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墨香故里吾尚有愚弟


  1
  当我妈在电话里告诉我宋墨在学校跟人打架时,坦白地说,我心里存着窃喜。我极力压着内心的激动询问:"结果呢?战况如何?"   我妈则压着内心的盛怒说:"初三的一臭小子和宋墨班里的同学因为一个女生就各自纠集了一帮人打群架,宋墨路过本想劝和。结果,他往那一站,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初三的那帮小子当成是对方阵营的,不分青红皂白冲上去把他一顿好打!你都不知道,那群小子下手有多狠,宋墨的背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听我妈复述战况的同时,我暗自捋了一下事情的因果及人物关系。弄清楚后不禁有些失望,原以为宋墨是踏着七彩祥云前来救美的盖世英雄,搞了半天他就一炮灰。我忍不住打断我妈的喋喋不休:"你叫宋墨来接电话。"   "喂!"一个相当富有磁性又略带沙哑的声音通过冰凉的金属话筒传到我的耳朵。   "喂?"宋墨不耐烦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忙不迭地问道:"哎,那女生是不是长得特好看?"   "嗯?"   "哎呀,不是说是因为一个女生引发此次大战的吗?啧啧啧,果然是‘红颜祸水啊!"   電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宋墨一字一顿地对我说:"宋君,你真肤浅!"   2
  我是宋君,宋墨是比我小5岁的亲弟弟。不过在他看来,我从来就没有身为人姐的自觉,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宋墨5岁的时候还不太会说话,口渴的时候就拿手指指水瓶又指指自己的嘴巴。一开始大家觉得蛮好玩的,都没太在意,结果他知道自己说话不利索就干脆不说,成天用手比比画画。   兴许是5岁以前憋太久了,后来宋墨话特别多,而且很会哄长辈们开心。这让我在这个本来就残存着重男轻女腐朽思想的家族里更难有立足之地。宋墨还在学步车里的时候,我妈让我给他喂米粉,我尚且能够偷吃几口,反正他除了哭也不会说话。可这一切都在5岁之后发生了改变,而我也开始相信有因果轮回这么一说。   尤其是我上初中那会正处于叛逆期,而我妈也提前进入了更年期,于是我和我妈的关系分外紧张。也许是我的乖张暴戾衬托出宋墨的温润如玉,我妈对他更是呵护备至,而我则本着恨乌及屋的变态心理对宋墨始终有着仇视。   那时我一度认为宋墨虽然还年纪尚幼,但实则阴险狡诈。我绝非信口雌黄、胡乱指摘,比如我们开战时,战场上刀剑无眼,宋墨的鼻子总是特别不争气,一碰就流血,一流血就乱了我方军心。我急于补救决定暂时休战,先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再大战三百回合。然而宋墨却拒绝清理,任由鼻血流得满脸都是,显得十分悲壮。待我妈回家,他就会一把鼻血一把泪地控诉我的恶行,我的悲惨下场可想而知。   3
  宋墨初一的时候浑身散发着戾气,刘海长得遮住眼睛。他喜欢穿破洞牛仔裤,具体形象请参照网上的杀马特照片。最让我看不惯的是,他成天一副萎靡不振、颓废忧伤的样子,使我不禁怀疑他是不是郭敬明的小说看多了。可他一脸茫然地问我:"郭敬明是谁?"   在宋墨连续三次数学成绩不及格,最低考了25分的时候,我爸和我妈终于决定把他送进县城管理最严苛的寄宿学校。转学之前,我百思不得其解,宋墨怎么就能把数学考得比我还低?   我问他:"课听了吗?"   "听了啊!"他一脸诚恳地回答。   "作业写了吗?"   "写了啊!"他更加诚恳。   我抓狂:"那你是怎么考的?"   "试卷上的题目我就是不会啊!"他依旧诚恳且无辜。   那所寄宿学校一个月只有两天假,第一次月考,宋墨的数学成绩竟然从25分直线飙升到125分。我大惊失色,感叹道:"S中的老师这么厉害啊!"   宋墨无精打采地回我:"打人是真的厉害……"   我对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发出一声"哦",故意拖得九曲回肠,他瞬间觉察到自己仿佛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可能是距离产生美,也可能是和学校里"打人不眨眼"的严厉老师相比,我这个姐姐委实太温柔了,宋墨对我比以前亲近很多。   宋墨比我妈更了解我的喜好,他给自己买手表的时候也会帮我挑一块,然后献宝似的告诉我:"姐,我给你买的手表比给自己买的还贵!"   我眼皮也不抬一下,懒懒地问他:"哦,是吗?你哪来的钱?"   宋墨理所当然地回答:"咱爹妈给我的钱当然就是我的钱啦!"   我立即冲他谄媚地笑道:"那咱爹妈给了你多少钱?我在淘宝上看中一款阅读器,你介不介意赞助我一点呢?"   说起来,这种敲诈我弟的掉节操的事我干过不少,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脸皮也越来越厚。   由于身高原因,外人看着反倒以为我比宋墨小。当我妈再搬出那句"你是姐姐就应该让着点弟弟"的时候,我终于不再像年少时那般愤怒,而是故作讶异地问:"我是姐姐吗?不认识的人都以为我是宋墨的妹妹呢!"我就这样没脸没皮地在宋墨那里骗吃骗喝、骗钱花。   4
  不懂事的时候,我其实特别反感宋墨的出现,也十分想不通为什么好友匣子做梦都想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她说独生子女很孤单,我回首了自己和宋墨一起成长的岁月,打架、斗嘴几乎没停过,日子过得确实不孤单。   后来,我去外地读书,只有寒暑假回家。我一回来,宋墨总拉着我家长里短地说个没完,哪怕在手机上看到一个段子也要念给我听。他说完之后我面无表情,他就说:"宋君,你这人真没劲"!尽管如此,他还是像和尚念经般碎碎念个不停。可是,我知道,彼时的宋墨在亲戚朋友们面前其实特别寡言。   宋墨有时嘴挺毒的,骨子里还残存着暴力倾向,要知道他5岁的时候曾拿着剪刀满大街地追着我跑。宋墨从小就不爱学习,好在我也不爱学习,但我仍告诉他:"这世界上不能够每件事物都是你热爱的,有些事并非一定要去做,但做过之后你会有更多选择的余地。一旦你选择了,就要对你热爱的事物不遗余力。"   我经常会在宋墨更新QQ空间时,苦口婆心地劝他:"不要整天发这些无病呻吟的说说了,几年之后再看到这些‘黑历史,你会忍不住想掐死当年的自己!"宋墨听后十分受教,自此QQ空间对我设置了访问权限。   偶尔想想,其实十几岁的忧伤和二十几岁的迷茫一样,都是真实存在的。它们固然幼稚,甚至显得矫情或者杞人忧天,可这些都是每个年龄段所要经历的。   希望宋墨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顶天立地,也希望他永远像个男孩般单纯正直。
 
苏遇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醉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