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疑是满天星四


  作者简介:
  新浪微博:@车厘酒
  车厘酒,车厘子酿的酒,全糖去冰,生于南方,热爱文字。狮子座写手,专业甜饼售卖户,被惹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除了数学题。已出版:《又甜又灿烂》《又甜又灿烂2》
  前情提要:洛棠参与拍摄的《我的年少时光》终于播出,网友们却意外支持起了男主角苏延与女配角洛棠的CP(情侣搭配)……
  正文:
  六七点钟是下班高峰时间段,路况时好时坏,市中心少有不堵的地方。
  车子走走停停,苏延看着手机屏幕,点到新的朋友,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动物头像。他点击通过,给她改了备注。
  脑海里闪过刚才洛棠跑来找他的樣子。
  她支支吾吾地说想加他微信,尽管夜色笼罩,也能看出她脸颊粉嫩嫩的,好像有些害羞。
  她身上有股香味,让苏延想起,之前跟她跳舞的那天好像也是这个香。他参加过太多晚会,有时身边坐着女明星会喷那种味道很冲劲的浓香型香水,能让他难受很久。
  但洛棠的不一样。清清甜甜,伴着夏夜晚风吹过来,格外好闻。
  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苏延看着车窗外,耳边一直回荡着王林念行程的声音:"……前两天有一个代言想找咱们,就上次我问你你让我回绝了的那个,这回加钱还想来找,你看我是不是……"
  苏延"嗯"了声:"不接,你看着回吧。"
  "我看也是,给的钱是多,但有点儿太没格调了……"王林絮叨了一会儿,又道,"延哥,后天要拍新一季的代言广告,到时候我提前打电话给你。"
  "然后明天我给你空出来了一天……"顿了顿,再开口的时候王林声音都低了半截,"到了每个月见周医生的时候了。延哥你看,我给你约什么时间?"
  "下午吧。"苏延手机一震,垂眸看过去,洛棠发过来一个很可爱的表情。他盯着那个表情看了几秒,又道,"你告诉周医生……这次时间可能会长一点儿。"
  苏延动作没变,不仔细观察也看不出他的僵硬。
  "好。"王林点头。
  等王林再偏过头去的时候,刚好看到苏延靠在车后座上闭上了眼。外面的光流淌在他精致的脸上,十分赏心悦目,却掩不住满脸疲惫。
  苏延不是他第一个带的明星,当初跟他的时候,苏延还没火。他是最了解这么多年苏延是如何到了今天这个位置的。别人都说苏延运气爆炸好,连续赶上三部神作才有了今天。可只有他知道,延哥真的比圈内大部分人辛苦得多,他经历的和付出的,绝对匹配得上他如今得到的。
  "唉……"王林默默叹了口气,甩甩头,掏出手机给周医生发消息。
  另一边,洛棠刚刚打完一个跨洋电话,此时人靠在沙发里,有些头疼。
  来电话的算是她大学闺密,也是合作伙伴,硬要说的话,还算是她老板。
  洛棠大学就读于罗德岛设计学院,主修服装设计。
  洛城年纪越来越大了,洛舟大学毕业后就开始慢慢接手洛氏的一部分产业。陛下和皇后对唯一一个女儿很宝贝,虽然洛舟嘴上淬了毒一样,从小到大种种行动却也很放纵她这个妹妹,所以洛棠当初考大学的时候,完全是依照着自己的喜好来选的。
  洛棠选的就是自己爱好,也特别有干劲儿,认识那个闺密那会儿得知她想开创个自己的牌子,两人处得来,很多话题都合拍,二话不说就加入了。
  虽然在国外这几年过程有些艰辛,但好在运气不错,又不缺钱,后来两人也的确弄出了点儿小名堂。
  闺密刚刚打电话来就是告诉洛棠一声,要开始为秋冬秀做准备了。本来要到苏延微信的洛棠想放一百个钻天猴庆祝来着……没想到这就来活儿了。
  回国到现在,她才逍遥了几天啊!
