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长篇小说乐天故事其一作者老西米


  第一辑:盘根索源
  乐天故事,因影子的家乡,有一个乐天寨,寨子上的人,就称乐天人,干脆叫乐天,影子是乐天的后代。故事就从乐天人说起:有一位起义的山大王,据说杀人不眨眼,其实,他不乱杀人。实际上他粗中有细,往往在杀人之前,先要明查暗访一番。他一定要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善人、谁是孝子、谁是穷人,这些人他绝对不杀!。并给予不杀者门前挂上标志。什么标志?菖蒲和陈艾,是可以做药的野草。老百姓心肠好,知道这个秘密后,对自己的亲戚朋友和要好的乡亲,除了恶人以外,大家都互相转告。当听到在五月初五那一天,山大王要杀人了,都在自己的门前,挂上菖蒲和陈艾。到了那一天,山大王的队伍看见门前挂有两种作标志的野草,都远远地离开了。后来,每年这一天,老百姓都挂菖蒲和陈艾作纪念。这也是避灾难、防邪恶的意思…乐天的先祖就是这样留下来的!
  相传山大王,微服私访,不识昌州大山路径,误入迷魂岩。眼看天快黑了,再走不出峡谷?本事再大,也难在深山野岭,度过寒冷的夜晚。虽然山大王是英雄好汉,也难挡住野性十足的群狼袭击!山大王平时的威风,随着夜幕的降临,也不由自主地畏惧起来,反急出一身冷汗!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发现悬崖边,有位采药的青年。山大王发现了人,又恢复了平时的禀性。他大喊一声:"喂!小子。你不怕死吗?"洪钟般的声音,响沏整座山谷!"青年本能地吓了一跳!见是迷路的陌生人,很快恢复常态。心平静气地答:"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山大王纵步一跳,来到青年面前,并说:"山大王到处杀人,你还敢来采药?"答:"山大王杀恶人,不杀好人。"不过,先发制人地问:"大哥,你怎么来到迷魂岩?需要我帮忙吗?"山大王见青年衣衫单薄,眉清目秀,不像种田人,倒像一位姑娘。就善意地问:"你采药干什么?人都跑光了,给谁看病?"青年见迷路人,有不平凡的像貌:国字脸上,有一对神采奕奕的眼睛,配上浓黑的剑眉,显出一副英雄气派。加上下颌漆刷刷短须,与皂色衣服和短剑搭配,不像游民,到像侠客。青年不慌不忙,与来人答话。自我介绍种地兼做郎中。由于兵荒马乱,百姓逃走;剩下一位无人抚养的老婆婆,病卧在床,无衣无靠;在下单身一人,本想一走了之,见老人孤身一人可怜,才不忍心抛下她。山大王与青年边走边谈,不知不觉走出峡谷。临告别时,山大王指着青年背兜的昌蒲和陈艾说:"好小子,五月五那天,将这两种草挂在门口,可免去灾难。"……
  山大王为甚么要到处杀人,难道蜀地之人与他有不可戴天之仇?这有他的历史渊源。山大王有个拜把兄弟,他姓乐名福,是个大孝子。由于他被逼造反,救过山大王的命。非常重义气的山大王,对乐福必恭必敬。不仅很信任他,而且事事都顺着他。有一天,乐福向山大王提出,要回蜀地接老母,山大王应允。并挑选精兵名将为乐福保镖。乐福不同意,他的理由是,人多眼杂,会引起官府的注意,结果只带了一个随从小伙子。这小子姓西名天米,他是乐福的心腹。他们从湖广去到蜀地,早行晚宿,千里迢迢,吃尽苦头。他们乃造反之人,吃苦耐劳是他们的本色。经过两个多月的爬山涉水,餐风宿露,终于到达蜀地。多方打听,总算找到老母。乐福的老母已是耄耋之年,好在身体还算硬棒。乐福向老母禀明,要接她去湖广养老。尽管好说呆说,老母坚持甭愿意背境离乡去到异地。因此,很耽误了一些时光。但是,架甭住两个诚心诚意的子辈,轮番地劝说,受感动的老母才同意上路。
