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长篇小说乐天故事其五作者老西米


  西钱沛成年以后,父母为他成家立业,拿出了看家本事。第一流的儿子,能当上教书先生,是为乐天家立的上等业。既然业立得好,那么成家就不能马虎了。也就是说,要为西钱沛找一门好媳妇。功夫不付有心人,由于陈汝敏人缘好,居然有人在谭家寨,物色到一位百里挑一的好女子,她的名字叫谭传俏。是寨主的女儿。从小就喜欢读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仅读过四书五经,而且古书传记也看得不少。能背诵李白、杜甫的许多诗句;尤其对李清照的词最感兴趣…奈何终归是个乡村女子,学问再好再多,也难上台面。不可能抛头露面,只能抱屈饮恨待聘。正想找个婆家,巧遇为西钱沛提亲的人到来。乡间媒婆运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横说竖说,戏称西钱沛是乐天寨,寨主的长子;精通四书五经,为人忠厚善良,在莲花寺任教书先生;是百里挑一的、英俊盖世的难得的白马王子。谭传俏冷却的心,被天花乱醉的语言所打动。不过,她很成熟,坚持要看人。媒婆马上表示,看人不成向题…看人是最简单、最实在的办法。就由媒婆通知西钱沛去谭家寨串门,谭传俏小姐站在通客厅的任何门帘后,就能将被看的人看个正着。西钱沛是一位上得台面的青年,国字型的脸,配上匀称的黑眉毛、和善的双眼,加上鼻高口方,给人一种难忘的印象。身材五大三粗,穿着时兴的天蓝色长衫,戴上顶子帽,显出一付诗文书生像;结合他的言淡举止,又落落大力,使长时间与世隔绝、很少离过寨子的闺阁女子,咋一见到这样高雅的男俊哥,已足够大饱眼福了。何况待嫁女子,有一种说不清的盲目感…总之,未费多少口舌,谭家寨就通知合八字了…乐天家与谭家寨交换男女庚帖后,男方请算命先生测八字,八字先生瞎滴沽了一阵,不外乎:子丑寅卯,好事全靠凑巧;闭着眼睛算了半天,最后说:"金木水火土,离不开泥巴补…火克木、水克火;公子属金,小姐属土,金子藏于土中,不露形迹,土中有金子存在,自然就高贵。如果公子娶了小姐,肯定走好运。"云云!乐得不识字的陈汝敏,说有好高兴,就有好高兴。当母亲的双手捧着已合好的庚帖,放在胸口处,祝福了又祝福。才通知媒婆传信过去,不用赘述。…谭家寨接到合好的八字,同样欣喜若狂。长话短说,两家老人都同意。既然八字相合,门户又相当,何不趁热打铁,顺着双方都在兴头上,将喜事办了,也完成首庄儿女的终身大事。与其说谭传俏小姐想快点出嫁;还不如说是西钱沛公子,想急于得到天仙般的妻子。女方准备嫁妆;男方准备彩礼。真是忙得不亦乐乎!加上女方是独生女出嫁;男方是长子娶亲,都是双方第一个给儿女办喜事。可以说两个寨子都全力以赴,必须办好这场大喜事。
  一切准备就绪,按风俗,男方要选定结婚的日子。西应康专程去县城,找了一位赛神仙的测字先生。他接过"金庚"、"土帖"进行一一测算,选了两个黄道吉日:一个是四月初八;另一个是五月初五。前者的解词为:"金土相配,四面生辉,夫妻对舞,八方钦佩。" 映在四和八字上,按顺序排列,即四月初八。后者的解词为:"男金庚合女润土,时运转到五月五,万马奔腾是先风,富贵长寿齐并举。"映在五和五上,按顺序排列,即五月初五。女方接到选定的两个日子,也费了一番功夫,找人核实测算。被找的测字先生,不仅能见风使舵,而且能迎合需求者心思,随口趋议四言八句。他装模作样推算了一番,为了不扫两方的兴致,敲定五月初五最佳。并不失职业本性,也讲了几句:"金木水火土,万物天地处。沛俏如春风,迎合五月五。丁茂使人爱,力量赛猛虎。五五是端午,五子登旺户。"测字先生又道:"为什幺选单不选双?一般人都选双。这要因人而异了!选四月初八,是双日子。按金与土结合,是可以的。但是,从两人的八字看:公子有"才"、小姐带"娇",俗话说:"才配娇,碰到官吏难折腰。"他俩都不愿低三下四,都不会向别人低头。何况四月初八是佛祖释迦牟尼的生日,那个敢冒犯佛祖?而且民谣曰:"佛生四月八,毛虫今日嫁,嫁到青山外,永世不回家。"说穿了,佛祖的生日,是不允许,任何魍魉妖魔在他身边,必须送起走。故四月初八是送瘟神的日子。寨主一听,当然选定五月初五了啊!
