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予你山河


  作者有话说:曾经有次去图书馆了解过古籍修复这份工作,发现它虽然枯燥,但其实特别有魅力,所以写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她脸上绽开了笑容,鬼使神差地走到窗口边,看到了走出来的陆羡时,也看到了洒落在他身上的皎皎月光。
  新浪微博|@温冬零
  一
  七月的陵城炎热窒闷,吹起的风黏糊糊地粘在人身上。   此时的陵城大学内,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比赛,学生们高涨的热情给这炎热的天气再次增添了一把火。   前段日子陵城市出土了一批文物,其中就有失传了两百多年的清代善本江宁记略》。这套善本十分珍贵,对目前的历史文化研究有很重要的意义。   但是善本的损坏程度极为严重,为了能够尽快修复古籍,陵城图书馆决定从陵城大学中选拔一批古籍修复专业的大三实习生,参与到此次的善本修复工程。   "加油,加油……"   在一陣呐喊声中,季漾轻轻松松地赢下了第一局的"掰手腕"比赛。   在之前的拆页揭页、纸浆补孔、古籍装帧等考核中,季漾获得的分数并不理想。   为了能够参加这次修复工作,从而拿到创新学分顺利毕业,季漾是铆足干劲要拿下这最后的一项考核赛。   "掰手腕"考核的是选手的手腕力。季漾从小力气比平常人大,再加上多年的给教室饮水机换水的锻炼,她在这一环节无人能敌,拿到了最高的分数。   但是,季漾挂在脸上的笑容还没几分钟便垮了下去。   在主持人温柔甜美的介绍声中,她看到古籍修复组的组长陆羡时走上了台阶,对这次考核选拔做总结陈词。   季漾两眼一闭,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如果之前她觉得自己还有一丝希望的话,那么这丝希望在陆羡时出场后便荡然无存。   比赛结束后,学校图书馆渐渐恢复了安静。季漾在门口一边痛心疾首地哀叹着这次实习机会的失去,一边吐槽着陆羡时的小心眼。   临近傍晚,天上的云朵迎风盛开着,仿佛一片摇摇欲坠的花海。   季漾吐槽完后,刚要起身,便被身后传来的一道声音冻住了。   "原来我在你心中的形象是这样的?"   季漾缓缓地转身,看到了笼在霞光中的陆羡时。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里冷淡得没有一点温度。   她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你可能听错了。"   陆羡时欺身逼近她,高大的身影携着一股无法忽视的压迫感:"小气,爱记仇,没有人情味,冷血动物,这不是你刚刚对我的评价吗?我还没有耳背到听不清你说话的程度。"   季漾看向眼前逐渐放大的俊脸,说话声像卡掉的磁带一样断断续续的:"其,其实,你也不用伤心,毕竟人都是有缺点的……"   她越说越小声,到最后简直是嘟囔时哼出来的气音。   陆羡时笑了下,笑意却未达眼底:"不要紧张,我是想跟你说,你的考核通过了,下周来陵城图书馆报到。"   听到自己被录用的消息,季漾眼里立刻亮了起来:"真的吗?谢谢组长,没想到我竟然还能够入选,刚刚是我误会你了。"   季漾对着陆羡时猛地一顿夸,他静静地听她说完后,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口:"只是因为你力气大,古籍修复中有很多体力活,成堆的修复纸还有要用到的碑帖都要人搬运。"   季漾眨了下眼,小心翼翼地询问道:"这些,是修复工作中每个人都需要做的吗?"   陆羡时淡淡地看着她,语气清冷:"不需要,除了你之外,因为我小气又记仇。"   他说完便侧身离开,原地只留下咬牙切齿的季漾。   二
  一想到即将要跟陆羡时一起工作,季漾觉得自己三叉神经都在疼。   陆羡时和她的相识,要从她大二的时候说起。   家境优渥的季漾,从小被家人宠着,性子里带着些任性。考上陵城大学后,她之所以选择古籍修复这个专业,也是因为它听起来比较高大上。   她从未想过要以此为生计,每次的导师授课,她不是旷课就是在课上打瞌睡。   直到遇见陆羡时。   在古籍修复领域,无人不知晓他的名字。成绩优异,十六岁考入知名学府,是古籍修复界泰斗纪辛容先生的关门弟子,可以说是少年得志。   那时学校向陵城图书馆发出邀请,为学生开设短期的古籍修复培训课。陆羡时作为一名出色的古籍修复师,来给他们讲解南北派不同的古籍修复技法。他讲课喜欢点名,越是坐在教室后排的学生他越是会叫他们起来回答问题。   