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你是我的光芒二


  作者简介:
  新浪微博:@水果店的瓶子酱
  水果店的瓶子,新晋言情写手,笔锋锐利,擅长热血风格的故事。座右铭:饭碗是每个人的神明。
  前情提要:"轻一杯漫画大赛上,白术投纪依凡负票的行为引起网友的不满;而顾野的身份,似乎并不只是天才学长那么简单……
  正文:
  第二天晚上,白术提前两分钟进教室,两手空空。
  她是学法律的,但所有课程一年修完,去年一时兴起选了个第二专业——漫画。班里三十来人,都是漫画爱好者,有的想当漫画编辑,有的想当漫画家。
  一如既往,她挑了后排位置。
  "啊,苏老师上周布置的漫画作业,你们谁开始画了吗?"
  "苏老师可喜欢白大了,想拿高分,多研究一下白大的漫画就行。"
  "唉,别提了,White的漫画真的太吓人了,我看了半个小时,做了三天的噩梦。国内恐怖漫画的鼻祖,我还以为是读者瞎封的呢,太可怕了。"
  "说得我都不敢看了。班长不是白大死忠粉吗,肯定研究过,让他来画要点。"
  身边的同学从作业聊到White,对White的评价褒贬不一,争议极大。白术没吭声,往桌上一趴,鸭舌帽罩着脑袋,准备闭眼补觉。这时,听到接连响起的惊呼声,她皱皱眉,仰起头,眯眼看去,见到苏老师走进教室,而其身后跟着一个女生——纪依凡。
  "同学们,安静一下。"
  苏老师走上讲台,先维持教室秩序,然后才严肃地开口:"这是你们的新同学,今年美术系新生,纪依凡。她想在‘轻一杯比赛期间系统学习漫画,刚刚通过学校申请,从今往后,她将跟你们一起上课。"
  "哇!女神!欢迎欢迎!"
  "哇哦哦,乔班长心里乐开了花。"
  教室里顿时躁动起来,闹哄哄的,半数焦点在纪依凡身上,半数焦点在乔渡身上。
  纪依凡低眉垂眼,似是羞涩。她模样娇俏,穿着一袭白色长裙,款式简约,气质淡雅干净,光是静静站着,便是一幅岁月静好的唯美画卷。
  苏老师拍着桌,叫停了他们的起哄,跟纪依凡道:"你找个座儿吧。"
  纪依凡弯起唇角,柔聲说"好",嗓音轻软,听得人耳根都酥了。
  乔渡身为系草,阳光帅气,在校内人气颇高。昨日"帮纪依凡拉票"的事传开,他虽好心办坏事,但心思昭然若揭。纪依凡走来时,乔渡踹了同桌一脚,同桌会意,想起身让位,但纪依凡目不斜视地走过,选了他后面的空位。
  学生们见状,心领神会——女神大抵是害羞了。如若真没意思,不可能坐在乔渡后面。
  殊不知纪依凡落座时,却有意无意地看了白术一眼,眼神暗藏挑衅。
  白术轻嗤一声,不补觉了,鸭舌帽往旁一搁,双臂环抱,懒懒地往后靠着。
  小插曲过后,苏老师开始讲课。苏老师是名不虚传的"白大粉",讲课案例都是以White作品为主的。而且此人脑补能力堪称神级,在他的讲解下,寥寥几笔都是精巧设计过后的"神来之笔"。
  白术听得犯困。
  "最后排那个女生。"苏老师火眼金睛,视线直勾勾地打过来,他推了推眼镜,面容严肃,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术。"
  "你来回答一下,White这一分镜处理有何妙处。"苏老师指了指投影幕上的漫画分镜。
  白术眨眼,觉得牙疼。停顿须臾后,她站起身,眼皮一抬,开口:"有能让读者吹嘘又可以偷懒的妙处。"
  苏老师:"……"
  同学们:"……"小姑娘,你侮辱了我们苏老师最崇拜的偶像,你这是要挂科的你知不知道!
