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继子找来瘸腿房客合住背后有阴谋


  那天,王志远身体不舒服请假回家。刚进门,就见房客耿勇的卧室门虚掩着,传来歌曲《最炫民族风》的声音。王志远习惯性地往里面瞟了一眼,这一眼让他魂飞魄散:之前一直号称自己瘫痪的耿勇竟然站在轮椅旁手舞足蹈,一边还啃着苹果。王志远根根头发直竖,联想到母亲猝死,他的心里疑问顿生。耿勇为何要伪装瘫痪欺骗自己与母亲?他身上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继子继母因房产反目成仇
  王志远的母亲名叫潘桂英,故事要从几年前说起。2013年11月,潘桂英接到继子郭超的电话,"阿姨,咱们约个时间,坐下来协商我爸那套房产怎么处理吧。"潘桂英回避道:"你爸尸骨未寒,我哪有心情说这事?过段时间再说。"这已是郭超第七次在电话里请求潘桂英,没能得到肯定的回答,他心里自是有很多的怨气。
  郭超14岁那年,潘桂英和郭超的父亲重组家庭。半年前,郭父因肝癌晚期不幸去世。他们结婚的时候,购置了一套145平米的三居室。十多年过去了,这套房产已升值到300万元。郭父临终前留下遗嘱,儿子郭超和潘桂英将平分这套房产。
  几天后的星期六,郭超一大早就赶到潘桂英家里,将她圍追堵截。郭超提出两套方案:"这套房子你我共有,自住或出租都会带来很多遗留问题。要么我分期付款买下您名下的半套房,要么我将产权出售给您。"
  潘桂英在眼镜店上班,每月工资不过3000元,儿子王志远在汽车4S店打工,收入也不高。母子俩根本没能力买下郭超的半套房。潘桂英也不愿将自己的半套房出售给郭超,那样她和儿子要重新买房,背负巨额房贷。她已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早已是房子的主人,根本不想搬走。
  潘桂英明确告诉郭超:"这两套方案,我都不能接受。"说着,她抹起眼泪:"我与你爸生活了十多年,房子里到处都有他的印记,我不会离开这里。"郭超不吃这一套:"你真那么在乎我爸,就拿出诚意来,咱们将问题处理好!""我现在拿不定主意,你可以住进来,或者将半套房出租。"这句话,给了郭超幻想空间。
  郭超与女友董薇已恋爱3年,因没有婚房迟迟未完婚。回到家,郭超与母亲商量:"我想与董薇尽快结婚,家里这套52平米一居给我做婚房,您住爸给我的半套房怎样?"郭母愤怒了:"你想让我天天面对那个女人吗?我讨厌潘桂英,一天也不想见她!"
  接着,郭超向董薇求助:"潘桂英母子想独占那套房,我想与你尽快搬进去,不能让他们逍遥自在。"董薇嘟起小嘴:"我不想与人合住。""这是一种策略。你想呀,咱们住进去肯定会给潘桂英生活带来不便。到时说不定她会接受我提出的两套方案。"董薇体谅郭超的难处,答应了。
  几天后,郭超带着董薇开始与潘桂英母子合住。潘桂英母子占据主卧,及采光条件好的次卧。郭超和女友只得住进了朝向差的那间次卧。按理说,三间卧室应该重新分配。郭超不想一住进来就闹不愉快,只得隐忍下来。
  郭超与董薇都是80后独生子女,做事粗枝大叶。在厨房做顿饭,弄得灶台、地板尽是菜叶、大葱皮和油渍;晾衣服溅得阳台全是水;偶尔擦次客厅,两人也只擦靠近自己卧室的那一半……潘桂英母子看不惯,负面情绪在心里发酵。
  时间一长,郭超和女友就像扎在潘桂英肉里的刺。她与儿子联手,想方设法在生活中给这对情侣设置障碍,逼他们走人。此后,潘桂英在厨房做饭,故意拖延时间,就连做碗炸酱面也得1个小时,急得郭超隔几分钟去厨房张望一次。夏天,王志远故意赤裸上身,穿着内裤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让董薇难堪。
  一次,郭超和女友与同事泡吧,晚上11点多才回住处。郭超将钥匙插进锁孔,却怎么也打不开。原来,门从里面被反锁了。郭超拍打房门,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他拨打潘桂英和王志远手机,都已关机。董薇生气地向郭超嘟囔:"你太窝囊了,这种气我受够了!"怒火在郭超心里燃烧,他将防盗门踹得"砰砰"响。半个小时后,潘桂英故意惺忪着睡眼起来开门:"你们得收敛些,深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安生?"
