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柳永人生沉浮烟花巷陌


  人总是在清冷的深夜,想起曾在岁月沧桑中走过的路,也往往在这种时候,相思的愁绪也不断地从某个角落冒出。说到相思,不得不提到的一句诗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北宋著名诗人柳永笔下流传千古的名句,深情宛然可绘,可以说将相思之情描绘到了极致。
  柳永出身儒宦,幼时即显聪颖,作文、音律精通,加之受过良好的教育,他在青少年时代就崭露头角。以"奇秀甲于江南"而闻名的武夷山把灵秀之气都赋予了这个少年,他不仅长相俊美,更善于填词。不止亲友对他寄予厚望,他自己也对前程满怀信心。宋朝立国标榜文治,影响所及,读书考学便成为许多青年才俊施展抱负、实现理想的重要途径。柳永自然也不例外,他于宋真宗天禧元年到京城赶考,他辞别亲人时抱有必中的信心。
  然而造化弄人,揭榜时柳永名落孙山。那时的柳永还很年轻,意气风发,根本不把这次落第当作一回事,他在一首词中写道:"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幾年后他第二次参加科考,却仍然不中。失望之余,他挥笔写下了那首改变他人生走向的《鹤冲天》:"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他在词里说,既然自己没有机会实现凌云的壮志,为何不张扬个性反而一味计较自己的得失呢?青春易逝,他宁愿舍弃浮名,换来偎红依翠的浅斟低唱,做他的白衣卿相!柳永这首词不胫而走传到宫里,当朝皇上宋仁宗听了很是恼火。柳永第三次参加科考虽然考中了,但临到皇帝圈点放榜时,宋仁宗朱笔一挥就把柳永的名字划掉了,并说:"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这次打击对柳永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试想,如今连皇上都对他怀有成见,他还会有出头之日吗?
  上苍终究对他心怀悲悯,第四次科考,柳永得中后被放了个屯田外郎,故后人又称他柳屯田。然而,因他做官清廉,体恤百姓,以致死后竟然无钱安葬。最后,是那些与他相知多年的风尘女子含着泪,唱着哀婉的丧歌,筹钱将他掩埋。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性情才成就了柳永在词坛的地位。若换上另一种人生际遇与性情,就断然不会给后人留下如此众多的脍炙人口的佳作。
  宋朝初期的文坛还承续着晚唐五代的余风,散文写作崇尚绮丽浮华,诗歌创作上西昆体大行其道。柳永主要生活在北宋的真宗、仁宗两朝,是北宋都市发展最为繁盛的年代。他在青年时期即离开家乡,漫游于富庶的江南,为"三吴都会"所倾倒。柳永的词是北宋都市繁荣发展的产物,也生动展示了宋代都市面貌,可谓北宋都市之"诗史"。柳永有很多直接反映北宋都市繁荣局面的词作,写得非常出色,比史官更传神更鲜明地展现了北宋都市万井千闾富庶的景象。
  柳永以其卓绝的艺术才华,改造了词体的形式,发展了慢词长调,提升了词的表现能力,其词多用赋体,擅长于铺叙展衍。如《望海潮》一词,从都市形胜到山水美景,无不蔚似雕画。铺采摛文,则从四时风光到昼夜笙歌,无不层层铺叙,真可谓"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柳词的传神取韵,还在于柳词写景状物或叙事时始终着眼于人的体验与感受。其词所呈现的承平气象,最重要的部分是写下太平盛世人民的欢乐。
  柳词绸缪宛转,百变不穷。柳永写作时从内心感受出发,突出盛世下世俗生活真实的细节,所以柳永的作品才足以打动人心。
  (本栏目编辑 黄亚琼)
  Email:875000067@qq.com
 
朵颐巷陌柳永科考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