "那位女警官是谁?好象没见过。"
   "那是刚调来不久的副大队长丁一敏警官。可是现时B市警界的一朵花,不但人漂亮,而且有一身智谋功夫。从警官大学毕业才一两年,就已经参与侦破了数次大案,并因此去国际刑警处接受过特别培训。"临末警察还加上一句:"是尚长的好助手。"
   常婷小声的自言自语:"怎么没听他提起过。"
   两个人走了过来,常婷特别注意到丁一敏,她如果不穿警服肯定更有女人味,看着她和尚云一起亲密的走过来,常婷心里拥起一丝怪味的嫉妒,但嫉妒归嫉妒,工作第一:
   "尚队长,可不可以谈一下关于武市长的情况。"
   "常记者,无可奉告。"这原是常婷预料之内的事情。今天的采访到此告一段落。
   "尚云,这位是谁啊?!也不介绍介绍。"常婷手挽了尚云的胳膊正视着丁一敏问道。
   "这位是丁一敏。这位是常婷。"
   "常主任,你好。"丁一敏友好的伸出手。
   "对不起,我腾不出手来。你认识我?"尚云知道常婷又来小脾气了。奇怪的是,这种情况在他们是夫妻时倒没显露过。
   "B市电视台著名的主持人。谁不认识。"常婷想确实如此,自己怎么反而给忘记了。
   尚云拉常婷到一旁:"小婷,你今天的报道已经做完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不要忘了把我的衣服送到洗衣店。"
   "好。但这么晚了,我要你送我回家。"尚云顿一下答应了。
   "小丁,你先过去,我送常婷回家然后赶过去。"然后各人分别上车,离开了这个从此缺少一个生命的街道。
   "小丁长的很漂亮啊!"常婷一上车就笑眯眯的看着尚云评价道。
   尚云回笑一下,没说话。他知道这样的话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谈论。
   "你和她约去哪儿啊?"常婷发挥起她记者的专业精神,紧追不放。
   "怎么,跟我保密?"
   "验尸官说武市长体内有异常病毒,需要再做进一步的检验。要我们去化验室碰面。"尚云看不给她点应付,她会继续纠缠不清下去。
   "是吗?那不早说,这可是重要的事。我送你过去。"尚云一听这话知道自己又上了"小蜜糖"的当。
   "那好。不过有个约法三章。"
   "请讲。"常婷看计谋得逞,爽快大方起来。
   "第一,只听只看,什么都不要说、不要问;第二,不可录象、录音;第三,配合警方,没有经过警方同意,不可泄露所见及所听到的任何信息。记住了。否则要负法律责任。"
   "你放心。如果武市长真属非正常死亡。那就是十分严重的事件。而且是严重的政治事件。我想这些事市委、市政府会知会台长大人的,到时就算我想有所作为恐怕也难得其便。"常婷的这些说辞到是实话。
   "你知道就好。"
   化验室外很是寂静。除了警卫之外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其他的监视行动。警卫过来验明身份,就让他们进去了。常婷找了一个避雨的地方把车停好。两人共撑一把雨伞来到化验室。
   化验室里灯火通明,丁一敏看尚云进来,从椅子上站起:"小丁,怎么样!进展如何?"
   "报告大队长,正在进行中。您看,化验医师正忙着呢。"
   三个人坐下来,没去打扰化验医师。时间一小时一小时的过去了。三个人终于顶不下去,坐着昏昏的睡去了。
   次日早晨,尚云被一束太阳光暖暖的叫醒。他捏捏太阳穴一看,常婷和丁一敏还熟睡着,化验医师也爬在桌子上休息。他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漱了口想想应该出去买些早点回来。
   尚云买好早点回来时,常婷、丁一敏、化验医师都亦醒了。丁一敏和化验医师正在说着什么。常婷在洗手间化妆,尚云招呼大家先吃东西:
   "常婷,你不回去做节目?"尚云看了看表问道。
   "我向台长讲过了,台里会另做安排。再说我昨晚录的新闻够我唱主角了。"常婷明显要懒着不走,尚云也拿她没办法。
   吃过早点,化验医师汇报情况:"根据推断是正确的,这是一种罕见的变异性HIV病毒,具我所知,目前世界上还未有先例。它与HIV病毒的共同点是传播路径是一致的,包括:静脉注射毒品感染、血液感染和性感染。我已经仔细的检查过死者身体,没有通过毒品和血液感染的迹象,但是并不是说不存在这种情况。最有可能的就是性感染。但这种新变异病毒与HIV病毒不同的是,它能在极短时间之内致感染者于死地,现在还不能确定到底短到那种程度,但通过各方面数据来看,最多不会超过24小时,很难预先测知,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每天都去做检查。所以这种病毒至今无药可治,也无从防起,因隐蔽性太强。绝症。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如果是血液传播,还情有可原。但如果是吸毒和性传播,那可就是生活作风问题。这是件棘手的事。"丁一敏略做分析。
   "没那么简单,如果有人通过这种方式达到谋杀的目的也是有可能的。"尚云喜欢一针见血。
   "那可就是大新闻。"常婷不识时务的插上一嘴。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非同小可的事实。
   台里果然已接到通知,不准播放有关武市长死亡的消息。常婷昨晚录制的报道当然就被密封起来。直到次日社会上开始流传武市长死因的小道消息时,才获准播出。一时间议论纷纷。
   尚云和丁一敏回处里向段处长详细报告了化验结果,段处长又向市委做了汇报,然后决定马上成立一个侦破小组,由尚云担头,丁一敏协助办理。
   "尚长,通过法医和武市长的各病历医院的专职医生证实,武市长并没有吸毒和任何形式的输血情况。所以只有性传播这一条途径了。"
   "那医生对武市长夫人的情况怎么说。?"
   "武夫人各方面正常。"
   "那她真是很幸运。现在需要查查武市长的性生活了——我真的很讨厌偷窥别人的隐私——我们得马上调查一下武市长死前两日内所接触过的人。小丁,你去一趟市政府,将武市长死前5日内的日程安排带一份回来。我去一趟武市长家。"
   "尚长,还是我去武市长家吧,女人之间有些话题容易沟通。"
   "那干脆一起行动,先去市政府,再去武市长家。"
   市政府市长办公室,副市长高达——现任代理市长正在主持会议,尚云、丁一敏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高市长就提前离席和市长办公室主任丛端一起从会议室出来听尚云二人的汇报。
   "高市长,今天我们过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武市长前一段时间的日程安排。"
   "是这样。小丛,你去办一下。"
 
侦查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怀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