  乐福、西天米和老母。喊了一架滑竿,抬着老母,一行五人上路了。走第一天还算顺利。那知雇的滑竿中有一位抬工,是靠搬弄是非、向官府告密求生的无赖之徒。他不仅认识乐福,而且还知道乐福是谋反之人。如果去告了密,可以得一大笔尝钱。在能够发横财的驱使下,就在当日晚上,趁大家熟睡之际,溜出旅店门,去官府告了密。官府得到密报,惊愕非同小可。一面向上峰禀报;一面派兵捉拿乐福。由无赖之徒带路,前去缉拿反贼归案…乐福毕竟是吃造反饭之人,虽然奔走一天,也很困倦想睡觉。但是,睡觉之前,习惯捡查一遍。先看看老母,将老母安顿好后,又去看望抬工睡得怎么样?不看则已,一看大吃一惊!怎么少了一个?急问留下者缘由?他说:"溜走之人本是无赖,他听说你要雇滑竿,就约我合伙应酬了你。你是好人,我才告诉你实情。他欺你是生客,说甭定去地方官府密报,把你当反贼捉拿,他好得尝钱。"乐福听吧,本着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更甭可图侥幸的处事原则。立即喊醒西天米,背着老母,离开旅店,龟缩在旅舍附近的小山上,卧在树林中听动静。不一会儿,听到从远至近一遍狗吠的声音。只细观看,见一长串火把直奔旅舍而去。好险!要是不躲开,肯定出大事。三人只好坐等天明,也不敢雇滑竿了。去老乡家吃吧早饭,由乐福和西天米轮流背着老母上路。
  如果官府未缉拿到乐福,就息鼓收兵也罢了。那知上司得到乐福返乡的消息后,非要抓住不可。就兴师动众,派出大批兵马,会同地方军队,浩浩荡荡挨家挨户搜寻乐福。并通过官府向各州府县下通令,谁隐瞒隐藏反贼者,就杀谁的头。因此,造成不少无辜百姓冤死刀下。官府这一招,不仅苦了百姓,而且逼得乐福三人走投无路。走到那里,那里就有人喊捉拿反贼。可以说乐福等人,已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白天甭便行路,就改在晚上,晚上行路更难。主要是难辨别西东,每走儿步路,都得看看天上的北斗星。沿着方向走,速度慢极了,何况深丘陵峡谷多,崎岖险道多,筒直无法起步。经过连续几天的折腾,两条壮士已被拖得筋疲力尽。老母本是年迈之人,既饥寒交迫,又受惊吓,快散架的身子骨越来越弱。在大山沟中冷热失调,已生病了。怎么办?得拿定主意,想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才行。经两壮士商定,必须将老母安排在一个既安全又能生活的地方。如果寄放在茅屋小舍,一般多住的是胆小怕事的百姓,肯定不行。他们就是要收留,也无甚么吃的,生活难保。如果寄养在瓦房大院,一般多往的是富人,当然也不行。他们不仅甭会收留,而且也不放心。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与外界联系少、比较边辟、比较背静的清平人家。通过数天的查找,在一个大月亮的晚上,终于在昌州大山下,发现一座像似寺庙,又非是寺庙的民舍。它周围数十里无人烟,称得上独门独户。两壮士先将老母安放在一个背风的山洞。就使出侦察敌情的手段,轻脚轻手潜进民舍。他俩运用轻身功夫,纵身上房。只细观察了民舍全貌。这座四合院房屋,相当陈旧,房柱和墙壁都是木结构。正屋五间、两边厢房各三间、前排四间,中间是朝门。看得出该民舍,早年是富裕的猎户人家。从年久失修的状况看,现在住的人准是单身,暂时在此弃房里,栖身罢了。再窃看室内,家具陈设尚少,有的屋内根本没有东西,院坝是石块地板。坝中央有一位村姑,正借助月光在络丝线。不仅眼力不错,而且动作非常优美矫健。从环境看,整座民舍被绸密的竹林所包围,藏卧在大山脚下。就是有人路过,还以为是山中丛林。不容易发现此座民房。可以称得上是世外桃源。如果村姑是单身一人,把老母寄托给她,是最可靠、最安全、最甭愁生活的地方。就是偶尔被外人看见,还以为是劫后余生的母女俩,逃在此地来避难的。
