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是恰好微时


  作者有话说: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我喜欢的一个配音演员的一场直播,可可爱爱的小哥哥真的是快乐源泉。希望大家都能喜欢这个闹腾又有点感动的故事,希望每个人的深情都不被辜负,希望错过的人都能殊途同归。同时,特别感谢美丽大人把我从邮箱里挖出来,给了很多中肯的建议,永远爱你哇!
  过去与现在的记忆碎片不断翻飞,匆匆闪过脑海,在怨恨面前,爱可以打败一切。
  新浪微博|@林湛汐
  01
  周一上午十点,课后播歌时间,女主持人清亮的声音通过喇叭响彻校园每个角落:"大二广播系的周微同学,你的好友为你点播了一首《算什么男人》,祝你年年一个人,岁岁都单身。"   哄笑声瞬间轰炸了整个Z大,众人捧腹大笑,画面统一和谐。赵陶陶更是乐出了眼泪,默默在心里为好友林甜点了三十二个赞。   点歌的事儿也不能怪林甜,毕竟是"渣男"周微时不仁在先,事情的经过还要追溯到几天前。   林甜是赵陶陶的好友,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告白,周微时忙着回去直播,垂着眼皮瞅了她一眼,嫌弃地啧了两声,贱兮兮地说:"瘦得跟柳枝儿似的,风一吹倒了还得送医院,太麻烦了,再见。"   上次一个姑娘告白,他的拒绝理由是喜欢弱柳扶风类型的,所以林甜才决定告白。这一来二去,分明就是耍人玩。   林甜找赵陶陶哭诉时,哭得都快背过气儿了。赵陶陶先是附和着大骂渣男,后来知道告白对象是周微时立马蔫下来,此人风评不行,嘴贱出名,真的惹不起。   看林甜的少女心被蹂躏得太惨,她的中二病又犯了,为了逗对方开心不惜挖自己的旧伤疤:"你这算什么,我曾经跟人告白差点气死。"   美女果然不哭了,拿着雾气蒙蒙的眸子示意她说下去。   "我说,‘我喜欢你。"赵陶陶深吸一口气,"他说,‘我不喜欢你。为什么?你不照镜子吗?"   "啊!"林甜显然被惊到了,两手抹了把眼泪,不顾淑女形象地破口大骂,"这什么人啊?比周微时还渣!然后呢?你说什么?"   "我就去照镜子了呗,"赵陶陶没心没肺地吸了口奶茶,直觉心里泛酸,"我一照镜子,觉得自己还挺好看。所以嘛,人家只是不喜欢我们,咱也不要妄自菲薄。"   林甜靠近些,捧着赵陶陶的脸仔细打量,虽说不算多艳丽无双,但也是妥妥的小家碧玉,瞬间觉得她说得有道理,错过自己是他周微时瞎了眼。   "你要是实在气不过,咱也可以整整他,省得他天天这么嚣张,万一那天被人打。"赵陶陶提了上广播站点歌羞辱他的主意,林甜爽快地付诸行动。   赵陶陶乐了一上午,还没下课就已经盘算好了中午吃什么庆祝。铃声一响,校学生会的两个干部高调出现在教室门口,领头的周微时上前跟老师附耳低语几句,男老师拿起擦板敲了敲讲台:"赵陶陶同学,学生会找你有事,你留一下。"   其他同学顶着好奇的目光鱼贯而出,赵陶陶险些惊掉下巴,惊觉来者不善。眼看周微时双臂环抱,迈着长腿从讲台上下来,傲慢地走到她跟前,凶巴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还是高中校友,无冤无仇,你为什么整我?"   赵陶陶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整"你",明明是林甜点的歌,她只是狗头军师啊。   "不是我。"赵陶陶梗着脖子不承认。   周微时冷笑一声,弯腰压下来,赵陶陶看着近在咫尺的含情眼,忍不住一阵脸红——不带这么欺负良家少女的。   "啪"他把一张字条拍在桌子上,上面的墨色笔迹明明白白地写着"赵陶陶"三个大字,是广播站的同学亲手所写,绝无错处。   赵陶陶扶额长叹,她跟林甜真不愧是最佳损友,这人点歌居然留了她的名字。   "这是个美麗的误会,真的。"她笑得比哭还难看。   02
