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如果你还在


  许沐童毕业了,萧扬毕业了,姜泽毕业了。第二年,秦惜惜和我毕业了,素素也毕业了。
  毕业前一晚,素素到我宿舍跟我打了一架,砸坏了许沐童的那幅画,我抽了她一耳光。由此我得知,她和许沐童没有破镜重圆,她平日里的得意扬扬都是假的,演戏演得好辛苦。
  她和我,谁都没有赢,谁都没有得到,一个被动失去,一个主动放弃,但痛苦是一样的。
  但我不是没有遗憾。
  许沐童实习结束后很少来学校,我也没见过他,直到毕业典礼那天他给我发了条短信,问能否见面。我没有回复,但心里有点想见他。偏偏该死的秦惜惜得了急性肺炎,我陪她在医院打点滴。打完点滴,我赶回学校,毕业典礼已结束,我跑到阁楼,人去楼空。
  他给我发了最后一条短信:丫头我喜欢你!
  从此电话再也打不通。
  我恨死秦惜惜了,怀疑她是故意的。可她说烧到40摄氏度,谁把命当儿戏啊。
  真是天注定吗?
  姜泽找了个北京的生物公司,秦惜惜跟神秘男生断了,去了北京,姜泽给她找了个外贸公司的工作,据说很清闲。姜妈妈一天三个电话催他们结婚,她急着抱孙子,秦惜惜人流三个也不肯生一个。姜妈妈气得牙疼,说秦惜惜不生她就让姜泽找别人生。
  秦惜惜冷笑:"人捏在我手里,他找谁去生?"
  秦惜惜成天跟我唠叨婆媳肥皂剧,她閑得想死,拉着我陪葬,我忙得想死。
  我考了北京一所大学的研究生,我是试着考研的,没想到运气好,一路绿灯考上了。
  秦惜惜大跌眼镜,说一定是菩萨显灵了。那年元旦,她拉着我去庙里烧香拜佛,我跟着磕头念了几句"南无阿弥陀佛"。菩萨真厚待我!
  我本没想考北京的,秦惜惜说回头你没钱了可以找我和姜泽蹭口饭吃,好歹有个落脚点。
  于是我来了北京,那时萧扬已不在北京。他出国留学了,改学外交,出生外交世家的他没拗过他父亲,和他哥哥一样走上了外交官的道路。我有次在电视里看到他出现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只是一个匆匆的身影,或许那时他是一个见习生,但后来他真成了外交官。
  我曾说过崇拜外交官,成了外交官的他一定又会笑我。
  秦惜惜替我惋惜:"多好的高富帅啊,你愣是没抓住,外交官夫人呢,我要没跟姜泽……"
  祥林嫂一个。
  我懒得理她,忙着读书,卖唱,课余我在酒吧卖唱,萧扬带我去过的那个叫"草莓"的。
  如果许沐童知道了,一定又会笑我,我还是在水果堆里打滚。
  许沐童毕业后,音讯全无,电话换了,阁楼也退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果真是另一个左安平,像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时唱完歌,我抱着吉他走在湖边,看着灯火会想起许沐童,那时我很少想起左安平了。
  丫头,我喜欢你!——那条短信我一直保留着。
  我开始想念他的声音,他的味道,甚至他那无赖无耻的笑容。
  偶尔听到有人叫丫头,我以为是他,但每次回过头,都不是他,我的心就仿佛被掏空了。
  我相信我和他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是那个夜晚,我们会拥抱在一起的。
  我的心隐隐作痛时,我安慰自己,这个地球是圆的,我们还会再见的。到时我们什么也不谈了,只谈一场属于我们两人的恋爱,我要他狠狠地抱住我,对我说:"丫头,我喜欢你!"
  这点念想让我对明天充满期待,像郝思嘉姑娘一样想着,不管怎样,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双人鱼素素丫头毕业典礼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小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