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胖子姑娘不低头


  "我记得你今天买了蜂蜜黄油的薯条?"林小胖顶着一脸的媚笑蹭到我身边,"那么大一袋,你吃得完?"
  "你不是剛刚刷了牙吗?"我想起几分钟前她在洗手间里一边刷牙一边哼歌的魔音贯耳。她用力地眨了眨原本就不大能看清楚的小眼睛,自觉地伸手进抽屉摸出了袋子,爽利地撕开:"刷牙是为了更好地吃东西嘛。总不能饿着肚子睡觉。"
  这是我与林小胖结识的第七个年头,听到她说过的第无数次饿。
  我和她初见的那个秋天,是转学后人生地不熟的茫然无措,经过一堂炼狱一般带着浓浓方言味的数学课,我正在偷偷翻阅着带来的一本课外小说休养生息,林小胖晃悠着她壮实的身躯,直直地坐在我对面挡住我所有的光。
  她的笑容不算迷人,甚至在赘肉横生的脸上显得有一点莫名的狰狞,声音也不算好听,甚至带着一点与少女年龄不符的沙哑和低沉。
  "给,数学笔记,我看你刚刚上课一直在发呆。"
  见我愣愣地看着她,她促狭地一眨眼:"拿着呀,我只不过是闻到了你书包里零食的味道,来做个交换。"那一眨眼里,有着一闪而过的少女的娇俏。
  然后她就一边理直气壮地吃我的干脆面,一边用沾满调料的手指在我干净雪白的笔记本上指指点点:"这道题,写错了。"
  仿佛认识了很久的熟稔模样。明明最不喜欢自来熟的我,却因为林小胖的主动接近而获得了新学校的第一个朋友。
  "这说明我有人格魅力啊。"林小胖的嘴永远在咀嚼,"别看我胖,我可是非常友好温柔又善良的。"
  而我们俩后来在真心话大冒险时交换第一印象:"你就像个高塔一样,把我所有的光都挡没了,吓死宝宝了,连逃跑的小道也没给我留下。"
  林小胖笑嘻嘻的但并不生气:"我是看你一个人孤单单的太可怜才去逗你的好吧,初来乍到时跟个小白兔一样沉默又警惕,现在是怎么长成这副样子的?"
  其实当年找我说话的林小胖,又何尝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在每个女孩子细瘦如玉竹的初中,一个顶三个的壮实,肤色黑黑的说话特别大声的林小胖,总是会收获一些不加掩饰的厌恶的眼光。哪儿有那么多奇妙的缘分,一开始不过是两个孤单的人同病相怜。
  而之后的历久弥坚,除了她的体型优势和我的语言优势组合,打开一片没人敢惹的天,更多的则是吃货对美食的共同追求。
  短短六个月,我胖了近十斤,而林小胖原本就珠圆玉润的脸更是肉感十足,在厨房窄小的空间移形换影的时候,感觉地面都在震动。当我正想着要不要从伙食经费里抽出一部分用来减肥的时候,林小胖扭捏地走进了卧室:"跟你说点事呗。"
  "要吃什么自己拿。"
  她毫不客气地一边打开我的旺旺仙贝,一边用手推推我:"你说……如果我要搬走的话,你会不会生气?"
  "你要搬,为什么?"
  她红透的脸像个大柿子:"那个啥……我恋爱了……之前一直没太好意思跟你说。你看我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摊上个人喜欢,可别怪我重色轻友啊。"
  林小胖脸上甜蜜又羞涩的微笑,像是倒多了蜂蜜的粉红色马卡龙。
  我为她开心的同时不禁有些遗憾。从此以后,她的糖醋排骨,她的鱼香肉丝,她的酿豆腐,都只会烧给另一个人吃。而我抽屉里的布丁和饼干,再也不会有人理直气壮地伸手去拿。
  林小胖恋爱的对象是个竹竿一般的男生,可他们俩看上去一点也不介意,台风警报的时候,林小胖更新了一条朋友圈:"我会把你牢牢挡在身后不让风带走的。"竹竿男应景的回应,则是他的"鸡爪"被林小胖的"猪蹄"紧紧地攥在手里的照片。可林小胖的强壮挡得住台风,却挡不住男生的桃花运。她庞大的身躯在他暧昧的细瘦漂亮的桃花对象面前像豆腐渣一样不堪一击。她还是像很多年前上学时被欺负之后一样,连抗争一下都没有,只会拨电话给我:"你那房子……我还能不能搬进来住?"