  其实白术说的是实话,苏老师放出来的分镜构图就是她偷懒画的,但蒙太奇的表现方式确实精湛,所以被一再吹嘘,最终成了经典。
  "老师。"在苏老师黑脸的瞬间,纪依凡忽然举起手。
  苏老师看了她一眼:"你讲。"
  纪依凡起身,先是往后看了白术一眼,然后才细声细气地说:"White留白的处理方式,可以给读者无限遐想……"吧啦吧啦一通肯定,而后她话锋一转,"不过,White擅长画面和氛围。论漫画分镜,还得数分镜鬼才Zero,她的漫画分镜是教科书级别的。我觉得Zero在《九号基地》第三话对战争的处理手法更适合老师要讲的主题……"
  纪依凡侃侃而谈,借着Zero将White狂踩一通。
  谁都知道White给青衣颜投-10000票的事,纪依凡心里有气、不满White实属应当。但纪依凡客观举证点名White的不足,有理有据,让人难以反驳。
  "嘁。"白术听得烦,啧了一声。
  纪依凡的声音戛然而止,她侧过身,清澈的眼睛眨了眨,神情无辜,似是不明所以地问:"姐姐有什么意见吗?"
  "老师问了什么,你还记得吗?"白术哂笑,懒洋洋的。
  纪依凡呼吸一滞。她只顾着暗讽White,却忘了老师提问的是"此分镜妙处",话题跑偏,她的目的就过于明显了。
  教室里沉默一瞬。
  苏老师适时开口:"纪依凡讲的是比较常见的说法,大众认可的观念。老师不是说Zero不好,但是,White确实被低估了。大家可能不知道,‘国漫恐怖鼻祖这个称号,不是粉丝和读者封的,而是业界多位名家封的。"
  "这个话题以后再讲。"苏老师看了二人一眼,看向白术时轻轻蹙眉,忍着没发作,只是说,"你们都坐下吧。"
  事情似乎就这么翻篇了。
  但是,刚一下课,同学们就向纪依凡靠拢。
  "依凡,你别在意,苏老师本就是白大的粉丝。Zero是圈内圈外公认的分镜鬼才,White这个‘恐漫鼻祖,没有‘轻一杯的炒作,我都不知道是谁呢。"
  "就凭白大给你投-10000票,足以证明他不是个好东西。"
  "还业界封的称号呢,估计是互相吹嘘、奉承罢了,真好意思拿来吹嘘。"
  "依凡,我们都是站你这边的。"
  ……
  纪依凡,一朵柔弱娇嫩的白莲花,见他们义愤填膺,还假惺惺地为White说了几句话,被一致称赞"心太软、脾气好"。
  "喂。"后座倏然响起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打断了这群同学的盲目称赞,"让让。"
  在桌上趴着睡的白术不知何时起身,眼皮抬了抬,看向挡道的两位同学。
  俩同学自觉地让开。
  白术抬手压了压帽檐,单手插兜,缓步往外走,同时,还不紧不慢地说:"听了一堆垃圾话,去洗洗耳朵。"
  众人暴躁的小火苗噌噌往上蹿。
  "她谁啊?跩成这样!"
  "谁知道,上课睡觉,态度散漫,成绩还不好。"
  "我怀疑她是个喷子,喷白大、不屑Z神,又找依凡的碴……以前真没发现班里有这种货色。大概就是‘自诩怀才不遇那一类人吧,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众人一通嘲讽。
  白术走出教室时,撞上归来的乔渡。
  "哎!"乔渡看了一眼,长腿一伸,挡住她去路,"依凡好歹是你妹妹,你干吗要针对她?
  "就算你嫉妒她——"
  白术不想听下去,打断他:"你知道你和正常人的区别是什么吗?
  "你喜欢自以为是,一厢情愿。"白术一字一顿地说完,绕过乔渡,走远。
  乔渡蒙了蒙,回味过来,转过身冲她喊:"你怎么骂人啊!"
  白术没搭理他——骂他还算轻的。
  白术回来之后一直在桌上趴着,铃声响过,她困倦地眯起眼,站起身将鸭舌帽戴好,跟在人群后面走出教室。兜里手机震动了下,她掏出来。
  【欠债的】:小朋友,下课了吗,给哥哥一个送你回家的机会。
  她扫了一眼,想将手机收起来,这时又震动了下,有新的消息跳出来。
  那是一张转运珠的照片。
  美术楼外有一片小树林,从北门出去需途经此地。如若赶时间,还能走横穿小树林的捷径。顾野站在一棵槐树下,不再是白衬衫、黑长裤的搭配,而是连帽T恤搭休闲裤,脚踩一双运动鞋,清爽干净,更像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凉风习习,树影婆娑。他低垂着眉眼,一手提着打包饭盒,一手把玩着一颗转运珠,神情心不在焉。
  月悬高空,柔光似水,为他颀长的身姿笼了一层朦胧轻纱。
  "转运珠。"白术踩着滑板滑过去,在他跟前停下,伸出手。
  顾野眉轻抬,眸中映着她的身影,瞥见她脚下的滑板,目光晦暗不明,随后低笑,语气玩味又痞气:"不是送我吗?"
