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行走在兰渝线上


  火车一出兰州站,也就半个小时的光景就到了渭源火车站。接下来的里程中,火车不是行驶在高架桥上就是穿进在幽深的隧道之中。进入陇南地界,一个隧道连一个隧道,火车就像一条穿行在大山里的钻地龙或者一条巨型的穿山甲,兰渝铁路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天路。
  三国时期曹魏大将邓艾应该是从陇南的宕昌穿阴平古道入川的开拓者和奠基者,在以前这条古道因为崎岖险峻而少人问津,所以才有了邓艾父子不走现成的褒斜古道,也不从汉中出发经金牛古道攻打蜀汉,而是剑走偏锋,沿白龙江河谷南下,过阴平翻越摩天岭,绕开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蜀地剑门关,直奔江油古城腹背,从而为直捣蜀汉首都成都立下了惊天奇功。岷江是白龙江上游的一点重要支流,它以巨大的勇气和毅力冲破重重阻力一路南下,为人们打开了入川的通道,这里也就成了蜀道在陇上的一个重要组成的分支,时至今日这里的悬崖峭壁上还留下古人修栈道时凿下的深深的方形石窝。
  自古入川路难行,唐代最浪漫的大诗人李白出川时惊呼:"呜呼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两千多年过去后,行走在兰渝线上可以饱览入川古道的壮丽画卷,让人不禁感慨,蜀道之难应属于陇之南的这一段!当年诗仙笔下的"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的险段,应属陇南和川北交界之处,而"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之地,就在今天陇南的徽县。青泥岭高耸在入川要道上的山岭,悬崖千仞,峰顶常年被云雨笼罩,道路泥泞湿滑,使行人行走艰难。途经此地的诗圣杜甫也不得不感叹:"朝行清泥上,暮在青泥中。泥泞非一时,版筑劳人功"。聪明的设计者让兰渝线巧妙地绕开了青泥岭,而选择了顺白龙江南下这条捷径,就是这条经过精心设计的路线,施工过程中同样存在着许多的艰难险阻,单单一条西秦岭隧道就长达二十八公里多,用先进的挖掘设备也开凿了五六年之久。
  群山环抱,行路难一直是困扰着大山深处的人们,人们祖祖辈辈期盼着有条与外界沟通连接的快捷通道。陇南的康县与陕西的略阳山水相连,宝成线南下要经过略阳县横线河。横线河就是一个末等小站,所有的快车都不在那里停靠,改革开放初期,这个小站对陇南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陇南的大量的农副产品远销外地得从这里上火车,而琳琅满目的工业产品又是经这个小站进入陇南的城乡的。从康县到火车小站横线河也就一百多公里山路,却要翻越一道道山来过一条条河,一个来回坐车最快也得走上一整天。
  过去坐汽车长途跋涉,从陇南去成都至少得走二十几个小时,而从横现河乘火车到成都也得走十几个小时,旅途的艰辛和寂寞就更不待说。古时候顺长江出夔门的人们,乘着一叶扁舟就情不自禁引吭高歌,"千里江陵一日还"。在此以前,我们这些生活在山里的孩子只能从图画里和电影里看见火车。儿时的玩伴一提起火车,就有聊不完的话题,脑海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遐想,甚至是离奇古怪的奇思妙想。
  有一年冬天,邻近村里的一名男子到横线河搭火车,打算到西安采购物资,谁知提包不翼而飞了。无奈之下他只得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案。半个月后,此人历尽千辛万苦,回到了家门口。他到家时候已经是夜半时分。一家老小听到他的声音都被吓得浑身打颤。早在十天前,从县里打来电话,说支书被火车压死了,一家人刚刚为他辦完丧事。原来,那天小偷偷了他的钱包后,准备爬上一列南下的火车,没想一失足从火车上掉下来摔死了。因为钱包里有专门的介绍信,铁路公安民警按照那上面的地址,给此人所在地的户籍地传达了死亡通知,这才引起了一场误会。
  我第一次见到火车,是在横线河站的栅栏旁,坐在北京吉普车内我凝神屏气,神情紧张的望着西面的青石崖下的幽深的山洞口,心里充满着好奇和遐想。听司机说,这是我们国家第一条电气化化铁路,心情更加激动,兴奋得不得了。那天小车里坐的还有一位上北京出席五届全国人大会议的代表县公安局的副局长。这位人大代表是从偏远的乡下步行八十多里路才来到县城的,县上领导决定派小车把他送到略阳县,而后再搭乘去北京的火车。就在闲聊时,只听一声长长的汽笛鸣响,我心飞速跳动着,浑身感到一阵的燥热,就见和电影里见到过的一模一样的火车,风驰电掣般从眼前一晃而过,长长的列车卷起的一股凉风扑进车窗内,扑打在脸上让人感到又惊又喜。十年后,当年怀揣梦想的我,正是从这个不起眼的小站出发,踏上了去探寻大山以外世界之路的。
  如今,坐在宽敞明亮的车厢里,感受到的是平稳安全又便捷。火车奔驰在崇山峻岭之中,一会儿匀速行进在山洞之中,偶然露出身子行驶在高高的钢筋水泥桥上,沿途尽管不能尽情的欣赏青山绿水的千姿百态,但人们的心情却是愉快的。今天坐上火车日行千里万里已不在话下,完全可以做到早上吃完兰州牛肉面,中午安逸的在重庆涮火锅,一日之内领略和感受季节变换的不同真是美哉,幸哉!
 
王平蜀道陇南小站家庭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梦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