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四月春涧叙事曲


  作者有话说:
  这篇稿子的初稿写在阳光缺席多日的阴雨天,那几天长沙刚好大降温,在书房冻得瑟瑟发抖的我极为渴望春天的温暖,于是便将这种心情写进了故事里。衷心希望,每一个处在寒冷天气走不出来的周若若,都能有此幸运,遇到一个能够将春天带进生活的黎叙。
  谢谢你当初把春天分享给我。现在,该轮到我把夏天分享给你了。
  新浪微博|@林阿饭
  一、
  周若若觉得,这个城市的春天不会再来了。
  作为省会的卫星城,这两年潭城飞速发展,那些高楼大厦仿佛雨后春笋,在极短的时间里拔地而起,人们也逐渐从拉拉杂杂的老社区搬入了漂亮的商品房。
  周若若家就是这搬家大军中的一员。
  原来她住在春涧巷,是个喧嚣但充满烟火气的地方,如今那儿已被夷为平地,据说不久的将来会成为潭城的第一个别墅区。
  从市井步入了高楼,看起来好像摩登了,却失了许多色彩。
  春涧巷曾有一段小径,两旁种满梧桐与银杏,春夏是生机勃勃的绿,秋冬则是浪漫多情的金,周若若曾经的房间正对这条小径,一推开窗,所见之处皆成风景,令人心旷神怡。如今她的窗外却只有钢筋水泥铸就的"巨人",连天空都着了一层灰色。
  搬家事件就好似大洋彼岸那只能引发海啸的振翅蝴蝶,令她陷入了莫名的情绪低潮,连作文都写得愁肠百结。
  "伤怀离抱,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意如何?细似轻丝渺似波。"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探过来,念出她笔尖下刚引用的诗句,啧啧两声,"这么伤感的啊。"
  周若若侧头,脑袋的主人是她的新同桌黎叙,有着一双含笑的眼睛和一张喋喋不休的嘴。
  她今年高二,因为原来的学校离得太远,爸妈为了她上下学轻松些,帮她转了学。
  家是新的,学校也是新的,周遭的一切都陌生,对她来说,失去的又何止那一窗风景?可惜十六岁的少年并不理解,要不然怎会对她如此阴阳怪气?
  周若若将作文本一合,没有给黎叙半点回应,接着抽出一张英语试卷自顾自地做了起来。黎叙讨了个没趣,也不觉尴尬,低头笑了笑,转身便找后桌的同学说话去了。
  放学的铃声响起,周若若动作利落地将书本收进书包。
  "同桌,再……"黎叙挥了挥手想跟她告别,她却仿若没听见,匆匆起身离开,没给他说完的机会。
  也许正是缺了这一声再见吧,周若若竟然在放学后又见到了黎叙。
  彼时她路过一堵墙,看到垂下来的迎春花还没开,忍不住驻足叹了口气,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肩膀被拍了一下。
  周若若回头,黎叙就站在她身后。
  他穿着奶白色的卫衣和黑色运动裤,书包背在一侧,一米八的高个很是扎眼。周若若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不得不承认学校里有些女生为他痴为他狂是很有道理的。
  可是,周若若不是她们。
  二、
  周若若不怎么喜欢黎叙,因为他太自来熟了。
  开学才两周,像刚才那样不打招呼就凑过来看她东西的举动已经不是第一次。更过分的是,他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叫她"小若若"。
  这种性格,说得好听一点是外向,说得不好听,叫"没有边界感"。
  周若若没打算理睬黎叙,一言不发地往前走,黎叙却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他手长脚长,很快就和她并肩而行。
  周若若心里有点烦,可是任凭她如何加快步伐,黎叙总能轻而易举地跟上。
  终于,她脚步一顿,回头没好气地对他说:"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
  话音刚落,身后哪还有黎叙的影子?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落在她身后几米远,正蹲在路边看什么东西。
  周若若有一瞬的尴尬,不过她很快就释然,并且打算趁此机会甩开这张"狗皮膏药",然而步子尚未迈开,黎叙却蓦地看过来,还朝她招了招手:"小若若,你过来看。"
  他又这么叫她了,明明之前已经警告过他不要再这么随便叫她。周若若秀气的眉头皱了皱,很想装作没听见,眼睛却随着他的侧身,瞟到了他脚旁的一株矢车菊。
  下午潭城刚下完一场雨,此时天空仍旧灰沉,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都还穿着厚厚的棉袄,任谁看来都还是冬天。
  唯有这朵蓝色小花孤零零地盛开在路边,好像在独自宣告,春天已经到了。
  植物是没有感情的,此刻她偏偏在这朵花上看出了几分坚持和倔强,鬼使神差,她走向了黎叙。
  "这朵花真坚强是不是?"黎叙所见与她略同,周若若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但这还不足以让她对黎叙改观,因此她只是站在一旁,冷淡地"嗯"了一声。
  黎叙似乎察觉不到这位新同桌对他的反感,兀自笑得灿烂:"你很喜欢植物对吧?"