  "不是还我吗?"白术反问。如果他只是用照片吸引她过来,她可以考虑给他一滑板。
  顾野盯着她看了须臾,而后轻轻"嗯"了一声,说:"还你。"说着将打包的饭盒袋放到白术手上。
  下一瞬,顾野拿起她的左手,挑开串着转运珠的长绳,将其绕在白术纤细的手腕处,绑好。手指拨弄了下转运珠,顾野松开她,勾起唇角:"保管好,下次别弄丢了。"
  "哦。"白术淡淡应声,想将饭盒还给他。
  "送你的夜宵。"顾野瞧了她一眼,別有深意道,"哥哥比较有钱。"
  "……"真是一个小气又记仇的学长。
  因为顺路,二人一起回去。白术提着夜宵,踩着滑板,一路跟在顾野身边。
  "那颗转运珠……"
  顾野的声音在寂静树林乍然响起,白术疑惑地看过来。
  "对你重要吗?"顾野唇畔带笑,似是随意一问。
  沉吟两秒,白术说:"重要。"
  顾野微怔:"你就这么把它给我了?"
  "因为我已经接受了它丢失的事实。另外,"白术一顿,歪头打量顾野两眼,酷酷地说,"我想你应该不好意思收下。"
  顾野默了下,又笑,低哑的嗓音挺暧昧的:"怎么能收恩人的东西。"
  两个月前,顾野在一座城镇办事,突遇一场小型地震。他为救人受了伤,后又因余震被困。白术跟一支民间救援队从天而降,第一个将顾野救出送去了医院。
  入院后,顾野处理好伤势,向护士打探白术的身份。他生得一副讨女生喜欢的模样,加上那身气质更是惹眼,话没说两句就惹得小护士脸红心跳。正好被来医院的白术遇见,觉得他这人心术不正,受了伤都要勾三搭四的,就当着小护士的面抹黑他,将他形容成一个"依靠女人、无才无能的废物",当即败了小护士所有好感,走之前还怒瞪了他一眼。
  当时白术还问了顾野转运珠的事,但顾野一无所知。
  直至——他回到病房时,看到护士放在病床上的转运珠。
  等他拿着转运珠想找白术时,白术已经离开医院了,不知所终。
  ……
  心思一收,顾野目光转向一侧的白术,问:"别人送的?"
  "嗯。"
  顾野微微眯眼,"谁?"
  "谁啊……"前方是个下坡,滑板开始加速,白术越过顾野时,回眸看了他一眼。
  "忘了。"懒懒的两个字飘来。滑板下滑速度越来越快,转眼拉开二人的距离。晚风掀起她的衣摆,在夜里荡出好看的弧度。
  "……"没良心的小东西。
  "轻一杯"的读者神通广大,三天刚过,就有人扒出青衣颜的《一只眼》画风、构思都像极了老牌漫画家纪常军的风格,很多细节都能看出纪常军的痕迹。
  但是,找不到原作。
  【仅凭这一点,没办法证明青衣颜抄袭吧?】
  【我喜欢纪常军的作品。不得不说,《一只眼》太像他的风格了。纪依凡才多大,《一只眼》处处透着老练,不是她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能掌控的。】
  【别张口就污蔑抄袭,有本事拿出证据来!】
  【白大毕竟是"轻一杯"评委,眼光和实力都是有的。或许就是没有证据,才会用一万负票给纪依凡一个教训。当然,能让纪依凡就此出局的话更好。】
  【这个事吧,处处透着古怪。】
  ……
  舆论发酵了一天,【青衣颜、纪常军】的话题竟是上了热搜。同一时间,纪依凡发声。
  【纪依凡-青衣颜】:很抱歉,今天一直在上课,回应晚了。感谢大家的关注和质疑。这里澄清一下,我是漫画家纪常军的孙女,从小看爷爷作品长大的,创作漫画时会潜意识地向爷爷靠拢,大概是被影响了。今后我会注意的,谢谢!