  赵陶陶不肯招出林甜,周微时不依不饶地像唐僧念咒一样数落她,她真想把自己的水杯推过去让他喝口水缓缓。   "停!歌不是我点播的,至于是谁,打死我也不会说,"她双臂交叉摆出个大大的叉号,"谁让你拒绝别人时口出狂言呢。"   赵陶陶只顾反击,丝毫没意识到这句话漏洞百出。闻言,周微时果然不说话了,半晌才"扑哧"笑出声来,眼里带着三分戏谑:"你跟我告白过?"   他退后一步,上下打量赵陶陶,轻佻的举动瞬间惹怒了对方,她几乎跳了起来,大声嚷嚷:"谁跟你告白啊?只有林甜那个外貌协会的会员才会看上你!"   赵陶陶嘴一秃噜将林甜出卖了个干净,果然低智商是会传染的,她就不该和周微时理论。   "林甜?我知道!就是昨天那个跟你告白的舞蹈系美女。"站在讲台上的祁北终于插上话,一提林甜两眼发光,不知道的还以为跟他告白了。   赵陶陶头疼,不想再在这里唱大戏,她三下五除二地抓起书包和课本想跑。周微时双手箍着她的肩膀不放行,她挣扎了两下脱不开,暗暗运足力气,一个甩手终于得以解脱。刚想脚底抹油溜走就听见一声惨叫,她倏然转身,只见周微时躬着身子捂着额头倒吸凉气。她登时愣住,呆呆地看了看手里的新课本,扉页上沾染着一小片血迹。   刚发的新书纸张异常锋利,她不小心甩在了周微时脸上。她把手里的"凶器"一扔,忙冲过去,扒拉开对方的手查看伤口,这么一张招人的脸要是毁在她手里,他的粉丝团不得把她喷死。   他右眉头上方,沁出几点鲜红的血珠,伤口不大却有点深。赵陶陶从衣兜里抽出一张干净的纸巾给他按住,拖着他就往医务室走。   周微时本来是要骂人的,待看到她眼里真切流露的担忧后又把话咽了回去,不情不愿地被拖到了医务室。   小伤口好处理,医生简单消了毒按上一片创可贴算完事。俩人对床而坐,赵陶陶自顾自地玩手指,周微时跷着二郎腿抖脚,谁也不理谁。   "那个,你中午吃什么?"许久,周微时打破沉默,赵陶陶之前说漏了嘴心虚,这会子简单的一句话她居然有点不会接:"我,我打算吃红烧鸡腿饭。"   "那我呢?"周微时把跷着的长腿放下来,不满地发问。   "你?你爱吃什么吃什么,我又不管。"赵陶陶直觉好笑。   "我额上有伤,据说酱油和醋不能沾,你不去食堂给我买点清淡的饭菜?"   "凭什么啊,明明是你故意纠缠我。"   俩人同时站起来,谁也不服谁,周微时指了指额上的创可贴,抬着下巴理直气壮道:"听说你们背地里都叫我‘周渣男,那我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要是不管,我就去找你们系主任告状,扣你学分。"   赵陶陶怔怔地看着他,就像看着另外一个人,倏然气笑了,她无奈地摇头举白旗:"行,我给您买饭去,您在这里坐好,吹会儿空调。"   周微时嘟嘟囔囔要告状的样子,让她想起了很久之前喜欢的一个人,明明都是阳光又挺拔的大男生,却总能让人轻易就软了心肠。   03
  翌日,下午四点下课高峰期,周微时像扛把子一样大摇大摆地逛操场,哪里人多往哪儿凑,碰见同学隔着老远就热情洋溢地打招呼,一边没话找话一边拿眼瞟身后的赵陶陶。她左手拎着一兜子零食,右手握着一瓶苏打水,丢人得想学鸵鸟把脑袋扎进沙堆里。   赵陶陶担心丢学分,沦为了周微时的小跟班,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后,将一个月期限压缩到半月。于是周微时就带着她四处溜达,试图找回之前丢了满校园的面子。   "你那伤要是再晚去医务室一会儿,就自己长好了。"   