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没有孝子孝机也好


  曾经到过几个养老院,当然不是高档的。组织分配了一个"贫困人口"给我单位,既是贫困,她只能去低档的。她老人家有个女儿,大概也是嫌她的,老人家不太讲卫生,还有些恶习,小伙子见了,望之而旋走,叫她女儿如何嫁人?女儿说她到上海打工去了,其实就在市区谋职,把她娘送去了养老院,便一年四季见不到人,只好轮到我时不时去看望。
  老人家半年一换,让我多看了几个养老院。不看还好,一看让我恐惧,我以后也要进这个里面去吧?这是养老院?貌似养老所;这是养老所?貌似看守所,窗是防盗窗,门是防盗门,栅是防盗栅,都是铁条铁杆铁门。哎,甚防盗窗?是防老窗;甚防盗门?是防老门;甚防盗栅?是防老栅。再过些日子,我之余生也将在这里度过?想想,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谢天谢地,以后我可以不用进里面去了,不闻儿女唤娘声,但闻机器电流鸣溅溅,溅溅溅溅,孝儿孝女没来,孝机孝器来了。日前举行的2018世界机器人大会上,不曾踢踢踏踏走来养老人,倒是嘀嘀嗒嗒走来了机器人,这机器人不是走进车间流水线的,是走进房间卧榻前的,直白说,是来服侍我等老头子老婆子的。这机器人不会蹴鞠,不会吟诗,不会篆籀,不会弹丝,不会品竹,却会智能看护,会亲情互动,会远程医疗,会家政服务,会环境感知,会自动监测烟雾、煤气等异常情况……多好的保姆啊。
  来,给我穿个鞋子,这个,它会不会?不知道;来,扶我去厕所,这个,它会不会?不知道;来,揉揉我脊背,这个,它会不会?不知道;来,讨论讨论电视剧剧情,这个,它会不会?不知道。啪,老头摔卫生间地板上了,老娘晨起倒床头席梦思上了,老头中风了,老娘脑血栓了,啪,停电了——它会不会喊"来人啊,快来人啊",我不知道。
  我相信机器人很多方面会比保姆好,它不会虐待老人,不会谩骂老人,机品将比人品好——不用防它偷盗。甚至它会比儿女好,久病床前无孝子,一天可,两天没事,儿女多服侍几天,便会嫌父母如嫌臭屎,难得子女善始善终善待老爹老妈,机心将比人心好——它不会烦,不会恼,不会对你"做相",只要你花钱买了它回来,只要电力局不乱断电,想必它尽心尽责,任劳任怨,日日夜夜,不知疲倦,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来之能战战之能行。这个,比宠物狗都好,狗挺忠诚,却要你养狗呢。
  养老院,养老机,养老儿,这三者,若让我选择,我自然选择养老儿。能吗?不能,这注定是我们这代人的悲剧。古人四世同堂,儿孙成行,父母在不远游——大哥远游,还有二哥在身边。我们呢?现在放开了二胎,而我们是一胎哪(准生二胎,年轻人也不太愿再生呐),二哥三哥都是一哥一个人兼于一身,他也分身乏术,一哥是,父母在没远游,却远工作,千里万里,一线二线,多在他方稻粱谋,儿女们奔前程奔生活,老头子老婆子岂能叫他们回身边来?孤独与寂寞,是我们的宿命。
  别人如何我不知道,目前而言,我自个是不太想去养老院的。眼看到头来将自生自灭,将自求多福,却有福音传来:养老的子女不来,养老的机器来了。我相信机器智能无限,我相信机器无限忠诚。我不愿意去某地方,让人将我当一条狗;我希望在自个家,让机器当我的一条狗,由我呼来喝去,由我遥控器按来按去。老了,不中用了,保姆也罢,儿女也罢,都有可能被當包袱的,可以想象,机器人来养你老,你会感受到你是主子,一切都在你一手掌控之中,你可以享受老之将至的尊严。
  电脑是脑么?电脑是电,不是脑;机器人是人么?机器人不是人,是机器。机器人养老,不是千年未有之变局,而是亿万年未有之变体,人类有史以来都是不曾有过的。有人说,现在机器人养老,机器人还是一个试验品。是机器是试验品,还是人是试验品?我们这一代人是机器的试验品哪。我们做机器的试验品,会是什么结果?也不知道。做时代与做机器之试验品,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荣光,还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为了下一代年轻时候活得好,为了下一代老了也活得好,我们勇做螃蟹,甘做小白鼠,且歌且悲,壮胆前行吧。
  想起了老家一首歌谣:"麻雀子,尾巴长,讨了婆娘忘了娘。"儿女成家了,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了,忘了娘,娘也只能理解了,他们在外打拼也不容易哪,能不麻烦当不麻烦,能自求多福当自求多福。说起麻雀,我老家还有另一首歌谣:"麻雀子,生活孬,没有米,谷也好;没有谷,糠也好,没有糠,虫也好。"把差日子过好,便是好。最好的养老方式——孝子陪伴到老越来越难,退而求其次,我们学麻雀唱凉快歌,安于命运安排,让孝机孝器与我偕老。
  有个小期待是,虽有机器人在,我儿,我女,你也要常回家看看。
 
刘诚龙远游养老院麻雀文摘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凝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