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谁在夜空上写字


  鲍吉尔?原野
  夜里,登上汗乌拉山的山顶,风吹石壁,仿佛已经把山推出了很远。站在山上看远方的星空,如平视墙上的一幅地图。夜空像百叶窗一样倾泻而下,不用仰脖子。这样慢慢看就可以了,先做的事情不是寻找猎户座在哪儿,以及牛郎织女星的位置,它们跑不掉的。先看夜幕有多大。大地之上皆为夜空,眼前的不算,夜从头顶包围到我身后。转过身,夜又从头顶包围到我身后。这么大的夜,却不能说是白天变黑了。我宁愿相信白天和黑夜是两个地方,就像大海与森林是不一样的。
  流星划下,由天穹划入霍林河方向。我以为它落地三四秒后会发生爆炸,起火,照亮那一小片地方。但没有,或许它掉进沙漠里了。在流星划下那一瞬,我觉得有一个高大的神灵在夜幕上写字,刚才他只写了一撇,他的石笔断了一个碴,化为流星。
  面对这么一幅夜空,难免想在上面写写画画。汗乌拉山顶的灌木如一簌簌生铁的枝叶。风钻进衣服里,衣服膨胀为灯笼。夜色最浓重的部分由天空滑落并堆积在地平线,横卧的银河是天河的身体,夜在澄明中隐蔽。风吹到山顶后变得无力,软软地瘫在石头后面,往下走几步,便感觉不到风的气流。河流白得不像河了,如一条蜿蜒的落雪地带,雪花满满地堆积在河床。
  夜空上面的群星,我以为跟星座什么的都没有关系。把星星拟分为星座,不过是人類的臆想。星星是密码,是航标,是人所不辨识的天的文字。人类从古到今所看到的星空只在一个角度,是扁平的对望。而进入夜空,譬如上升到一百万公里之后看星星,看到的就不是什么大熊星座、猎户座了,序列全变了。星星像葡萄一样悬挂在眼前,在运行中变换队伍,传达新的密码。星星把地球人管它们叫大熊星座当成一个笑话。近看,星星有粉色、蓝色和地球人没见过的颜色。地球人离星星太远,星星仿佛是白色,而实际上这仅仅是光亮。正像灯光所发出的光,与白无关。
  群山在夜里隐藏得最好,巍峨陡峭,这些外貌全被夜色藏了起来,山的轮廓变矮,只是稍稍起伏一下作罢。山坡的树终于变成跟山同样的颜色。月亮照过来,树林的叶子竟白成一片,像漂在树顶的河流。山石变成灰色,山上的泥土变成黑色。老鹰的叫声如同恐惧于这样的寂静。风再次吹来,仿佛我是麦子,把我一吹再吹,让我成熟。我想如野兽一般从风嗅到五十里外其他野兽的气味,但嗅不到,只嗅到苔藓的腥气。在无人的夜里,在山顶对星星打什么手势都被允许,与它们对话却显得徒劳,太远了。看一会儿,我大体的想法是星星散布得不够均匀。一是头顶少、四面多。二是东南少、西北多,窜一窜不行吗?
  远方的河水只白不流,如果走近,见到月光拦腰横在河面上,不让流。我知道狐狸、獾子、狍子在树林里活动,那里很热闹。又有流星一头栽到地面,太快,没看清这颗流星多大个,也看不清它落到了哪个旗县。天上又有人写字了,折断的石笔头落在人间,他写的字在哪儿呢?
 
鲍吉尔原野猎户座夜幕流星文摘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