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汉语的表情组诗
  大 理
  说到山
  云南六大名山中
  大理仅占了三山
  并且出众的巍宝山
  在全国十三道山中并非出众
  显赫的鸡足山
  在中国六大佛山里难以显赫
  苍山就更为渺小了
  阿鹏找金花
  就走遍了每一个角落
  谈起水
  云南六大水系里
  与大理有关的只有三系
  何况澜沧江一出国门
  就变成了湄公河
  长江在这里
  不叫长江叫金沙江
  红河从这儿起步
  可起步时不叫红河
  提及人
  与张择端和《清明上河图》比肩的
  只有张胜温和他的《绘梵像卷》
  民歌《小河淌水》的原创者
  是地地道道的弥渡山民
  让毛泽东激赏的诗歌只有两行
  赵藩成都武侯祠"攻心"联
  如果还要再凑几个的话
  获"两弹一星勋章奖"的王希季
  舞蹈中开屏的杨丽萍
  以及杨杰周保中又算不算是人物
  大理 真的没什么好牛的
  即便聊历史
  南诏国 大理国
  不也只是今天大中国里的
  曾经一国
  写给妻子
  对于我你是有罪的
  而且罪不可恕
  在我的案宗里
  清楚地记录着你
  作案的全过程
  包括你
  目光的持续升温
  语言的连连拔节
  以及冲动触及时那
  抑制不住的颤抖
  这一切的一切啊
  都是你阳光下的罪恶
  是你盗走我灵魂的
  全部罪证
  对于我你是有罪的
  将你缉拿归案
  为我服一辈子的刑
  是我的天职
  也是你罪有应得
  与一朵花对视
  与一朵花对视
  我目睹了能目睹的一切
  包括色彩包括形状
  包括
  一只蜂儿采蜜的笑容
  与一朵花对视
  我看见了看不见的全部
  比如喜悦比如忧伤
  比如
  一枚瞳孔放大的乡愁
  与一朵花对视
  我最后发现
  我的乡村已越来越老了
  老得只剩下
  看家守院的老呼噜
  我是彝人
  检验族性的标准
  不是语言不是文字
  更不是花花哨哨的服饰
  是基因
  是基因里
  世代传承着的魂
  我不着彝族服饰
  更不懂彝语彝文
  但我是彝人
  是地地道道的彝人
  不信 不信你就
  剥了我的皮剐尽我的肉
  看看那二百零六块骨头
  哪一块不是虎骨
  从三月五月
  从三月到五月
  昆明火车站的火车
  载不走
  三月一日的疼
  马来西亚的天空
  装不下
  三月八日的痛
  韩国人民的泪水
  浮不起
  四月十六日的沉轮
  乌鲁木齐的朝阳
  记下了
  五月二十二日的罪恶
  日子很苦 很累
  接踵而至的不幸
  压得时间喘不过气
  从三月到五月
  由血腥杀戮到飞机失联
  从轮船沉没到恐怖爆炸
  纷至沓来的灾难
  让我不止一次想到人性
  想到了人性
  在这个星球上的
  日渐
  沦落 颓废
  简单曼德拉
  曼德拉说
  他成为罪犯的理由很简单
  是他想让全南非的
  黑人和白人
  都成为兄弟姐妹
  曼德拉说
  他宽恕仇敌的理由很简单
  一生的痛苦与怨恨
  都囚禁在了比勒陀利亚 罗本岛
  波尔斯摩尔的监狱了
  曼德拉说
  他建设美好南非的梦很简单
  善良和宽恕
  是两条
  带领人民越走越宽的路
  曼德拉说
  他退休后的愿望很简单
  只想回到故乡的村寨
  在童年玩耍过的山坡上
  自由地漫步
  简单的曼德拉
  简单到了敌人们
  肃然起敬
  寺登街
  是雅克·菲恩纳博士
  把你从幕后推到了前台
  是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会
  把你定格进了
  世界濒危建筑遗产名录
  剑川沙溪寺登街
  茶马古道上最后的古集市
  完好尚存的设施
  是马帮文化活着的标签
  四方街是寺登街的灵魂
  是古集市的中枢
  看个体建筑
  谈不上独特谈不上雄伟
  但个体和个体连在一起后
  就完整得无可挑剔
  看 宽阔的服务区内
  不仅有商铺旅馆马店
  还有"魁星阁"戏台
  "兴教寺"庙宇
  以及出入的寨门
  伫立于四方街中央
  四围空无一人
  坐满思想
  杨善洲
  保山第一站
  我们去拜望杨善洲
  拜望那位
  定居在大凉山深处的
  柔性英雄
  粗壮的树木
  目睹着我
  鞠躬 鞠躬 再鞠躬
  深邃的林海
  聆听着我
  在党旗前重温誓词
  虔诚的仪式后
  一些解不开的死结
  依然是我
  在喧哗人群中
  始终保持沉默的理由
  我想 如果共产党的
  每一位地委书记
  都像杨善洲一样
  用最柔性的坚持
  培养最刚性的延续
  那疯长在
  中国大地上的
  又何止仅仅是感动
  这个春天不纯粹
  院内的木棉树告诉我
  这个春天不纯粹
  与这株木棉为邻多年
  我熟知它的禀性
  有叶无花有花无叶
  是它区别
  同类最突出的个性
  可它今年却一反常态
  把两个季节的标签
  一起举起
  让我在同一个枝头上
  目睹了
  秋叶的黄 春花的红
  是秋不彻底冬不干净
  还是为邻的木棉
  完全得了更年期综合症
  反正我看见的这个春天
  有些拖泥带水
  是的 是这株木棉
  告诉我
  四季的自然轮回
  早荡然无存
  父亲进城
  一大早 妻就问我
  听没听到父亲的呼噜
  我说 没呀
  妻没再说什么
  纳闷着走出了家门
  听说父亲要进城
  妻就闹心了
  因为她怕 怕父亲
  接地连天的呼噜
  父亲进城 是冲我
  新购的房屋来的
  他说 他年纪大了
  保不定说走就走了
  看一眼我的家
  要走也走得踏实
  他还说 这次进城
  住一宿就走
  下午送走父亲后
  妻郑重地告诉我
  父亲一夜没睡
  她说她提前下班
  进门就是一屋子的呼噜
  问父亲 父亲说
  怕影响我们上班
  早上才睡
  跪给清明
  让怀念跪下
  感恩跪下
  内疚跪下
  让该跪的都跪下
  跪给抒情的檀香
  跪给流泪的清明
  跪给清明
  跪给地下的人
  跪给清明
  跪给地上的人
  跪给清明
  把祖传的跪姿
  传承
  责任编辑 哈 闻
 
常建世彝人木棉曼德拉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