  当下周若若无法再维持高贵冷艳,诧异得眼睛都睁大了几分:"你怎么知道?"
  黎叙被周若若的表情逗乐,禁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人可真是讨厌!联想这两周来对方的种种无礼行为,周若若觉得没办法再忍受和他同处一个空间,不等他回应便转身走掉。
  "哎,你等等。"这一次,黎叙没有唤来周若若的回头。
  三、
  对于黎叙为什么会知晓自己喜欢植物一事,周若若一开始没多放在心上。
  反正這个新同桌就是挺八卦的,而她那本《景观园林植物图鉴》也不是没拿出来过,被他看到也不算稀奇。
  不过,她渐渐发现,他居然连自己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还有喜欢看什么电视剧都知道,这就有点诡异了。
  思来想去,周若若觉得黎叙一定偷看了自己的手账本。
  一年前开始,周若若有了记手账的习惯,她会把每天的生活琐碎用画画和照片的方式记录下来,聊以打发闲暇时间,如果黎叙不是看了这些,怎会如此了解她?
  可惜,她没有证据。
  为了找到证据,周若若开始暗中观察黎叙。只是一连好多天,她也没发现对方有翻动自己东西的行为,哪怕她刻意制造了许多次不在场的机会。
  黎叙这人,好像只有她在的时候,才会嬉皮笑脸地凑过来,她若不在,就恢复成安分守己的好学生模样。
  "可恶,我就不信抓不到你的小辫子!"周若若愤然地在手账本上写下这句话,气闷地瞪了黎叙一眼,像只被惹恼了的小花猫。
  黎叙被瞪得一脸莫名其妙,刚想问她怎么了,有人在门口喊道:"黎叙,还磨蹭什么呢,快走啊!"
  下节是体育课,黎叙跟人约了打球,眼见对方开始催促,他只好将话咽了回去,起身离开。
  体育课上,周若若的眼神依旧没有离开黎叙,他在操场上和人打篮球,她便在一旁的观众席坐着。
  她倒要看看,他能坚持不露破绽到什么时候。
  转机出现在离下课只有十分钟时,周若若上了个厕所的工夫,黎叙就不见了。她拉住刚才和他一起打球的一名男生,询问道:"黎叙呢?他去哪儿了?"
  男生告诉她:"他说自己肚子疼,先回教室了。"
  肚子疼?刚才不还挺生龙活虎的吗?肯定有猫腻。周若若下意识地往教室飞奔,直觉告诉她,这一次她一定能逮住黎叙!
  回到教室,周若若果然看到黎叙正把什么东西塞回她的抽屉,不用说一定是她的手账本了!周若若气不打一处,凉飕飕的声音飘了过去:"你终于被我抓到了吧!"
  黎叙诧异地回头,看到周若若铁青的脸,立即意识到她误会了,忙解释:"我只是帮你把刚发下来的试卷给收起来,没有翻你的东西。"
  周若若对黎叙的印象已经差到极致,哪里听得进去,上前拉着他就要去班主任办公室,无论如何,她今天都要换掉这个同桌!