  村姑正在聚精费神地络丝线,两个不速之客猛然而至,使村姑突然受到惊吓。看清二位不像强盗,很镇静地问:"两位哥哥深夜来此,有何贵干?"两壮土见村姑不卑不亢,反而感到惊呀?由于他们到此有事所求,就诚恳的直截了当地向村姑说明来意。村姑听后就爽快地说:"既然两位哥哥嘱托我要照料你们的老母,就说明信任我;何况你们遇到了麻烦。好!就这样定了,快去将老母接来。"大约两个时辰后,两壮士背着老母到来。姑娘已在她的卧室内,另外准备了一个铺位,被褥虽然是旧的,但是洗得很干净。姑娘快速敏捷的将老母扶持躺在床上,又端来才熬好的姜汤,亲手扶起老母喝下。老母咽下姜汤后,慢慢缓和过气来。就拉着乐福的手说:"儿啦!你遇到观士音菩萨了啊!"姑娘听到老母赞她,显得不好意思红了脸。她见两位壮士似乎有难言之隐,就以安慰的口气说:"请两位哥哥放心,我一个小女子,能在这荒山野岭安家落户,已将自己的安危、生死置之度外,有我在,老妈妈就在。二位哥哥放心,老妈妈寄放我处,十天半月甭在话下,就是一年两年长期与我为伴,我也当亲妈妈对待。你们要去办事,尽管去办好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乐福感动得不知说甚么才好,只好向姑娘不断地作揖:"姑娘,小妹妹,难为你了,只是我妈妈在病中,更给你添了麻烦。"姑娘忙说:"无防!无防!我略懂医术,要不了几天,定能将老妈妈的病治好。"两位壮士见室内放有甭少草药,当然放心了。乐福想趁机打听姑娘的姓氏。姑娘看出了壮士要向甚么,就坦率地说:"两位哥哥不问更好,但求记住我这莫名女和你的老母就行了。"乐福已看出姑娘有隐情,不告诉姓名是期盼他们快去快回。"临别时,乐福拿出一块金牌给姑娘。并嘱咐道:"姑娘你心眼好,我权当你是我妹妹。如果我们遇到不测,无法回来接老母的话,拜托你料理。如果今后你在此无法安生的话,就可按金牌上的地图,投奔乐天寨。"说毕,两人向姑娘和老母作揖告别。一闪身,纵步一跳,雀跃式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乐福无奈丢下老母,两人不分昼夜,快速返回湖广。不管路途多么艰险,大有:"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受堵冲关"之势。很快到达蜀地边境界处。那知惟一能通过的关口,被重兵把守。不像来时那样轻松好过。现在层层埋伏了弓箭手,乐福只注意了明的飞箭,却忽略了暗的乱箭。当他们利用轻功顺利闯过前两道关后,没有改变迂回战术去闯最后一关。当他们运用快速的轻功闯关时,躲过了敌阵的排排飞箭。离关口只有一步之遥。乐福二人就纵身一跃,也就在这时,敌阵的暗箭已射在他们身边。说时迟,那时快,当暗箭快接近他们时,乐福凭感觉,用手中的剑挡住了左边的飞箭;与此同时,他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右边的暗箭。结果乐福倒下了,西天米得救了。他趁敌阵换箭拉弓之际,背起乐福拼命闯过关去。也许敌方根本未发现有人闯关,反正没派兵追赶。西天米将乐福放进背山洞内,快速拔出乐福身上的箭。由于射中心脏,乐福未留下一句话就断气了。西天米安埋好同伴,只身回到了湖广…山大王听到救命恩人乐福受难的噩耗后,把他的肺都气炸了。他对蜀地官兵的所作所为,早抱有成见。找不到理由去理麻,现在拜把兄弟被蜀军杀害,找到了报仇这个理由。他立即下令,向蜀地进军。山大王所到之处,见官兵及其家属乱杀一通…吓得蜀军亡命溃逃。这种消息很快传遍整个蜀地。随着谣言四起,恐怖气氛笼罩各个角落,使百姓逃的逃难,病的病死,饿的俄死…许多人暴尸荒郊,无人收尸,任其腐烂。滋生细菌,传染瘟疫。白骨遍山遍野可见。这样一来,蜀地人口大大减少,有的地方人已绝迹。山大王本心是杀官兵,结果殃及百姓无辜罹难……
  再说村姑有老妈妈为伴,反而快活多了。许久不见壮士哥哥前来接走老妈妈,村姑也不在乎。老妈妈在姑娘精心调理下,病很快痊愈并康福得很好。姑娘与老妈妈经过一段时间的共同生话,互相建立起了感情。彼此通过交谈,各自都吐出了藏在心里的隐情。老妈妈说:"闺女,我猜度你是我们乐氏女儿,这儿也不是你的家;乐福在临走时,嘱咐我要认你这个妹妹。"姑娘说:"我没猜错的活,你是我到处在找的二婶。自从官府把我父母迫害死后,我只好跟随乳娘,去她家凤呜山,相依为命十余年。乳娘也是苦命,其丈夫死于战乱,遗腹子夭折,孤身一人。我母亲留她带我,我是吃她的奶长大的。"二婶喜出望外。"你一定是玉槐儿,听说你习了一身好武艺,只身可敌几十人。"姑娘说:"我正是乐玉槐,将门之后嘛!玩棒使抢家传吧了。不然,我敢在这荒山野岭中生活!"