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一颗浅浅星四


  殷秦愣了整整一分钟,突然笑出声,懒洋洋地缓缓开口:"许昱,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跟姜月有什么不解之缘?"他跟许昱共事这么多年,也不是第一次跟许昱说这样的话,但是这是许昱唯一一次有反应,并且反应这么大,语气冰冷。
  许昱没答,往电梯间走了几步,在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说了一句:"我先回律所。"意思就是不谈这件事了。
  这让殷秦觉得更奇怪了,决定要问个究竟。不过问许昱应该是没有什么用了,他挂了许昱的电话以后,给许昱的大学室友白棋打了电话:"白棋,你认识姜月吗?"
  白棋沉默了半秒,笑了笑:"殷秦,你在发疯吗?认不认识姜月这件事情你不应该问我,应该问许昱。"
  殷秦翻资料的手悬在半空中,眼皮跳了一下。看来他的猜想是对的,许昱和姜月之间的关系一定不简单。刚才许昱的反应太不正常了,这样一来,姜月为什么不要姓许的律师就解释得通了。但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以殷秦对许昱这个人的了解,姜月可能是他心里不能触碰的秘密。
  "我们律所接了一个新的案子,姜月的。"殷秦说。
  白棋抬了抬眼:"她知道许昱也在这个律所吗?"
  "不知道,估计是不了解,并且姜月点名不要姓许的律师,这个案子是我接的。"
  白棋很随意却又严肃地说了一句:"我建议你们不要让姜月知道许昱也在这个律所。"
  殷秦更疑惑了,问:"为什么?"
  "姜月是许昱的前女友。"白棋说着,顿了一下,又添上一句,"还是姜月甩了许昱。"
  "许昱竟然被一个女人无情地甩了?"殷秦叹了一口气,"看样子他还一个人深陷其中。"
  殷秦突然对许昱产生了一些同情,甚至现在就想回律所拍拍许昱的肩膀,跟他说一句:"没关系的,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
  他的同情心还没表达出来,就听到白棋又说了一句:"你千万别同情许昱,会走到这一步都是他自己的原因造成的。"
  连白棋都这么说,那许昱和姜月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殷秦没再多问,回去以后只是试探了一下许昱。殷秦能感觉到许昱还是很在意姜月的,不过他的那种在意让人感觉很奇怪……殷秦总觉得许昱有很多事没有说,但他也能理解,每个人都有一些话是难以启齿的。
  很久之后殷秦才知道,不是许昱不愿意说,而是连许昱自己,也依旧没有找到当初他们分开的原因。
  周末,南城一中教学区,新建的第三教学楼还散发着新鲜的油漆味。姜月和宋连一一起坐在教学楼前小花园的树荫下。
  姜月闭着眼和宋连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编剧突然偷偷摸摸地过来,清了清嗓:"我想做个小调查。"编剧抽了一把椅子在旁边坐下,拿出自己的小本子,认真地看着她们俩,"我今天就问一个问题,遇到喜欢的人,你们会主动追吗?"
  然而这个问题,姜月直到开工都没有回答上来,因为她也不知道。
  换成四年前的姜月,她是会的,她喜欢的人,不管最后结果会是怎么样,她都想要去努力争取一下,不过现在……俗话说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是没有道理的,现在的她到底还能不能做到那样勇敢呢?
  姜月这几天抓紧把手上的戏份拍了,因为她要去赶另外一个通告,所以提前跟剧组协调好,请了假。
  这个活动说起来很奇怪,是一个主题派对,位置是在南城郊区的一栋别墅,像极了西方故事里的城堡,恰好这个派对的主题也是——吸血鬼。是一个吸血鬼主题的蒙面派对,他们邀请姜月去当镇场嘉宾。
  看起来没有什么意义的无聊派对,似乎只是去满足一些人的"中二"之心。但其实这是一个不会知道别人身份的化装舞会,所有人都会被包装成另外一副样子,就像是在网络聊天的时候开启匿名功能,他们只是把应用到了现实中。
  一旦別人认不出你,你不用自己本来的身份出现在这个地方,那么你的顾虑会消失,不敢说的话也可以说出口。
  主办人就是想做一个社会问题的研究罢了,至于为什么这项研究会请姜月呢?