  结婚的日子终于到了,凡木器和涉及到大件的嫁妆,在迎亲头一天,先派人搬运安好。好在乐天寨与谭家寨不远,最多二十里。乡亲们为了早完成搬运和安装任务,凌晨吃好早饭,半上午就到了谭家。嫁妆毕竟是谭传俏亲自设计的,都做得很考究:梨木雕花宁波床、樟木拒、樟木箱、柏木写字台、檀木雕龙椅、桂木镶嵌穿衣镜、红木大澡盆…都用枣红土漆精制而成。当日下午全部抬到男家,晚饭前,全部安放就绪。为了避免正婚日期的混乱,迎亲队伍在头一天就到了谭家。最醒目是一长串彩礼,十八个包杠、三十六架抬盒,里面摆设的礼品,件件不一样。最突出的礼品,是领头礼品,由四个彪形大汉,抬的一头被刨光洗净、白胖胖的、肥遛遛的大肥猪,它头戴大红绸扎的大红花,卧在包杠中,非常神气,象征富贵堂皇。其余礼品,不外乎是一些米面粮油,绫罗绸缎花里古俏,布衣帕巾,红红绿绿,五彩缤纷…离不开五颜六色,喜气洋洋。反正使人看了眉开眼笑、喜容满面就行了。迎亲队伍提前去到新娘家,决不是白住,为的是朝奉女方娘家的门庭。因此,锣鼓队、唢呐队,在晚饭后,要三打三吹,把气氛搞得热热闹闹。先是坐歌堂;紧接着是新姑娘哭嫁歌,每哭一曲,乐队就打奏一曲。出嫁歌由新姑娘自编自演,按家中亲人顺序哭下去。一般是从哭母亲开始,开场腔调和歌词都很动人。不信请听听:"请声啦!妈呀!我的呀!娘哟!女儿啦出嫁呀!娘心啦!疼哩…从母亲一月怀胎到十月临盆分娩,所起的反映变化,吃尽辛苦。儿在娘的肚中吸血变成人,给母亲造成的创痛,儿怎能忘。挨次点到哭完,使听的人无不受教育…都在心中表示,要好好孝敬娘。新姑娘哭父亲要短得多,赞父亲养家糊口、操心劳苦,从养育女儿长大、教女儿尊老爱幼、求知学艺为止;至于哭其它亲友,因人而异;在哭近亲时,譬如婆婆爷爷、外婆外公、叔叔伯伯、姑姑舅舅…按在世与去世,见景生情哭儿声。众多亲戚选择哭到!谭传俏是有知识的,她讲究礼节编词哭嫁,都恰当好处。越哭越生动、使听的人感到是肺腑之声,永远不会忘。迎亲主脚西钱沛,听哭嫁歌最虔诚,身临其景,如同是本人在哭,谭传俏哭了半夜,西钱沛也陪着激动到半夜。可见对新姑娘爱之深切!
  第二天一早,吃吧花宴酒,就锣鼓喧天,鞭炮齐呜,唢呐吹奏起程曲。发亲时刻,又是一番情景。举行了隆重的发亲仪式,如花似玉的娇女儿,要离开呵护、抚育自己的父母了;虽然不是生离死别,但是要到另一个新的家庭中去,本是血肉相连的亲人,那种难分难舍的离别之情,谁也呈受不了…随着轿门的关闭,谭传俏就告别了姑娘时代…迎亲队伍像一条五彩缤纷的花龙!喜锣唢呐队在前;凉伞、彩旗簇拥着在中间的花轿;抬盒包杠队在后。整个迎亲队伍,被无意识地装裱得红红绿绿、花里古稀,使沿途看热闹的乡亲,大饱了眼福。随着包锣领呜,报喜的大锣应声。敲三下,应三下;敲一下,应一下…与不断吹奏喜气洋洋的唢呐声,在山峪中优扬飘向四方…正中午,迎亲队伍回到芭蕉湾。轿子到了朝门口,按风俗,是轿夫要彩钱的时候了。只见轿夫抬着新娘子,既不放下,也不前进!这时知趣的新郎,赶快散喜钱。轿夫要够彩钱后,才抬轿进朝门。喜钱不仅仅只散给轿夫,其它打凉伞的、打彩旗的,以及吹鼓手,人人有份。只不过由主婚人代发吧了!散喜钱虽然是俗套,但是,如果新郎平时人缘好,在这种大喜的日子里,很容易过关。如果平时人缘处得差,遇到喜庆日子,帮忙的人,就会借机刁难,以示惩罚。西钱沛平时为人最好,对众乡亲很讲礼数。故在结婚这一天,轿夫只象征性要了一点喜钱,就高高兴兴地送新娘进朝门了…当花轿抬进院坝落轿时,新郎得提前进堂屋,面对正壁向祖宗祈祷,要虔诚对新娘别无二心。做好迎接新娘的思想准备。新娘出轿前,要平心静气,自己整理好着装,搭好盖头…伴娘搀扶新娘出轿后,帮肋新娘扫清前进中的障碍。这时新娘要看清道路,耳听八方。尽管出轿到堂屋只十来步远,但是,要过火焰山和扫帚关:即跨过火堆,免去灾难;踢开簸箕扫帚,免去家务劳累之苦。新郎从伴娘手中接过新娘,两人并排站着。由主婚人指挥,举行拜天地、拜祖宗、拜高堂和夫妻对拜的仪式。