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银锭案
  1.疑案
  杭州"许记绸缎庄"开张这天,一个黑脸汉子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将一锭银子扔给老管家:"给我五匹西湖锦缎、三匹宣州绸、四卷苏绣水磨湖绫布!"
  老管家接过银锭,觉得有些眼熟,他细细一看银锭底部,发现上面刻着"许记,第八百三十三号"几个字。老管家打量了一下那黑脸汉子,见他衣裳破旧,像个下九流角色,却出手如此阔绰,不由心生怀疑。
  老管家收下银子,如数给了布匹后,一面安排下人悄悄跟踪那黑脸汉子,一面派人到杭州府报案,自己则带着那锭银子,回到后院向主人许大元报告。许大元见到银锭后,吓了一跳,忙问老管家:"这银子是在哪儿发现的?"
  许大元是宣州首富,他常将聚积的零碎银子,请银匠制成五两一个的银锭,在锭底刻上"许记"二字,再根据成锭顺序,刻上数号藏入库中。五年前,许大元的弟弟二元带着五百两库银,去杭州游学,谁知一走便音信全无。许大元根据银锭的编号确定,这锭银子正是弟弟带走的五百两中的一锭。
  五年来,许大元找遍杭州不见弟弟,不得已报了案,可官府也查不出许二元的下落,只得下了许二元已经被害的结论。许大元得知后,痛哭一场,为弟弟筑了座衣冠冢,每逢清明重阳便去祭奠。
  虽然官家有结论,但许大元还是不相信弟弟死了,他来杭州开绸缎庄,除了做生意,还有寻弟之意,没想到开业第一天就有了发现!
  杭州知府派人请许大元、老管家来到衙门问明了情况。正好这时跟踪黑脸大汉的人回来了,说那黑脸大汉住在一个胡同小院里。知府立即派衙役前去捉拿黑脸大汉。派去的衙役在黑脸大汉家中,又搜出几锭刻有"许记"的银锭。
  黑脸大汉被抓到大堂,挨了一顿板子,这才招出了这数锭银子的来由。这黑汉名叫方赖头,是钱塘江上的一个私盐贩子。两年前,他在同伙李业怀家赌博,看见一个陌生后生的包裹硬邦邦的,就起了歹心。赌局结束后,方赖头夺下了后生的包裹,并将后生推入了江中。方赖头回家打开包裹一看,见有数锭银子,心中大喜。他怕风声太紧,就将银子在床底下埋了两年。近日,他想着风声已经过去,就取出钱来想买点儿绫罗绸缎做衣裳,没想到却露了马脚。
  许大元听后,觉得方赖头形容的那后生的身材相貌跟许二元颇为相似。知府根据方赖头交代的杀人地点,派衙役潜下江底,捞出一堆白骨,想必是许二元无疑。许大元收了遗骨,哭哭啼啼地送回了老家,埋在衣冠冢内。
  衙役从方赖头家共搜出了五锭银子,却没找到剩下的九十五锭银子。拷问之下,方赖头一口咬定,后生的包裹里只有五锭银子,其余银子他压根没见过!
  知府将他打入死牢,继续追查那九十五锭银子的下落。可查了几个月还没有影儿,知府估摸着银子定是已被挥霍了,便决定斩了方赖头结案了事。
  冬至这天,方赖头被绑赴刑场问斩。午时三刻一到,刽子手举起鬼头大刀正要砍下,突然场外有人高喊:"冤枉!"只见一男一女,拉着一个年轻后生闯进了刑场。
  这男的是方赖头的私盐贩子朋友李业怀,女的是李业怀的妻子,后生就是两年前被方赖头夺走包裹,推进钱塘江的受害人。后生被推入江中后,湍急的海浪将他涌到了钱塘江出海口,正好有艘商船出海,船主便让水手将他救了起来。
  后生昏迷半日后,才被救醒过来,此时大船已行了几百里水路,遇东南风一吹,根本不能回头。后生只好跟商船漂到东瀛,等商家卖完货物,结清银子购回东瀛海货,回来已是两年之后。后生一回来,就到昔日赌博的李家,向李业怀夫妇询问那几个赌徒的身份和姓名。
  李业怀是方赖头的拜把兄弟,他见被害的"死者"竟然没死,赶忙拉着后生赶到刑场。
  知府见此情形,也是大吃一惊,只好暂不处斩方赖头,将他跟李业怀夫妻及那个后生,一起带回府衙大堂重新审理,并传许大元、老管家来当堂辨认亲人。
  2.追查
  知府叫后生和方赖头相认,确定方赖头是当日夺银之人,又让后生讲述被害经过,后生讲的过程,跟方赖头招供的一样。
  可是,许大元和老管家来认亲人时,却发现这后生不是许二元。
  知府便问那后生五锭银子的来历,那后生说,他原是福州贩生丝的小商人,那银子是他在福州"黄记"银号,用银票兑出来的。知府派人前往福州"黄记"银号查银子的来历。银号老板看过银锭后,说这些银锭是当年市面流入银号的,银子上市似水流通,具体持银者哪里记得清?
