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诗词千古文人侠客梦热血诗篇慨而慷


  "千古文人侠客梦",似乎越是无缚鸡之力的手,越是能下笔万钧;越是闷锁书斋内的足,越是向往坎坷颠沛。翻开诗词,对英雄、剑客、侠士、将军的描写,更是精彩纷呈,其中的"气势"和"热血",甚至完全超越了事情本身。
  《白马篇》
  曹植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这首诗描写和歌颂了边疆地区一位武艺高强又富有爱国精神的青年英雄,借以抒发诗人的报国之志。
  开篇"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是第一层。用借代和烘托的手法,以马的雄骏烘托人的英武。白马,在古人眼里,除具有能战善战,堪负重任的品格外,还象征着坚定、忠诚、奉献、牺牲。以白马来指代理想中的少年英雄,是再贴切不过的了。"连翩西北驰",显示了军情的紧急。
  之后六句是第二层,缓笔插入对这位白马英雄的描述。幽并,指幽州和并州,是燕赵故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诗中写这位白马英雄是"幽并游侠儿",以见其根基不浅。接着诗人便以饱蘸热忱的笔触描述英雄的精绝武艺,"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是写他长期坚持不懈地苦练骑射技术的情景,说明他精深的武艺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接着又写他过硬的骑射技术:左右开弓,仰射俯射,或动或静,箭无虚发。
  下面三句是第三层。紧承开头"连翩西北驰",边塞城邑多次报警告急,敌军骑兵频繁犯边。插着羽毛的紧急文告从北方传来,白马英雄立即催马登上防御工事。写出了英雄急国家所急的侠肝义胆。在边塞紧急的关头,国家一声令下,他毫不犹豫,立即奔赴前线。
  最后四句是一层。投身于刀锋剑刃的战场,岂能不置生死于度外?哪里还顾得上父母妻儿之情?既然编入壮士的名册,参加到军队的行列,心中就不能有什么私念,就要随时准备为国捐躯,视死如归。这既是诗篇中主角的独白,也是诗人对英雄崇高精神世界的礼赞。
  《侠客行》
  李白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侠客行》开篇两句描写了游侠的服饰,"缦胡"的"缨,"霜雪明"的"吴钩","飒沓如流星"的"白马"这些当时流行的任侠服饰,不仅具有典型性,而且流露出主人豪纵、慷慨之气。仅二十个字,游侠儿的气势、风貌,就栩栩如生地展现在眼前。之后两句进而写游侠的行为,也仅是二十字,就高度概括了排忧解难、不图名利、尚义气、重承诺等等的高尚人格。
  第三个四句引入信陵君和侯嬴、朱亥的故事来进一步歌颂侠客,同时也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抱负。侠客得以結识明主,明主借助侠客的勇武谋略去成就一番事业,侠客也就功成名就了。李白正是想结识像信陵君这样的明主以成就自己"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靖一"的政治抱负。
  最后四句表示,即使侠客的行动没有达到目的,但侠客的骨气依然流芳后世,并不逊色于那些功成名就的英雄,写史的人应该为他们也写上一笔。
  唐代游侠之风颇为盛行,尚任侠的少年都企求干一番豪纵、快意的事,得到社会上的普遍赞誉。特别是关陇一带的风习"融胡汉为一体,文武不殊途。"更促成了少年喜剑术、尚任侠的风气。李白少年时代,颇受关陇文化风习的影响,因此,他自幼勤苦读书"观百家"外,"十五好剑术"(《与韩州书》)"高冠佩雄剑"(《忆襄阳旧游赠马少府巨》)甚至,一生都身不离剑:"抚剑夜吟啸,雄心日千里。"(《赠张相镐》其二)"长剑一杯酒,男儿方寸心。"(《赠崔侍御》)堪称是"文武不殊途",兼备于李白一身了。
  《六州歌头·少年侠气》
  贺铸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從,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此词作于北宋哲宗元祐三年,当时西夏屡犯边界,贺铸在和州(今安徽和县)任管界巡检(负责地方上训治甲兵,巡逻州邑,捕捉盗贼等的武官)。虽然位卑人微,却始终关心国事。眼看宋王朝政治日益混乱,词人义愤填膺,又无力上达,于是挥笔填词,写下了这首名作。
  此词上阕回忆青少年时期在京城的任侠生活。"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是对这段生活的总括。 "肝胆洞,……矜豪纵"是一层,着重写少年武士们性格的"侠"。他们意气相投,肝胆相照;他们重义轻财,一诺千金;他们正义在胸,推崇勇敢,以豪侠纵气为尚。这些都从道德品质、作人准则上刻画了一班少年武士的精神面貌。 "轻盖拥,……狡穴俄空"是又一层,侧重描写少年武士们日常行为上的"雄"。他们驾轻车,骑骏马,呼朋唤友,活跃在京城内外。他们随时豪饮于酒肆,且酒量极大,如长虹吸海。有时,他们又携带弓箭,"呼鹰嗾犬",到郊外射猎,各种野兽的巢穴顿时搜捕一空。武艺高强,更衬托出他们的雄壮豪健。这两层互相映衬,写品行的"侠"寓含着行为的"雄",而写行为的"雄"时又体现了性情的"侠",非自身经历难写得如此真切传神。
  下阕开头"似黄粱梦",把思绪从过去拉回到今天的现实中来。过去的生活虽快乐,然过于匆匆,如梦一样短暂。离开京城已经十多年,如今已是中年,自己的境况又不如意,像落入囚笼的雄鹰,建立奇功的才能完全被埋没了。而且像这样郁郁不得志的下层武官并非词人一个,"鹖弁如云众",找出了造成这种现象的社会原因,指责了浪费人才、重文轻武的北宋当权者。
  当年交结豪杰、志薄云天的少年武士,如今锐气已销磨许多,但内心深处仍蕴藏着报国壮志,连身上的佩剑也在西风中发出怒吼。然而,在一派主和的政治环境中,他"请长缨,系取天骄种"的心愿只能落空。于是词人只有满怀悲愤,恨恨地登山临水,将忧思寄于琴弦,把壮志托付给远去的鸿雁。
  此词塑造的游侠壮士形象,在唐诗中屡见不鲜,但在宋词中则是前所未有的。是宋词中最早出现的真正称得上抨击投降派、歌颂杀敌将士的爱国诗篇,起到了上继苏词、下启南宋爱国词的过渡作用。
 
柳眉游侠侠客白马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静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