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荒漠地平线外二篇
  一
  荒漠的辽阔漫远,真令人惊叹!行进荒漠,天空蓝得无限深幽,地面空得一览无余,地平线远远渺渺,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   想起"天似穹庐,笼盖四野"的诗句。荒漠恰如穹庐笼盖,却没有风吹草低,更没有牛羊踪迹。苍茫无垠,空旷寂寥,总是走不透的沉寂,空寂和悠远之感充溢视野,令人不由得感叹这绝域之地的苍凉。   荒漠地平线横亘远方,隐藏着无限神秘。眼前、左右,是平展展的砾石滩,灰黑色的砾石无遮无拦,延伸天边。除此而外,就是一溜车辙。这样的地貌,就是平常说的大戈壁吧,大戈壁竟是如此令人不可思议的平阔漫远。   戈壁空寥,心境宽阔。远望前方平野,期盼着地平线的那一边,期盼着心灵的目的地。   二
  几十公里的砾石戈壁终于隐在身后,迎面而来的却是另一重景观的大戈壁。生长红柳和杂草的灰黑色土丘,一丘一丘绵绵不断,看不尽的土丘间的平地,白花花泛着盐缄,荒漠的宽广里又空浮着野性的寂寥。压破盐硷地壳的车辙,就在低矮的土丘间弯弯曲曲地延伸。而远方,依然是漫漫地平线,地平线依然隐藏着神秘。   车子沉沉的马达声里,突然,远远的地平线上,显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塔形的尖顶,情绪立即振奋起来——那就是井架,荒漠上钻探石油的井架!   荒漠上的石油勘探区就在大戈壁的深处。不久前,那里就是纯粹的荒漠,除了零零散散的红柳,稀稀疏疏的芦苇,以及戈壁惯见的灰色土丘、白色盐缄,就别无他物,只有四野茫茫,寂寞无限。而现在,林立的钻探井架成了荒漠上伟大的奇景,地层深处的期望在钻机震撼荒原的隆隆吼声中,弥散古老荒漠,弥散寂寥天空,井架的伟岸雄姿和钻机的沉重呼吼,顿然使荒漠生气焕然。   露出井架尖顶的地平线的那一边,就是我此行的心灵目的地。   目的地——依然是戈壁大漠,满眼荒凉。不同的是,高耸的井架已经全部展现眼前,像刺破青天的利剑,矗立着雄伟的身姿。钻塔的梯形钢架中间,是高高的井架平台,浑黑的钻杆从钢架顶部垂直而下,飛速旋转,身着红色信号服的钻井工人手扶刹把,操作卡钳。而轰隆隆的钻机声雷霆似的震撼着大地,一股浓浓的油味混合着泥浆的湿腥,在干燥的空气里弥漫。以井架为中心,四周一圈列车式野营房围出一方宽大院落,固井的桶形套管在井架下的架座上琴弦一般排列,测井的车辆设备呈现一派科技工业的壮观阵势。融入这向地层深处掘进的钻井现场,只觉得这里就是一个繁忙喧闹的工厂!   一方井场就是一个工厂,一点也不夸张。这个工厂的几十号汉子干着一件事情,就是向地球深处打眼,要把五六千米以下的油气牵引出来。荒漠绝域荒凉逼人,荒凉里却蕴藏巨大的油气财富。用行话来说,向地球深处打井叫做钻井勘探,几十个尖兵式的钻井队、几十挺安置钻机的井架布排荒原,石油队伍又惯称石油大会战。大会战的叫法里包含了集团式攻坚、大战场攻势、大气势夺胜的意味。登上眼前高高耸立的井架上的钻井平台,举目四望,漠漠荒野里,井架如林,气势磅礴,一种大进军、大搏斗的气派立显胸怀,荒漠里的那种荒凉之感便顿然消失。这时候,回味来路,穿越荒漠里那枯燥乏味的渺渺砾石滩、那土丘盐硷地,就感到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自豪了,穿行漫漫荒原中,期待融身地平线深处的大会战战场的急切,就是一种心灵回归的激动了。   三
  这里是来路上向往的地平线的深处。而身临此处,地平线又悄然消失,不见身影,穹庐笼盖依然,地平线四围的荒漠依然。   距离井场数百米的连片组合的绿色野营房,就是荒漠上依偎钻塔的"村庄",内室走廊交错,屋舍整洁,俨然一派雅洁的宾馆氛围。在井场上聆听钻井工的故事,在野营房采撷泥浆工的经历,原来这奋战荒原的青年后生们中间,一串串馥郁芬芳的心灵之花,竟是那么令人动情动意……   一位泥浆工曾经押运满载钻机、钻具的列车,千里迢迢,西行荒漠,参加新探区的石油大会战。漫漫铁道上,一个又一个车站,车皮组合、分割,又组合、分割,他望眼欲穿地期盼着的前方地平线的那边,分割中的等待伴随着难熬的焦急和难忍的饥渴。