正谈话之间,听到朝门有敲打之声,好像来了不少人,乐玉槐去开门,原来是壮士哥哥西天米,带着大队人马来此。随队来的山大王急于要见乐福的老母。福母误认为福儿来了,想前去迎接。山大王双膝跪地:"母亲大人辛苦了,福弟遇难,我代福弟前来接老母。"福母听说福儿遇难,还未认清山大王是甚么摸样,就昏过去了。乐玉槐立即扶住二婶落座,并招呼大家找座位休息。山大王见乐玉槐面熟,突然醒悟说:"啊!是你。前次见你是小子!今天却变成姑娘了。"乐玉槐大器地说:"那有女子上悬岩绝壁采药的嘛!何况抛头露面穿男儿装方便些。"山大王惊奇地说:"太巧了,托你照料的老人就是福弟的母亲,变成自家人了嘛!当福弟向我提出,要回蜀地接老母。他前脚一走,我不放心,就带了一支轻骑部队,后脚跟上。可是到了乐福的老家,却见不到乐福的影子。当时听百姓说,官府在各州府县抓反贼,误杀很多百姓。我为了惩罚官府,才微服私访,幸亏你在山中指路。掌握那些恶人的罪行后,杀了过痛快。由于带的人马不多,吃亏不划算,就火速拉起队伍回到湖广。官兵为了追杀我们,派重兵直追到蜀地边境界。乐福弟和西天米冲关,就是碰到了这支重兵。乐福弟他虽然牺牲了,但是我带兵又杀回蜀地,为乐福弟报了仇。
  山大王要乐玉槐和福母跟队伍一起走,乐玉槐不同意:"大王乃戎马之人,又要干惊天动地的大事。如果带上我们母女俩,岂不是成了累赘?何况二婶年老多病,那能经得起行军路上的大颠簸!要是大王同意的话,我们母女就在这深山老林,继续调养。"二婶想:一则,福儿已死,跟着部队无意义;二则,跟着去,不习惯军营生话怎么办?老人家理所当然不愿意去奔波。山大王本想替乐福行孝,见福母和乐玉槐不愿跟他们去,也犹豫起来。就望着大家征求意见:忽然发现西天米和乐玉槐站在一起,是理想的一对。于是有了主意。就再次向福母跪拜说:"母亲大人在上,孩儿是乐福之兄,乐福遭难,理当由孩儿对母亲行孝。母亲不愿意过军营生活,只好听凭母亲发落;母亲乃年迈之人,由玉槐妹子一人服侍,恐怕难于应酬。孩儿特派西天米留下,便于协助玉槐妹子料理事务,你看意下如何?"西天米听到这一决定,无不喜出望外;一则终于能和早就青睐的玉槐妹妹在一起生活,二则自己的六位弟兄都因湖广大迁移来到蜀地。观察乐玉槐有喜颜悦色的神态,就附和山大王,也跪在福母面前请求说:"母亲大人,我虽然是湖广人,但是福兄和我情同手足。何况我这条命还是福兄用身子,挡住暗箭救下来的。他为我牺牲了,理当由我服侍母亲,替他行孝。如果你不答应,我怎么对得起福兄?而且一辈子也难安心呐!"乐玉槐也说:"二婶,就按大王的意思办吧!反正我们母女也用得着米哥哥支撑门面。"在这种情况下。福母和乐玉槐把山大王和西天米扶起来。这宗代子行孝的义举,终于圆满了结。
  山大王走后,乐玉槐和西天米重新安排了生活。两人商量,将乳娘接来同住。反正从四合院去凤呜山,去来都尚方便。乳娘二婶相聚,使她们有了伙伴。乳娘比二婶小些,就姐妹相称。从此,四口人四个姓,组成的家庭,在一起生活,还过得非常融洽,自由自在。这个特殊家庭,自然由乐玉槐主持。除山大王留下一些银两外,还有两位年青人赚来一些零钱,平时家用。乐玉槐运用祖传留下的络丝线的手艺,制作出各色各样的丝线,由西天米挑起货郎担,到山外平坝地带,走村串户,既推销丝线,又卖杂货,颇有一些收入。并在山外买回一些日用品。加上两位老妈妈,在四合院周围种了一些瓜果小菜,还喂了一些鸡鸭,生活过得挺不错…当居家诸事安排停妥后,才想起乐福哥哥送给她的金牌。此牌:纯金制造,三寸长、一寸宽、五分厚。正面刻有地图,背面刻有诗句。诗句和地图很小很细,一般人不仅难看清,而且也不认识。乐玉槐乃络丝线之人,有一双好眼睛。可以看清头发丝十分之一的蚕丝,当然能看清金牌上的地图和篆字体的微型小诗。乐玉槐小时候读的书多,见过不同的字体。但见诗句是:"乐西宗祧,寓意寨校,乐土天行,世代兴盛。"看吧细想:是否乐家与西家有千里之缘或者是天意。再看地图,标有:"乐天寨",位蜀北,深丘陵,方圆八百里,盛产:沙金、煤炭、玉米、红薯、水稻、桑树…难道这是今后的归宿?乐福哥临别时也嘱咐过,遇到困难和困境去找"乐天寨"。这块土地在何方?有什么证据属乐家?眼前的日子还过得去,今后命运如何?顺其自然吧!
