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泸沽湖大爱无疆


  出发去泸沽湖之前,和我妈妈吵了一场。
  因为很小的一件事情,脾气上来了,谁也不让谁,两个人都倔强地坚持自己的观点,直到我出发,连声再见都没有说。
  我与朋友阿琛在重庆会合,阿琛一早订了客栈,客栈老板派车来镇上接我们,为我们省去了不少麻烦。
  司机山姆是一个中年大叔,三十多岁的模样,黝黑、魁梧,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和他对话要用尽自己所有的耳力。
  在交谈中我们得知,山姆大叔摩梭族人,摩梭族是一个母系社会的少数民族,在摩梭族人的家中是女性当家,居住着孩子和舅舅,就是没有父亲,而父亲就居住在自己的家中,父亲晚上会来家里,早上便离开,他们没有正规的结婚,男女之间倾慕对方只需要确定恋爱关系就可以。
  听上去真是一种自由又不负责的生活方式。
  第二天早起看日出,我和几个当地的小孩子交谈,我问他们:"你们的爸爸和你们生活在一起吗?"
  他们说:"对啊。"
  我又问:"那他和你们住在一起吗?"
  他们笑着说:"是啊。"
  "白天也在一起吗?"
  他们诧异地看着我:"不可能啊。"
  这种在我看来十分疏离的亲子关系,特别是父亲和亲骨肉之间疏离的关系,让我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来泸沽湖的第三天,我发现我带来的钱全部用完了,我决定去镇上取钱。好不容易骑到了镇上,发现全镇只有一个ATM机,还在大排长龙。
  又累又饿的我干脆到市场上去找点吃的。吃了两口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第一天来接我们的山姆大叔,他抱着一个男孩子,五六岁的样子,男孩子长得干干净净,但是没精打采地窝在他的怀里,山姆大叔抱着他问:"你要吃什么?"男孩看到好吃的来了精神,指着一份凉皮说:"吃这个,要辣的。"
  凉皮上来了,还是没有辣椒,男孩不开心地不肯吃,山姆大叔喂了半天他也无动于衷,山姆大叔有些生气了,大声道:"你生病了,还要吃辣椒,怎么回事?"
  男孩可能被他的大声给吓到了,话都不敢说,眼眶瞬间红了,也不敢讲话,山姆大叔的脸一下子就缓和了,上来抱了抱他说:"爸爸不是故意凶你,只是希望你健健康康的知道吗?"
  男孩像听懂了山姆大叔的话,再也没有吵闹,乖乖地把桌子上的那份凉皮给吃完了。走的时候他看到了我,我说:"大叔,你怎么白天还带着孩子?"
  他宠溺地帮孩子擦去额头上汗说:"他生病了,我带他去医院看看。"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其实爱孩子的父亲哪里都一样,虽然有着无情的风俗,依然无法撼动血脉之间本能的关怀。
  吃完土豆我去ATM機上取钱,卡插进ATM机的时候,我看到上面多了三千块钱,我左思右想都想不到是哪家的稿费,取完钱我打开手机,看到里面有一条我妈妈发来的消息:给你打了三千,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
  当时我捏着我妈妈给我打的钱,很没出息地哭了。
  我在第二天离开了泸沽湖,走之前我到附近的店里买了一只小巧的银手镯,山姆负责将我们送去洛水村坐车,他风尘仆仆地赶来,在路上和我们聊着他的孩子,那眼中满满的父爱让人动容。
  窗外是清晨的泸沽湖,起了白色如烟的雾,我拿出手机给妈妈发了一条短信。
  "对不起妈妈,我爱你。"
  内容很矫情,可是那是我此刻最想说的全部意思。
 
张芸欣摩梭泸沽湖凉皮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听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