…进洞房后,并未完,众兄弟姐妹还要新郎和新娘喝交杯酒。最后,新娘才得落座。尽管是千遍一律,可是结婚仪式仍然是年青人,从中学经验和实习的好机会。这种场合,一般都不居小礼,可获得精神亢奋。当新娘能坐下休息时,新郎得出洞房应酬客人。结婚是好事,但是结婚最累最苦。尤其新娘,头几天要礼节性哭嫁,结婚头一天必须不吃不喝。免得进洞房后,东张西望,忙着急于找便桶或跑茅房。都知道水火不容情!但是,忙着方便的着急状态,是得不到喜庆场合的欢迎的。有母亲的新娘好一点,为了闺女出阁那一天不产生饥饿感,就悄悄煮两个熟鸡蛋,放在荷包内,在乘轿途中吃下。可以想象得出,当新娘有何等之难。因为新娘从早晨上轿,到下轿拜堂,进入洞房。都是在人们的观赏下度过、被人说长论短,甚至受人推拉嬉笑任意摆布;直到晚上闹房也难于招架。碰到婆子妈好的,还会出面赶走闹房人,才得关门休息。睡觉时也得注意,还有兄弟姐妹听房。能听到新郎、新娘说话和亲热的嬉笑声最带劲;据说能听到新房中新郎新娘做那种事,发出的异样声音,更会走好运。只细想想:如果新娘在结婚一整天中,在众多的、川流不息的,客人面前,忙着去屙屎撒尿,起不大刹风景。如果排开闹房人和听房人不说,只有新郎和新娘两口子的时候,新郎会有什么花样,新娘怎样应付?在传统社会里,只是心会不能言传。按乡下人说:反正扯草草塞巴笼,是好事。谭传俏和西钱沛愉快地度过了蜜月,小俩口的恩爱程度,可以用如胶似泥来形容。谁也离甭开谁!他俩都懂一些古代诗词,互相用诗词表达各自爱慕对方的依恋之情。在母亲陈汝敏看来,儿子媳妇怎幺啦?总是咬文嚼字!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表情看,就知道是一对恩爱夫妻。作为母亲婆婆娘,更要千方想法煮好饭菜,让小俩口在生活上过得满意。陈汝敏不像其它当婆婆娘的,只要媳妇刚过门,就用三从四德的紧箍咒控制媳妇;而是把谭传俏当自己的闺女看待。谭传俏是精灵女子,过门后很注意自己的言行,对夫家的人很注意礼节。有些事不能像在娘家那样任性,处处以尊重的口气对待婆婆;总是婆母前婆母后地征求意见。尤其在单独办事的时候,无论做得好坏,事后都要向婆婆说请楚。乐得陈汝敏甭知在西应康面前夸过多少遍。真是称心如意的好媳妇呀!谭传俏对两个弟弟像亲姐姐,对亲弟弟那样亲热。总是以弟弟的不同性格和爱好,去关心他们。使他们感受到在家庭的手足之情,是如此的亲密无间。自从谭传俏进四合院那一天起,她就把欢乐带进了这个家。使芭蕉湾的家园,又变成了乐天家园了。谭传俏审时度势,包括对西钱沛家境的观察。乐天寨并不如媒婆说得那样富裕,公爹也没有寨主的气派。真正名符其实的寨主,应该是神采奕奕,有一定势力。再说四合院,只像农家院,不像寨主住的住所。如果谭传俏自己没有主见,像一般民间女子那样,只要一发现有诈,就会大吵大闹。而谭传俏不是那种无含蓄的人,她只细揣摸,观察分析:以乐天家人员看,在为人处事上有大家子的气度;从生活条件看,是自给自足,勤劳治家,靠共同奋斗的殷实户;从文化素质看,公爹和西钱沛不用说,是有文化修养的。婆母显然无文化,但是她的善良美德,高过其它有文化的妇女。两个弟弟有一些文化,没有村夫野汉的恶习,倒像斯斯文文的书生。总的来说,比想象的要差很大节。要了知究竟?待进一步观察后再说。农家人要想找个摆龙门阵的机会,相当容易。择一个星光灿烂、月儿明亮的晚上。趁在院坝乘凉的机会,谭传俏巧妙的将话题引到乐天人的家史上。西钱沛是明白人,早想把家史向娇妻倾诉一下。他从乐天人是武术世家谈起,蜀地遭浩劫,西乐联姻,重建乐天寨,虽然将方圆八百里的版图缩小到方圆十里,但是,很繁荣富强。"自从爷爷婆婆死于霍乱症后,乐天寨被收归国有。父亲在外做小生意,侥幸躲过瘟疫,但是,忙于回家强渡洪水过江,翻船落水,被打鱼维生的母亲救起。官府为了掩人耳目,就将芭蕉湾小股田土划给乐天寨后代栖身。父母在无援的情况下,才建起了现在的家园。" 谭传俏是通情达礼的人,听后很受感动,并理解地说:"沛君,我们乐天人不是等闲之辈,累遭官府迫害;又遭瘟疫袭击。经过那么多挫折,仍然顽强地站起来了。难怪你全家人,都那么善良!那样勤劳治家。我和你是有缘才结合在一起,肯定我们的家,还会兴旺起来的。我娘家的生活,从目前看,还算不错。但是,很难预料,今后会不会发生意外。倒不如目前我们的家,靠自给自足,靠勤劳实干,生活起来也实在。"小俩口叽叽咕咕谈了大半夜,婆婆生怕媳妇夜深着凉和劳累,就催俩进屋歇息。
