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样板戏惹不得


  样板戏,在十年"文革"中是中国的文化图腾。江青从一个小小电影处副处长,变身为"文艺革命的旗手",登上权力巅峰,那八个"样板戏",正是她从文艺舞台走向政治舞台的敲门砖和红地毯。
  样板戏是不允许争论和非议的,哪怕一点小小的不恭或走样,都能与"诬蔑领袖""攻击中央"同罪,为此而倒霉的人数不胜数。
  阿甲、李少君、赵燕侠、张君秋、刘吉典、童芷苓……这些中国文艺界大名鼎鼎的人物,皆因对样板戏稍有微词,而靠边的靠边,"内控"的内控,有的还干脆被打成了"牛鬼蛇神"。
  为配合对《智取威虎山》的观赏,杨子荣的老战友孙大德,应邀为部队讲述当年的剿匪斗争。不料落了个"破坏样板戏"的"政治扒手"罪名,连《红旗》杂志都对他作了严厉的点名批判。
  松江曲藝团说书艺人洪富江,在说唱沪书《智取威虎山》时,按习惯添了些"小噱头"。如"座山雕的门槛精到九十六,杨子荣的门槛精到九十七,这就叫‘棋高一着""杨子荣跨上青鬃马,连打三鞭,这叫‘拍马三(即拍马屁)"……台下观众听得哈哈大笑。但洪富江第二天就被打成了"严重破坏革命样板戏"的现行反革命,押到全县各社队和上海市区轮番批斗,短短3个月被批斗了200多场。
  上海南市区红卫沪曲艺队演员施春年,说沪书时也加了点"小噱头"。他在《杨子荣打虎上山》的"飞马比双枪"一节中说:"八大金刚枪法百发百中,杨子荣百发不中,且慢,杨子荣打了一百零五发,中了一百零五发!"施春年由此被定为"攻击革命样板戏",遭到关押、批斗。
  我的一位姓李的朋友,"文革"初期因"攻击造反派"被关进牛棚。后定为"人民内部矛盾",准备在一九七一年大年初一放了他。不料那天刚迈出牛棚,他便昂首挺胸,神经兮兮地唱起了《红灯记》中李玉和唱的那段"狱警传,似狼嗥,我迈步出监……"造反派气急败坏地将他摁倒在地,重新拖回牛棚。"人民内部矛盾"升格为"敌我矛盾",又被关押了好几年。
  "文革"十年,人们的精神被压抑着、禁锢着,文化生活极其枯燥。唯有样板戏的图片随处可见,样板戏的声音不绝于耳。年头一长,老百姓实在腻味了,于是关于样板戏的种种笑话不胫而走。
  有一个笑话说:杨子荣打虎上山,和座山雕比试枪法:打吊灯。按剧本规定,应是座山雕一枪打灭一盏灯,众匪徒叫道:好!杨子荣挥臂一甩,一枪打灭两盏灯,众匪徒又叫道:好!一枪打俩!某文工团演出这一场,座山雕一枪打去,管灯光的一不留神关了两盏灯,众匪徒叫道:好哇,一枪打俩!管灯光的急了,要是杨子荣输给座山雕,自己肯定是罪不可赦了!这小子反应贼快,待杨子荣振臂一甩时,干脆把总电闸给拉了,台上台下一团漆黑。那众匪徒也不含糊,齐声嚷道:好哇,九爷一枪把保险丝都打断了!
  "听到样板戏就心惊肉跳"——巴金老人在《随想录》中如是说。
 
俞剑明样板戏杨子荣批斗文摘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阉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