  "要不是看在我爸份上,我对你们早就不客气了。"郭超伸手推了一把潘桂英,哪知她夸张地往地上一坐,哭喊道:"你怎么打人?这么晚回来还有理了?"王志远闻声从卧室冲出来,扬手就打郭超:"欺负我妈,我跟你拼了!"两人扭打在一起。董薇好不容易才将他们分开。
  第二天一大早,董薇收拾好行李,与郭超摊牌:"我今天就走,就算一辈子不结婚,我也不愿意住这里。"郭超也厌倦了这种压抑、屈辱的合住生活。当天,两人心情复杂地搬走了。潘桂英母子如释重负……
  贪婪继母意外离世
  董薇住回父母家,并向郭超下达最后通牒:"我再等一年,要是你还没有独立婚房,我就找个有房子的男人结婚。"半套房产成了套在郭超脖子上的绳索,他陷入痛苦中。郭超向律师讨主意,对方告诉他,像这种情况,只能靠当事双方协商解决。
  郭超无奈,提着一箱牛奶上门看望潘桂英。他动情地说:"阿姨,你和我爸生活了十多年,就是我的亲人。我以前不懂事,看在我爸的份上,别与我计较好吗?房产问题不处理好,我爸在天堂里也不会安心。"潘桂英反问道:"你想怎么解决?""按当前行情,我那半套房值200万,我180万让给你怎样?""我们孤儿寡母的,哪里拿得出这么一大笔钱?"
  郭超打算慢慢磨,磨到潘桂英能接受为止。此后他经常过去给潘桂英送礼物,几次拉锯战下来,郭超狠心将房产降到140万,可是潘桂英根本拿不出钱,她直接把房价压到了80万。郭超彻底愤怒了:"这和掠夺有什么区别?房子是我爸认识你之前买的,早知你这么贪婪,我爸绝对不会分一半房产给你!"潘桂英撕破脸皮:"我照顾你爸十多年,他住院期间我整整半个月没合眼,治病加上处理后事,我前前后后花了20多万。这套房子全归我都不过分!"郭超抓起带来的水果砸在潘桂英脚下,苹果、桔子滚落一地……
  协商彻底破灭。雪上加霜的是,董薇频频向郭超施压,说是再不解决房子问题,她就要另外去相亲了。郭超对潘桂英恨之入骨。
  2015年9月16日,一个坐着轮椅的小伙子突然住进郭超的卧室。潘桂英警惕地盘问对方:"你是谁?与郭超什么关系?为什么住这里?"对方谦卑一笑,自我介绍说叫耿勇,25岁,河南信阳人,3岁时不幸患上小儿麻痹症,双下肢瘫痪,靠开网店为生。一个星期前,他以每月1500元租下了郭超的房子。对这名房客,潘桂英有种本能的反感,但耿勇双下肢残疾,属弱势群体,潘桂英不忍为难他。
  耿勇嘴甜,见人一脸笑。每天傍晚一听见开门声,他就摇着轮椅从卧室出来,与潘桂英或王志远打招呼。潘桂英在厨房煎炒烹炸,耿勇坐在厨房门口与她套近乎:"阿姨,我真羡慕你与志远有班上,我只能窝在家里开网店。现在生意不好做,也挣不到什么钱。哪个女孩会看上我?这辈子我注定孤独到老。"说着,耿勇眼眶红了。潘桂英不由对他生出几分同情。
  坐轮椅上下楼不方便,耿勇经常一连几天不出门,蒸一锅米饭,一包榨菜,两个咸鸭蛋,他就能吃一天。耿勇与儿子年龄相仿,身边没有亲人照顾,日子过得如此清苦,潘桂英悲天悯人的母性被激发。遇到家里炖排骨、包牛肉饺子,她偶尔匀出一份给耿勇:"你过的什么日子呀,看着让人心疼。"耿勇黯然神伤:"我出一趟门太不方便了,我天生胆小,怕见血,不敢杀鸡剖鱼,生活只能这样。"潘桂英听了,心里別有滋味。
  耿勇住满一个季度后,郭超上门收房租。因与郭超有过节,潘桂英进卧室回避。郭超站在客厅里大声说:"小耿,潘阿姨、志远与我是一家人,你得与他们好好相处。你和他们过不去,就是与我为敌。"耿勇朗声回答:"郭哥放心,阿姨和志远都是好人,我在这里住得很舒心。"郭超走后,潘桂英问儿子:"他态度怎么变了?"王志远向母亲解释:"郭超还算识趣,清楚与我们为敌的后果。要是我们为难他的房客,他的房子租给谁?"
