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泪流满面


  李建设生来就是个奇怪的孩子。
  在医院刚生下来时,别的婴儿都会哇哇大哭,可李建设却不,愣是不哭。无论护士怎么去拍李建设细嫩的小屁股,这孩子,就是不哭。
  医生护士都不由连连摇头:这样的孩子,还是头一遭见呢。
  出院后,李父带着李建设去算命。算命先生一问生辰八字,再一摸李建设的手骨,脸上顿时失了颜色,手也止不住地颤抖起来,连连摇头,说,这孩子命太硬,要克父母的!算命先生还说,除非,让这孩子流泪。
  以为只是算命先生随口一说,可在李建设五岁时,李母突患重病,很快医治无效死亡。
  在李母的葬礼上,尽管有那么多人号啕大哭,可李建设愣是一滴泪也没落。参加葬礼的亲友们都说,这孩子,太硬了。
  七岁时,李建设和同龄的孩子一起上了学,却不喜欢读书,和一些同样不爱学习的同学一起到处玩耍。
  那时,李父还可以管管,总是在李建设闯祸后,对他一阵猛打。李建设挨了打,却从不吭一声,更不落泪,只是咬紧牙关,任父亲打得气喘,打到两眼发红。李父忍不住拍拍李建设的头,说,你这孩子,啥时候可以流泪啊。
  11岁那年,李建设在和一帮孩子打架时,眼看就要被一个孩子打倒,李建设恰好看见旁边有一块砖,想都没想拿起那块砖就往那孩子脑袋上砸,那孩子被砸得满头是血。所幸李建设力气还小,不然那孩子就没命了。
  即便如此,那孩子也在医院躺了三个月。李父为此赔了一大笔钱。学校本来是要开除李建设的,经过李父的好说歹说,才算勉强同意留下来,给了个严重警告处分。
  好不容易熬完小学。进入初中后,李建设越发没了管束。上学是可去可不去的,早上和父亲说再见,父亲去学校看时,孩子根本没去。李父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一次,李父在李建设再次打架闯祸后,拿了根铁棍子打。李建设趴在桌子上,整个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可李建设咬紧牙关,依然不吭一声,也没流下哪怕一滴泪。李父没辙了,真是没辙了。
  李父问李建设,你到底想做什么?
  李建设摇了摇头,没说话,目光却依然坚毅不屈。
  到李建设15岁那年,一场车祸夺去了李父的生命,也再次印证了李建设的命硬。在父亲的葬礼上,李建设依然没落下一滴泪。
  李父死后,李建设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学也不上了,早早就混入了社会。还别说,李建设也真有些江湖能耐。20岁时,居然成了这个城市小有名气的混混头目,不仅手下纠集了一帮兄弟,还开起了公司,做起了老板。
  不过,既然做了混混,免不了要打架。
  打架有赢有输。
  有次李建设寡不敌众,被一帮死对头擒住了。对方的头头黄毛早就知道李建设的来历和他从不流泪、克死父母的故事。黄毛对李建设说,只要你流一次泪,我立马把你放了。
  可李建设摇了摇头。
  那可真是一顿好打,李建设被打得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最终,还是没有流下一滴泪。
  有一次打架,对李建设来说可谓灭顶之灾。和李建设闯荡多年的兄弟胡子居然被对手活活砍死了。李建设想都没想,就拿刀冲了上去,见人就砍,见人就杀。那真是一场血拼啊!
  李建设被判死刑,缓期执行。想着遥遥无期的牢狱生涯,李建设依然没有流泪。李建设只是在庆幸,庆幸自己给兄弟报了仇。
  因为表现良好,李建设连续多次得到减刑。坐满22年时,李建设居然出狱了。
  上公交车,李建设摇摇摆摆的。车上人很多,走过一张座位时,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主动站了起来,拉李建设去坐,还说,爷爷,你坐。
  李建设满是疑惑地坐了上去,想,为什么要叫我爷爷,我有那么老吗?
  透过旁边的车窗,李建设隐约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两鬓斑白,还有一张苍老而又憔悴的脸。这真的是自己吗?
  李建设忽然泪流满面。
  选自《飞天》
 
崔立黄毛算命先生流泪文学阅读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