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百岁兰的故事时间


  大家好,我是和兰花没有半点儿亲缘关系的百岁兰。我属于百岁兰目百岁兰科百岁兰属,在这个目里,有且只有我——百岁兰这一个品种。在整个地球上,你完全找不到另一个物种,与我沾亲带故。在地球上,我举目无亲,仿佛天外来客,于是,人们给我起了个别名,叫"奇想天外"。
  介绍了这么多,接下来,你们先听我讲个小故事呗。
  活命的秘诀
  1859年9月3日,非洲西南部的纳米布沙漠。
  这儿干旱少雨,年降水量不足25毫米,十分荒凉。奥地利植物学家弗雷德里奇·威尔维茨顶着烈日,艰难地跋涉在这里。
  忽然,他的目光投向了我这边。难道,终于有人发现我了?我内心好激动。只见,他快步走了过来,蹲下了身子:"哦,原来这不是一堆枯草啊!"
  "哼,我当然不是枯草!我是百岁兰!"我小声抗议,"我活得好好的。"
  威尔维茨仔细地看了看我,拿出卷尺量量我的身高、体长,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木质块茎高约20厘米,只在顶上长着两片大叶子。这两片大叶子还会纵向开裂,让百岁兰看起来好像拥有很多狭长的叶子。这两片叶子反向伸展,每片宽约30厘米,长有3米多。为什么这大叶子会破裂成很多条,看起来就像一团乱蓬蓬的布条呢?嗯,我知道了,肯定是风沙的摧残和极度干旱的缘故。这叶子靠近茎的部分像皮革一样坚硬而厚,但叶的顶端却又薄又软,所以,顶端就被弄成了一条一条的。"
  他站起来,环顾四周:"哎,沙漠里气候干燥,雨水稀少,蒸发量又大。为了适应这种环境,沙漠中的植物或脱去叶子,或叶子变态为针状,好减少水分的损失。可是,这家伙为什么还要长着两片大叶子?这不是消耗水分吗?真笨!"
  "嘿,别这样说我,行吗?"我有点儿不满。他一定不明白,我匍匐着生长,风沙就不能打折我的身躯了呀,至于叶子的顶端嘛,损失一点儿没关系,反正我又不长个儿,只长叶儿。
  不好,这个人居然拿出一把铁镐,开始铲我身下的沙子,然后,又去挖其他的百岁兰:"嗯,这些家伙有着长长的圆锥形直根,可长达3米到10米。它们肯定是靠着这些根去吸收沙漠里的每一滴水的。"
  一声痛苦的呻吟传来,我旁边一株百岁兰的主根被这人给弄断了。天啦,他不知道我们断了主根就不能活了吗?他想干什么呀?
  天黑了,這个威尔维茨不再折腾,他找了个背风处,搭起帐篷休息了。我舒了一口气,生怕他回头把我挖起来。
  第二天,威尔维茨早早地起来了。"啊,好大的雾!"他欢呼起来,"我知道了,这些家伙能吸风饮雾呢!"他仔细地观察了我的叶片:"非洲的这片沙漠靠近安哥拉海。每天早晨,浓浓的海雾会覆盖这里。弥漫的海雾下,这些家伙打开叶片上的气孔,大口大口地吸收着空气中的水汽。不久之后,雾气渐渐消散,叶片中的气孔也会逐渐关闭,锁住水分。靠着超深的直根系和能从雾气中喝水的超大叶片,它们才能够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生存啊。"
  "可是,它们的叶子为什么不凋落呢?"威尔维茨怎么也想不明白。
  叶子为什么不凋落?
  好吧,还是由我来解答这个问题。
  我们的叶子基部有一条生长带,位于那里的细胞有分裂能力,会不断产生新的叶片组织,使叶片不停地长大。
  你一定会说:"听说,百岁兰能活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那,它的叶子还不得绕地球几圈?"
  当然不会了。纳米布沙漠有一株寿命达到2 000岁的百岁兰,它的叶片也只有1米多宽,长也就10多米而已。
  我们的叶子也会老啊,只不过,不是一片一片地老,而是一截一截地老。
  叶子前端最老,又最薄弱,会因气候干燥而枯死,因风沙击打而断裂,或者因衰老而死去。但由于最基部的生长带没有出现问题,就会不断长出新的部分,来代替消失的叶前端。
  可是,我们虽然能活千年,仿佛青春永驻,但终归会死亡啊。我们怎样让自己的家族繁衍生息呢?别担心,我们有种子呢。
  艰难的出生
  我们百岁兰是裸子植物(裸子植物的种子没有种皮包裹,因此没有果实,种子是裸露的),雌雄异体。雄花和雌花在每年的夏季同时开放。开花时,雄花会像其他裸子植物的一样随风放出大量的花粉,而雌花会在茎顶表面抽出球果状的穗形花序,花片呈朱红色,奇异而艳丽。要完成繁衍生息,还真不容易。
  沙漠里,我们分布稀疏,相隔遥远,即使有大量花粉,也没法完全靠风传播。不过,幸好有百岁虫。它们是一种奇特的昆虫,专门为我们提供授粉服务,我们则为它们提供生存场所。
  成功授粉的球果经过9个月的"怀胎",在第二年春天成熟。每颗种子都长着轻而薄的"翅膀",随风"飞"往远处安家。
  但是,安家后的种子并不能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它们中的绝大部分要么被一些动物吃掉,要么受真菌感染而"夭折"。
  就算存活下来的幸运儿,也不一定能马上启动成长之旅。它们得等,等到某一天突降大雨,才能迅速地生根发芽。可是,即使生活在如此糟糕的环境里,我们仍然没有怨言,因为,生命是如此不容易,何不再快乐一点儿呢?
 
尹代群维茨风沙威尔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忆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