  盛夏,耿勇还整天穿着长衣长裤,并在膝盖上搭一条毛巾被,热得满头大汗。潘桂英奇怪地问他:"气温这么高,你怎么不穿短裤?"耿勇苦笑道:"我两条腿细得像麻杆,很吓人,我担心你和志远见了晚上做噩梦。"
  几个月相处下来,耿勇留给潘桂英的印象就是:温和谦卑,胆小怕事,不具备侵略性。以前与郭超、董薇同处一个屋檐下,潘桂英处处戒备提防,上个洗手间都要锁上卧室门,米面油盐酱醋全锁进专用橱柜里。现在对耿勇这样一个下肢残疾的房客,潘桂英开始不设防:上超市购物,她不锁卧室门;厨房里摆满她做饭用的大米、面粉、油盐酱醋,她和儿子爱吃的老干妈、豆腐乳也随意摆放在灶台上。
  2016年6月,潘桂英突然感觉心脏不适,胸闷气短,王志远劝她去看医生,可她没在意。几天后的晚上,她像往常一样在阳台的跑步机上锻炼,刚跑几分钟,剧烈心绞痛袭来,她像木头一样栽倒在地,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王志远背起母亲匆匆往医院赶。出租车还未到医院,潘桂英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
  轮椅房客背后的惊天阴谋
  医院判断潘桂英是心血管破裂导致猝死。王志远悲痛欲绝,如果自己早点陪她到医院看病,也不至于猝死。得知潘桂英离世,郭超赶往殡仪馆吊唁。他含泪对王志远说:"潘阿姨毕竟与我爸做了十多年夫妻,我心里也不好受,真后悔以前和她争吵。"接着,他安慰王志远要保重身体,"咱们都得好好地生活。""谢谢你。"王志远含泪点点头。
  2016年9月,王志远在为客户介绍新车性能时,感到心脏隐隐有些不适。下午,他请假回家休息。耿勇的卧室门虚掩着,电脑上正播放歌曲《最炫民族风》。王志远习惯性往里面瞟了一眼,这一眼让他魂飞魄散:瘫痪的耿勇竟然离开轮椅,嘴里啃着苹果,在房间里自如地走来走去。这时耿勇眼角的余光瞥见了王志远,慌乱地坐回轮椅。王志远根根头发直竖:耿勇为何要伪装瘫痪欺骗自己与母亲?他身上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母亲的猝死会不会与他有关?王志远一口气跑到楼下,拨打110报警。
  耿勇意识到瘫痪穿帮,收拾几样贵重东西慌忙逃窜。刚走到一楼的电梯口,就被王志远带来的民警控制。王志远撩起耿勇的两条裤管,天呀,他的两条小腿粗壮结实,哪是什么小儿麻痹患者,分明就是个精壮健康的大小伙子!耿勇伪装瘫痪肯定有隐情。
  警方将耿勇带回去审讯。面对强大的心理攻势,耿勇供述:"这一切都是郭超指使的。"当晚10点,警方在郭超住处将其抓获。见阴谋败露,郭超如实交代,耿勇伪装瘫痪"潜伏"潘桂英家中,是他精心策划的一场惊天谋杀……
  原来,潘桂英的贪婪与强硬,让郭超动了杀机。房子本就是父亲的,他要让潘桂英母子死去,让房产彻底回归郭家。郭超找到自己在天津打工的远房亲戚耿勇,请他帮忙除掉潘桂英母子。一听让自己连杀两人,耿勇吓坏了。郭超抛出诱饵:"我会想一个天衣无缝的妙计,事成之后给你36万。咱们做得隐蔽些,没人能识破。"