于是,在第一天上课的时候,坐在最后排睡得正香的季漾便被他叫了起来。   "请你回答一下,在清洗书页中,南北派各有什么不同?"   彼时的季漾迷迷糊糊地看着他,一直沉浸在刚刚的美食梦境中,于是脱口而出:"南方的苹果皮比较薄,北方的皮厚一点。"   话音刚落,周围响起一阵哄笑声,季漾也在笑声中清醒了过来。   陆羡时走到她跟前,阳光从窗户洒进来,淡淡的光泽化成笔落在陆羡时脸上,轻轻描摹着他清俊的容颜。   季漾看得有些发愣,随后陆羡时发冷的声线在她耳边响起:"看样子,是我讲的课太无聊了。"   明明处于夏季,但是季漾却觉得眼前袭来了一阵阵寒风。   在之后的课程中,陆羡时全部改成实操的形式来讲解。   而季漾这个名字,成为陆羡时上课时的口头禅。   "季漾同学,请你过来示范一下如何处理古籍中出现的虫眼问题。"   于是在将近四个小时的课程里,季漾有大半的时间一直在跟古籍中的虫蛀情况打交道。   这次是演示修复虫蛀问题,下次是演示如何拿捏涂糨糊的厚薄程度……每次上课对季漾来说都像一次历劫。   她曾经想过奋起反抗,但触及陆羡时冰凉的目光时,原本要说的话就变成了:"陆老师,我的手这段时间有些酸痛,手指不太灵活。"   整理书稿的陆羡时闻言扫了她一眼,寡淡道:"没事,之后在课上我会让你多练习几次,你的手就会习惯这种程度的使用,到时候不酸也不痛了。"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季漾在接下来的课程中算是充分体会到了。   长达两个月的培训,对季漾来说是一段不愿回首的经历。   以至于在课程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季漾出现了"陆羡时PTSD"的症状。   三
  季漾去图书馆报到那天,陵城下了场雨。雨滴仿佛挂在风下面的一串串铃铛,响起来清脆悦耳。   来到修复室的时候,里面一片宁静祥和。修复师们正在修复古籍,他们的手指跳跃在纸张上,像是正在进行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   核实好实习人员名单后,陆羡时便给她们一一分派任务。   相对于其他人的工作内容,季漾的工作跟善本修复根本沾不上关系,陆羡时给她的第一个任务是熟知每一种修复纸的特点。   她拦住离开的陆羡时,极力维持脸上的平静:"组长,我再确认一下,我的工作就是这些吗?"   陆羡时瞥了一眼抓着他的手,眼里饱含警告:"暂时就这样,你要是嫌不够,可以去搬一下碑刻所需的材料。"   季漾收到一记眼刀,立马放开了手,粲然笑道:"够了,够了,我觉得这样的工作很充实。"   等到陆羡时离开后,她在原地蹦了起来,眉眼间溢满喜悦之色。她的记忆力很强,记下那些修复纸的特点根本不是问题。   一想到自己在图书馆的实习工作这么轻松,季漾心里乐开了花,每天工作都开心得像一只灵动的黄鹂鸟。   《江宁记略》的鼠啮情况很严重,修复的每一步骤都需要十分小心。稍有不慎,都会让整个修复工作功亏一篑。   每天开始工作前,陆羡时都会检查一遍当天所用到的材料。在后期阶段检查修复纸时,他发现接下来要用的配纸帘纹方向全是错的。   而这一批修復纸,是由季漾负责调制的。   陆羡时找到季漾的时候,她正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看到陆羡时朝她走过来,她忍不住向他炫耀:"你看我拍的照片,刚刚风吹过的那瞬间,外面像是下了一场海棠雨。"   陆羡时眼里漫起了冷意,他一字一顿道:"季漾,请你告诉我,你是来看风景的还是来工作的?"   意识到他话里的严肃,季漾也收起了散漫的笑容:"我是来工作的。"   陆羡时看着她手里的手机,满脸寒霜:"现在是工作时间,我想问一下,你手机里的照片怎么解释?"   落在季漾脸上的阳光此刻变得暗淡了起来,她的头渐渐低下去:"对不起,我没有认真对待我的工作。"   陆羡时面色阴沉,他将那一沓宣纸扔在她面前:"我有没有告诉过你,配纸是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配纸不符合要求,会对古籍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季漾看着桌上的宣纸,脸上渐渐褪去血色。她想到了在进行配纸时,自己被窗外的海棠花吸引了目光,时不时地便往外面看。   "季漾,你需要道歉的对象是组员,因为你的失误,整个组的进度都被拖延了。古籍修复需要一定的专注和耐心,要是你连最基本的这两点都做不到,那你根本没有资格踏进这里。"   陆羡时离开时,在门口顿了下,再度开口时声音依旧冷峭:"季漾,如果你到现在都没有去尊重这项工作的话,那你可以直接离开了。"   陆羡时的话仿佛一把锤子敲打着季漾的心脏,她一直垂着头,晚风吹散了她面前的宣纸,也吹干了她脸上的眼泪。   四