  有些事说邪乎就是邪乎,谭传俏说过,有些事难预料,才几天嘛!谁能预料?她的娘家人,传来噩耗,说谭家寨遭到灭顶之灾。一伙土匪强盗,不仅将谭家寨抢劫净光,还在混乱之中杀死寨主和夫人。谭传俏听吧!像似被五雷炸顶一样,顿时昏厥过去!不省人事。西钱沛略懂一点救护知识,先把病人平放躺着,伸手卡住人中,再用湿毛巾贴在额头上,陈汝敏婆母,又端来了冰糖开水,在嘴角灌了两勺糖水…谭传俏本来是健康人,在没有思想设防的情况下,突然受到强刺激,由于热血冲脑,一时昏迷。换上其它人,也是经受不起沉重打击的。经凉毛巾冷敷,很快:"妈呀!"一声,醒过来了。立即又喝了几口糖水,完全清醒过来了。她拉着西钱沛:"哇!"大哭起来。婆母陈汝敏、公爹西应康,是经历过类式打击的人。等谭传俏把聚集在心中的哀怨哭喊释放出来后,婆母劝导:"传俏儿,已到了这步田地!甭要太悲伤了;你要打起精神,赶快和西钱沛去料理亲家的后事,才是正理。"西钱沛将谭传俏抱在怀里,也安慰说:"听母亲的话,振作起来,你快准备一下;吃了午饭、我们下午就去谭家寨;我还要找几位弟兄,一道去,便于帮忙处理后事。"谭传俏已收泪,又听婆母交待了几句…她强打精神,带了一些生活用品。糊乱吃了几口饭,准备上路。西钱沛带了二十余个习武的人,谭传俏乘上滑竿,悲哀忧怒地去办丧事…谭家寨二十来户人家,除谭家寨主一家人遭劫难而外,其它人家安然无恙。谭传俏扑倒在母亲的遗体上痛哭,谭家里里外外一遍狼藉。不仅家中一切细软物件没有了,而且所有木器箱箱柜子等家具,被本家当绝户挑选走了许多。更有甚者,谭家寨主辛辛苦苦置下的产业,一百五十挑田土,也被谭传俏的二叔和三叔,各分一半。还大言不愧地说:"谭传俏是嫁出门的女,泼出门的水,已不属谭家的人了,田地产当然无她的份。"谭传俏早有预感,她多少有些思想准备;过多责备命苦,也不顶用。婆家那样大的产业和家产,都被强人抢夺去。何况自己是女人之辈,也无法对他们怎幺样!她想到这里,反而坚强起来。不哭不闹,很冷静地用心思处理父母的后事,以免西钱沛为她家的后事吃亏。就再三嘱咐西钱沛不要过问财产遭劫的事,只要求两位叔叔将父母的后办好就行了…西钱沛对两位叔叔已了解一、二,他们的无理举动,是早有预谋的。如果与他们计较,不仅办不好后事,还反而受损失和受伤害。他们既然强占了田产,肯定与强盗、官府有勾结。现在谭传俏已冷静下来,已看清楚两位叔叔夺产霸财的嘴脸。做出了只要求两位叔叔办好后事就行了。西钱沛认为,谭传俏作的决定是对的。就理直气壮去找谭家夺产人办丧事。西钱沛想好对策后,就约二位叔叔在厅屋议事。对方如约而来,西钱沛有礼节地说:"二叔、三叔,岳父岳母身遭不幸!你们兄弟一场,肯定很悲愤;谭传俏说了,二位叔叔怕田土荒废了,就去耕种吧!她不需要田产。不过,当务之急是给你们的哥嫂办后事。只是我们突然接到噩耗,来不及备办银两…我打算让岳父岳母,早日得到安息;特向二位叔叔借些银两,办完后事后,立即还你们。"两位叔叔占了田产,生怕谭传俏不依教;现听到谭传俏不要田产,其它什幺事都好商量。他两交换了一下眼神,由二叔出面说:"贤婿放心,我们自己的亲哥哥、亲嫂子,不会让他们露尸家中的,只是等令妹下活。她已表态,我们就放心了。料理后事是我们的事,你们看着办就行了。不会要你们还钱的。"三叔也跟着附和。就这样,二位叔叔去处理后事去了。当然,他们还互相庆幸:一怕谭传俏吵闹;二怕西钱沛带的二十多位武士。现在花点钱安埋哥嫂值得,真想不到占绝户,那么容易!