  哪知黎叙忽然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周若若内心哼了一声,一副看穿他的样子,居高临下地道:"别装了,我是不会信的。"
  "谁装了,我是真肚子疼。"黎叙忽而抬头,语气恼怒又有点儿委屈。他面色苍白,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看起来的确是很不舒服的模样。
  "真病了?"周若若万万没想到黎叙不是在骗自己,蒙在了原地,直到黎叙不舒服的哼唧声再次传来,她才如梦初醒一般搀着他去了医务室。
  四、
  "急性肠胃炎,需要吊水。"黎叙一到医务室就吐了个天昏地暗,校医检查完,给他吊了一瓶药水。
  周若若在医务室陪了一会儿,最终被校医赶回去上课了。
  向班主任报备了一声后,周若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她打开抽屉,看到上面放置的作文本和并无翻动痕迹的手账本,忽然想起刚才黎叙的解释,内疚的情绪如潮水一般逐渐漫过心脏。
  原来真的是她误会了。
  周若若为自己的臆测和鲁莽而感到后悔,最后一节课上得心绪不宁,等到下课铃声一响,她连书包都顾不上收拾,直接奔向了医务室。
  校医有事外出了,医务室内就剩下黎叙一个,他似乎睡着了。药瓶里的药水只剩下不到一半,可他的脸色却依旧是苍白如纸。
  周若若见状,内疚之心更甚,垂着脑袋站在病床前说了声:"对不起。"
  "道歉的声音这么小,怎么听得见哦。"话音刚落,病床上的人驀地睁开了眼。
  "你没睡干吗闭眼睛?"周若若吃了一惊,惊过之后便又是生气,这个人真是死性不改,一点都不值得她同情!
  "有个词叫闭目养神你知道吗?"黎叙挑了挑眉,嘴角微扬的弧度和一双玻璃珠般明亮的眼睛令他看起来生动许多,与刚才病恹恹的样子判若两人。
  周若若觉得自己和黎叙大约真是气场不合,于是冷淡地说了一句:"既然你没事,那我走了。"便转身离开。
  黎叙不慌不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泽清说得一点都不对,你哪里乖巧了?脾气明明挺大的。"
  听到"叶泽清"这个名字,周若若脚步一顿,不可思议地回头:"你说谁?"
  叶泽清是周若若以前在春涧巷的邻居,一年前,叶父被公司调到了省会榕城,他也随着父亲一起搬离了春涧巷。
  说起来,周若若之所以喜欢绿植,也与叶泽清有关。
  叶父是做园林设计的,最喜欢捣鼓花花草草,叶家的院子被他打理得如同一个微型的生态园。周若若从小就爱往叶家凑,耳濡目染之下便也对花花草草产生了兴趣。
  在过去的日子里,周若若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叶家度过,叶泽清的离开对她的打击不可谓不大,只不过叶泽清答应过她,有时间就会回春涧巷看她的,所以她一直心怀期待。
  叶家搬家前,将屋子租给了一对年轻的夫妻,那对夫妻没有闲心打理院子里的绿植,曾想处理掉,是周若若恳请他们留下,并自告奋勇去帮忙打理,那一院子的绿植才幸免于难。
  周若若拍了很多照片,有叶家院子的,有春涧巷那条小径的,也有她的。她将这些照片都发送给了叶泽清,不过收到的回复却寥寥。
  即便如此,她仍然相信,叶泽清总有一天会回来看她的,直到……
  春涧巷被拆掉。
  五、
  "你和叶泽清是什么关系?"次日早自习上,周若若拿着英语书挡住头,偷偷凑过去询问黎叙。
  昨天她就想问个清楚明白的,可是黎叙说完那句话后竟然又开始装睡,她本想再追问下去,校医却刚好回来了,于是她没能开口。
  周若若想起班上那些女生对他的评价——开朗大方。
  呸,什么大方,分明就是小肚鸡肠。
  "有没有觉得,有句话很适合现在的情形?"黎叙一本正经地捧着书,头也没回。
  周若若问:"什么话?"
  黎叙突然转过来,眼尾弯出月牙的弧度:"昨天的我你爱理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
  周若若愣了一下,随即气红了脸:"你!"