周微时想喝蜂蜜柠檬水,嫌弃学校超市里的蜂蜜不纯正,非要使唤赵陶陶去校外的超市买,他自己蹲在门口的遮阳伞下玩手游。   "哎呀,拉我起来。"周微时蹲得双腿发麻,酸疼得龇牙咧嘴,他无视赵陶陶嫌弃的眼神,无赖地朝她伸出手。   手掌白如细瓷,手指光洁修长,圆润的指甲修剪得甚是整齐。赵陶陶没跟男生牵过手,有点无从下手,眼看他丝毫没有要自己站起来的意思,只好不情不愿地伸出右手,温暖相触,还没用力就被他阴险地陡然一拽,险些把她拉倒。赵陶陶气急地甩手,拼命用力往回收手臂,他嬉笑着闹够了才借力利落地站起来。   "别生气嘛,开个玩笑。"周微时松开手拍拍裤脚,贱兮兮地说。   赵陶陶不想看他,捧着蜂蜜罐子径直往前走,愤愤然道:"你这样的人迟早会被人揍!"   "不用迟早,人来了。"周微时哼笑一声,赵陶陶回头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了隔壁体校的几个男生,领头人身材十分壮硕。   "仗着自己人五人六的,欺负到我妹妹头上了,"男生的妹妹就是在林甜之前跟周微时告白的女生,"你也不打聽打听她哥哥是谁!"   "我打听她哥哥做什么,我又不跟她‘哥哥谈恋爱。"对方人多势众,赵陶陶都快吓哭了,周微时还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   "大块头"闻言一阵暴躁,挥着拳头就要上前动手,赵陶陶想过去求饶,被周微时死死按在身后动弹不了。   眼看周微时嘴角抿紧,手臂收力,做好了大打出手的准备。赵陶陶不知哪儿爆发的力气,探出小半截身体冲着靠近的大块头嚷嚷:"他不拒绝怎么办?难道要欺骗你妹妹的感情吗!"   "大块头"脚步一滞,圆眼睁大,一脸的匪夷所思。   她一个巧劲蹿出去,抱紧怀里的蜂蜜罐子,佯装语重心长道:"我也是女生,喜欢一个人时只有要一丝光明就敢飞蛾扑火,可飞蛾扑火的结果通常是被活活烧死,过程苦痛,还不如潇洒离去,拥抱身后的大片森林,海阔天空。你说对吗?"   "大块头"没什么文艺细胞,被赵陶陶一番云山雾绕的抒情念得发蒙,她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好像自己就是前车之鉴,正拼命阻止后人重蹈覆辙。   周微时同样有些愣怔,狐疑地打量她,试图辨别真假。   "再说了,他一个渣男,有什么好留恋的,妹妹没误入歧途,你该庆幸啊。"   此时周微时已经不想揍"大块男"了,他想先掐死赵陶陶。俩人推搡较劲,都不知道"大块头"什么时候走了。   果然每个人都有远离渣男的觉悟。   "高中时你是不是关注过我?"按在赵陶陶肩膀的大手蓦然放松,她心头一颤,缓缓转身,对上周微时审视的目光。   她捏紧衣角,咽了咽口水:"不好意思,我们学校真没你这样的‘风云人物。"语气十分笃定。   周微时略一沉思,好像跟她是没多少交集,随即又换上了一副轻浮模样,搂着她的脖子往学校走:"刚才你其实是想保护我吧?"   "你想多了。"她断然否认,用力挣脱钳制,"并没有!"   04
  赵陶陶每天除了上课,还要被周微时各种使唤跑腿,要不是本着契约精神,她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午后她疲累得一秒入睡,还梦到了许久不来她梦里串门的那个人。接近黄昏的课间,她捧着课本在教室门口背古文,他轻哼着歌踩着满地斑驳碎光而来,背后的夕阳红得耀眼。   他摘掉耳机,嘴角噙笑,十分有礼地开口:"同学,能帮忙叫一下你们班长吗?"   她羞赧地点头,合上课本转身进了教室。事毕,她微倚着栏杆悄然打量他谈笑风生,心里涌上阵阵欢喜。正陶醉时,眼看着他嘴角温柔的笑意渐渐变得狡黠,清澈的眸子染上不怀好意,四目相对,她直接吓醒了。   