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交强险占比对车险经营绩效的影响


  【摘 要】受非车险(尤其是责任险和农业险)快速发展的推动,2017年的财产险保费总额增长13.76%至10,541亿元。截至目前车险仍然是我国最大的非寿险业务险种,占到财产险总保费的70%以上。随着保险行业的快速发展和市场的不断成熟,车险市场形成了以人保、平安、太平为主的寡头垄断竞争局面。2015年6月底开始试点的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项目逐步已基本完成,车险二次费率改革于2017年6月正式拉开序幕,这些都导致车险竞争变得更加激烈,单车保费持续下降,综合费用率持续攀升。
  激烈的竞争倒逼保险公司经营管理也从传统的粗放式转向集约式转型,从保规模转为重效益,逐步建立市场充分竞争的长效机制。尤其是震惊行业的车险"报行合一"实施以来,从监管机构到财产保险公司,都将经营重心从"规模先行"转移到"服务第一"上。保险从业者迫切地需要在精准化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建立一套科学的管理方法,对车险分险种、分渠道的精细化管理,促进车险业务健康发展。
  【关键词】车险;精细化管理
  一、研究意义
  本文通过对交强险占比与企业经营绩效进行回归分析,验证交强险占比同整体经营结果之间是否呈现线性相关,探索是否单纯通过调整险种结构就能对车险整体经营结果产生确定性的影响,从而促使财产保险公司采取合理的交强险经营策略,根据自身情况投放有限的资源,促进车险经营绩效最大化。在考虑企业经营绩效时考虑将EVA引入传统杜邦分析体系,以权益资本EVA率替换净资产收益率,从而扣除了股东投入资本部分的成本,能够更为真实地反映股东投入资金实际创造的价值。
  二、相关基本理论介绍
  (一)权益资本EVA率的由来
  易宜红、易毅娟(2007)提出用经济增加值代替权益净利率,构建修正后的基于经济增加值率的新的杜邦财务分析体系模型。通过使用经济增加值率替代权益净利率,并对经济增加值率进行进一步的分解来修正传统杜邦分析体系模型[1]。张骁(2017)在其论文中提出了以每股EVA为核心的新的杜邦分析体系,首先使用偏最小二乘法分别研究了传统模型和新模型对企业业绩的线性回归关系及拟合程度。结果表明权益净利率、每股EVA对企业的业绩评价有不同侧重点,新的杜邦分析体系能更准确地反映指标所表示的财务信息,从而更好地评价企业业绩[2]。本文所述使用的权益资本EVA率就是运用修正后杜邦分析体系中的权益资本EVA率,本质就是将传统杜邦分析体系中核心指标净资产收益率计算公式中的分子净利润换成EVA值,因为EVA值和净利润指标相比,同时考虑了股权资本成本和债务资本成本,更具有逻辑上的一致性。
  (二)权益资本EVA率的推导
  要计算权益资本EVA率,即计算EVA与权益资本的比率,也就是说首先要计算企业的EVA值。Economic Value Added(简称EVA)由美国斯蒂恩·斯图尔特管理咨询公司于20世纪90年代所创造,并逐渐发展成为一套系统的价值管理体系。而自EVA中文名称被引入中国,先后被翻译为经济价值或收益、附加经济价值规则、附加经济价值,直至目前己被我国理论界和实务界广泛接受的"经济增加值"。EVA在国内真正引起关注始于国资委持续推动在中央企业考核中引入EVA指标。其实质就是经过调整后的税后净营业利润扣除企业资本成本(包括股权资本)后的金额。根据EVA的定义可知:
  EVA=NOPAT - TC×WACC
  其中,NOPAT为经过调整后的税后净经营利润,TC为经过调整后的企业资产总投入,WACC为企业加权平均资本成本率,是债务资本成本率和股权资本成本率的加权平均值。
  EVA实质就是经过调整后的税后净营业利润扣除企业资本成本(包括股权资本)后的金额。依据上述简化公式,EVA的计算可作如下分解:
  EVA=税后净经营利润-调整后总资本加权平均资本成本率=[净利润+债务利息支出额×(1-所得税税率)+当年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营业外收入-营业外支出)×(1-所得税税率)+递延所得税负债变化额-递延所得税资产变化额]-[债务资本成本率×(1-所得税税率)+股权资本×股权资本成本率]
  由于债务资本成本的抵消,要计算权益资本EVA率,我们可以得出:
  EVA=净利润+当年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营业外收入-营业外支出)(1-所得税税率)+递延所得税负债变化额-递延所得税资产变化额-股权资本股权资本成本率。
  三、交强险占比对整体权益资本EVA率的影响
  本文研究基于财务视角对车险经营绩效的分析,因车险经营数据并未单独对外披露,本文只有选取车险业务占比尽可能高的财产保险公司的整体数据作为研究对象,来近似替代车险数据,我们选取2016年度车险占比较高的10家公司数据进行分析。且因截止论文创作时保监局尚未对外公布2017年度各财产保险公司交強险经营报告,研究时选取了2014-2016年度交强险已赚保费占全部保费收入的百分比作为衡量交强险比例的标准,对2014-2016年度不同财产保险公司交强险占比与权益资本EVA率的散点图分析。研究发现交强险占比与权益资本EVA率并不构成绝对的线性关系,说明交强险与商业险的盈利情况并不存在绝对的孰优孰劣,需进一步分析对交强险盈利产生影响的明细因素。我国幅员辽阔,交强险的经营绩效因公司各地的监管政策、所处地域的社会地理环境、承保车辆类型、承保渠道的不同而不同。
  车险结构调控是首先在区分保单涉及的车辆厂牌型号、车龄、业务渠道、险种险别、车辆类型等关键因素的基础上,对财产保险公司积累的车险历史经营数据进行详尽的分析,在车险经营分析的基础上进行细化分析,从而发现赔付率水平低、经营绩效好的业务;然后采取措施,如费用调整、核保管控等,对业务人员的展业方向加以引导,达到提高或者降低某种车型、险别或者险种等占比的效果,从而调整和控制财产保险公司车险业务的结构,也就是说优化车险业务结构,从而降低整体的赔付率水平,提高车险业务品质,最终实现改善车险业务经营绩效的效果。因数据涉及各财产保险公司内部经营管理,目前无法获取详细的经营数据,有待各财产保险公司的经营管理者在实践中进一步分析总结。
  四、结束语
  交强险占比对整体经营绩效的影响成非线性相关,而是受多种内在因素的影响,如车型、车龄等,本文没有进一步研究非线性相关方程,也就无法绘出其相关性曲线。财产保险公司应根据自身情况合理发展交强险业务。尽管财产险行业专家及管理者历来认为交强险盈利能力不如商业车险,交强险往往被认为是亏损的险种,但决不能简单粗暴地认为交强险经营必然带来亏损。交强险不仅仅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公益职能,如果经营得当,同样可以为财产保险公司带来经营效益。
  根据本文的实证研究结果,交强险占比与权益资本EVA率并不是绝对的负相关,应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多维度的具体分析,找出适合自身企业实际的,能够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的交强险占比范围。财产保险公司应多维度对车险的结构进行分析。由于所保车辆的车辆类型、投保险种、来源渠道等多种多样,各财产保险公司应充分应用积累的前期数据资源,根据自身需要组合分析。
  【参考文献】
  [1] 易宜红,易毅娟. 引入经济增加值率修正杜邦财务分析体系[J].财会月刊,2007(3):50.
  [2] 张骁.杜邦分析体系的改进研究[J]. 中国集体经济,2017(16):42-43.
 
田苗交强险杜邦车险职场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傲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