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胭脂将


  第二十五章 涧边生
  此时,风如掌攻叶如刀,幽暗的树林里,冲天的杀气混着一股暗自蔓延的魔气已然向四面八方扩散了。"初云,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擅自行动有违军规,你究竟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将军放在眼里?你贸然闯入敌方军营,也未免太儿戏了!""初云一心为将士、为我族人,自觉无愧!"
  言语间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了,她们只好动起手来。
  敌方的军营就在树林对面的那座山头。天凝与初云同时各出一掌,掌风一撞,树林里刹那爆开白光。
  天凝突然脸色一变:"初云,快停止使用越女心法!"
  来不及了,被虚晚庭的魔魂附身的初云体内已经生出了一道汹涌的暗气,越女心法犹如熊熊之火,将她由内而外燃烧了起来。平日里总是白纱遮面的她,此刻突然白纱裂开,容貌清晰可见。
  "初云?"天凝怔了一下,不,她不是初云了,"虚晚庭!"
  虚晚庭的魔魂已经随着杀气与真气的运转将初云的身体占领了,天凝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她的对手。那女子嘴角一勾,邪魅一笑,突然一掌正中天凝胸前要穴,天凝猛覺心口一阵剧痛,身体往下一沉,跌倒在地,她竟浑身无力,动弹不得。这时,背后一道疾风卷来,一个黑影落在她背后,将她提起,揽入怀中。她随黑影几个起落,朝树林外飞去。
  初云的双瞳中突然有两团火光烧起,紧追而去。"唐烈峰,你来了,太好了!"
  这几日并无战事,倒是军营附近总有猛兽出没,伤了几名士兵,唐烈峰是追击猛兽而来到此处的。他的衣袖上还沾着与猛兽搏击之后的鲜血,月白的衣袖,嫣红点点,犹如雪地上撒了冶艳的梅瓣。拂袖间雪静梅飞,天凝忍了自己的伤痛,却竟为他皱了眉,脱口问:"你受伤了?"
  唐烈峰傲然一笑:"不是我的血。"说话间,足底依旧生风不停,和初云且战且周旋。最后,他们终于摆脱了初云,躲入了一片地势奇险的山涧。山涧里竟然有一座木屋。"我怎么觉得你早就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
  唐烈峰道:"也不早,只是几天前无意发现了这里,倒觉得想清静的时候来这里避一避不错。"他说着,将天凝放在木屋内的竹床上,天凝似乎醒悟了什么,一掌击出,却被唐烈峰轻易就避开了,她反倒胸痛不止,嘴里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差点扑倒在地。"你还不知道自己伤得有多重吗?"他质问。
  天凝道:"你救我有何目的?"
  唐烈峰说:"当时没有想过,现在也想不出。"
  天凝道:"我真希望耳环还在我手里,便能测你此刻说话的真假了。"
  唐烈峰不动声色道:"知道真假又如何,你现在难道不是肉在砧板上?"天凝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你休想利用我。"唐烈峰不无气愤道:"不识好人心!"天凝道:你不是好人,而是敌人!
  唐烈峰心中一堵,平了平气,道:"她入魔了,将士当死于沙场,而不是输给魔道,这大概是我救你的原因。"他正欲离开,突然见远处一枚流星飞箭破空而起,那是他军中的信号,"有人突袭军营!"天凝转念一想:"难道是初云?"
  唐烈峰疾步而出,天凝强忍着胸口的剧痛追去:"唐烈峰!"
  他一停:"还有何事?"
  她道:"初云有耳环在手,你自己——"最后两个字她没说出口,仿佛有什么惊天动地似的,堵在她的喉咙里,她觉得她不能说。直到看他的背影没入了屋前的芦苇丛,她摸了摸自己刚才被他一路抱来触碰过的双肩,她才缓缓轻道:"小心。"
 
语笑嫣然心法猛兽军营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友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