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诗五首
  青青的小树林
  城市。花园
  青青的小树林是一座岛
  只知道生长的小树林
  是一座爱自由的岛
  应该只属于生命的岛
  清晨,有人把鸟笼
  挂在枝杈上
  囚禁的鸟无奈地啼叫
  小树闭着痛苦的眼睛
  任咯出的血丝挂满枝条
  这些有翅膀却不能飞翔的生命
  这些令人心碎的凄苦的啼叫
  在人们懂得珍视自由之前
  忽然,一棵棵小树
  一齐睁开眼,微笑
  原来,一群活泼的小雀子
  正披满身霞光
  叽叽喳喳地穿过林子
  冲向九霄
  听 雨
  从远古就爱唱歌的雨
  落下,敲打春的胸脯
  敲打田野、山谷、崖壁
  染红桃花,染绿山草
  打湿白鹭的羽毛
  浅水湾的小船和
  空■中布谷鸟的啼叫
  溅起新湿的土香
  使一切都熠熠发光
  绿油油的小树林便开始舞蹈
  这时,你记忆里的
  森林,河流和大海
  便涌来远远近近繁复的交响
  三场漫天大雪也唤不醒的种子
  齐聚在春的门口,喉咙
  只等待和第一滴雨珠合唱
  充满生长欢乐的音符啊
  透明的亮晶晶的音符啊
  跳跃,迸溅,奔泻,流淌
  舒缓或激越的旋律
  都是梦中纯净质朴的回响
  人们,收起你们笨拙的琴弦和琴键
  闭上眼坐在窗前倾听吧
  雨,正以它们的生命
  在你石阶上奏出曼妙的乐章
  不朽的天籁
  召唤每双无家可归的耳朵
  归来
  烈 马
  大漠,雪山,草场
  又浩瀚,又寂寥,又邈远
  却也有真实的生命
  从坚硬的地壳涌起
  火的狂涛,雷的炸响
  冲撞着地平线
  这是烈马
  它挣脱铁嚼
  拒绝乘骑和安抚
  把镶银的鞍具全摔在蹄下
  在汗腥和粪骚中,看它
  滚烫的血冲撞着
  阔大的胸肌
  浑圆的臀股
  一块块突起的肌腱
  不住抽动
  它坚韧的蹄总是
  焦躁地刨起碎石和草皮
  全不管沙粒草节沾满乱鬃
  贲张的鼻孔喘着粗气
  又猛烈地扭动腰身
  高高站起来,跳跃,打旋
  没有一刻安静
  这才是真实的马的生命
  一个桀骜威猛的灵魂
  投影在四荒八极
  仿佛要把整个空间
  全部占满
  在交媾季节
  你听见它咴咴的叫声么
  强烈的情欲和旺盛的激素
  使坚挺的阴茎颤动着
  大野弥漫着精液的气息
  它以生命的名义
  睥睨身边的一切
  从不认识软弱和惊恐
  只要有天风野水、砂砾白草就够了
  烈马,狂暴的野性
  显示一个物种原生的光辉
  它本真的赤裸的美
  它的肃穆、质朴与崇高
  加深了我对生命的尊重和
  对自然、社会、哲学、宗教的理解
  一只阿拉伯单峰驼爬上了黄山
  陪同阿拉伯艺术家联合会主席萨阿德丁·瓦赫贝先生(埃及)游黄山
  一只阿拉伯单峰驼
  爬上了黄山
  他暂时把金银和
  金字塔上的太阳
  储进驼峰
  他想把肺叶里的黄沙
  洗净
  他的单峰成为这里的
  又一座山峰
  他大张开鼻孔喘息
  大张开重睑凝望
  脚下翻滚的云涛
  使他想起撒哈拉的沙海
  棵棵椰枣树的影子
  仍铺在他肩膀上
  他用不准确的汉语
  问候遇到的
  每座怪石,每棵奇松
  "你——好!""你——好!"
  他惊异这里
  空间像丝绸
  风比奶更香
  鸟鸣比水晶更亮
  他触摸到了真实的自然和
  悬在半空的中国山水画,以及
  东方古老文明的脸
  他把满口袋惊奇和
  一垛子浓浓的友情
  都卸在了这儿
  他的大胡子颤动着
  手指上的大戒指像一个梦
  我们坐在长椅上,他说
  请把我随便系在哪棵松树下
  真想多留在这儿一会
  只是祖国沙漠上
  我的发烫的脚印
  会昂起头召唤我
  担心我的胃和水脬
  退化
  蒙娜丽莎的微笑
  大师啊
  你把一个谜底
  埋在大胡子里带走了
  只留下一片神秘的微笑
  深不可测
  蒙娜丽莎的表情
  让我们猜想了五百年
  整整五百年,我们
  在明暗的光影下
  从解剖、透视到
  自然科学和哲学艺术
  想得很苦
  纯净温柔的眼神
  始终望着我们
  却不告诉我们
  含而不露的嘴角
  显出迷人的魅力
  也不告诉我们
  端庄交叠的双手
  简朴透明的薄纱
  如梦似幻的笑容里
  含蕴些什么
  让人沉思
  却难以解答
  今天
  计算机的情绪识别软件
  从大师笔尖下的
  皮肤、肌肉、皱纹、曲线
  透露给我们一个
  丰富心灵深处的秘密
  据说
  83%是快乐
  9%是厌烦
  6%是恐惧
  2%是愤怒
  人啊,这回答
  是聪明还是愚蠢
 
李瑛小树林黄山生命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