  她翻炒着牛柳的手只停顿了一下下,说话的时候语气平静得不像在说自己:"没那么严重,我开始的时候就想着,怎么可能有人会爱我呢?这一定只是老天看我可怜赐一个梦给我而已,所以我没奢求什么,醒了就醒了,这样挺好的。"
  窗外四合的暮色打在厨房的绿纱窗上,一点点昏黄一点点朦胧,像一个旖旎的童话,而我的林小胖说,怎么会有人喜欢我呢?
  怎么会有人喜欢我呢?我这样的人。
  她上一次说这样的话时,还是初中填志愿的时候,她大大咧咧地一把夺过我的志愿表,毫不犹豫地写下了跟我一模一样的学校。
  "哎,你明明学习比我好,干吗要委屈自己?"
  她也是这样笑嘻嘻地看着我,用平静郑重得不像是她的语气说:"反正我爸妈也不管,我就只想跟你一所学校,像我这样的人,是没有人愿意跟我做朋友的,除了你。"
  我很想走上前去抱抱她的时候,她端着香气四溢的黑椒牛柳从厨房走出来:"傻站着干啥,赶快吃,吃完我还要跑步呢。"
  "你?跑步?"我依然记得她每一年800米不及格觍着脸跟体育老师软磨硬泡的样子。
  "对,这回我是认真的,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说完这话的林小胖,坚持长跑了整整三周,我每天推开窗都看见她穿着撑得鼓鼓的运动装,一边挥汗如雨一边垂死挣扎。
  下着雨的那晚,林小胖十点多了还没有回来,我撑着伞出去找她,走了许久才在一个破败的花坛看到她的背影,她垂头丧气地坐着,被枯枝败叶挡去大半,看上去整个人都小了一号。她看见我咧嘴笑了一下,如果那算是笑容的话。
  "我刚刚称了体重,一斤也没瘦。看来这不是虚胖,是小时候生病打的激素还没代谢完。"
  然后眼泪就猝不及防地落下来:"我其实不是想挽回什么,我这个样子连自己都不喜欢,根本没资格去指责别人,我就只想让自己瘦一点,漂亮一点,像个正常女孩子一样能有个青春,能有人爱我而已,可是连这都做不到。我真的是个没用的人。"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胖子的体内会有这么多的水,好像整片天空的雨都住在她身体里。积攒了这二十多年,然后澎湃如山洪一样涌出来,凶猛得像要淹没整个世界。
  哭湿了我半片衣服的时候,她看了一下脚下的小水洼,低着头嘟囔了一句什么,很小声。
  "你说什么?"
  "好丑……"她小声地又重复了一句,然后不好意思地拉拉我的手打岔,"我饿了,你能不能请我吃烤肉?"
  好像刚刚那个号啕大哭的人是我,而她什么都没发生。
  后来的后来,林小胖终究还是再次搬出了我家,她换了工作,进了一家传说中天天加班永无周末的广告公司。
  在强大的工作压力下,她依然没有瘦,反而因为加班时常常忍不住吃零食而更胖了一些。笑起来依然是声若洪钟又没心没肺的模样。
  我知道她每一天都在加班,知道她永远不会拒绝任何出差和跑客户的变态要求,知道她的工资翻了三倍,知道她依旧很喜欢吃,知道她付出的比别人都多得多,知道她再也没有崩溃地大哭或是鄙薄自己的赘肉,不管遇到多困难的事和多恶意的嘲弄,她都像一只胖胖的小熊,努力地挺起头颅。
  直到有一天,我知道她有了个认真而别致的追求者。连情人节表白的礼物,都是做成花束模样的酒心巧克力。林小胖结婚的时候,我是她的伴娘。两个圆滚滚的人笑容可掬地站在一起,像是招财童子一样喜庆。她上台前忽然促狭地对我一笑:"你知道吗?我现在一点也不讨厌自己是个胖子了。胖子也有胖子的好处啊。"
  "撞起人来比较轻松吗?"
  "不是,是胖子不能低头。"她严肃又郑重地笑,"你记不记得,我当时说好丑你还追问我在说什么?"
  "当然记得。"
  "因为低头会有双下巴,真的好丑。"
 
陶瓷兔子胖子厨房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