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你会像一粒扣子一样示弱吗


  他们是爱我的,所以,他们会为了我的愿望而努力,这样就够了。1
  人常常会夸大自己的悲伤,就像我的同桌宋流年。我这样说他,他肯定会不高兴,还会摆出惯常的臭脸,一副你懂什么的表情。
  其实,我什么都懂。因为我的生活也并不是大家看到的那么完美。不对,离完美简直还有十万八千里呢,应该说是千疮百孔。
  虽然跟宋流年相比,我的家庭完整着。但是,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当父母,就像我的父母。我却没有办法,因为我无法选择成为什么人的孩子。
  我妈生活的全部意义都在麻将桌上,只要有麻将打,她的脸就能笑成一朵花,又是秧歌又是戏的。而我爸喜欢喝酒,他经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爸没啥本事,也没啥爱好,这辈子就爱喝两口酒,将来你若是想要孝敬我,就给我多买几瓶酒吧!"
  我简直烦透了这样的生活。有时候放学,我不想回家,便在学校周围的小公园里转。有流里流气的男孩上来搭讪,他们说:"美女,和我们一起去玩吧!"我承认我动摇过,因为我觉得很孤单。但是,我很快又会告诉自己,我讨厌我爸妈的生活,我不能再重复他们那样的生活。所以,我是个好姑娘,没有加入坏孩子的行列,走入歧途,更没有任性地离家出走,而是选择留下来继续面对我的生活。所以,我更加鄙视宋流年,他只是父母离异,就整天摆臭脸表现出自己极大的愤怒,况且他的继父对他很好。2
  我爸出事那天,我的左眼一直跳。虽然我不迷信,但是那天我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后来证实我的感觉是对的,的确有不好的事发生了,也许这就是父女之间的心灵感应吧!
  那天,我爸喝醉酒去工地上工,结果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真想恶狠狠地说一句"我早知道会这样!"但是,当我跑到医院,看见他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时,我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我妈在一旁一个劲地哭。于是,我开始去找医生给我爸做检查,又跑去工地找包工头。包工头见我是个黄毛丫头,一脸不屑地说:"责任不在我,是他自己喝醉了酒。"
  "我知道。我并不是不讲道理的姑娘,也没想赖你,但是请你把拖欠他的工资都给我,因为要给他治病。"我斩钉截铁地说。
  包工头可能没想到他那样的酒鬼会有我这样的女儿。他叫会计把钱给我,然后拍了拍我的头说:"你是一个好姑娘,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從工地出来的那一刹那,我泪流满面。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如果你真诚地对它,它就会回给你善意地微笑。
  回到医院时,看见我爸在喝粥,精神略有好转,我心里大安。我看见他的睡衣上有一粒扣子松了,就让我妈去护士站借针线给缝上。我说:"就算是生病,也不能不像样子。"我妈乖乖地去了。她弯腰缝扣子时,我看到她头顶的头发有些花白了。我突然想,也许她从前设想过的生活并不是现在这副模样。
  那天晚上,我跟我妈坐公交车回家,我问她:"妈,你真的觉得玩麻将有意思吗?"我妈的目光盯着车窗外的某一处好一会儿,才说:"能有什么意思?简直没意思透了。但是,生活中的不如意如果不逃避,日子要怎么才能过下去呢?"我心里突然有些心酸。我总是在埋怨,可是我又何曾与她好好说过话。她下岗了,心里应该是难过的。父亲做着很累的工作,从不曾认真听她说过什么,而我只知道伸手要钱,她的心里大概也落满了灰尘吧。
  我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真的,有时候人长大只是一瞬间的事情。3
  那天晚上,我抱着枕头主动睡在了我妈的床上。我说:"妈,你白天缝扣子时,我在想,其实我们可以像那粒扣子一样示弱。因为那粒扣子肯定是在衣服上被绑得累了,才松懈下来,就是想告诉别人它累了,想休息一下,而不是假装坚强,直到崩落下来。"
  我妈瞪着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我。我不知道她是没听明白我的话还是因为别的,于是我又耐心地解释道:"我说的意思是,我们是亲人,我们可以把自己内心最软弱的地方展示给对方看,因为所有的困难我们要一起面对,然后一起想办法解决。"
  我妈可能没想到我会突然说这些,眼泪前赴后继地涌了出来。那天晚上,她说了很多话,像我同桌宋流年一样。我想她的那些话肯定也像沉积的雨水一样积在心里很久了。我妈以前竟然是文艺女青年,在学校时还是校刊的编辑。她长长地叹了口气,说:"现在日子过成这样,简直不敢细想。"
  我搂着我妈的肩膀,说:"你才四十岁,还有大把的日子过,叹什么气?你不是还有我呢吗?"我妈笑了。
  真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没想到我爸的这次事故竟然成了我们家的转折点。出院后,我跟爸妈约法三章,我妈不再去打麻将,我爸也不再去喝酒,不然我就离家出走。再不然,我就跟着社会混混去做不良少女。
  他们欣然答应了,我爸还说他这辈子就怕我这个宝贝女儿。我心里笑,怕就好。我成了他们两个人的监工。我跟宋流年说:"我厉害吧,人家父母教育孩子,我是孩子管着父母。"
  当我妈再次偷偷去打麻将时,被我抓个现行,我说:"马兰花,如果你想在你女儿心中做个言而无信的人,那你就继续!"
  我爸跟我商量可不可以少喝点酒,哪怕只喝一小杯。我板着脸训斥:"能喝一杯就能喝一瓶,你看着办!"
  有时候,我也会像一粒扣子一样示弱。我跟我爸妈说别人家的父母是怎么疼孩子的,我也想去公园跟他们野餐,想要条漂亮的裙子,想跟他们去必胜客吃披萨……
  他们是爱我的,所以,他们会为了我的愿望而努力,这样就够了。后来,我妈去做了钟点工,一个月后她又去了一幢大厦做保洁员。因为她的工作得到了认可,还成了小组长,手下管了两个人。我爸本来技术就很好,不喝酒时,几乎无人能超过他,他的奖金成了工程队里最高的。我生日那天,他们带我去吃了披萨。其实我并不爱吃披萨,那么贵,还不如街边的馅饼好吃。但是,我们三个人吃得很高兴。我爸说:"姑娘,我们头儿一直夸你,说你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
  我笑了:"那当然,我连父母都能领导好,将来没准是企业家的料。"
  宋流年说:"看看,汪燕,说你胖你就喘上了。"
  "嘁,我那是婴儿肥,你懂什么!"我嘻笑着。
  我不但是个好姑娘,还是个自信的姑娘。我常常对身边的朋友说:"别总撑着装坚强,你会像一粒扣子一样示弱吗?"
 
纤手破新橙包工头扣子披萨学生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尔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