  一整天,周若若都没再和黎叙说话,但她实在是想知道他和叶泽清的关系,所以目光总是控制不住地在他身上游移。
  黎叙却一改之前的热情,对周若若的投来的目光视而不见,不是在假装认真写作业,就是在和其他同学笑作一团。
  最终,还是周若若失去耐心,放学后在校门口拦住了黎叙的去路:"今天你不说个明白就不许走!"
  周若若平素文静,被逼成这副模样也算罕见,她生怕震慑不到黎叙,故意说得恶狠狠的。
  黎叙微垂着脑袋,看着这个冒出来的"拦路虎",哦不,应该说是假装老虎的猫,又忍不住笑了:"真拿你没办法,好吧,我说。"
  黎叙终于交代了他和叶泽清的关系。
  原来他父亲和叶父是同事,两人隶属同一家园林公司,而他和叶泽清也是从小就认识的关系,只不过他不住春涧巷,他和叶泽清也只会在两位父亲一起去采风时才会见面。
  "阿泽听说你这学期会转到我们学校,所以拜托我照顾一下你这位青梅竹马。"黎叙一边说,一边领着周若若来到了某家奶茶店。
  他买了两杯热奶茶,将其中一杯递给周若若,语带抱怨地继续道:"谁知道你这么高冷,完全不领情的。"
  周若若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走向,回想起之前自己对黎叙的态度,的确是有一点点过分。她别扭地捧着黎叙给买的奶茶,在心里酝酿了许久,终于打算再跟黎叙好好道个歉,但是一抬头,却恰好撞见他眼底的促狭。
  周若若慢半拍地反应了过来,歉意如樯橹,瞬间灰飞烟灭:"你也没早说你是叶泽清的朋友啊!"
  六、
  既然是叶泽清的朋友,那么黎叙对她如此了解也在情理之中,周若若和黎叙的误会总算解开,她不再对黎叙横眉冷对,只是也没有热络到哪里去。
  周若若其实不是一个特别孤僻的人,只不过她性子喜静,更青睐与沉稳安静的人待在一块,而黎叙实在是……太吵了。
  "小若若,下周五学校组织去湿地公园春游,你去吗?"又是一节自习课,下课铃还没响,黎叙的声音又传过来。
  解题的思路被打断,周若若往桌上一趴,痛苦地想,为什么坐在她身边的不是叶泽清呢?
  想到叶泽清,周若若的眉头就又蹙了起来,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能拜托黎叙关照一下自己,却不能给她回个消息?
  周若若曾经问过黎叙,黎叙说,叶泽清太忙了,他对自己要求严格,根本没时间跟人聊天。周若若虽觉得奇怪,可是从小到大,叶泽清的确很在意自己的功课,也就没再追问。
  周若若没什么精神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黎叙。下课铃一响,她便收拾好书包,耷拉着脑袋离开了教室。黎叙看着她的背影,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之前在路边看到的那株矢车菊,他手撑着下巴,目光久久没有收回来。
  今年的春天似乎是将潭城这座城市忘记了,春游那天,天气依然不佳,虽然没有下雨,天边却乌沉沉的,弄得整个湿地公园都失了颜色。
  因这天气,大家也并不热情高涨,直到走到游乐区。到底都是爱玩的年纪,有了旋转木马,海盗船这些项目,谁还关心天气好不好呢?
  周若若对游乐设施不感兴趣,一个人坐在路边的休息椅上,百无聊赖地盯着花坛里开得稀稀拉拉的杜鹃。
  忽然一双白色的球鞋进入视野,周若若抬头,只见黎叙神秘兮兮地说:"要不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周若若下意識地想拒绝,却又听到黎叙接着说:"阿泽也去过哦。"她拒绝的话便没有说出口。
  黎叙带着周若若脱离了大部队,来到了公园北边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径。周若若看着入口处"禁止通行"的标牌,扯了扯黎叙的衣袖:"这里不许进去哦。"
  黎叙回头道:"就是不许进去才要进去嘛,你难道不好奇那边有什么吗?"