天呀!周微时可真讨厌,在梦里也要搞破坏,耽误她缅怀过去的美好。   手机的嗡嗡声让赵陶陶彻底清醒,拿过快震没电的手机一看有好多未接来电,都是周微时打来的。   她又收到了周渣男的新指令,晚上去他直播间当控场嘉宾。周微时是Z大的直播红人,最近学校有新的助农活动需要宣传,好久不直播的他需要提前去热场子。   晚饭后,赵陶陶打开语音直播APP(安装在智能手机上的软件),把自己之前的肌肉男头像换成蓝天白云才进入直播间。   "欢迎赵陶陶同学进入直播间。"周微时带头呱唧呱唧鼓掌表示欢迎。   粉丝开始疯狂刷屏,快得要闪瞎人眼。   "赵陶陶?就是那位送你‘算什么男人的小姐姐吗?"   "是女朋友吗?前几天还撞见你们一起逛操场了。"   ……   赵陶陶终于反应过来,周微时这是靠话题炒作吸引人气啊。她非常不满,噼里啪啦地打字辟谣:"不好意思,我单身!"   留言引起了粉丝更疯狂的大笑,周微时在心里咒骂赵陶陶拆台,赶紧往回拉话题:"今天我们继续玩一轮快问快答游戏,你们提问,我一秒作答。"   粉丝发挥八卦精神,纷纷响应,争相打字提问。   "男神喜欢什么颜色?"   "白色和蓝色。"   "小哥哥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   "晚餐吃的什么?"   "水果沙拉。"   ……   问题大都关于周微时的喜好,根本不需要犹豫。赵陶陶觉得没意思,勾了勾嘴角,在滚轮一般的问题海里给游戏加了点料:"今天星期几?"   "今天星期……"周微时果然卡壳了,一拍脑袋,"哎呀我去,今天星期几?"他赶紧看了一眼手机才答出星期三。   粉丝笑疯了,赵陶陶咬着嘴角乐得直哆嗦,看周微时出丑真是人生一大乐事。快问快答翻车,为了挽回面子,周微时拿出看家本领,拨着吉他开始唱歌。熟悉的前奏一起,赵陶陶来不及收起的笑意僵在脸上,那是一首很久之前的日文歌。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你呢/本以为无论时间如何流逝/你都会永远留在这里/可你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明明是唱给大家的歌,却一字一句揉捻在她心上,回忆翻涌,心生动容。   赵陶陶吸了吸鼻子,点开礼物栏准备打赏个礼物,这时,突然现身的林甜一巴掌拍在她肩头,震得她一哆嗦。   "直播完后周微时会把粉丝送的礼物退回去的,不用心疼。"   林甜以为她舍不得给周微时花钱,坐在一旁打趣。   还没来得及反驳,系统音传来温馨提示"你成功打赏了‘当年微时一个草坪婚礼",紧接着电脑屏幕就被跳出来的粉色城堡霸了屏。   "啊!"赵陶陶挠头尖叫,抓着鼠标一通乱点,试图把打赏撤回来。眼看于事无补,她恶狠狠地盯着罪魁祸首数落,"你捣什么乱啊!"   林甜干笑两声,她最近跟祁北走得近,知道赵陶陶和周微时的现状,宽慰道:"我已经不喜欢周渣男了,我觉得你俩还挺有意思的。"   说完她就一溜烟跑了,徒留赵陶陶对着屏幕脸红心跳。   顿了良久,屏幕那头终于传来声音。   "喀喀,那个,感謝‘陶陶逃逃的打赏,礼物挺贵重哈,那个,你想听什么歌,我再给你唱一首?"   不知是不是刚唱完歌的缘故,赵陶陶从周微时那里竟听出了难得的正经、温柔,看热闹的粉丝一阵起哄,留言甚是暧昧。   "哇,这是公然表白吗?"   "还说不是女朋友,真香!"   ……   赵陶陶无言以对,一秒退出直播间,"啪"地合上电脑,在床上瘫了很久,火烧似的面庞才恢复正常。今天的她,无端敏感。   她抓过手机,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周微时刚才自己是手滑时,宿舍通明的灯火陡然消失,惊呼声此起彼伏,停电了!手机屏幕像被传染一般,一亮一灭,继而陷入了长久的黑暗,彻底没电了。得,不用纠结了。   05