  很快,纪常军对这条微博进行转发。网友们沸腾了。
  【牛,这种背景都藏着掖着。】
  【喜欢小姐姐,谦虚低调又上进!明明爆出身份可以获得更多支持的,结果还因此被White误会,投了-10000票!】
  【White也别装死,出来道歉。姐妹们冲啊,给小姐姐投票!就算White不做人,我们也要给小姐姐第一!】
  【青衣颜第一,实至名归!】
  ……
  如纪常军、纪依凡所料,White的-10000票不仅没给青衣颜造成不利影响,反而为青衣颜进行了推广。原本《一只眼》排在第三十名左右,连入围第三轮都难,经此一事,票数和排名跟坐火箭似的飞速上升。
  天气变化不定,这日又升了温,傍晚时分,空气依旧燥热。云河烧烤还没开门,店内却奢侈地开着空调,牧云河独占一张餐桌,戴着耳机敲打着键盘,在《BUG》这款游戏里大杀四方。
  这时,电脑屏幕闪了两下,黑了,一个对话框跳出来。
  【陌生人】:牧哥,你能黑进"轻一杯"这个网站吗?
  【牧云河】:白术?
  【陌生人】:嗯。
  牧云河吸了口气,抓起手机给白术打电话。
  "你在干吗?"牧云河扯了扯领口,情绪有点暴躁。
  "在学怎么当黑客。"白术直白道。
  "学几天了?"
  "三天。"
  好样的,不愧是"降维打击小天才",学了三天就能入侵他的电脑了。
  冷静片刻,牧云河问:"你想黑了‘轻一杯?"
  "嗯。"
  "你让我黑进校园网给你改个成绩还行,这种连投票作假都禁止的网站,难度系数有点大。"
  "……哦。"简简单单一个字,处处透着"你好没用"的意思。
  牧云河咬牙:"或许你可以找顾学长试试。毕竟他是个二十三岁的天才,说不准有点过人之处。"
  "哦。"白术温暾地应声,把电话掐了。
  放下手机,牧云河打算继续玩游戏,结果电脑屏幕一闪,蹦出一个恶搞视频,满屏闪过"你好没用"四个字。
  牧云河:"……"这是他惯出来的妹妹,不能教训。
  ……
  房间内的窗帘打开,夕阳余晖透射进来,洒落一地。白术坐在电脑前,支着下巴思考片刻,视线一转,落到墙面上。
  嗯……她开始敲代码。
  隔壁,顾野玩了一局游戏,站在窗前静了一下心。回来时他瞥了一眼电脑显示器,一顿。
  唇角勾了勾,笑得轻慢。
  ——小样儿,胆儿真肥。
  另一边,卧室里只有敲打键盘的声响,噼里啪啦。夕阳橘黄的光線落在白术身上,割出一道明暗交界线,一半光,一半影,眉目藏在阴影里。
  窗外的晚霞红得热烈,一行字跳上屏幕——【小朋友,这是什么联系我的新途径?】
  手指顿住,声音骤停。下一秒,一张图片出现在屏幕上,是白术坐在电脑前的截图。
  白术下意识地看了眼电脑摄像头,又一行字出现——【下次记得把摄像头挡住。】
  白术抿了抿唇,目光微闪,又开始敲击键盘。
  【白术】:哥哥。
  【白术】:我能请你吃顿饭吗?
  隔壁,顾野盯着屏幕半晌,轻笑一声,抬手揉了揉腮帮子。
  咝,不知道白术在打什么鬼主意。
  良久,顾野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点开微信,给白术拨了一通语音电话:"又请哥哥吃路边摊啊?"
