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票证信物


  如果对老一辈人来说,改革开放如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话,那么对我而言,这40 年的变化好似"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有人把此前的年代称作计划经济年代,而其中最具象征意义的便是那些形形色色的票证。计划经济时期几乎一切都需要票证;没有票证,即使是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也寸步难行、无法生存。
  这些票证包罗万象,涉及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像粮票、油票、酒票、糖票、布票、棉花票、自行车票、缝纫机票、烟票等不一而足。如我辈人恰恰经历了票证的历史变迁。
  在孩提时代,经济才刚刚放开,百废待兴,物质也不充裕,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都需要沿用这些票证。家里买米买面买油都需要各种特定的票证。就粮票而言,得按照户口根据年龄、性别、工种等按月发放。因为年纪小,我从来没有弄清楚过这些粮票的使用范围或者数量概念,只知道没有这些小花纸什么也吃不到。多少次眼馋着油条店大叔炸的香喷喷的油馓子,可是老爸说身上没带粮票,有钱也只能作罢。
  对于我们姐妹俩而言,每月的必修功课之一,就是一起长途跋涉走到外婆家,把属于我们两个的粮票给取回来。因为户口在那里,我们的口粮也发到那里。随着我们年龄渐长,分到的粮食越来越多。到了姐姐读初中的时候,大概属于一个人生命周期中最长身体最能吃的时候,她一个人就能有二十多斤粮食,是我们全家"收入"最多的富裕户,比爸妈都多,把她得意坏了。当然我也有过此等辉煌,不过等我涨到二十多斤没多久,粮票就取消了,大人们也极少提到黑市之类的字眼了。
  过年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大人们会从单位发到很多鸡鸭鱼肉,当然也意味着孩子们最忙碌的时候到来了。我和姐姐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满满的,按照老爸老妈给的票证上的日期去赶各种场子。今天在水产公司排队领胖头鱼,明天去农副产品店排队领肉。大冬天在桥头排了整整一个下午,站到小脚麻木才领到一只鸭子。鸭子嘎嘎地伴着我们姐妹的欢笑终于回到了家,我们正打算向妈妈邀功请赏,鸭子生下一个热乎乎的蛋,令大人们一阵惋惜,要知道鸭子可比鸭蛋紧俏多了。鸭子是餐桌上稀有的美味,鸭舌更是我们姐妹俩白热化争抢的目标,以至于老妈最后定下規矩,每次姐妹两个轮流分得鸭舌。当然这些故事已经成为笑谈,现在山珍海味也稀松平常,每次家里吃鸭子我和姐姐还象征性地把鸭舌让给对方。这个时候全家相视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小时候父母亲的单位就是家,家也像安营于单位。从开水到夏天的冰水绿豆汤, 再到冷饮棒冰都是单位发票统一供应。从国家到省到市最后到单位,大大小小都有计划,贯穿于老百姓的生活。现在呢,这些有关生活物资的票证都可以进博物馆,而我们手里也多了一些新的票证,只是发证单位不同了。有各家蛋糕店的消费券、速食连锁的优惠券、卖场商店的现金抵用券、零售铺子的集齐可以兑奖的小卡片……无不印刷精美,个性鲜明。发票证不是东西不够大家买的,而纯粹是为了吸引顾客,刺激消费。
 
李祝英票证粮票姐妹俩家庭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春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