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电话诉衷肠


  20世纪80年代第五个春天,那时公社已经改制为乡政府,我出任乡文化站长,电话总机房就设在我的办公室隔壁。那时的电话没有自动交换设备,要靠人工转接电话。
  我觉得很神奇!线路一端连着村里,一端通往县城,两头不见人说话听得真真切切,这不是《西游记》里的顺风耳嘛。因此,不管有事无事,我都要到隔壁客串一把接線员。忙里偷闲的接线员自然对我很感激,他哪知道我是有私心的,因为我的女朋友在长江南岸的一座小镇上工作,直线距离约有两百公里开外,搭车转车要一两天时间才能抵达。
  春雨霏霏的三月,那天总机房比较清闲,我便试着给隔山隔水的女朋友打电话,经过一个又一个总机接转,终于县城的总机回答说摇通了。可我无论怎样屏声敛息也听不清对方的声音。同样,我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对方也无法听到。县城的总机给解释说,相隔太远,层层接转,加上天公不作美,听不到很正常,如果事情很紧急,可以通过接线员一个接一个把信息传递过来。恋人情话,实属私密,我只得悻悻撤线丢下了听筒。
  不知不觉又过了十个年春秋,女友成了妻子,电话也由人工接转改为自动操作,开始走进了寻常百姓家。可当时安装费太过于昂贵,一般人家舍不得安装家庭电话。又过两年的时间,我才由单位配备了一部BB传呼机。BB传呼机只是方便他人,接到了传呼,我还得四处去找电话回复对方,让人感到非常不便。我一咬牙,劝妻子放弃了买彩电的想法,勒紧裤带安装了一部座机。
  我选择的座机是红色的,放在朝着大门的方向,一进门便看得清清楚楚,电话铃声响起,一串丁丁冬冬,好像山涧跳动的清泉,让人心里十分舒坦。不过,我很快就有一种失落,移动电话取代传呼机。第一代无线电话机一块砖头似的,俗称"大哥大",由于携带不方便,价钱又高得离谱,两三万元一部,除了极少数的大老板买得起,广大普通消费者只能镜中看花。"大哥大"在人们生活里冒了一下头,就同传呼机一道淹没在时代改革的大潮中。又过了两三年,小巧灵便的手机现身了,不但能接打电话,还具备发短信的功能,价位也不是太贵。
  有了手机,与外面的世界联系方便多了。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智能手机应运而生,人们的收入也紧紧跟着社会变革的步伐,一家人都用上了不同品牌的智能手机。开通微信,我建了一个亲友群,母亲在群里岁数最大辈分最高的一位。她年逾八旬,目不识丁,我们就教会了她用语音聊天和视频通话。
  今年暑期,我们带上母亲外出旅游,一路上吃饭住宿买车票都是顺风顺水。母亲满眼疑惑:"我也没看见你们张罗,怎么把什么都安排好了?是不是有人帮忙呀?"我指指妻子,她晃动着手中的智能手机,笑着对母亲说:"全靠它。"进餐馆、住酒店,到超市购物,我们也不用付现金了,拿出手机扫一扫二维码,一切轻轻松松搞定。母亲连声赞叹:"好,好,省了好多麻烦。这手机真成了神话里的百宝箱啊!"是呀,时代发展,不经意间为我们装进了大千世界,装进了生活的方便,更是装进了丰富多彩的人生。
 
李文山接线员座机大哥大家庭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