  山大王没有站地为王的打算,驻扎一个地方,多者一年,少则数月,喜欢到处游动。谁惹到他,准设好果子吃。他的死对头,仍然是官府。他在蜀北驻的时间很短,这遍地方由于死的人太多,到处都荒凉。从湖广被绑来填蜀地的民众,都是白手起家,各自开荒种地,居家设备筒单,艰辛度日…想一年半载改变局面,是不可能的。山大王没有闲心管这些老百姓的休养生息。只顾拉队伍窜走别处。后来如何?在音信难通的时代,不知山大王的队伍消失在何时何地?让有条件的后辈儿孙去追根溯源吧!
  乐玉槐在昌州大山下,几乎与世隔绝。要置办家用物件,必须爬山越岭去山外购买。好在生活在大山中,少受战乱干扰。暂时能自由自在生活。当时官府还无暇管理荒山野岭,更何况山高皇帝远,政府的权力还无可奈何。不过,好吃懒做的恶势力,无处不存在。三五成群的恶棍,往往结伙为匪,无时不骚扰百姓。乐玉槐除主持家务外,并未忘记调制祖传秘方中草药。因差儿味草药,她只身去山上寻找。为了方便,仍然女扮男装。碰巧遇上土匪。本来在山上土匪碰上采药的山民是寻常事。河水不犯井水,各做各的事吧了。偏偏其中一个土匪,看中了乐玉槐身上的衣服。他与同伙对上暗号,突然哨声一响,群匪齐向乐玉槐扑去。说时迟,那时快。乐玉槐使出隐身术,只一闪甭见踪影。群匪都感到奇怪!二十双眼睛明明看见快到手的猎物,瞬时不见了。只听到像是女子的声音:"众位江湖大哥,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甚么向我下毒手?"土匪齐刷刷盯着发话的地方,站着的山民,原来是一位姑娘。可以想象得出,土匪们那见得女色。顿时淫威大发,一个个伸出贪欲的赃手,直冲乐玉槐。都想第一个址掉她的衣裤,好痛快施暴一番。且见一群色狼猛扑过去,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碰撞声。淫棍们一个个像似碰撞到在铜墙铁壁上,都头破血流倒了满地。英姿飒爽的乐玉槐,却站在原地动都未动。又一奇迹使土匪吃了苦头。过了一阵土匪陆续苏醒,看到远去的姑娘的背影,还以为碰到了神女。带着余悸的心情,歪歪倒倒的从地上爬起来,悻悻地离开了这座大山。
  乐玉槐这两招是她多年苦练,乐天功夫的绝招。平时无机会展示,今日土匪们话该倒霉碰上。第一招"隐身术",是乐玉槐依据轻功速度快的特点,穿上她自己设计的衣服起的作用。她制作的衣服和别人的衣服并无差别,只是面料是她用丝麻线,按径纬线搭配织出凹凸不平的纹路,在不同光线下晃动旋转,产生肉眼看不见的效果。当他穿上这种衣服后,使出轻功,在空中快速旋转,衣服光和自然光融为一体时,产生看不见的现象,别具一格的隐身术就成了。第二招冲击功,是乐玉槐住进四合院后,感到森林的空气特别新鲜,她吸进肺俯后呼出时,产生了冲击力量,她就使劲吸气,装满了肚腹,气流通过丹田,产生更大的冲击力。她有意识吸气,运动到体内各器关,然后猛力反压出体外,产生了强大的反冲力,也起排堵的力量。正确使用冲击功,是站在有利的位置,猛吸一口气,利用气功,对准袭击对象,使用内功的反冲力,突然猛力向外压气,就会产生强大的、鱼雷贯耳的冲击力。如果是晚上,她发功时,还可看见全身闪闪射出的兰光。谁碰到这种兰光,会发出雷击般的响声。这就是冲击功。乐玉槐战胜土匪后,采齐需要的几种草药,迅速返家。当她回到四合院,见两位妈妈安闲地坐在燕窝厅内摆龙门阵,西天米在院坝中劈木柴,就准备进里屋。他看见她的打扮,诙谐地说:"啊!