  谭家寨出这场家毁人亡的大事,轰动了周围众百姓。都以同情和愤怒的心情,帮助清理东西和处理后事。只花了两三天时间,两付新做的满寸底的拍木棺材完工了,还上了黑漆。一些得过谭家寨主恩惠的乡亲,别的忙帮不上,但是,在办理后事的过程中,尽量做周到些、办好些。反正出钱的人是搞阴谋夺田产的人。可是,地方保甲和牌长,得到报案后,只随便派了几人,来问了一些情况后,就再无消息了;既不理麻,也不露面。如果去追问,官府会堂而皇之地说:国家大事那么忙,无嫌功夫去查那些土匪骚扰百姓的小事!谭传俏在父母入棺时,哭得死去活来,悲痛欲绝,本家女眷看到这种情景,无不掩面哭泣。下葬后,谭家寨 主及其夫人的后事宣告结束。
  谭传俏经过这次打击后,好像变了个人是的。娇小姐的刁钻古怪脾气没有了。每天只知道帮助婆母烧饭、络丝、种小菜和饲养家禽。完全脱掉了大家闺秀那种,矫揉造作的大模大样作风。倒像农家媳妇那样,心安理得地过日子。陈汝敏很理解媳妇的心情,经常劝媳妇想开些,用她亲身的经历作开导说:"我父母双亡后,孤身一人,栖身江边,捕鱼维生,生活非常清苦,无人过问。我仍抱着有希望的想法,一天天地活下去。最后碰上你公爹,才有今天。"谭传俏平静地说:"婆母放心,我的过去已一去不复返,让它跟随家父家母去安息吧!我要从新做人,你就是我的亲母亲。当媳妇的,是在学母亲的毅力。平时越帮助母亲多做点事,心中的悲哀情绪越能排得出来。也觉得日子好过点!"婆婆听媳妇说得真切,忙劝解道:"其实就是怕你把怨气埋在心里,那样会怄起病的。"谭传俏坦白地说:"不!我真的越做事,心情也越感到舒服些。"婆媳俩你一言,我两句,说东道西,边做事边拉家常。天天复天天,周而复始做家务,父母惨死的阴影,也慢慢在谭传俏的脑海中淡化了。日子过得很快,随着时间的流逝,谭传俏也完完全全变成农家妇女了。她能看淡以前的风光,才能创造后事的辉煌。
  几度波折几度兴,乐天家又过着平静的生活。西钱沛仍然在莲花寺教书;西钱然已成人,在农闲暇之时,忙着物色对象,找媒婆四处活动;西钱剩甭忘父业,白天去捕鱼,晚上练武功。没隔好久,甲长通知剩九去后龙城比武,被县总干看中,当了总千的勤务兵…这时的谭传俏,已成了抱儿子的年轻母亲。接着又生了第二胎,仍是儿子。长子乳名龙儿,次子乳名凤儿。可惜第三次怀孕,本来是双生女,刚出生都夭折了。追其原因?是劳累过度造成。因西钱然结婚是谭传俏一手操办的,过早动了胎气。加上西钱剩从事军务活动受伤,送回家休养。农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当嫂子的对小叔子养病要特别照护,身怀双胞胎的谭传俏,大起肚子本来甭方便,还是大小事争着干,结果造成早产。丢了双生女!全家人心中都感到甭是滋味。乐天家女客太少,很喜欢女孩。一丢就是两个,太可惜了。尤其婆婆陈汝敏更是内疚万分。长话短说,谭传俏后来生了第四胎、第五胎和第六胎。后三胎都是男孩。加上一二胎,共五个男孩。应了结婚时选日子,选在五月五,五子登旺户的说法。都知道是猜命先生在瞎说,现在成了美好的瞎说。既然是五个儿子,就由西钱沛慎重其事请爷爷西应康,进行命名仪式。按金木水火土排列:长子西淡金、次子西淡木、三子西淡水、四子西淡火、五子西淡土。谭传俏听说幺儿是土字命名,非常高兴。因她本人属土!而长子的名字是金,应在父亲属金上。如果长子能继承父业的话,那么幺儿就能继承母志。父业是什幺?是教书!还冠有名不符实的寨主名份;母志是什幺?是满肚子经论!无法复仇的怨气。无论父业母志能否实现,就是想有个寄托总比无寄托好。因此,她对幺儿西淡土的未来抱有很大希望。在对幺儿的培养上,所下的功夫是不言而喻的了。