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找到生命中的那束光
  读到本期杂志的《文艺青年图鉴》这篇约稿时,我不禁想起了我的高中语文老师。
  一次作文课,老师布置了一篇议论文。那段时间我痴迷朦胧诗,在摘抄本上写满了各种美好又忧伤的句子。喜好抒情散文和娓娓道来的记叙文的我,对这种剖析事物、论述事理的议论文体不擅长,甚至心生反感,觉得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议论实在是浪费了我正在悉心培育的文艺细胞。但是老师布置的作文又不能不写,而且我的作文几乎每次都會被老师当作范文朗读,这一次,我当然不能落后啊!当我正为如何完成这篇议论文犯难时,书架上的那本《全国中学生获奖作文大全》吸引了我。我翻了翻,里面刚好有关于这个主题的议论文,我顿时被虚荣心蒙蔽了理智:要不就从书上抄一篇?这本书是爸爸去北京出差时给我买的,在我们那个相对落后的小县城并不常见。于是,我抱着侥幸心理,直接从那本作文选中抄了一篇作文,交了上去。
  下一周作文课,老师发作文。按照惯例,写得最好、会被当作范文朗读的作文最后发,以前我总是很享受自己的作文"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这种感觉,但是这次,虚荣心和做贼心虚的双重心理折磨着我,我一方面盼望自己的作文可以一如既往地压轴登场,另一方面又担心老师真要读我的作文时,会有同学觉得"听起来耳熟",令我颜面扫地。我故作镇定地坐在座位上转着笔,笔却总是不听使唤,一次又一次掉落到座位底下。这时语文老师走上前,帮我把笔捡起来,并把我的作文本轻轻地放在了我的课桌上。作文没有评分,末尾有一段很长的点评,最后一句是:"很感谢你同老师分享某某某的这篇文章,老师更希望看到你对这个话题的看法,读到你的文字。"署名是"雨荷"。
  我不敢抬头,只是盯着"雨荷"这个署名发愣。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老师的笔名,"雨洗青荷",人如其名,温婉、淡雅,浑身散发着文艺气息。老师识破了我的抄袭,却没有一句批评或责备,而是用笔名帮我守护着这个让我羞于启齿的秘密,呵护着我脆弱的自尊。她在我十六岁叛逆、焦灼的生命中,带来了一阵清香的荷风,拂去了我内心的尘埃,洗涤了我迷茫的灵魂,警示着我做人的道理。
  正当我强烈地思念雨荷时,女儿跑了过来,让我帮她看看明天学校的开笔礼上要穿的汉服是否合身。我问她刚上小学感觉怎么样,她说:"感觉比上幼儿园痛快多了!"
  痛快?如果不是看到她兴奋的眼神在不停地闪烁,我绝对会以为自己听错了。原以为她会抱怨上学辛苦,却不承想,她竟然说"痛快",这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缘何痛快?她的理由倒很简单:语文老师的字写得很漂亮,体育老师长得很帅,音乐老师的声音很好听,美术老师的性格温柔,数学老师领他们做思维的体操,科学老师教她们认识各种各样的植物……
  入学一周,每位老师都被她迅速发现了闪光点。这让我这个略有焦虑的老母亲感到一丝欣慰。能遇见好老师是人一生的幸运。正如雨荷一样,眼中有光、灵魂有爱,手握戒尺、心怀敬畏,我在十六岁的花季遇见她,从此,我的生命中有了光。
  女儿穿上汉服,一边吟诵《弟子规》,一边"正衣冠",我望着她认真的小模样儿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却一脸严肃地说:"嘘,别吵!孔子在天上看着我呢……"
  "圣人无常师",愿你在成长的道路上,有一束光,能穿透黑暗,照进你的生命。
 
周广挥汉服作文课范文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