  当然是好奇的,周若若没再吭声。
  黎叙带着周若若熟门熟路地穿过小径,最终两人来到了一片宽阔的水域,水域的两旁长满了高高的水草,绿油油的一片,草丛中还夹杂着零星的野花。
  周若若一下就认出了不少,有虞美人,有野芝麻,也有金盏,不算茂盛,却仍旧好看。她刚想往花田的方向走,黎叙忽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指着天空让她快看。
  周若若于是停下脚步,顺着黎叙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天边厚厚的云层突然镶满了金边,不一会儿,云层渐渐散开,金光迸出,只不过短短一瞬,水面便波光粼粼。更妙的是,栖息在岸边的白鹭忽而振翅高飞,在天空中画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风不再刺骨,带着水与草的微香,吹拂在脸上让人神清气爽。
  大自然总是给予人惊喜。周若若长久以来憋着的一口闷气,忽然在此刻都得到了释放。
  "这是阿泽托我带给你的礼物。他说你们每年春天都会出去踏青,今年他没办法陪你了,所以才拜托我带你来这儿。本来我以为今天天气不好景色会大打折扣,不过看来天公挺作美的。"黎叙清朗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周若若回头,眼前的少年一脸欣慰和满足地看着远方,他下颚线是那么漂亮,睫毛是那么长,随着那长长的睫毛轻颤,周若若听见自己的心也跟着微微颤动了一下。
  盯着黎叙看了几秒,周若若忽然莞尔一笑,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黎叙在恰好的时分转头来,撞见这一抹笑容,怔住。
  真好啊,她终于高兴起来了。黎叙心想,情不自禁地也跟着笑起来。
  然而下一秒,周若若的话令他嘴角一僵:"替我谢谢阿泽,谢谢他把春天分享给了我。"
  七、
  春游之后,潭城的阴雨魔咒总算被破除,阳光普照大地,到处一片暖洋洋的。
  随着天气的放晴,周若若的情绪低潮总算过去了。
  世间万物总是瞬息万变,没有谁能一辈子处在同一个环境中,而人类的强大,不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适应中锻炼出来的吗?更何况,新的环境也意味着会有新的风景。
  周若若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便不再执着于过去。不管是新家还是新学校,她开始主动学着融入其中。
  家里,她买了许多盆栽和绿植来装点,阳台被她逐渐拾掇成了一个小花园,连爸妈都夸她心灵手巧。而在学校,她努力和新同学打交道,很快便重新拥有了一群新伙伴,当然,黎叙也包含在内。
  自从春游过后,她觉得,虽然这位同桌有时候烦人了那么一点,其实还算不错的人。
  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变化,除了叶泽清仍旧忙得很少回复她的消息。不过,每一次黎叙跟随父亲一起去省城开会,回来总会向她转达叶泽清的近况。
  "他拿了全省的奥数比赛金奖,接下来要准备全国比赛了,让我代为问你好。"
  "他听说你的作文拿了省奖,挺为你高兴的,这支钢笔,是他托我带给你的礼物。"
  "你的生日他没忘记的,不过,他要去北京参加集训了,他让我代为祝你一声生日快乐。"
  ……
  消息每次都很少,结尾倒是不忘提及她,就好像他从未忘记过她似的。
  可是周若若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周若若不傻的,黎叙说的话漏洞太多,她早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只不过出于对他的信任而下意识地忽略,直到有一天她不小心看到了他的QQ。
  那是一节计算机课,她有个操作没太听明白,下课后便去找黎叙请教,没想到他却趴在桌上睡着了,她原本想叫醒他,却不经意间瞄到了他的电脑桌面。
  看到那个熟悉的头像和ID,周若若呆住了。毫不夸张地说,那一瞬,她觉得这个世界对她的恶意简直要溢出一片汪洋大海。
  她以为的"叶泽清",原来只不过是披着马甲的黎叙!
  秘密被戳破,很多被忽略的不合理便通通冒了出来,比如那些公式化得就如同在交作业的留言,又比如叶泽清既然连消息都没时间回,又怎么会有时间和黎叙见面?