  顾野调笑的声音通过话筒传递,电话那边静默了一下。而后,白术回答:"不是。"
  往椅背上一靠,顾野手肘往后搭在靠背上,装腔作势地开口:"低于十块钱的,不去。"
  "好。"白术爽快地答应了。
  两人陷入沉默,好半天后,顾野轻叹一声,直言道:"说点什么吧,让哥哥心里有个底。"
  白术一字一顿地说:"单纯想请你吃个饭。"
  "在家等我。"将电话挂断,顾野站起身,视线往某面墙上一瞥,心想: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鲜红如血的晚霞渐渐散开,天幕成了一片青灰色,只剩最西边几抹红霞残余。
  顾野换了一套休闲装,来到隔壁门前,抬手在门上敲了敲。
  门很快被拉开,穿着拖鞋的白术现身,她看了顾野一眼,说:"等一下。"说着就趿拉着拖鞋回了卧室。
  门敞开着,顾野没傻乎乎地杵在门口,迈进客厅。客厅布置还是记忆中的暗黑画风,透着阴森森的气息。餐桌上摆有一个玻璃杯,盛着半杯水,此外还有一本书。
  顾野看了一眼,视线顿住,赫然见到那本书的名字——《黑客攻防实战·从入门到精通》。
  顾野:"……"
  这时,白术走出卧室。她换了套衣服,白色长T恤,衣摆能遮住短裤,裤边隐约可见,两条笔直纤细的长腿清晰展现,脚上穿着一双白色帆布鞋。
  顾野斜了她一眼,哂笑,舌尖一抵腮帮,手指在那本崭新的书上敲了敲:"你的黑客教材?看了这个就来入侵我的电脑,"顾野的表情一言难尽,"你是来羞辱我的?"
  "其实……"白术拖腔拉调地出声。
  顾野眉一挑,等着她的解释。
  顿了顿,白术安抚他:"我羞辱过的人挺多的,你不是头一个,不用太介怀。"
  "……"我真的是看在你年龄小又是女生的分上才没有动手的。
  气温升高了好几度,夜晚的风里裹着热气,隔着衣服拍打在身上,灼出了一身的汗。
  这是一家兰州拉面店,店面逼仄,桌椅油腻,两边墙面各挂着两台风扇,左右摇晃着,争取对店内客人"雨露均沾"。
  餐桌下面窄小的空间限制了顾野长腿的舒展,他忍辱负重地将腿一收,手肘搭在桌面,指了指跟前那一碗冒着热气的兰州拉面。他咝了一声,惊奇地问:"就这?"
  白术一本正经:"十二块,不是路边摊,你们这些有钱的哥哥都这么娇生惯养的吗?"
  "……"三连杀。
  顾野深吸口气,忍了,嘴角扯出一抹笑,拿起竹筒里的筷子,掰开,开吃。
  嘴上说着嫌弃,真吃起来时,他倒是挺爽快的。
  "吃也吃了,"吃到一半,顾野抬眼,看着正在慢条斯理地扒拉面条的白术,用筷子敲了敲碗沿吸引她注意,"是有什么事想求哥哥的?"
  白术停下来,看了他一眼。咽了面条,她才问:"你能黑进‘轻一杯的网站吗?"
  将她淡定自若的神态尽收眼底,顾野又看了眼店内嘈杂的环境,磨了磨牙,竟是有些哭笑不得。如此光明正大地商量黑进网站的事,她居然毫不避讳。
  顾野问:"南枝参加的那个?"
  "嗯。"
  顾野低头看着那碗十二块钱的拉面,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技术是如此廉价。
  他笑:"这么大个事,就值一碗拉面啊?"
  白术说:"吃都吃了。"没得商量。
  "行吧。"将拉面碗往旁一推,顾野倾身凑过去,"附耳,细说。"
  白术静默片刻,最终还是决定配合他,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温软的气息喷洒在耳侧,女生嗓音轻轻的,声音入耳时滑过耳郭,像是小猫的爪子,一挠一挠的,勾得人心尖尖发痒。
  "就这样。"一说完,白术就退了回去。
  顾野往后一倒,靠着椅背,慵懒的模样像只餍足的猫,他眉眼带笑,手指有意无意地摸着耳朵,眼神愈发勾人了。
  他问:"为什么非得黑网站,直接公开效果不一样吗?"
  "不一样。"白术一本正经,顿了顿,蹙眉道,"这脸,打得不爽。"
  "……"行,是合他胃口的朋友。
  顾野抬起眼皮,乐了:"成。"
  "轻一杯"第二轮投票为期两周。纪依凡因公开了跟纪常军的关系,让网友以为White是误会她才投的-10000票,集体在网上讨伐White的同时,还不忘团结一心为她投票。
  最后三天,青衣颜一跃成榜首,成功夺得桂冠!
  结果出现的第二天,"轻一杯"在网站上公开前三十名的名单,并且附上每一个作者的感谢语音。网友们兴致勃勃地点开第一名青衣颜的语音,然后——他们石化了。
  原本青衣颜的感谢语音已经被换成了一段对话的录音。
  老人:"我只是把分镜稿给你照着改,你怎么照着抄了九成?"