  因为她就是站在话题风口浪尖的女人。
  姜月是自己化完妆过去的,化好妆之后,化妆师薛芩十分满意地看了一眼,点头笑着:"很符合吸血鬼这个主题。"她没有涂太鲜艳的口红,营造出了些许的病态感。
  姜月到的时候派对上已经有很多人了。她下车踩上红毯的一瞬间,闪光灯不断闪着,有些晃眼。
  所有人都戴着面具,包括姜月。旁边有人在讨论:"果然化了这样的妆以后好难认人啊,刚才走红毯的美女是谁?你们没觉得她特别有女主角的气质吗?"
  姜月勾着唇笑了笑,走到台阶尽头,伸手去拿自己包里的邀请函表明身份的时候,后面的人突然推搡了一下,让她晃了一晃。她正想扶住旁边的门框,手臂却被另外一道力拽住。
  那人没有拽太久,只是帮她稳住身形后就松了手。姜月回头看了一眼,微微抬头,那人当然也是戴面具、化浓妆,无法认出他真实的模样。
  男人走得很快,没有在她身边多停留,一副只是"路过顺手扶了她一把"的路人模样。
  姜月交了邀请函,便被带到了VIP(贵宾)休息室。她闭了闭眼,却又想起刚才那个人,背影有几分奇妙的熟悉感。
  但不可能是他。
  这个时候,她脑海里浮现出来的这个人,应该坐在办公室认真处理手上的案子。
  姜月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闭目养神,直到工作人员来邀请她出去。为了不暴露身份,她是跟其他人一起上台的,主办人站在前面发言。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姜月小姐作为特邀嘉宾,不过大家也知道,我们今天是一个匿名主题派对,所以……至于哪位是姜月,我不会告诉你们的。"
  姜月站得笔直,背部蝴蝶骨的线条美好,她突然觉得这个派对变得有趣了起来。
  今晚是不是可以听到一些平时听不到的话?
  她的目光扫了一圈台下,角落里有个人靠在墙边,姿势随意放松,即使是化着这样的妆容,还戴着面具,也能辨出男人的俊朗,是刚才那个在门口搭了把手扶她的人。
  姜月的眼神刚刚挪到他的身上,男人突然转过头,微微仰头看着台上的她。
  就这么眼神相触的一瞬间,姜月觉得自己似乎跟这个人之间产生了一种非常奇妙的反应——
  就像彗星撞地球一样。
  昏暗的环境,带着几分迷离的光线,别墅大厅中间的喷泉池旁围着许多人。姜月在开始后随便跟人聊了两句,别紧了一下自己腰间的麦。主办方很有心,除了全部蒙面之外,为了让这场派对变得更为神秘,还给每个人配备了安装变声器的麦。
  她瞄了一眼拥挤狭小的舞池,觥筹交错间,有人在谈笑风生,也有人已经找到了舞伴开始跳起来。
  姜月被幽蓝色的灯光晃得有点晕。屋内很闷,人多嘈杂,她这几天赶戏也没有休息好,匆忙地赶回来接这个活动,现在被喧闹的人声吵得头隐隐作痛。
  二楼阳台的窗帘被风掀起,看起来没有人在。姜月扶着楼梯把手慢悠悠地过去,趴到窗口呼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身后倏然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似乎还带着几分笑意:"不在下面多玩会儿,上来吹风?"