  直播事件过去两天,赵陶陶也没等到打赏被退回的消息。周微时这是收下了?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时,打水回来的室友带话说,周微时在楼下等她。   赵陶陶简单收拾下自己,边下楼边盘算,要不要问问打赏的事儿。刚出宿舍楼,他还来不及开口,周微时就向她递来一盒包装精美的糖心巧克力。   "这个是同学送的,我不爱吃甜的,送你吧。"   今天的周微时有点不对劲,周身的嚣张气息敛了不少,含情眼里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柔光。赵陶陶接过巧克力,包装盒上两颗粉色桃心中间写着大大的 "To Lover"(致爱人)"。   ……   "这,这是什么?"   "就是,礼尚往来。"周微时习惯性地摸了摸后脖颈,不太自然地快速道,"我先走了,约了人打篮球。"   转身时他的神情隐约可见一点羞赧,赵陶陶吓得不轻。   难道是因为昨天的"草坪婚礼"?   "草坪婚礼"着实惊了周微时一跳,他怔怔地看着城堡上的粉色泡泡爆开,"啪",脑海里马上有了画面。他和赵陶陶一起挽着手站在教堂里接受众人祝福,俩人傲娇又亲密,看起来还挺般配。察觉到这个想法后他又吓了一跳。   他想给赵陶陶打电话试探虚实,结果对方关机,心中的疑惑无法证实,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吵得下铺的祁北睡不着。祁北没好气地敷衍他:"人家肯定是告白后不好意思才关机了呗。"   周微时毫无恋爱经验,信以为真,原来赵陶陶跟他唱反调是口是心非啊?跟他在一起久了终于按捺不住少女心,于是忍不住告白了?他捂着嘴窃笑半天,得意扬扬地收下了打赏。   06
  作为助农活动的宣传负责人,周微时要跟一众志愿者去郊区帮助果农义卖。临走前,他还特意给赵陶陶发了一条报备微信。   "我去郊区参加助农活动了,大概两天后回来。"   赵陶陶指尖发烫,删删减减后最后只发了一个字:"哦。"   周微时:……   林甜跟祁北在一起了,俩人你侬我侬,感情甚好。在食堂吃饭的赵陶陶一抬头,看见对面的林甜接着祁北的电话笑得花枝乱颤。一低头,又收到了周微时新发来的照片。   一众志愿者正在户外烧烤庆祝,他特别鸡贼地靠近篝火给自己打光,面容更显清俊,微笑的嘴角勾得赵陶陶心神荡漾。   这张脸,这种笑,脱去痞气后真让人没有抵抗力。   周微时回程的客车停在学校附近的车站,他提前通知了赵陶陶来接他。半个月时间早已过去,她原本可以拒绝,犹豫良久还是鬼使神差地下楼骑上自行车出发了。   她磨磨蹭蹭到站时,志愿者们已走得所剩无几。她单腿支地,目光逡巡四周,没看到周微时的影子,却被围观人群的嘈杂声音吸引。   周微时正跟一个穿花衬衫的小混混拉扯,身后站着一位快吓哭的小妹妹,看校服应该是附近中学的。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小混混看情势不妙,着急脱身,动作愈发粗鲁。周微时箍着对方的肩膀,义正词严地让他还钱。   "連孩子的资料费都要抢,还有没有羞耻心!   "我们已经报警了!"   赵陶陶终于搞清状况。听到警铃的小混混慌了手脚,推搡中腾出一只手摸向鼓鼓囊囊的口袋,会不会是匕首?   自行车笔直地冲着小混混飞驰而去,眼看要撞到坏人,不料周微时一个转身制服了对方。赵陶陶怕误伤紧急刹闸,最后连车带人摔倒在地。   "赵陶陶!"周微时登时松开小混混,走到她身边扶人。   