  分明都是黎叙在自导自演!
  周若若觉得无比荒谬,也觉得无比愤怒,她差一点就要将黎叙摇醒,质问他为什么要骗自己,但在伸出手的那一刻,她又看到了黎叙手臂下压住的记事本。
  本子上写着"百花公园游玩攻略"几个大字,之后更罗列了公园的夏日看点和美食,密密麻麻的写了一整版。
  "哎,下个春天,我们去百花公园玩吧,听说有很多稀有品种的花哦!"这是前几天的午后,她一时兴起的提议。
  当时黎叙说:"下个春天我们肯定在为高考冲刺了,哪还有时间出去玩啊。"
  她有些不满他的扫兴,扭过头"哼"了一声,没再搭理他,之后,很快便将这事儿抛诸了脑后。毕竟只是随口一谈,又不是正式的约定,谁又会记挂在心里?
  偏偏,黎叙却记住了,而且还做了这么详细的攻略。
  他是想在夏天的时候就和她一起去吗?为了避免下个春天他可能的缺席?周若若的手骤然停滞在了半空,好似有一双无形却温暖的手,瞬间将她浑身奓起的毛给抚平了。
  看着黎叙睡得毫无防备的侧脸,周若若一时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生气。
  静默半晌,她苦笑一声,安静地离开了计算机室。
  八、
  周若若没有再质问黎叙为什么要欺骗自己。
  一开始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后来则是生出了一种淘气的心态而故意没问。
  拥有上帝视角之后的她发现,其实黎叙根本没有说谎的天赋。每一次说谎时,他的表情总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而传达所谓留言的模样也是别扭又结巴,演技烂到可以媲美"金扫帚"影帝了!
  周若若觉得好笑,其实她能看得出来,黎叙其实挺纠结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她每次故意提及叶泽清时,眉头都能拧出水了。可是她仍旧没有拆穿他,因为,她想小小地"报复"他一下。
  哼,谁让他骗了她呢?那么也让他尝尝被骗的滋味吧。
  周若若这么想着,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坦然地继续和黎叙相处,黎叙却越来越如坐针毡。
  他的确骗了周若若,叶泽清压根就没有拜托过他关照过什么小青梅,事实上,他和叶泽清并不熟。
  他们的父亲的确是同事,但也仅仅是同事而已,他与叶泽清见过的唯一一次面,是在父亲公司举办的植物园亲子游上。
  由于他们年龄相仿又恰好结伴,黎叙便和叶泽清玩了一天。说起来,他们也算投契,两人都玩同一个游戏,还都是某个足球明星的粉丝,所以当黎叙对叶泽清说起自己的QQ账号被盗了以后,叶泽清便将自己手里多余的一个账号赠送给了他。
  黎叙拿到賬号,发现叶泽清没有清理好友列表,但他见列表里没几个人,也就没当回事,直到不久之后他收到了一个名为"若若"的好友的消息。
  这个叫若若的女孩明显是叶泽清的好友,她给叶泽清发了很多条消息,大多是一些生活琐碎,然后就是大量的生活照片。
  黎叙原本想告诉她,这个账号的主人已经更换了,可是看到对方只言片语中透露出她对叶泽清的想念,他又不忍心坦白。
  他看得出这个女孩在叶泽清离开之后有多孤单,也猜出叶泽清并未主动联系过她,因为倘若主动联系过,她必定会知道这个账号已经另有所属。
  所以,这大概是她与叶泽清之间唯一的联系方式,如果得知真相,她一定会很伤心吧?
  因为一念不忍,黎叙选择了沉默,他想只要他不回复,她迟早也会心生厌倦,不再继续发消息过来,可意外的是,她比他想象中要执着,也因她的这份执着,他终于忍不住回复了一些简单的话语,在电脑这端旁观了一个陌生少女近一年的生活。
  更令他意外的是,一年后,她竟然转学到了自己班,还成了他的同桌!