  女生:"我觉得爷爷的分镜稿太好,没法改。"
  老人:"这是原创漫画稿,只要我不认,就没人能扒出来。"
  老人:"你被投10000负票,在很多人眼里是受害者。先让这事保持热度,等有人扒出来,你再承认是我孙女,自幼看我漫画长大的,各方面都在学我。评委资料是可以申请保密的,这个White申请了,我查不到他是谁。不过他做法太冲动,不该针对得这么明显,这一点反倒使他处于劣势了。你要抓好这次机会。"
  女生:"好。"
  全程不到两分钟,但这场投票背后的黑幕,一望而知。
  录音公开后五分钟,"轻一杯"网站就反应过来,想要将录音换回来,结果网站技术人员发现根本操作不了,只能任由对话录音挂着。
  齐心协力投票的网友们感觉智商受到了严重侮辱。
  【白大真是火眼金睛。】
  【虽然这爷孙俩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是不会给White道歉的。没有他那一番嚣张操作,能聚集那么多傻子(包括我)给这爷孙俩玩弄?】
  【各位不要自我怀疑,把锅扔给White就完事了。没有他拉火力引战,我们能自行降低智商?】
  【能不能把White搁一边,先来喷死这厚颜无耻的爷孙俩?】
  ……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纪依凡的结局不言而喻。
  网友和"轻一杯"都不知是谁爆的录音,但纪常军、程珊珊、纪依凡三人却心知肚明。中午十二点公开名单后,白术的手机被信息和电话狂轰滥炸,她没有理会,干脆将手机关机,在图书馆待了一个下午后,就直接去美术楼上晚上的漫画课程。
  教室在三楼,白术来到走廊,就被乔渡拦住了。乔渡黑着一张脸,眉眼蕴藏着怒气,冷声道:"我们谈谈。"
  白术抬眼淡漠地看他,想都没想就回:"不谈。"
  乔渡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他不由分说,抬手抵著墙,将白术圈在墙角,张口就质问,"录音的事是你干的是不是?"他紧紧拧眉,"依凡说你当时在场,公开录音的只能是你!"他气急败坏。
  白术倚着墙,慢条斯理地剥开一粒糖,往嘴里一放,闲闲地应了:"是啊。"
  做好她会狡辩准备的乔渡语塞。
  "你!这么不择手段、处心积虑地对付她,就这么看她不顺眼吗?当私生女又不是她的错!"乔渡强忍着怒火,字字句句地苛责,"毁了她,你就真的开心了吗!"
  "你别误会。"白术慢慢地开口,帽檐下一双猫眼微微抬起,略带些微傲慢,"一,她不值得我费心。二,我真的很开心。"
  "……"恶魔!她是没有心的!
  乔渡气得直咬后槽牙。
  顿了顿,白术又闲闲地开口:"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这姿势,"白术侧首,瞧着时不时往这边偷瞥的学生,一本正经地说,"看起来像你在追我。"
  "我追——"我会追你!这是何等自信、嚣张又无耻的一个小恶魔!
  生怕跟白术扯上一些不明不白的关系,乔渡赶紧将抵着墙的手一收,往后退了两步,拉开跟她的距离,避之如蛇蝎。
  手指将帽檐往上一抵,白术打量着他,说:"你不用太生气。"
  乔渡蹙眉:"什么意思?"
  "因为,"白术勾唇,神采张扬又恣意,"以后你生气的机会多着呢。"
  白术转身往教室里走,她只手插兜,另一只手玩弄着一枚硬币,手指一抵,伴随着清亮的声响,硬币被抛向上空,在空中翻转着到达顶点,落下。
  她手一张开,硬币落入手心。
  今晚的课纪依凡没来上,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乔渡虽然气恼白术的所作所为,不过还算有点理智,没将这事公开,拉拢同学孤立她。因为一旦公开,势必会牵扯到"纪依凡和白术是姐妹"的问题。如若惹急了她,没准她会将"纪依凡是私生女"一事摆到明面上来,到时对纪依凡更不利。
  下了课,白术离开学校,等候已久的一辆轿车开过来,在她跟前停下。她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
  牧云河将车开到纪家别墅外面。左手搭在方向盘上,他侧首看着白术,笑笑:"要我陪你吗?"