警车已至,小混混沿街逃窜,很快被警察制服逮捕。   "你没事吧?"周微时环抱着赵陶陶,上下检查一番,曜石般的眸子里满是化不开的慌乱。   "没事,就是鞋跟掉了一只。"   周微时顿时松了口气,扶起地上的自行车,小心地搀着她坐好,难得有点窘迫地说:"我不会骑自行车,我推你走吧。"   "你的腿真不疼吗?"他不放心,又扭头跟赵陶陶确认。   "一点都不疼。"   天色渐晚,华灯初上,周微时推着自行车走得很慢,一路上不发一言,好像在思考人生大事。   他觉得自己太不男人了,细数他和赵陶陶的相处过往,都是她在主动罩着他。他恶作剧,她忍让退步;他使唤人,她虽然愤然还是勉强配合;他遇到危险,她奋不顾身,就连示好的表白礼物都是她先送出的。   周微时内心大戏异常激烈,他倏然停住脚步,蓦然回头,把对上他灼灼目光的赵陶陶吓得心头一惊,大气不敢出。   "林甜说,你跟人告白被拒绝了……"他还没说完,赵陶陶就从车上骨碌下去,急赤白脸地阻止他:"别说了!"   她险些以为周微时要告白了,没想到又是无情的嘲讽。他怕不知道什么是"往事不堪回首"。   周微时眼眸一暗,十分委屈,他本来要说"他不喜欢你没关系,我喜欢你",结果被生生喝断。   因冲动胀满的勇气像被戳破的气球,很快就跑光了。   他本来就有些嫉妒,看着对方焦躁的神情,似乎懂了——那个人是禁忌。   "你,还喜欢他?"他艰涩地开口,险些咬到舌头。   "嗯。"他眼里的碎光瞬间熄灭,她为之一震,还来不及再说什么,他已经默默把自行车停在宿舍楼下,转身走了。   挺拔的背影再也不见往日的嚣张,还没告白就失恋了,可真倒霉。   07
  那天之后,周微时开始躲着赵陶陶,她主动示好,他也避而不见,直到平安夜,他们都没再正式见过面。   "小陶陶,你能帮我送下眼镜吗?"   平安夜,林甜和祁北在影城约会,电影快开场时才发现自己没戴眼镜。赵陶陶甚是不满,节日本来就对单身狗不友好,还要强迫她吃狗粮,真是没天理。   到达售票大厅,赵陶陶才察觉悲催的人不止她一个,此时周微时手里也正拿着祁北的眼镜盒。这一通牵线搭桥可真是"司马昭之心"啊。   "不小心多买了两张票,你俩凑合着看场电影?"   林甜扬了扬手里的电影票,笑得一脸狡黠,赵陶陶和周微时对视一眼,点头同意。   周微时没有约会经验,看祁北环着林甜阻挡拥挤的人群,他也往赵陶陶左边靠了靠,隔出一方宽敞空间;祁北殷勤地给林甜买了爆米花和布丁奶茶,周微时很有眼力见地效仿;祁北故意当着他们的面给了林甜一个夸张的拥抱……   周微时眼冒火花,用余光瞥了眼赵陶陶,喉结蠕动,最后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偃旗息鼓。   赵陶陶直觉好笑,气不过祁北故意欺负人,她主动上前轻轻抱了下周微时,对方身体明显一僵,放开他时,他的耳尖都是红的。   赵陶陶一阵感慨,之前谁能想到一副混不吝模样的周微时还会有如此羞赧的一面。   校园爱情片满是青葱飞扬的男孩女孩,熟悉的教室、操场,暧昧的笑容、眼神,勾起了她诸多回忆。   她喜欢的那个人有自己的青梅竹马,俩人从高一开始就是同桌。赵陶陶除了羡慕就只能唱自己的独角戏。她经常课间趴在栏杆上偷看他和别人打闹、体育课上混在人群里给打篮球的他加油、他胳膊受伤后偷偷往他课桌上放创可贴……   他有亲近的朋友,她的喜欢就只能不动声色。   所有人都认为,青梅竹马以后会在一起。临近高考时却突然传来女生出车祸撞断腿的消息。虽然学校压下了消息,赵陶陶还是从任职教师的妈妈那里知道了事情真相。   女生喜欢男生,男生只当她是朋友,却因为心软每次都拒绝得留有余地,让女生难以彻底死心。对青春期的女孩来说,仅有一丝光亮就敢飞蛾扑火。