  夜幕降临,将浓稠的月色洒向了人间大地。   已经闭馆的图书馆内,四楼还亮着灯光。空无一人的修复室内,季漾按照善本的情况,调配好第二天要用到的修复纸后,便在一旁用毛笔开始训练补填破洞的步骤…   头顶的灯光沉落下来,仿佛压在她身上的愧疚感。   季漾的基本功并不扎实,再加上她做事三心二意导致的失误,所以一直没被允许去修复善本。为了能够弥补自己的过错,帮其他组员减轻负担,她白天去了解善本修复的细节内容,晚上就留下来练习。   陆羡时回图书馆拿东西的时候,看到了还在板桌上低头修复的季漾。自从上次的失误后,季漾这段时间里一直是最早来又是最晚走的人。   陆羡时本想离开,但脚步不知为何就停下了。   "你的手太用力了,放轻点力量可以加快修复速度。"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季漾吓了一跳,她回头便看到陆羡时站在她身旁,眼里不禁露出讶异:"你怎么在这里?"   陆羡时的嗓音似乎还沾着外面的夜色,听起来又低又沉:"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对上他深邃的一双眼,季漾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我以为你们都下班了。"   陆羡时看了一眼她手里拿着的修复纸,眉间微拢:"要注意一下过程中的平整度,旁边多余的纸撕掉后,接缝还是太大。这些都是细节,你要多下功夫。"   季漾点了点头,出声道:"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许是她说话的语气太认真,陆羡时的目光被她牵动了下:"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沈燃他们一起修复善本,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旁边的人。"   他顿了下,继续道:"现在太晚了,我在楼下等你,你要是弄好了,我送你回去。"   陆羡时的话信息量太大,季漾一时消化不过来。等她反应过来时,陆羡时早已下楼。   她脸上绽开了笑容,鬼使神差地走到窗口边,看到了走出来的陆羡时,也看到了洒落在他身上的皎皎月光。   修复的善本里有很多霉斑,季漾打开书的时候,便看到一股灰从书面上升腾了起来。   她戴着口罩,小心谨慎地将上面的灰掸掉,之后拿到室内去水洗。   季漾虽然之前也接触过古籍,但那些都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书本,损坏程度没有那么严重。   第一次触碰霉斑如此严重的古籍,几天下来,季漾的手开始过敏。为了不耽误工作,她咬牙坚持着修复。   陆羡时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发现了她的手势不太对劲。   "你的手怎么了?"   听到头顶的声音,季漾下意识地将手放在了板桌下,展颜道:"不小心磕了一下。"   陆羡时抽出她的手,目光变得犀利起来:"磕到手是这个样子吗?"   她的手不仅又肿又红,还有脱皮的现象,在光线下看得有些触目惊心。   季漾抽回手,笑嘻嘻道:"我没事,我从小就皮糙肉厚的,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小问题。"   她的语气带着一贯的欢快,但却变成了一团棉花塞进陆羡时的心口,让他的心又闷又软。   他忽略掉心底的异样,冷冷地撂下一句话:"随便你。"   但是中午的时候,从食堂回来的季漾发现她桌上多了一个袋子,里面装着药膏和喷雾。她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陆羡时,想到了他中午匆匆忙忙地从图书馆外面回来,手上拎着的袋子和她桌上放着的一模一样。   她拿起了一盒药膏,午后的阳光跳在上面,仿佛一根羽毛轻轻地在季漾的心上搔动着。   五