  耿勇是天津火车站附近的停车管理员,每月工资2300元,36万于他而言,无异于天文数字。在郭超诱惑下,他人性中的"恶"被激活了。耿勇要求郭超先付5万元,郭超大方地给了他6万元。郭超清楚,潘桂英母子对外人有很强的戒备心理。郭超想出了一条妙计:让耿勇伪装双下肢瘫痪,以房客身份,坐着轮椅"潜伏"潘桂英家中……
  郭超的心始终悬着,生怕耿勇露出蛛丝马迹。趁潘桂英母子在公司上班,郭超几次悄悄过来"指导工作"。见耿勇的床头摆放西装短裤,郭超教训他:"你晚上在卧室也不能穿西装短裤,万一露馅了咋办?"他拿起剪刀,三两下将西装短裤剪碎,扔到楼下的垃圾桶里。一次,耿勇买回一条活蹦乱跳的鱼,郭超点着他脑门训斥:"坐轮椅的残疾人,哪有杀鱼的本事?你做事动点脑筋。"
  此后,耿勇脑海里时刻绷紧这根弦:自己是双下肢瘫痪,说话做事必须加倍谨慎。伪装瘫痪,让耿勇很辛苦:他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出门,不能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做饭炒菜,不敢与家人、朋友联系。一天耿勇腹泻,起身就往洗手间跑,刚跑两步,他一捶脑袋:我下肢残疾,怎么能跑?赶紧回身,摇着轮椅往厕所赶。
  "潜伏"一段时间,耿勇和潘桂英母子的关系变得越来越融洽了,就这样,一场谋杀静悄悄地拉开帷幕。
  2016年1月,郭超将从网上买来的一瓶药交给耿勇。"这是一种慢性毒药。你放进他们的食物里,会致人慢性心脏病,最终心血管破裂死亡,没有人会怀疑。"经过细心观察,耿勇发现潘桂英母子喜欢吃豆腐乳,便将药放在豆腐乳里。潘桂英每隔几天就吃一次豆腐乳,王志远牙床经常上火,吃得少。因此潘桂英率先猝死。除去潘桂英,郭超付给耿勇10万元,并承诺灭了王志远再付给他20万元。
  几个月轮椅坐下来,耿勇屁股磨起了老茧,尾椎处钻心地酸痛。那天下午,趁王志远上班,耿勇在房间里活动筋骨,一边跟着《最炫民族风》跳舞,谁知这一次疏忽,竟被提前下班的王志远发现。
  从公安分局民警那里了解到郭超与耿勇天衣无缝的谋杀,王志远感到深深的后怕。他懊悔自己和母亲为何没有擦亮警惕的眼睛……
  惨案传开,董薇向郭超提出分手,她没想到为了半套房产,郭超变得如此冷血!耿勇远在河南的双亲悲痛欲绝;郭超的亲生母亲糖尿病发作,病倒在床。最悲痛愤懑的莫过于王志远,因两次食用投毒的豆腐乳,他出现心悸心慌,心脏功能受到影响。王志远一边接受治疗,一边独自承受母亲被谋害的伤痛。他坚决要求追究郭超和耿勇的刑事责任,并向法院提出民事赔偿。
 
继胜志远母子卧室家庭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