乐天家连添五丁,可说明乐天人后继有希望了。发展兴旺有实力了。为乐天家养子有功的谭传俏,是最能感到自慰的了…正在大家高兴之际,西应康本是年迈之人,他膝下的两个儿子,西钱沛给他送上五个孙子:西钱然给他添加二个孙女。作为当爷爷的西应康,可以说高兴得忘乎所以。当全家欢笑,他也哈哈大笑,笑得很起劲。笑着!笑着!笑得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就笑死在椅子上了。因他平时红光满面,未发现、也没注意他有什麽病?西钱沛立即抢救!什麽办法都使用了,都无济于事。陈汝敏见老伴这样笑过去了,平时爱说笑死个人,真的人能笑死吗?她始终不相信。最初还以为只要平静下来,就会还阳的;那知面带笑容的老伴,再也不理她了。她才悲戚万分!不过,她看着老伴的笑脸,仍不相信,总认为老伴是笑过了神,会转过神来的。她抱着老伴,又是喊!又是摇!她喊乏了,确实也喊累了。觉信真喊不回来了,才停止叫喊。她坐在那儿,什麽话也不说。她想不通,难道他真忍心抛下她吗?
  西钱沛叫西钱剩去通知姑姑西应玲和西钱然。西钱然安家后,和姑姑是邻居。他们很快赶到四合院。西应玲以长辈的身份,要求三位侄儿,分工合作办好后事。姑姑负责劝慰弟媳陈汝敏。西钱沛说:"想不到父亲会突然去世!只好请木匠赶做寿木,木材有现存的;可以葬在芭蕉湾,爷爷婆婆的坟墓旁边。做寿木的事我负责!"西钱然说:"我去请道土。西钱剩听候嫂子安排,准备饭菜。"姑姑问:"家中有无白布,准备孝服?"谭传俏答:"有白布,大姑放心。你去陪婆婆吧!我会做孝服的。"不一会儿,芭蕉湾四合院,响起了道士敲打的开路锣鼓;朝门口挂起了引灵番。高龄姐姐西应玲,首先与弟弟西应康告别送行:恩爱一生的妻子与夫君告别送行;依次由西钱沛、谭传俏、西钱然、然妻、西钱剩;余下是孙子辈:西淡金、西淡木、西淡水、西淡火、西淡土和西钱然的两个女儿:西淡巧、西淡诊,都穿上孝服,戴上孝帽,在西应康灵前,跪了白茫茫一大遍。儿子媳妇为父亲告别、送行;孙儿和孙女向爷爷告别、送行。由于寿木尚在赶做之中,遗体暂停灵堂后面。第二天,四周乡邻都来吊孝;甲长和牌长,不知出于何种动机,居然也来灵前哀悼…女眷以谭传俏为首,轮流陪灵哭孝歌。凡亲友、乡邻来吊孝,来一个就由陪灵的女眷哭一个孝歌。整昼夜,时而念经,时而放鞭炮,时而哭孝歌!是像样的白喜事。西钱剩是嫂子的好帮手,三餐饭菜由他打点,指挥帮忙的人有秩序地进行,众多人用餐都感到很周到。
  就在这次办丧事的过程中,邻村有位赵妮姑娘,看上了剩九。她跟随西钱剩忙这忙那,大献殷勤。谭传俏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第三天一早,就将西应康的遗体入棺。送葬队伍很长:西钱沛端灵牌在前,西淡金举引灵番引路,八个人抬的灵柩随后。灵柩后面是送葬的孝子队伍,哀乐队和亲友在最后。灵柩下井前,由三个儿子用纸钱烤干葬井,直到冒热气。安放灵柩后,阴阳先生用罗盘定方向,测风水,一切就绪后,长子盖第一铲泥。后由帮忙的人,一涌而上,顷刻间,一座新坟在芭蕉湾存在了。在盖土过程中,男孝掩袖流泪,女眷放声大哭…才葬的新坟,每晚都点上招魂灯,让亡灵逐渐归魂,连点灯七晚。这是乐天人,沿袭下来的送葬仪式。
