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樱桃和花剪刀


  玻璃杯上有两只蓝色的海星樱桃的红和粉白,像是春天清早时分太阳的微光,天幕微云,霞光如海。
  一颗樱桃中,藏了一整个童年。
  到了立夏时节,后院的樱桃树上,就会停落很多只鸟。爷爷把他的大茶杯交给我,说是要摘满樱桃才能给我新一周的零花钱。
  樱桃树的叶子有着好看的纹路。仿佛太阳底下正仰着一张少年的脸,表情认真,眉眼清秀。世界之中,只有白云微风,未经冬寒风雪,未见暑热秋肃,有着清新的绿和干净。
  把爷爷给的剪刀放回到他的抽屉,从姑姑的线篮中翻出了镂花的小剪刀。在他们都没回家之前,我手中紧握的更像是一个小秘密。好在爷爷的大茶杯口径够宽,右手持剪刀,沿着枝条,直直地剪过去,左手拿杯,沿迹跟过去,就铺满了一整个杯底。剪刀太小,剪不断樱桃的蒂,我用尽全力去剪,也顾不上剪刀下的樱桃,是生的熟的,还是红的白的,赶快装满了才是要紧事儿。
  飞虫最是厚脸皮,赶去又回。踩着的小板凳,本来就不很稳,再加上双手都有任务,我实在是没什么办法好应对。晃晃脖子,挥挥剪刀而已。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觉出爷爷的大剪刀的好处来。可是黄铜镂刻过的手柄,在红红绿绿的枝叶间穿梭而过,然后落下一颗颗水晶般通透的红,就是很美。至于飞虫,以及不好剪這类问题,在遇到之前都是可以忽略的。
  那时傍晚时分的云,总是有些粉,有点微蓝。不知是真实的样子,还是我的记忆被那些时光加了一层滤镜。总之,美得纯净轻盈。白色玻璃瓶装的橘子汽水,在夜晚的灯光下,透着甜蜜的颜色。白瓷大茶杯中,颜色不一的樱桃以及樱桃树的叶子,像是一个任性的春天,还在萌发和生长,无拘束,没羁绊,纯粹又自由。
  汽水还没喝完,姑姑已经把茶杯中的红樱桃挑了出来,洗净了放在玻璃小碟之中。然后骄傲地宣布,这是她的小侄女今天亲手摘的,鲜甜无比。现在回想姑姑那时的样子,就仿佛她站在讲台上,满怀自豪地表扬她的学生一样。
  爷爷说五块钱比两块钱要大,可以买整本画册以及更多零食。我说,我不要,我只要两块钱。爷爷说,他上班来不及了,没空去找零钱,让我找好零钱后,晚上回来时把剩下的三块钱给他就好了。我无比坚决地说,不可以,我只要整张的两块钱。姑姑在我快要哭鼻子的时候赶到,给了我两张崭新的一块钱。然后留了一个傻姑娘的故事,在樱桃红了的时节,一再想起。
  买来的樱桃,总是少了几分鲜爽的甜味。哪怕是路过乡村现摘着买的,也不过是水汪汪的好看而已。味蕾里的甜和中意,总是停留在童年时第一口的味道,以及逝去的时光中。再后来,是很难再尝到的。
  我把买回的樱桃,用最喜欢的玻璃杯装满,拍了照片,发给姑姑看。她说,二十多年前,为了樱桃,她重新换过好几把做针线的小剪刀。
 
慧迪两块钱飞虫樱桃树文摘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怜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