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心有光明


  老爹乃我爹。说老爹,是因为他确实老了,老得都不能确认自己的年龄。我们有时在他耳旁大声问他:"侬今年几岁啦?"老爹不自信地回答:"我有90岁了?"其实老爹虚岁87岁,实岁只有85。
  前些年,老爹喜欢怀揣敬老卡,手提布袋里放一瓶凉白开和一些杂七杂八的抹布、纸片,独自乘公交外出,到处兜兜转转看看。老爹向往着外面的缤纷世界。
  生命是一个不会逆行的过程。
  江河日下,生命灯油的耗竭,让老爹渐渐地失去了生命的活力。他患有不轻的阿尔茨海默症,还有严重的糖尿病,五官中除了口能吃很有感觉外,老爹面对的近乎是一个无声无嗅觉视觉模糊的世界。家里的孙子走过他坐着的桌旁,老爹问那人是谁?唉,我亲爱的老爹,您叫儿怎能不伤悲!
  就是这样的老爹,纵然视物模糊不清,步态迟缓摇晃,可依旧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为了安全,我们不让老爹独自外出,他就抱怨整天关在家里做人没意思,吵着要出去,可失智失能的老爹现在都已打不开被我姆妈锁上的房门了!
  我去父母家时,时常搀着老爹在家附近的小区外散步,尤其是在风和日丽的天气,父與子雀雀然犹若放飞的小鸟。小区超市的货架上整整齐齐堆满琳琅满目的货品,老爹的脸凑在货架旁,朦朦胧胧地一个一个看过去。老爹要看今日的世界,老爹想知道日常的生活。看到酱菜货架上的瓶装腐乳,老爹嚷着要买,说是我姆妈手术后每天喜欢用腐乳佐粥。耳聋眼花、失智失能,老爹心里还有爱的光明引领。
  老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老爹也想尝尝心中的口福。不光是汤圆、小馄饨、小笼包、牛肉粉丝汤等日常小点心,看着超市冷饮柜里花花绿绿的各式冷饮,老爹的脸几乎贴在了冷冻玻璃柜上,用他迷蒙的双眼细细地看过去又看过来。终于,他看到了他的光明,老爹点了"光明牌冰砖"。虽然,这不是糖尿病患者合适的食品,但面对已搞不清自己年龄,不知道今夕何夕的老爹,我没有拂逆老爹的欲念。
  光明,是失智失能的老爹尚存的美好而永不置疑的绵绵记忆。
  手捧方方正正、洁白如雪的"光明",老爹在路边尽情地啜嗍。老爹满嘴是香甜的白白凉意,我满心是温馨的红红暖意。我让老爹坐在花坛边沿上慢慢吃,融化的冰糕水不时滴淌着……不雅的吃相,失智的老爹不在意。
  终于吃完冰砖。老爹站起身,抹抹嘴擦擦手,又把湿腻腻、趟趟滴的冰砖纸盒与纸巾折叠卷捏在手里对我说:这东西不能丢地上给环卫工人添麻烦。老爹要找垃圾箱。
  时常在路上看到有丢弃的塑料或纸质的瓶罐、纸片、杂物,还有斑斑堆堆的狗屎,老爹的话让我好生感慨……失智失能的老爹,没有失德;老爹虽不能清晰地看世界,但他的心依然有光明!
 
周云海腐乳姆妈冷饮文摘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绮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