在砾石戈壁的车站,他不得不喝铁锈的生水,又强忍腹泻的折磨和饥饿的袭扰,顶着秋风秋雨守护着列车上的物资。10多天的押运,他面容苍苍,已经身无分文,狠心变卖了那件织进妻子情意的崭新毛衣,换得最后几天的吃食。他咀嚼着拌水的干硬干粮,也咀嚼着一种难言的滋味。   一位钻井工在3个月一次的轮休之后,即将告别城市,返回荒漠。临行前家里的最后一宿,幼小的儿子执意要和他一起睡,只为多看一会儿他的脸。他想起在大漠井场展读儿子的来信,问他爸爸你在荒漠打井苦不苦?爸爸你打的油井有多深?爸爸原油怎么往出冒?还说爸爸在遥远的地方找石油很重要、很重要。那是孩子好奇的提问,稚气的理解。那一宿的黎明,他想同儿子道一声再见,可儿子睡得好沉好香,他只轻轻吻一下儿子的脸,把钻工父亲的爱,默默投给儿子的梦。   就在眼前的荒漠里,一位年轻的平台经理喊出了这样的豪言壮语——"这里只有荒凉的大漠,没有荒凉的人生!"这样的豪言壮语浓缩了荒漠石油人的情怀,凝聚了荒漠石油人的情感,寄托了荒漠石油人的情愿,成了尽人皆知的人生名言。大自然的荒漠荒凉无限,但荒漠石油人的人生奋斗却鲜活茂盛,人生美德郁郁葱葱……   荒漠地平线遥远而深邃,地平线深处的大荒曾经亿万斯年地沉寂,只有风尘的洗劫,狰狞的荒蛮,幽深得似乎隐藏着猜不透的凶险。而今,却是一片热土,蕴涵精神的光彩,创造的活力。   四
  从这里举目瞭望,更远处仍然是苍茫的地平线。   如今,钻机唤醒的荒原已经变了摸样。柏油大道纵横交织,崭新楼舍拔地而起,路边舍旁,绿树荫荫,是真正充溢生活气息的家园了。而最为注目的是,一尊尊大型油罐像山头一样巍巍群立,密如蛛网的庞大油气管网凌空横贯,与连通着的油气处理塔灌,组成一派气象雄浑的工业景观。这是荒漠上崛起的油田,是从昔日的荒凉里冒出的雄壮景象。   荒漠里这傲然崛起的雄壮,不只是一区一片,要是继续向更远的地平线奔去,同样的雄壮景象,依然会惊喜地呈现眼前。那些渺远的地方,或者是满眼砾石滩的秃无,或者是生长着稀疏胡杨的野林地带,或者就同这里一样,只有红柳、梭梭的散漫生殖。难以想象的是,在更远、更远的沙漠,同样布排着这样新颖瑰丽的油田屋舍和油田设施,在茫茫起伏的赭黄色的沙山、沙丘之间,像海市蜃楼一般展现着别有意味的斑斓。   唐代诗人陈子昂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诗吟。在荒漠上行旅,漠漠大荒野的触发,很容易让人想起陈子昂的诗句。不过,那只是对陈诗那种茫然意境、悲切情怀的触景体味,而荒漠上石油开发者创造的如此壮丽的油田家园,恰与陈氏的悲吟相反——当是"前不见古人,后却有来者,念荒漠之苍茫,倍奋然而勇进"!   一代伟人有"雄关漫道真如铁"的名句。行进荒漠,路途遥遥,野风猎猎,不时有浑黄的旋风顶天立地,扬尘流走。虽不见霜晨冷月,雁飞雄关,但漫漫道路却真真切切。天高云远望不断,遥遥行程走不断。任由车轮飞转,前方依然是望不透的地平线,而新的绿洲就在前方,新的奇伟就在前方,萧萧漠风鸣奏的是石油人"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进行曲……   沙山的最高处,一尊巨大的斧头雕像高高矗立:斧背朝天,斧刃向地,仿佛劈空而下,凝定成一副永久的造型。   巨斧雕像近旁是一口高产井,名为7排H23井。站在这里举目四望,沙海茫茫,无边无际,却有两重奇异的景观令人振奋——   从著名的塔里木沙漠公路分叉而出的油田公路,在视野里像黑色的巨幅缎带,镶嵌在浑黄的沙梁沙谷,起伏而来,起伏而去,黑得那么醒目;巨斧雕像和油井一侧下方的平缓谷地,巍立的巨型油罐群,油气集输联合站密集的架空管线,新颖多彩的公寓楼建筑,以及衬托其间的茂密的红柳林带和碧绿草坪,宛若飘落沙海的神话美景,鲜明地展现在漫黄的沙漠背景里。   这里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腹心地带。奇异景观以及更远处的油井群在这里崛起,就是著名的塔中大油田。   遠离城镇乡村,似有世外桃源的味道。   