  案子查到这儿,已经没法再往下查了。知府只得做了判决:方赖头谋财害命罪名成立,因当事人未死,判刑入狱;贩生丝的后生大难不死,判归方赖头所夺之银;"黄记"银号老板无罪释放;李业怀夫妇聚众赌博,各责二十大板,令其改过自新。许大元和老管家回家后,派人到福州寻弟,又如泥牛入海。
  这天,杭州差人在郊外巡查,抓获了一伙劫匪。严刑拷问之下,劫匪招供说,他们劫来的赃物全埋在一偏僻小村,由一个光棍看守。知府派人星夜进村,把熟睡的光棍抓住,在他家的墙里挖出了赃物。
  衙役将赃物搬到大堂后,知府见有堆银锭挺眼熟,再看底部,发现刻有"许记"二字和编号。知府急忙把许大元和老管家传到堂上辨认,这些银锭是不是他兄弟带出去的那些。
  老管家看了银子,清点了锭号,说:"这是我家二少爷带出失而未归的银锭,不知太爷在哪儿查到的?"知府说:"是就好,这是众强盗在城西柳府抢的,看来许家二少爷跟柳府应该有些瓜葛。"知府说完,便派人请来柳老爷,问他银锭来历。
  柳老爷是杭州粮商,他说,两年之前有数名福建商人来买米,这些银锭是他们所付钱中的一部分。前些日子,库房遭劫,他怕官府调查后发现他家底丰厚,会觎觑他的家财,所以便没有报案。
  知府问柳老爷,可记得购米者是谁。柳老爷说,来他米店买米的人太多,已经记不清了。
  知府又派人去福建调查,当年那段时间福建大灾,来杭州购米的人如过江之鲫,十天半月就运走一船,而且大多在柳家米店交易。人海茫茫,查出那几个人着实不易,知府正为这事犯愁,芜城老家那边来人报讯,说太夫人病逝!知府悲痛之下,向上宪报了丁忧,接着便赶回家为母亲处理后事,将案子放了下来。
  知府是个孝子,下葬慈母后,在坟头搭间茅棚,按圣人规矩,住山守孝三年。这山顶有座小寺庙,寺里住着个出家僧人。知府闲来无事就到寺中烧香、拜佛超度慈母。去多了,他便和寺中僧人成了朋友。
  三年孝期满,朝廷来了牒文,要知府回杭州续任,知府带僧人回杭州,记起昔日遗案未破,把许大元和老管家请到府衙重提旧案,并让僧人与许大元、老管家见面。
  许大元一看僧人,吓得双眼圆瞪:"你、你是人还是鬼?"一句话才说完,他竟昏了过去。
  老管家见了僧人,放声大哭说:"二少爷,老奴找你,找得好苦啊?你咋出了家啊?"