  陈汝敏自从老伴去世后,就闷闷不乐,送饭她就吃,送水她就喝,问她什幺话她就答,像是丢了魂似的。这种状况,已达几个月了。西钱沛见这情况,去咨询了许多医生,答复是受了刺激,可能是老年痴呆症。吃了许多付药,甭见什么效果。只好去征求老姑姑的意见,她嘱咐准备后事。果然不几天,陈汝敏婆婆突然清醒了,她对西钱沛和谭传俏说:"你俩是老大,要负起当家长的责任。西钱然己另立祸灶,不管也吧!只是九儿我不放心,你们要多关照他。他虽然是另一房,但是我一直当亲的看待。有合适的姑娘,给他成家吧!你们的五个孩子在陆续长大,这是你们的福气。就这些…这时,她喃喃地说:"你父亲在喊我了…"就慢慢闭上了眼睛,安然去世了。仍然葬在父亲的旁边…这期间,老姑姑、老姑爹也相继辞世了。又一代人过去了,乐天人依然在发展。
  谭传俏对西钱沛说:"有个赵妮姑娘,对剩九弟很投缘,是否请媒人去说说?你看行不行?"西钱沛沉默不语。谭传俏以为未听见,又重复一遍。答:"我没意见!不过我觉得赵妮太漂亮了,作风有些眺,怕剩九管不了。"谭传俏甭以为然地说:"西剩九打过仗,杀敌是英雄,英雄配美人,是上过书的。我看满可以的!"这对婚姻未受什幺周折,很快办妥。实际上赵妮与西钱然是邻居,共享一个地坝。由于她是独身,西剩九不存在倒插门的问题。他可以住女方家,也可以住四合院。不过,赵妮颇有吸引力,剩九恋她妩媚,结果,成了名符其实的倒插户。还好,西钱然很重弟兄情,经常请小俩口去他家团聚。赵妮婚后,也老老实实过日子…西钱然的两千斤,已长大成人。两姐妹都嫁到顺陵江对岸,西淡巧嫁的丈夫是庞玉棋,从事道士职业和种庄稼;西淡珍嫁的丈夫是吉君合,从事屠宰职业,出售猪肉。西钱然已有一个儿子,乳名四儿,大名西淡喜。
  西钱沛三兄弟都成家立业,他们在乡村是凭着自然的发展,加本人的勤劳、奋斗,才得到各自的结果。只不过西钱沛占优势。当然是以优势者为例!西钱沛五个儿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各自登上了自己的社会舞台。老百姓按求生的欲望,找着适合自己的位置。无论找着或者未找着,都辛苦勤奋的生活着。且说长子西淡金,他并非继承父亲教书的职业,而是按自己的想法,学了一手出色的木工活。他的农具、家具,乡亲们特别喜欢。譬如,他做的嫁妆,别出心裁:别的木工不敢做的雕花宁波床、梳妆穿衣镜,他不仅敢做,而且还在上面刻雕龙画凤、龙飞凤舞、喜雀闹梅。他能使用几种技巧:画、刻、塑、雕,根据材料而定,能活灵活现在家具上。故乡亲们称他为"西般师傅",有鲁班师傅之称的意思。他在家中是老大,还负责管家。对全家人的吃喝拉撒都得过问;对每个成员的生日忌日,按辈分作详细记载;从正月初一到腊月三十日,哪个月、哪一天,是谁的生日,在他心中都记得清清楚楚。别人可以不管这些蒜匹的小事,他却认真列为正事。不仅如此,他还要对家庭的收入开销记账核算,对家谱家史作记录。一个五尺多高的粗男人,偏偏粗中有细,不放过大小事。所以全家人都很尊敬他。说明他是有文化、有手艺、有全局的特殊农民。在他刚满二十一岁那一年,西钱沛为他娶了一位东牛坝的独身女子,东氏为妻…次子西淡木,老实厚道,读了几年私塾,虽然不及老大有悟性,但是很会种庄稼。他对农作物施肥,颇有独到的经验:什么作物多施底肥?什么作物多施追肥?雨水多施什么肥?天旱施什么肥?因此,他种的农作物,产量特别高。他种的地,越种地越肥!大家称他为"多多专家"。就是心多、汗多、粮食多。他下半年,趁农闲,去到蜀地川江一带弹棉絮。到过年时,赚不少钱回家。他娶了金府桥殷家女殷乔娜为妻…三子西淡水,没读多少书,可是能说会算,忙完农活后,学太祖的样子,挑着货郎担,走村串乡,做小买卖。娶邻村张家女张品姣为妻…四子西淡火,读了不少书,肚中颇有文墨,算农村才子。无机会攀龙附凤,只好跟着水哥做小买卖,糊口混日子。西钱沛为了栓住他的心,小小年纪,就娶了水月寺胡姓女胡彩娥为妻…五子西淡土,聪明伶俐,模样长得特别帅,最受母亲的宠爱。谭传俏手把手教他,恨不得将自己懂的经论,全吐给幺儿。俗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母亲喜欢西淡土,也是人之常情。因此,金木水火土五兄弟,西淡土是最幸运的了。书读得多,确实有学问。谭传俏特为她幺儿,在谭家寨她娘家,物色了谭春芳为幺儿媳妇。