不,世外桃源不过是幻想的幽朴境界,而塔中大油田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在繁忙着。   这里何以建树一尊挺立沙山的巨斧雕像呢?   曾经被称作"死亡之海"。这竟然成了塔克拉玛干的别名!   据说,"死亡之海"是斯文·赫定的惊叹。   1895年,斯文·赫定雇请驼队,协同他穿越塔克拉玛干探险。20天之后,最后一杯饮水殆尽,驼队人畜陷于干渴的绝境,不得不宰羊杀鸡,饮其腥涩粘稠的血液。但羊和鸡脖颈动脉流出的少许血液并不能救命,两位雇员不幸地渴死了。此前两只骆驼也已经渴死。第28天夜里,在他几乎命断沙漠的半昏迷之中,突然遇到林子后面的水潭,他才被清冽的潭水解救了。从麦盖提走到和田河,直线280公里的距离,他的驼队最后只活过来两位雇员和一只骆驼。   斯文·赫定大概是有文字记载的穿越塔克拉玛干的第一位探险家,在他后来追记这次冒险穿越的著作里,对于塔克拉玛干是"死亡之海"的惊叹,就被广为传扬,世人皆知。   在斯文·赫定之前的几个世纪,楼兰、尼雅早已被沙漠吞噬。斯文·赫定之后的近百年里,没有谁能够走进走出塔克拉玛干。可是,中国的石油人走进去又走出来了,而且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探出了石油天然气,建设了现代化大油田。是壮举,也是奇迹,是现代科技的力量,也是民族奋发力的支撑。凡是亲历"走进又走出"的石油人,谁不为之自豪,为之欣慰?   什么叫开天辟地?挺进千古无人之境,唤醒沉睡亿万年的荒漠绝地,托出中华民族的一方伟大事业,这就是开天辟地。   由此,我便领悟了挺立沙山的巨斧的意蕴。   我想起塔里木石油会战走过的岁月……   塔克拉玛干北部边缘的荒漠上,曾经有一口井,后来被称为功勋井,冲破漠漠荒原千万年的沉寂,喷出了高产油气流。这是塔里木盆地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石油勘探最新的里程碑式的重大发现。由此,国家决定开展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大会战。   这口井就是轮南2井。   轮南2井之后,一批批探井相继在北部荒漠获得油气发现,一个个油田相继在亘古荒原巍然崛起。轮南、桑塔木、解放渠东、东河塘、吉拉克、英买力——这些带着浓厚石油味道的油气田名称,赫然标志在西部石油勘探的地质成果图上。塔里木盆地北缘的大荒漠成了国人注目的能源希望地。   这时候,一位地质家说过:石油人在塔里木干出来的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业。   并不过分——荒凉里创造了伟业,空白里凸显了丰硕,并不过分!   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曾经有两口井,后来也被称为里程碑式的发现井,3年之间先后钻探测试,燃起了映红沙海的熊熊地火。这多少年期盼的沙漠地带的油气发现,又一次振奋了切切期待的人们。   由此,塔中大油田向世人绽露出它宏伟的大轮廓。   这两口井先是塔中1井,后是塔中4井。   在此之后,塔克拉玛干在石油钻机的隆隆呼唤中,显示了地层深处的活力。塔中4、塔中10、塔中16、塔中40、塔中47、塔中101——这些用数字起名的油气田,在浩浩渺渺的沙山、沙谷之间诞生了。在中国的地图上,塔克拉玛干沙漠里有了"塔中"的地方名,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再次成为举国注目的能源新地域。   这期间,一位领导人说过:塔里木石油人以英雄的气概和科学的胆识,创造了开天辟地的大事业。   多么中肯——沙海里崛起了奇迹,死寂里生发了蓬勃,多么中肯!   在天山南麓的雅丹山地,也曾经有一口井,也被称为发端一个大场面的英雄井。这口井用它震撼人心的天然气的呼啸,宣布了一个大气田的横空出世。地质家评价它是高丰度、高压力、高产量的特大型整装大气田。它又是一个新的里程碑。   因为它,国家决策了从塔里木轮南到长江三角洲的4000多公里的西气东输大工程。   这口井就是克拉2井。   "克拉2"引发了"克拉群",作为西气东输工程雄厚资源基础的克拉2大气田,在石油人又一次战役式的科技创新中,以现代化的宏伟景观,靓丽壮观地展布在荒寂狰狞的山地之间,那块本无名字的蛮荒之地,从此有了一个闪烁希望之光的地名:克拉2。   无上的欣慰里,石油工人说:我们用双手托起了克拉2,开天辟地的事业中有我们的大喜悦!   大勇之言——蛮荒里建树了辉煌,寂寞里铸造了灿烂,大勇之言!   在塔里木和它怀抱的塔克拉玛干,还有石油人创出的诸多开天辟地的非凡壮举和大气磅礴的豪迈壮歌。那遍布沙漠、戈壁的更多的油气田,那横穿塔克拉玛干的长达500多公里举世无双的沙漠公路,那遏制飞沙起空、保护沙漠公路不受沙害侵袭的300多公里郁郁葱葱的路旁生态林带,以及这些显赫业绩映射的精神辉光,都在雄辩地阐释着那开天辟地的深邃内涵……   沙山顶上的巨斧雕像如若一个巨大的惊叹号,咋一触目,一种厚重的感觉立刻油然而生。巨斧雕像是一个凝练的隐喻,又是一个深刻的象征,它把那重开天辟地的深重蕴涵形象在后来者的眼前,引人怀想,引人沉思。   它是一种触发,又是一种昭示,触动着人们在记忆的屏幕上影显石油人逼进绝地的韧性拼搏,昭引着人们在开拓的事业中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冲破禁区,创造理想……   在塔里木沙漠公路,一道跨路彩门的立柱上,醒目的大字是一副诗一般的联语:只有荒凉的大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这句联语赫然书写在戈壁、沙漠和山地的井场,悬垂在采油作业区的公寓门厅,炫示在油田企业文化的理念,镌刻在石油工人的人生坐标,成了人们铭志、励勉的座右铭。   "只有荒凉的大漠,没有荒凉的人生"——这熠熠生辉的语言和它所蕴涵的心灵情感,仿佛一面红色的旗帜,鲜亮、鲜活地辉映着茫茫的荒漠,辉映着人们的心怀。   孕育在塔里木石油会战的初期,至今过去了20多个年头,它的思想魅力和感召力量,依然生动地跳跃在人们的意念里……   那是轮南、东河塘等地区的探井连连得手的红火岁月,参战的中原钻井公司7012钻井队正在承钻轮南3排4井。1990年8月23日,江泽民总书记视察塔里木石油探区,极大地鼓舞了两万多名会战职工和整个石油战线。塔里木石油会战是国家的决策,石油战线为向国家交出合格的答卷,在轮南探区召开交答卷誓师大会。   今天的轮南、东河塘一带已经成为国人皆知的著名油田,气势浩大的西气东输工程的输气首站就在轮南。而当初的这些地方还仅仅是一个石油探区的名称,野地处处盐碱,遍布红柳梭梭,是大自然遗留的渺渺荒漠。   誓师大会上,7012钻井队的平台经理代表井队表态发言。"只有荒凉的大漠,没有荒凉的人生"的"原创版本",就在这位平台经理的铿锵言辞里喊出来了。   这位平台经理名字叫范智海,厚厚的头发罩着黝黑脸庞,说话大气豪爽,办事风风火火,要是和他接触,谁都会立刻感到,一股魄力从他的气质里雄雄而生,一股虎气从他的神态里扑面而来。他喜读历史,言语随意,和你说话,时不时就会冒出三两句古代的用语来,让人觉得这个30出头的井队领导者,惹人喜爱。   范智海和井队第一任党支部书记高绍智,已经成了我很好的朋友。高绍智年轻有为,一身文雅秀气,有许多管理井队的高招,又喜欢写诗,常用古体诗词抒发荒漠打井的感受。两位井队领导一武一文,把井队的生产、生活调理得顺顺当当,多次为井队赢得了先锋、模范的声誉。我第一次来到7012钻井队钻探的轮南8井井场,就意外地看到,工人们无论上班、下班,从野营房区到井场的一段路程,都是排队行走——在没有人烟的荒漠地带,并没有谁来监督,这个井队自觉、严格的作风令人惊叹。   江泽民总书记视察后的第一个春节,范智海与新任党支部书记和中原钻井公司机关下井队的干部,商量要在井场的彩門挂一副对联。大家思谋:塔里木石油会战对国家意义重大,咱中原石油人来这里打井责任很重,井队职工大都年轻,青年人的人生理想就应该合到会战的意义里去,彩门对联就写这个意思!范智海说:当初,绍智特长写诗,受他影响,我也喜欢琢磨,虽然赶不上绍智,不过,肚子里好歹还有两句——于是,"这里只有荒凉的大漠,绝没有荒漠的人生"的对联就挂在了井场的彩门上。   