长久的患得患失让她对男生心生怨恨,在一次激烈的争吵后回家时不小心出车祸被撞断了腿。面对她的哭闹、控诉,所有人都开始责怪男生,把所有责任推到他头上。   赵陶陶在操场看台后面撞见男生隐忍痛哭时,心都被捏痛了。"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那一刻,他就眼睁睁地碎在了她面前。   她却无能为力,他太过优秀,未来他们不同路。   电影结束,刺眼的灯光亮起,赵陶陶抬头对上周微时愕然的目光,一摸脸颊才发现自己哭了。   周微时抿紧嘴角,拿着纸巾轻轻给她擦干眼泪,目光专注又小心,然后护着她走出影院,一路都牵着她的手。   "你知道我喜欢的那个人是谁吗?我……"   俩人站在电影院门口,赵陶陶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周微时定在原地不动了,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不远处走路有些踮脚的李心雨——周微时的青梅竹马。   08
  赵陶陶没有听周微时的话先回去,她坐在电影院侧门的台阶上吹冷风,双手交缠抠着指甲,心情复杂焦灼。   高考后,她跟周微时上了同一所大学,目睹了他的改变,吊儿郎当不正经,拒绝女生话难听,把二百五扮演得出神入化。   如果不是高考失利,她永远无法跟他同校。他就像不慎跌落云端的瑰宝,意外来到她身边,让她欣喜又难过。   不知过了多久,周微时终于回来,在她身侧缓缓屈腿坐下,脸色不辨悲喜。   "你知道我和李心雨的事。"   赵陶陶自己都没发现,李心雨出现時,她下意识地挡在他面前,那种不自觉的保护让人难以忽视。   "她说什么?"赵陶陶艰涩地开口。   "她说对不起,当年不是我的错。"一句迟来的道歉,让周微时百感交集,沉疴烂在心里,却始终在那里。   他愣怔地看着前方,陷入沉默。   赵陶陶不顾还有行人出入,用力抱住周微时,穿过漫长时光,连同拥抱了当年在看台后流泪的他,她咬着嘴角反复强调:"不是你的错,从来都不是你的错。"   "原来你喜欢的人是我啊!"   周微时怆然发声,有人一直爱他。过去与现在的记忆碎片不断翻飞,匆匆闪过脑海,在怨恨面前,爱可以打败一切。他用力回抱住她,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过扬起的嘴角,过往恩怨终是伴着倏然一笑烟消云散,不值一提。   "我没记得你跟我告白过。"良久,周微时渐渐恢复了精力。   赵陶陶破涕为笑,从兜里摸出手机,进入直播平台,快速找到周微时之前的某期直播回放,准确地把进度滑到四十分五十秒,然后就听见周微时欠揍的声音传来:"我不喜欢你,为什么?你不照镜子吗?"   当时周微时也在玩快速问答游戏,赵陶陶匿名公然表白"我喜欢你",然后周微时就不说人话了。   "我想起来了,你当时的头像是肌肉男,我以为是哪个男生恶作剧呢!"   "嘁!"赵陶陶嗤之以鼻,傲娇地抬头望天,今晚的月色可真美。   周微时被她的笑容感染,摸出手机,点点戳戳后对着话筒开口:"大家晚上好,最近一直有传闻我和赵陶陶在谈恋爱,在此澄清下,这不是绯闻,是真的。"   好家伙,周微时居然趁她不注意偷偷开了直播!赵陶陶又惊又喜,跳起来抢手机,对方高高举过头顶,一脸纵容地低头看着怀里的人玩闹。笑声随风入夜,心头只余温柔。   粉丝们不满被强行喂狗粮,开始整齐划一地声讨:"周渣男,求你做个人!"   编辑/张美丽
 
林湛汐陶陶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尔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