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死鬼现形记


  "死鬼"现形记
  凌晨焚身
  凌晨2时,鄂西监狱4中队犯人朱长明准备起床做饭,忽然发现放菜的保管室燃烧着熊熊大火,于是就一面高喊:"救火!救火!",一面跑到值班室报告管教干部。管教干部立即叫醒20多个犯人端盆打水将火扑灭。火后的现场一片狼藉,保管室上的塑料薄膜被烧掉,一具男尸仰卧在地上,四肢略为屈曲,胸部衣着全部烧焦,面目全非。还可辩认出是男性,尸体腰部有一串钥匙,头部地上有血块。死者是谁?中队干部集合所有犯人点名,唯有吕金修失踪,随后到监室察看,发现吕金修的床上,伪装成有人睡觉的样子,床边有一封吕的遗书。经过有关部门反复研究,认定现场焦尸是吕金修,主要依据是;(一)唯有吕金修点名未发现其人;(二)吕金修床上有遗书;(三)尸体身上的钥匙能打开吕金修的木箱。于是结论为"吕金修焚身自杀",然后把尸体送火葬场进行了火化。
  真的有鬼?
  鄂西监狱电话通知青石湾派出所:"吕金修焚火自杀,请转告其家属将骨灰盒领回"。吕金修的爱人张学珍领回骨灰葬于故里。可是过了两天,当地群众发现吕金修回家了,便向派出所报告。派出所在报告上级的同时组织干警昼夜守候,未见吕的踪影。反映情况到底是真是假?值得过一步探究。据当时处理现场的人回忆,对焚身自杀曾产生疑问;一是烧焦之尸体无挣扎之状;二是死者头上包有可疑物品;三是家属领骨灰盒不悲哀,也没有扯皮。但是又通过一些反证,推翻了疑问:一是尸体的性别、身长、体型都与吕金修相差无几。二是进监狱是三道铁门,每天晚上点名检查两次均未见其他犯人进入;三是围墙高达6米,一般人难以攀入,假设是其他犯人将吕金修杀死焚尸,但通过字迹鉴定书遗书又为吕金修所写,不可能有人要吕金修把遗书写好后再去杀他。再查门卫值班也未见吕引人入狱。据此,再次结论为吕焚身自杀,当地群众看见吕金修只能推断是看错,或者是反他的弟弟误认为是吕金修。
  时隔半年后的一天的晚上,鄂西监狱建材厂张建明一家人回到宿舍,洗衣、做饭、辅导小孩做作业……全家人晚餐后安闲下来看电视时,方才发现家中的卧室附窗上的玻璃被砸掉了一块,室内虽有搬动,但家中钱物并没有资盗走,只是床头床下衣物很乱,于是,张建明趴下床下一看,发现床下有一个人。张建明一手把此人拉出来,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吕金修",吕答"我不是吕金修……",在客厅的一家人看着吕金修都吓呆了,吕金修不是烧死了吗?这到底是人还是鬼?张建明一时难以分清,急促敲开邻居家的门,院子的人胆子大的争相看稀奇,胆小人吓得不敢出门。吕金修奇迹般出现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不约而同提出了同一个疑问。
  死者是谁
  吕金修确实没有死。那么,死者是谁呢?于是又组织侦察人员对现场和现场周围进行搜查。侦查人员翻遍了每一蔸草,察看了所有的沟渠,检查了所有犯人生活用品,木箱,床板、被子、衣服、工具房的工具,伙房时的备用刀具、门窗、、劳动生产工具,仔细查找了血迹、毛发,最后在一个原来哨兵用的哨楼底层发现未被烧尽的衣服残片,衣服内有用塑料纸包着的香烟和火柴,衣服和地上有大量血迹,毛发。经组织300多名犯人和100多名干部家属辩认,都不认识此衣。是什么原因?第一,可能是犯人不敢认领或不敢讲:第二,可能是外面的人打架出血后为逃逼惩处而烧的,因此血衣无法查对;第三,可能是时间长了记不清楚。那么被害人到底是谁?若是监外人员,那么又是怎样进去的?进去后藏在什么地方?为何没有被人发现?监狱不是一家一户,也不像其它单位进出那么方便,人来人往虽然相互不认识,但高墙里边,有铁的纪律,岗哨林立,铁门当道,大锁套小锁,甚为森严。根据监狱特殊环境,侦破人员反复分析,最后认为很可能是吕金修用欺骗手段诱来相好亲友,乘白天在外劳动约好,晚上搭梯拉绳爬围墙出去骗进来偷东西,这样把他弄在哨楼底层杀死后,放火焚尸。但只感受到到烧在这里不易被人发现,难以达到偷梁换柱的目的,于是将火扑灭,将尸体捆着翻围墙拖入监内放菜的储藏室,放火焚烧,并把事先写好的遗书放在自己床上,然后,又用同样方法爬围墙外跑,并把抓爬墙的工具全部带走。根据这一分析,在吕金修家住地周围开展工作,组织群众辩认未烧尽的衣服残片,结果被当地人一眼认出,是邻村十组赵书桂的上衣,他1月13日离家,此人爱吸草烟,又是吕金修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弟,比吕金修小2岁。