春节过后,会战指挥部在轮南探区召开誓师会,范智海又把这句联语写进了发言稿。   他在发言稿里这样说——这里只有荒凉的大漠,绝没有荒漠的人生,向党中央交出满意答卷,我们坚信交答卷判官会朱笔一挥:中原钻井公司7012钻井队就是交答卷的状元!   决心和精神融为一体,幽默与生动味道兼备,听起来非常舒心。大家在鼓舞的感觉里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誓师会前,会战指挥部办公室已有安排,要收集誓师会上的材料,配合如火如荼的勘探会战,编辑、出刊第一期交答卷简报。当时我担任党群工作部秘书科科长,简报就由我负责编辑。我拿回范智海的发言稿,与党群工作部领导几经斟酌,把"这里只有荒凉的大漠,绝没有荒漠的人生"稍加修改,写进了交答卷简报的发刊词,又把发言稿里写有这句话的一段择录发表。稍加改动后的"版本"就是: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交答卷简报分送会战指挥部每一位领导和所有参战的甲乙方单位。领导对"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大力倡导。来塔里木石油探区视察的数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在重要讲话中又再次肯定了"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的思想意义和精神意义。《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在诸多的文章、节目里,又多次引用、传播。一句从荒漠上喊出的誓言,就这样成了极富力量、广为人知的名言。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它是豪言壮语吗?不仅仅是。更为深刻、更为重要的,它是塔里木石油工人的情怀浓缩,情感凝聚,情愿所指,情意寄托。   塔里木地区石油勘探开发的战场,地域漫阔,浩浩淼淼,遍布戈壁、沙海和荒凉山地。"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 生自心灵,向至理想,是这广阔天地里一颗生发辉光的耀眼明星。说它是一颗明星,它绝非类似被热捧的"星"字人物,它是理念里的人生追求和精神之星。   正因为如此,这简明通晓的平实话语,便有了掷地有声的震撼力和郁郁葱葱的生命力,飞出塔里木的大荒漠,飞进更多人们的心灵里。   诸多企业的有关文件,多种报刊的许多文章,还有抒发誓言的标语,立身造就的感慨——"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常常是被引用、被言说的精辟警语。不只流传在塔里木油区,整个石油战线,以至于被多种行业当作映射时代精神的至理名言,而评价,而品咂,从中吸取生活的矿物质和活力的维生素。   石油工人创造的不仅仅是丰硕的石油天然气。   还有与国家、与人生紧密相连的精神财富和人生美德。   我想起中国工人阶级的先进代表"铁人"王进喜,想起王进喜当年在大庆荒原上喊出的"宁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的誓言。王进喜是一个"大老粗",可是,他的胸怀宏大宽广,他的境界崇高洁美,他在荒原上喊出的这些名言,国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早已化进了中华民族的血液和灵魂。而今,"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也像当年王进喜喊出的名言一样,被国家石油行业确定为"新中国60年最具影响力60句石油名言"之一,同样震撼着大地,召唤着人们。这熠熠生辉的语言和它所蕴含的心灵情感,仿佛一面红色的旗帜,鲜亮、鲜活地辉映在茫茫的荒漠,辉映着人们的心怀。
 
郝贵平井架塔里木荒漠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