  经过修复组三个多月的工作,多册的《江宁记略》善本也按照计划修复完毕。   窗户涌进的风带着秋日里的凉意,季漾慢慢地翻动着修复好的善本,指尖不断地泛着热意。   书中描写了清代进士罗有易在乾隆时期游历江宁地区的所见所闻,几百年前的风土人情一页页地在她面前清晰展现。   正是因为修复师们的努力,才得以让这些优秀的文化传承下来。   这是季漾第一次直面古籍修复的意义所在,也是第一次真正想要去成为一名古籍修复师。   她转头看向一旁填好的资料,终是下定了决心,起身去找陆羡时。   陆羡时抬眸看向眼前拿着报名单的人,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她的到来,气定神闲地等着她出声。   "老大,我想要参加这次全国古籍修复大赛,虽然我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但是我想要去试一下,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她要说的话在对方平静的目光下难以继续。   也是,这里还有其他比她优秀的修复师,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她去。   她刚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的不自量力,便听到陆羡时开口:"我知道了,从下周开始你抽时间过来,我会对你进行技能上的训练。"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季漾惊呆在原地,她愣了好一会,才想到要问他:"为什么是我?"   陆羡时定定地看着她,说:"你是一个有天赋的人,手腕力、记忆力等方面都比许多人强。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唯一人选。让你进来实习,也是想要针对这次大赛对你进行培养。"   "季漾,"听到陆羡时唤她的名字,她眉心轻跳了下。   "不要让我失望。"   陆羡时的眼里含着浅浅的笑意,仿佛初秋里的一抹清风,轻轻地拂过她的心田。   如果说季漾之前上课见识过陆羡时的严格的话,那跟现在的训练方式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他不仅要求季漾了解历史上各个时期古籍的版本和装帧形式,还要她熟悉不同地域所用的纸张及装帧风格。   甚至每天晚上,她还要写一篇总结笔记。   连续几周下来,季漾的脑子里装满了一堆古籍资料和修复方法。   陆羡时去拿竹纸的时候,看到一边的季漾正有些狼狈地看着纸钉。在装订的最后一道工序中,要用纸钉给古籍加固,再进行穿线。   但她力道控制不好,每次搓出来的纸钉钉头都是软绵绵的,根本穿不了线。尝试多次后,季漾一脸泄气地趴在桌上。   夕阳西下,霞光软软地覆在地面上。陆羡时无奈地笑了下,他抬脚走到她身边,拿起一边的纸便搓了起来。   见到陆羡时的手法,季漾浑浊的目光逐渐清明起来:"老大,你是怎么做到的?"   闻言,陆羡时重新给她演示着搓纸捻钉的步骤。   他们靠得很近,季漾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雪松香味,像是他的性格一样,沉稳中正。   "不要走神。"被敲了一下后脑勺的季漾立马回过神来,将视线放回到纸钉上。   她状似不经意地撑着脑袋,手掌悄悄捂住的耳郭漫着一层薄薄的绯红。   随着季漾的修复训练,陵城也渐渐进入了深秋。秋意浓浓的陵江上,一则消息像是石头般砸进了江里,惊起了一阵动荡。   陵城的百年望族季家爆出了一桩学术丑闻——季老爷子生前捐给陵城各大高校的诗书藏经中,被学者发现部分古籍是由他伪造而成。   此消息一出,在整个古籍界引起了轰动。包括在媒体网络上,"季为予古籍造假"七个字就占据了整整几天的热搜。   而季漾,则是季老爷子的亲孙女。   六
  网上的舆论不断地发酵,没过多久季漾的身份就被扒了出来。一同被扒出的,还有季漾参加全国古籍修复大赛的消息。   陆羡时已经五天没有见到季漾了。自从事情发生之后,她便请了假,没有再到图书馆训练。   他握着手机,微信输入框里的消息一再编辑,最后改成了要去拿一下她上次带回学校的古籍资料。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方法去见她。   收到季漾的回复后,陆羡时便赶往了陵城大学。   到达学校的时候,季漾已经拿着资料等在宿舍楼下。   浓郁的夜色打在她身上,勾画出她此刻单薄瘦削的身影。见到陆羡时下车,季漾叫了他一声。   他的目光一直胶着在她身上,只是几天不见,季漾的脸色变得十分憔悴。将资料递给他的时候,她手没拿稳,资料纸散落了一地。   季漾连忙蹲下身子,看到前方出现的一双手,她勉强地挂起笑容:"老大,我不是故意的,一定是我还没吃饭才没力气的。"   陆羡时帮她捡着资料,看到她眼睛里布滿的红血丝,心脏像是被人掐了一下,不可抑制地疼了起来。   他站起身将季漾手里的资料一并拿过来,朝她道:"现在有空吗?"   