  原来,这僧人正是许二元。
  3.悔恨
  许大元父亲许员外是宣州首富,年轻时跟富家吴小姐成婚,夫妻感情很好。可结婚十年,夫人却一直没有生育,许员外征得夫人同意后,将陪嫁丫头纳为小妾,生下了儿子许大元。
  夫人见丫头生了儿子,心里很不舒服,便四处求名医诊治。十年后,夫人终于怀孕并产下一子,可她自己却因难产身亡。许员外对小儿子百般宠爱,取名许二元。
  许大元和许二元感情一直很好。后来,许员外年事渐高,且身染重病,便立下遗嘱,暗中交给老管家保存,命他等许二元成人,再拿出遗嘱请亲戚朋友见证,让兄弟二人分割家产,分门立户过日子。许员外临终时,紧紧拉着许大元的手,嘱咐他好好培养弟弟读书。
  父亲死后,许二元少不更事,由大元管理家业,大元本来很喜欢兄弟,无奈母亲和老婆老在他耳边嚼舌头,说二元是嫡出,而他是庶出,想必所立遗嘱对他不利。二元长大后,必会分走大部分家产,不如尽早将二元除掉。
  许大元耳根子软,经不住两个女人的谗言,便找老管家打听遗嘱。老管家说:"你父亲临终前交代,这事暂不能讲,要等到你弟弟长到十八岁时,再请你家亲戚朋友当场宣读。"
  大元见老管家不肯说,便生了疑心,信了母亲妻子的话。眼看二元快十八了,许大元起了杀心,他安排弟弟到杭州游学,又让老管家取五百两银锭给弟弟。许二元前脚到杭州,许大元就安排保镖郑一义,赶来刺杀除后患。
  郑一义的父母原是许家佃户,郑母生一义时难产,许员外得知后,派人连夜赶到城里请名医,才保住郑家母子性命,因此郑一义把许家当恩人。他七八岁时就入许家,在大公子许大元身边当小厮。许大元跟郑一义关系非常好,送他上武当山,练就一身武艺,回来后便当上了许大元的贴身保镖。
  郑一义出发前,许大元交给他五十两金子,并承诺杀了二元,连那五百两银锭一起归他。
  郑一义赶到杭州后,在钱塘江边遇到了许二元。他正准备拔刀刺杀,许二元却突然跪下,苦苦哀求他放过自己。郑一义想起许员外和许大元对自己的恩情,内心纠结不已,最后决定以死来化解这场兄弟残杀。
  郑一义答应许二元不杀他,但要他发誓:"不得状告许大元,也不得回去找许大元寻仇!"许二元对天起誓,不告兄长也不寻仇。
  郑一义把许大元赏的金子交给许二元,让他带着金银,远走他乡自谋生路,接着便纵身跳下钱塘江。后来,知府在江底捞起的白骨,其实是郑一义的遗骸。
  许二元见郑一义自我牺牲,十分感动,他不想为家财,造成兄弟相争局面,所以便决定远避三舍只身东去。他来到福建时,遇到一座寺庙,便去借宿。在寺里闻法听道,他的思想渐受影响,竟然看破红尘,皈依了佛门,并将身上带的金银全捐给了寺里。
  许二元做了僧人后,出外云游,后在芜城外大同顶上结庐建寺常住。正是在那里,许二元和知府成了朋友。他捐给福建寺庙的金银,一部分为扩建寺院购买建材流进"黄记"银号,一部分被银号兑付给那个贩生丝后生……后来,福建大灾百姓无食,寺院的众僧人慈悲,出资购粮赈济灾民,许二元捐的银两全部用于支付米款,又流通到了杭州。
  原以为这事就此了结,却没想到忠心的老管家认出了方赖头的银锭,便立刻报了案,之后才告知了许大元。当许大元得知时,官府已知晓此事,他想拦也来不及了……
  在府衙昏倒抬回来后,许大元眼斜口歪、卧床不起,他因谋杀亲弟心里有鬼早得此病。母亲和妻子见事情败露,更是在他耳边日夜聒噪,闹得他病情又加重了。
  老管家见二少爷平安回来,从宣州请来亲戚朋友,围聚在许大元床边,宣读许员外遗嘱。
  令许大元想不到的是,父亲竟把家财的五分之四分给他,五分之一分给弟弟。原来,父亲知道许大元是经商好手,而许二元更适合读书,所以才作出这样的决定。员外之所以让管家等许二元成年后再公布遗嘱,是想让许大元照顾弟弟成年后再分家。如今许二元已出家为僧,他得知遗嘱内容后,说那五分之一的家财也不要了,全留给许大元。
  许大元懊悔万分,猛吐出一口鲜血,头一歪,抛下巨富家财,竟然羞愧而死……
  选自《今古传奇故事版》2014.6上
 
肖崇东后生员外知府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