  姜月转身,就看到一袭黑衣的男人随意地靠在旁边,他捂得严严实实的,是真的一点都看不出这个人原本的样子。
  那人起身,朝她这边走了两步。姜月觉得他的眼神死死地凝固在了自己的身上。
  像深渊一样,吸附着她。
  "好巧,今天第三次。"
  姜月垂头笑了笑:"谢谢。"
  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对话,只有他们俩知道到底在说什么。
  第一次是姜月在门口不小心被人推搡快要摔倒,第二次是姜月站在台上刚好跟他眼神对上,第三次就是在这个空寂的阳台再一次遇见。
  姜月说了"谢谢"以后,两个人之间的空气再一次陷入沉寂,直到几分钟后有人送来了两杯酒。她跟这人没什么话说,又转身趴回窗边去吹风。外面的月亮很圆,她低声呢喃了一句:"今天的月亮真好看。"
  姜月很喜欢看月亮,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名字里就有"月"这个字。
  她原本以为身后那个人已经走了,没想到他却接了一句:"嗯,挺好看的。"
  姜月又趴了几秒才转过身去,晃了晃酒杯,问:"你怎么不下去玩?"
  男人反问道:"你怎么不下去?"
  "我已经晃悠了一圈才上来的。"她顿了顿,突然开启了话题,"跟大家聊了一下最近风头正旺的姜月,就是今天的那个神秘嘉宾。说是请过来镇场子,结果现在还没见到人呢!"
  男人也抿了一口酒,问道:"你喜欢姜月?"
  "谈不上喜欢。"她笑,"路人罢了,不过刚才在下面听到大家的评价,我想……可能会转黑。有句话说得没错,无风不起浪,她这么多负面新闻爆出来,虽说没有实锤,但别人也没必要一直盯着她。要不是她真的有问题,应该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吧?做贼心虚似的,一直也不出来解释。"
  姜月自顾自地说着,当然也没看到对面的男人拳头攥得愈来愈紧,只是强忍着没发作。
  她敛着眸,回忆起十分钟前在下面跟人"交流"时的那些话。
  这几年,她以为自己已经坚不可摧了。这些不好的话语应该已经不能再伤害到她,没想到当她站在别人面前,听到别人那样评价的时候,还是会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
  有些委屈,但又不能为自己辩解一句话。
  其实她接这个活动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想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在现实生活中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只要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就能对她随意揣測。主办人早就跟她说过了,她现在就站在风口浪尖之上,是目前整个娱乐圈话题讨论度很高的一个人,参加活动的话,肯定要承受别人的恶语相向。
  她还是倔强地接下了,想试试自己的承受力到底如何。
  灯光迷离,酒气香甜,就连外面的微风吹进来,给人的感觉都刚刚好。在这么完美的环境之下,她竟然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说着自己的坏话。她知道这个人应该不会跟别人一样去说自己的不好。她能够感觉到他根本不屑于参与这个话题,不然也不会显得这样格格不入。
  姜月说完话,还低着头,突然听到不远处的男人开了口,声音沉了几分。
  "那些话没有什么可信度。"男人冷静地说着,听起来像是在分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姜月听到这句话以后,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是看不出任何真正的模样,酒杯被他放在一边的台子上,抱着手臂认真地看着她。
  "‘无风不起浪不应该用在这里,娱乐圈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比其他的大多数圈子都要乱得多。不解释可能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
  姜月愣了一下,这是今晚她听到的唯一一个为她辩解的人,并且还是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丝毫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情的陌生男人。
  他继续说着:"姜月很大气,也很漂亮。"
  姜月有一瞬间的眩晕,可自己明明只喝了半杯酒啊!男人说得很认真,还有些虔诚。
  她勾着唇,问了一句:"你是姜月的粉丝吗?"
  他愣了一下,摇头道:"不是。
  "我只是觉得姜月是一个宝石一样闪亮的人,那些污秽的话不应该这样围绕着她。"
  姜月没答,低头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就算是宝石,也是那种容易碎掉的磷叶石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坚硬的金刚石。
  那边的男人还在给她冷静地分析"姜月到底是不是个好人"。她突然笑出声,闭着眼随口说了一句:"你这副冷静分析的样子,真是像极了我那个狗前男友。"
 
酥皮泡芙白棋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冰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