  "不用。"白术解开安全带。
  "出了事让白猊出来报信,哥哥第一时间去救你。"
  回应牧云河的,是白术关门的声音。
  纪常军、纪依凡、程珊珊都在家。得知白术回来的消息,程珊珊第一个冲到客厅,见到白术后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汪汪——"白猊第一时间冲上来,挡在白术跟前,吓得程珊珊后退两步。
  程珊珊怒瞪着白术,怒骂:"白术你是不是没有心!依凡可是你亲妹妹,你怎么忍心让她身败名裂!坏了纪家的名声,对你有什么好处?!"
  白术摸了摸白猊的脑袋,白猊老实地蹲在她身边,但眼神凶狠、防备地盯着程珊珊。
  歪了歪头,白术嗤笑:"是不是亲妹妹,你心里没点数?"
  "白术,你什么意思!"这时,纪常军黑着脸从书房走出来,没好气道,"三家医院的亲子鉴定能有假?!"
  神情淡漠地扫视一圈,白术不咸不淡地反击:"那是她跟你的亲子鉴定,没准是你在外偷生的呢。"
  闻声,纪常军脸色突变,勃然大怒,举起的拐杖在颤抖。他怒目圆睁地骂:"不肖子孙!你个不肖子孙!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白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跟看陌生人似的。
  "滚!"纪常军用拐杖敲着地面,几乎是咆哮道,"你给我滚出纪家,永远不要再回来了!纪家庙小,容不下你这种大义灭亲的家伙!"
  "我会回来的。"白术无意停留,懒懒地扔下一句话,潇洒转身。
  走之前,白术看了白猊一眼。白猊立即站起来,乖乖跟在她身后。一人一狗走到门前,停步。白术忽然回身,往灯火通明的客厅看了眼,视线扫过纪常军、纪依凡、程珊珊三人。
  她勾起唇角,声线清凉,裹挟着几分狠:"你们最好日日求神拜佛,祈祷我爸死在外面。"
  "……"三人身形一震,看着一人一狗远去。
  程珊珊被白术最后的眼神惊了惊,她下意识地回头跟纪常军道:"爸,她是不是……"
  "是什么是!她知道什么!"纪常军瞪了她一眼,截断她的话。
  程珊珊赶紧闭嘴。
  纪常军又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才回过身,看着眼圈微红、身形纤弱的纪依凡,语气缓和了些:"依凡,这事你按照我说的做,尽量将这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是。"纪依凡乖顺地点头。
  纪常军交代她好好休息,然后将程珊珊叫去了书房。
  家里的阿姨心疼纪依凡,温了一杯牛奶,走过来递给她。
  "谢谢,我没胃口,"纪依凡抿着唇,垂眼,楚楚可怜,像是一朵令人怜惜的娇花,"阿姨,把姐隔壁那间房的钥匙给我。"
  "哦。"阿姨不假思索地点头。
  几分钟后,二楼某间房的门被推开,阿姨走进去,将灯打开,室内顿时亮堂。
  纪依凡眯了眯眼,而后睁开。
  映入眼帘的,是满室的奖牌、奖杯、奖状、证书……琳琅满目的物件,代表着一项又一项的荣耀,令人叹为观止。
  用一间房来盛放曾经的荣耀。
  这些奖项涉及项目很广,美术、摄影和极限运动占多数,此外,还涉猎奥赛、钢琴、击剑……多种多样,可想象出获奖之人生活的精彩。
  但是,距离现在最近的,是在七年前。
  那一年,白术十二岁。
  被誉为天才少女的白术,在一场大病后归于平庸。从那之后,一切辉煌已成过去,她的生活跟同龄人一般无二。
  两年前,纪依凡刚搬进来,无意间闯入这间房,震撼良久。
  此后,这成了她的心结。
  "把这些都扔了吧。"纪依凡轻描淡写地说。望着这满室荣耀的眸子里看似平静,实则深处暗潮汹涌,艳羡、嫉妒的情绪唯有本人才知道。
  阿姨迟疑:"这……"多可惜啊!
  "反正放着也没用。"纪依凡说话细声细气的,但说出的话无可反驳,"我喜欢这个房间,想用它做画室。"
  "是。"阿姨低下头。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事情败露,纪依凡无奈地退出比赛,但白术在"轻一杯"漫画赛上的嚣张操作仍在继续。她找到几个排名靠后的选手,表示自己的学生要包揽这次漫画赛的前三名……下期连载见《花火》2021年03B!更多資讯可关注新浪微博@花火B女孩!
 
白术漫画老师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宛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