漂亮妹妹变成了俊哥哥了;累了吧!快坐下休息一会。"乐玉槐在米哥面前现了洋像,不好意思地说:"米哥,请别见笑!多亏这身打扮,才打败了二十名土匪。"西天米只知道乐玉槐有胆量,不知道有武劝。二婶听到兄妹俩在谈打土匪的事,插话说:"米儿,你有所不知,玉槐不仅继承了乐氏家族的武功,而且,她自己还苦练出隐身术和冲击功。她穿上自制的衣服,运用旋转的轻功,可以隐身;她练的气功也特别,发功时候威力很大,会产生闪电雷击的响声,数十人无法拢她的身边。"西天米本来是使抢弄棒之人,听到玉槐妹不仅有武功,而且有绝招,非亲眼看看,才会吧休!乐玉槐本是外刚内柔似的女子,碍不过情面,只好谦虚地说:"米哥,请勿见笑,我就显丑了。"活音刚完,只见乐玉槐全身发出闪闪的兰光,冲击波刷刷向四方冲射。只听到轰的一声响,堆在院坝中的大堆木柴,瞬时甭见。西天米暗想:幸好自己站在二婶身边,不然也会被冲击波冲向天空。等回过神后,却不见乐玉槐那儿去了。正东张西望时,乐玉槐在屋顶大声说:"我在这儿。"西天米惊奇万分,感慨地说:"跟来无踪迹去无影的妹妹生活在一起,像遇到了神仙。"乐玉槐纵身一跃,轻脚轻手站在院坝中,笑嘻嘻地说:"我不是神仙,我是人。"话毕,进屋更衣去了。两个妈妈见米儿赞扬槐儿,互相递眼色,不约而同想到他们的婚事。两老商议:趁今天日子好,八月十五,天赐的良缘。就定在今天。意见统一后,立即将西天米和乐玉槐叫出来,令两人双双跪下,他俩你看我,我看你,甭知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六感观告诉他们,准是好事。二老见他们莫明其妙的样子,反觉得好笑。自然由二婶宣布:"米儿,槐儿,今天是中秋节,也是团圆节。由我们两位妈妈做主,今晚你们结婚吧!我们看到,你俩早就情投意合,快去准备吧!等会儿拜堂。"乳娘补充说:"从今天起,你俩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和和睦睦,恩恩爱爱,白头偕老。"乐玉槐、西天米两个欢天喜地高兴万分。当晚按传统仪式,红男绿女,红冠霞披。西天米头戴红冠,身着红袍;乐玉槐头戴凤冠,身穿白绸衣裙,配上绿色披肩。一对新人在昌州大山中出现了。新郎从乳娘手中接过搭红盖头的新娘,由二婶扶着,走进堂厅。同拜天地、同拜祖宗、同拜高堂、夫妻对拜、同入洞房。虽然无宾客,但是有两位妈妈主婚,比起野合,更胜一筹。痴男情女结合,恩爱情景缠蜷备至。平时兄妹相称,互相尊重,爱恋之情藏在心里。成了夫妻,两性平等,很自然的会把平时蕴藏的恋情通通地释放出来。他俩来不及宽衣解带,就拥抱起来,又亲吻又抚摸,滚住一团。尽情享受肌肤之情、磨擦之恋,获得两性执著爱的真蒂。俩,你瞄着我,我瞄着你。新郎抱着新娘在新房内旋转,她闭着眼让他尽情地玩耍。玩着!玩着!就钻进纹帐里去了…他们暂时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蜀地遭杀戮的惨景,忘记了在昌州山下的荒凉,总之,忘了整个世界。只有两人存在,只有贴在一起的两颗心在跳动。只有今生今世,只有此时此刻,只有两唇相融,只有新郎新娘呈庆在温柔美满之中……
 
侦查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乐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