  审讯受阻
  吕金修被抓获后,群众中恐惧心理突出,即便是公安干警,监狱干警也感受到非常惊奇。侦破组的同志开始认为;这个案子只要抓到吕金修就好办,它与其他凶案有所不同,吕在我们手中,人是他杀的,他又没有死,想象中吕似纸老虎一戳就破。经研究后,首先采用了单刀直入的审讯方法,审讯一开始,审讯人员按一般的方法问了吕的基本情况,当再问道:"你为什么杀人?"吕失口否认:"我没有杀人。"问:"你烧的那人是谁?"答:"不知道。"再问还是不知道。几个小时过去了,吕守口如瓶,案子无重大进展。停下来又研究第二套方案。决定采取迂回审讯的策略,但吕金修对这大早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要么死不开口,要么只说逃跑后从未搞坏事,从大门进来想找衣服装,其它什么也没有。又采用了第三大、第四大审讯方案,无济于事,未能奏效,结果终审受阻,此案暂时搁浅。
  情化石开
  吕犯系长期与专政机关打交道的惯犯,既有一定的法律知识,又有一大反侦察,反审讯的伎俩,深知没有证据是能立案的,既没有证据,又没有犯罪的口供,更是不能定案的。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要彻底突开吕犯,单靠教育和一般性的审讯是不行的,必须深思熟虑,找准关键,抓住要害,讲究策略。
  再次审讯,采用以柔克刚,动之以情,迫其交待的审讯策略,从9月10日开始,侦破组的干警对吕犯审讯,每次不急于做记录,而是随便拉家常,谈思想,论现实,话未来,推心置腹,没有训斥,没有轻视,同时在生活上对他于以照顾,吕金修要求见父母、妻子和女儿,监狱专项门派车昼夜兼程把他父母、妻子、女儿接来,安排食宿。
  这一系列的感化工作犹如"催化剂"在吕身上产生了效应,使他负隅顽抗的铁石心肠逐步感受到化,他对政府工作茧自缚人员产生了信任感受到感。
  三天后,当吕金修从玻璃外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妻子、女儿后,含着泪说:"我犯了死罪,不能把我的罪恶带到坟墓里去。"这样吕彻底交待了杀死的是谁,如何作案和作案的动机以及逃跑后在山东、湖北、陕西作案的经过。
  罪恶行径
  吕金修因盗窃判刑15年,2005年投入鄂西监狱劳改,开始表现较好,能吃苦耐劳,后因在监内几次盗窃犯作案被发现,受到处罚,于是想逃跑,但又深知鄂西监狱这些年来追捕逃犯抓得很紧,无一人逃脱。翻来覆去想,还是弄一个"替死鬼"。2012年1月上旬,吕金修准备好麻绳、榔头、木方等,写好了遗书,然后给自己的弟弟吕金秋写信说:"恩施药枣很贵,我们这里很多,找一个人来偷走卖。"让弟弟把同乡一起长大的赵书桂喊来偷,要他14日晚上在围墙外面的河砂坝等着,约15日凌点。吕金修带上事先准备好的作案工具爬出墙外,吕金秋和赵书桂在一旁等,高兴万分,迫不及待地喊:"赵书桂,你力气大些,你来扛……"一同摸着走到楼底层商量如何"分成",天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吕拿出随身携带的榔头,朝赵书桂的头上猛砸下去,接着又用小麻绳将赵书桂勒死后架柴火焚烧。为了便于让人发觉,于是吕金修又把尸体吊进墙内,拖到储藏室,泼上导热油,回到监室内把遗书放在床上,出来后把自己一件上衣脱下甩在赵的尸体上面,给尸体带上手套,挂上自己的钥匙后,点火焚尸,然后与其弟吕金秋逃跑。15日下午鄂西监狱通知吕金修所在当地派出所领吕的骨灰,待吕金秋的妻子张学珍在鄂西监狱领骨灰回来时,吕金修已悄悄跑回家,当吕的父母看到后,都吓呆了:"金修,你想不是死了吗?"他的老母说不出话来。吕金修洋洋得意地说:"妈,我没有死,你们不要怕"。第二天,吕金修又外逃外地,先后在山东、湖北宜昌、陕西安康等地盗窃作案,盗得照相机,摩托车,现金,警服等物品,挥霍一空后,便逃到采石场张建功明家偷窃,没想到被张发觉后抓获。这真是应了狐狸再狡猾,也逃不过好猎手那句俗话。
 
侦查读书大全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