  黎叙自开学第一天起就认出了周若若,她如照片上的一样,文静秀气,周身带了一股并不明朗的丧。
  他觉得神奇又好笑,说不清出于什么动机,他开始主动接近她,可是不管他怎么展现友好,她似乎都对他颇为反感,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他就脑子一抽,撒下了这么一个谎言。
  因为这个谎言,他得以成了和她无话不谈的朋友,同时也背负起巨大的心理包袱。
  黎叙知道骗人不对,其实有好几次,他都已经打算跟周若若坦白了,可是每次看到周若若提及叶泽清时那亮晶晶的眼睛和上扬的唇角,他便偃旗息鼓。
  要是她生气了怎么办,要是她以后再也不露出这种笑容了怎么办?一想到周若若之前毫无生机的样子,黎叙就觉得难受,虽然她的开心全都是因为叶泽清的事实也挺让他难受的,可是不管怎样,他仍希望她快乐。
  只是,伴随着周若若愈加频繁地提起叶泽清,黎叙越来越心慌。
  说谎就像滚雪球,如果不及时停下,只会越滚越大,等到引起雪崩的那天,一切就都晚了。
  黎叙不想再这样下去,暑假来临的时候,他终于鼓起勇气打算对周若若坦白,哪知还没开口,就被周若若抢先:"明天我们一起去百花公园玩吧,听说夏天的景色也是不错的,刚好阿泽也放假了,我已经提前和他约好了。"
  黎叙先是一愣,随后大惊:"什么?你跟阿泽联系上了?"
  周若若假装没察觉黎叙的惊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是啊,前几天他打了我家的电话,说是之前的号码早没用了。"
  周若若虽然说的是电话号码,可听在黎叙耳中,却不由得联想到了另外一个号码。
  再不说就来不及了!黎叙心里一慌,急忙道:"其实,有件事我很早就想告诉你了……"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记着明天早上十点在百花公园门口见啊!"周若若干脆地打断了他,背起书包走远。
  黎叙看着她轻快的背影,心里沉重得像灌了铅。
  九、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黎叙算是深有体会了。
  一整晚,他忧心忡忡,脑子里闪过叶泽清拆穿自己的各种场景,恨不得时光倒流,让他早点将真相说出口。
  可惜,时光并不能倒流。
  翌日,黎叙顶着两只硕大的黑眼圈上了车,他一路忐忑不安,可是到了目的地,眼前除了一脸青春洋溢的周若若,哪里见叶泽清的影子?
  黎叙小心翼翼地询问:"阿泽是还没来吗?"
  周若若见到少年脸上的那对熊猫眼,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他不会来了,我是骗你的!"
  黎叙再一次愣住了,随后,他终于反应过来:"你都知道了?"
  周若若点了点头,将怎么发现他骗自己的过程一一告知,黎叙这时才惊觉,原来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反骗自己!
  长久以来背负的包袱就这么一把被周若若拽下,黎叙恍惚得就像在做梦,他忍不住问:"你不生我的气吗?"
  周若若摇了摇头:"一开始是生气的,可是当我看到你做的那份攻略,就不氣了,说到底你骗我也是为了让我打起精神啊,我没那么好坏不分的,而且每次看你纠结的模样,我也享受到了愉悦,所以,我该谢谢你才对。"
  想起黎叙努力说谎的模样,周若若便笑得花枝乱颤,黎叙耳根红了红,有些觉得丢脸,又有些开心。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她眼中已经完全暴露,不过能让她这么开心,就算丢脸也值得了。
  周若若笑够了,这才扬起脸,看着黎叙认真道:"黎叙,谢谢你当初把春天分享给我,才让我振作起来。现在,该轮到我把夏天分享给你了。"
  周若若拉起黎叙的手,朝公园的门口一路小跑。
  黎叙被带得猝不及防,一边跑一边还不忘问:"那阿泽呢?你不打算联系他了吗?"
  "不啦。"周若若坚定地说。
  她的确曾十分留念叶家小院的风景,亦曾为叶泽清的离开和断联而伤怀,可是现在这些都不再重要。
  因为身边的这个少年,让她看到了更好的风景。
  编辑/张美丽
 
林阿饭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傲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