看到季漾茫然的目光,陆羡时勾了下唇,说:"带你去吃饭,刚刚不是说没力气吗?"   陆羡时带她去的是一家面馆,这家店开了很多年,是陵城有名的网红面馆。   两人坐下时,陆羡时细心地帮她擦拭着桌面,还烫洗了她面前的杯筷。   他给她点的是她最喜欢吃的猪脚面。面端上来后,季漾便低头动筷,碗里的热气一点点地湿润着她的眼睛。   良久,她抬头看向陆羡时,抵在唇间的话终于出了口:"对不起,老大,让你失望了,我决定要退出这次比赛,以后也不会再碰它们了。"   季漾垂下视线,苦笑道:"你说得对,我从来都没有尊重过这一项工作,又怎么配成为一名古籍修复师呢?"   澄亮的灯光照在她脸上,映出了她此刻悲伤的表情。   陆羡时想到了网上的那个视频。   那是季漾刚刚考上大学的时候,她跟季为予一起出席了某次文化交流会。当时有好事的记者问她为什么选择古籍修复这个专业,季漾当时的回答是:"就是听起来还不错,但是因为它本身枯燥无趣,学了也没有什么用,所以我以后也不会从事这份职业。"   在这则转发量极高的视频下,评论大部分是对季漾的冷嘲热讽,很多人留言要她滚出古籍界,说她跟季为予一样虚伪,明明看不起古籍修复,还要去参加比赛,赢得荣誉……   陆羡时放下筷子,没有正面回应她的话:"季漾,后天我要去故口镇图书馆做古籍文化交流,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吧。"   灯光下,陆羡时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如果到时候回来你还是坚持你的想法,那我尊重你的选择。"   七
  故口镇是江南一大水乡,整个小镇垂柳袅袅,水韵依依,显得古朴又宁静。   到达民宿的当晚,热情的老板娘烧了一大桌好菜。在门口见到季漾的时候,她的语调突然高扬起来:"姑娘,你跟前几天网上的……"   季漾的脸色立刻煞白起来,颤声打断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她说着脚步往后退,一时没有注意脚下的台阶,摔了下去。   前方的陆羡时看到这幅场景,立马跑到季漾身边,语气充满了担忧:"摔得疼不疼?"   老板娘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连忙向季漾道歉:"对不起,姑娘,我只是想说你长得挺像我前几天在网上看的某部剧里的演员。"   季漾摇摇头,语带歉意:"是我对不起才对,我吓到你了。"   她的膝盖磕破了一大块皮,又红又紫的,还渗着密密麻麻的血珠。   季漾的伤口刺痛了陆羡时的眼睛,他将她扶到里面,拿起老板娘找来的药水,细细地帮她擦拭着伤口。   听到季漾吸气的声音,陆羡时手里的动作变得更轻了。   处理好伤口后,他一抬头就看到季漾红红的眼眶。她指了指腿上的伤口,说:"是它太疼了,所以我才哭的。"   陆羡时的一颗心被她揉得皱巴巴的,他伸手拥住了她,柔声安慰道:"我知道。"   故口镇的古籍文化交流虽然为期一周,但是季漾要做的事情并不多,她只需要每天核对好当天要用到的书目即可。   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季漾便在镇上闲逛。这里慢节奏的生活,让季漾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在交流会的最后一天,季漾核对好书籍后从图书馆走了出来。她没走多久便看到水巷边的树荫下坐着一名男孩,手里拿着一本书哭了起来。   她走到小孩身边,矮着身子问他:"小朋友,你怎么了?"   小孩哭得一抽一抽的,断断续续道:"我的书坏了。"   季漾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书,是一本20世纪90年代的国产漫画,其中有几页纸遭到了磨损,没有办法继续阅读下去。   她笑了下,摸着他的头温柔道:"没事,姐姐去拿工具帮你把书修好好不好?"   小孩边擦眼泪边点头。季漾跑到图书馆拿好修复纸和工具后,便回到原处,在一旁的石阶上帮他一点点地修补。   因为量小,并没有花费很多时间。等到修复好后,小孩拿着书高兴地抱住了她,说:"姐姐,你真棒。"   季漾的眸光随着男孩的话颤了下,她看着小孩道谢后,如获珍宝似的跑向不远处的地方,跟其他几名小孩一起翻阅着手里的漫画书。   风吹了起来,轻柔地画着他们此时脸上的笑容。   季漾看了许久,回头的时候,发现陆羡时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   他浅勾着唇角,将小孩的话重说了一遍:"季漾,你真棒。"   和煦的阳光洒下来,将季漾的心房晒得暖洋洋的。   陆羡时走到她身旁,将视线放在了前方的小孩身上:"我之所以带你来这里,是希望你不要受外界干扰,能够真正遵从自己的内心,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季漾,眉梢眼角都落着光芒:"都不会离开你。"   陆羡时说的最后一句话,传到季漾的耳中,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清晰、有力。   八