  西淡金不走运,妻子东氏娶进门后,总是精神不振,三天两头生病。按乐天家规定:长子当家不管家,只是应酬外面。应由长媳管家。管家即理家,实际上是帮助丈夫当家。起贤内助的作用。可是,东氏身为长媳,由于长期生病,不可能当家理财。谭传俏心理明白长子西淡金的难处,妻子有病不能没有管家的帮手。她当机立断,把贤内助的位置,交给二儿媳妇殷乔娜担任。殷氏很聪明能干,对当家人大伯子很理解。使出全身解数、集中精力,协助外当家。她不仅管好了全家二十多人的吃喝拉撒睡的问题,还把全年的红白喜事,安排得妥妥帖帖。同时,还将弟兄们的亲戚朋友,不时礼节地做好了接送往来。使弟兄们非常满意。殷乔娜在理家过程中,将西淡金交给她的钱财,作了长计划、短安排,对开销用度,按量体裁衣的原则,根据红白喜事的规模大小和迎来送往的作用大小,结合实际合理开销。从未出现寅年亏卯年的现象。使乐天家过得红红火火、快快乐乐。深得当家人西淡金的赞赏;也使公爹西钱沛和婆母谭传俏感到高兴。因此,二老特别喜欢二媳妇…东氏终因患干捞病,治疗无效死亡。从此,西淡金只好打单身。他是一个爱护大家胜过一切的好当家人,对自己却毫不在乎。东氏去世后,他没有了拖累和牵挂,更能全身心为乐天家操持。他考虑到父母乃是年迈之人,尽量让父母不被家庭琐事而烦恼,大小事都由自己担着。事实也是如此!西钱沛和谭传俏,多是与孙儿辈为伍,不过问西淡金处理的家事。也放心自己的儿子们,能齐心协力,建设乐天家园的。其实西淡金的担子并不轻!见天三桌多人开饭,吃穿用度靠他谋划。虽然殷乔娜能将家中的事务,处理安排得井井有条,但是不能缺少对她供应,必要的开支。西淡金考虑只靠二十挑田土的收入和弟兄们做手工赚来的钱,要想维持这么幺大的家,是不可能的。为了摆脱困境,西淡金不得不借助父亲的力量!毕竟西钱沛在乐天寨教书多年,对乡亲们是积了德的,就是保长也欠了西钱沛的情。由此,西淡金才求父亲去与保长交涉,能否将金府桥两百挑公田租来耕种?保长是明白人,要不是那场瘟疫,整座乐天寨都是乐天家的。何只那两百挑公田?就算改朝换代,硬将人家的祖业,收归国有,本来就不公平!所谓公田,与其荒着,还不如顺水推舟,租给乐天家耕种。这样,不仅能得到收成的一半,而且权当还人家的情。说实话人家培养自己的儿子是尽了心的。于是保长爽快地答复:"西钱沛先生,你老对我家是有恩的,知恩不报,非君子。说良心话,本来那些土地是你家的!奈何朝廷有旨,收归国有。我既然是保长,也有权处理本保的事。我决定,租给你。按对半分成。" 就这样达成了协议。保长又卖乖地说:"西钱沛先生,岳家祠堂是公房。空着无人住,你家人口多,可以搬去住,也方便照管庄稼。"西钱沛当然高兴,趁热打铁,立即找中间人写了租赁协约。为什么保长要将岳家祠堂送给乐天家居住?而且也写进了协约。主要是保长会打小算盘。因为空房长期无人住,会倒塌。与其说让它倒塌,还不如多做个顺水人情。有人住会经常维修,很自然地保留了岳家祠堂。何况租田土给人家耕种,也应该提供人家的住房。何况这座老房子,原本是人家祖先留下的。
 
侦查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幼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