  2020年全国古籍修复大赛上,"季漾"的名字一出现,底下便有观众发出嘘声。   "她竟然还有脸来参加比赛?"   "不是看不起古籍修复吗?现在站在上面是什么意思?"   "家里人古籍造假,估计她的人品也好不到哪里去。"   "……"   季漾站在台上,听着下面的议论声,仿佛又回到了被人网暴的那段日子。那些声音像是潮水不断地将她包围,让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恍惚中,她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陆羡时。他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嘴唇无声地翕动着。   她看清了陆羡时所说的话,他跟她说:"别怕,有我在。"   莫名的,季漾慢慢地平复了下来。   她想到了在故口镇时,那段时间她的精神状态最差。因為每晚的失眠,她的身体情况也变得很糟糕。   在故口镇的第一晚,原本失眠的她突然听到了窗外传来的口琴声,是她很喜欢的一首曲子《美丽之声》。   那阵悠扬的口琴声持续了很久,直到她入睡。   在后面的日子里,口琴声一直都没断,她的睡眠情况也因此渐渐变好。等到离开小镇的最后一晚,季漾才发现原来每晚吹着口琴的人是陆羡时。   想到这里,她朝陆羡时扬起了笑,眼里恢复了坚定。   初赛分为五个步骤,对不同古籍的不同损坏情况进行修复考核。季漾在参加完五个环节后,成为了比赛中积分最高的人。   最后,在决赛的时候,她再次凭借出色的修复表现赢得了比赛。   在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季漾鼓起勇气道:"首先,因为我爷爷的事情,我想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其次,我为我曾经的鲁莽和错误向大家道歉,古籍修复不是没有意义的一项工作,正是有了它,我们的文化才能够更好地传承。"   她停了下,看了一眼奖杯,眼里被它的光芒点亮:"最后,我会将爷爷赠予我的所有藏书进行鉴定拍卖,全部所得将会用于古籍修复方面,希望我们想要守护的东西永远发光、发热。"   季漾说完后,底下响起了一阵掌声。   她看向前方的陆羡时,他朝她笑着,脸上的笑容成了照进她心底的一抹阳光,终将里面的阴霾一扫而空。   九
  三个月后,季漾通过了古籍修复的研究生考试,再过不久就要前往英国去进修学业。   这一去就要大半年才能见面,明明是过一天少一天的"相处黄金期",季漾却跟陆羡时闹起了脾气。   其实也不算闹脾气,主要就是人在面对长时间的离别时,总是会有一些情绪化的举动。   比如今晚,明明杯子里灑出的茶是温的,季漾却说自己被烫到了。   她捂着那只手指靠在墙上,整个人像根蔫了的茄子一样。   陆羡时顺着她的话,去客厅拿了创可贴,然后帮她贴上。   季漾抬手的时候发现了手上的不对劲,创口贴上竟然画着一枚戒指。他画得细心,贴得也细心,所以"戒指"看起来精致又合适。   陆羡时看着她,目光柔软又深沉:"本来我想要买的,但我不想给你太多的束缚,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希望你能够自由地去飞翔。"   他在"戒指"上落了个吻,缓缓道:"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回来,然后将它变成对你一生一世的承诺。"   滚烫的泪水从季漾眼眶里掉落下来,她指了指面前的菜:"是它太辣了,所以我才哭的。"   陆羡时眼角含笑地看她,说:"我知道。"   季漾笑着回握住他的手,指尖相触的时候,对方的温度传了过来,成了她今后飞累时能够依偎的港湾。   编辑/叉叉
 
温冬零古籍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灵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