  洛棠虽然老大不乐意,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去了书房,开了视频通话。
  次日是周六。
  美国跟这儿有时差,昨晚洛棠熬到了凌晨两点多才睡,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去苏延超话签到。这会儿距离晚上八点电视剧播出时间还有七八个小时,洛棠已经在苏延超话里看到好多人发微博说"等得好心焦啊""等了一周怎么跟等了七年一样啊",还有人说"已经循环看苏延前两集的个人剪辑合集第八十遍了啊,快更新吧"。
  看到这儿,洛棠立刻开着小号就去问了一下苏延个人剪辑合集的地址,然后美滋滋地看了好几遍。
  虽然料到了这剧一播估计又要席卷一波热搜,但当晚这个热搜标题是真的谁也没想到——"神仙跳舞"。
  【@吃瓜一姐:我首页没有没看过《年少时光》的吧?我就请问这两位是什么神仙下凡??#神仙跳舞#】
  这个博主这条微博带起几万转发量,算是热搜头号功臣。
  洛棠打开看,是从苏延弯腰邀请她跳舞,一直都最后音乐结束的那段视频。音乐明显是后期加的,清晰度没得说。苏延在说完自己的台词之后,虽然一眼都没看她……但洛棠看着自己一脸傻白甜、盯着他不断在说话的样子,再加上梦幻玛丽苏的白西装、小仙裙、宴会厅,莫名觉得这场景异常能够撩动少女心。
  评论显然……
  【刚看完!我就知道有人要说他俩!顾誉和施音的近景我真的!我真的窒息,啊啊啊,怎么这么好看!!!】
  【上星期喊都喊累了……这星期继续……我可以!!!】
  【顾誉不跟你跳,我来,小姐姐你看看我。】
  【这条裙子!谁知道这条裙子哪儿买的!还有吊坠那个小蝴蝶好好看啊!都好好看啊,呜呜呜,妈妈我想要!】
  【跟我男神跳舞……这是娱乐圈第一个跟我们苏神有这么亲密动作的女人吧???什么运气啊,我真的酸死了!】
  ……
  最后这条,看得洛棠呼吸一滞。她想起之前那个下午,她说她不想看他跟梁子月拍亲热镜头所以在教室里坐着,苏延笑得很无奈。
  他还很认真地说,如果需要跟女主有很多的感情戏,他根本不会接。
  疯了,疯了。
  洛棠手机一扔,脸通红地下楼喝了杯冰水才缓过来。
  重新上楼回房间,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她点了一下刷新,另外一条微博也随之蹦出来。
  【@追剧大本营:好,新的《年少时光》播出,我又来吹洛小棠了。先来科普一下施音那套礼服(因为私信很多人问),项链是梵克雅宝的蝴蝶母贝,价格六万元左右。
  裙子是华伦天奴秀款仙女裙,虽然没找到是哪一季的,但应该是近两年出过的系列,价格估计×万左右——找到了又怎么样?反正也买不起。
  最后,我必须吹一下这个裙摆、这个纱还有这个神仙裸粉色!我真的好吃这个洛小棠的颜,这个舞我循环看了十几次吧也就?太好看了!!!】
  微博下面第一条热评也是这位博主的,她似乎是刚才没打全,所以在评论补充完整。
  【@追剧大本营:对了,对了,忘了说!拒绝了仙女本仙N次并且面对这张脸的撩拨还能丝毫不动摇的苏神,我服气!苏神你定力和演技我也要吹一波!真牛!!!】
  洛棠一愣。
  定力……吗?
  苏延应该是剧组平均被喊"咔"的次数最少的人,这没得说,而且很多时候他不是因为自己被喊"咔",而是因为跟他对戏的人出了这样那样的差错。
  但跟她……洛棠回忆了一下,好像……是他出错比较多?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她脑子里,立刻就开始自动解释——就算苏延出错,那也是因为被她的差演技给影响了啊!
  嗯!绝对是!苏延定力那肯定好啊!
  冲浪网友快乐多,洛棠看完这边的评论,又去看苏延超话里面源源不断的"彩虹屁",最后居然就这么睡着了。次日一早醒来的时候,她手里还握着手机。她清醒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已经是第二天了。
  罪孽,罪孽!怎么没敷个面膜就睡了呢!
  洛棠翻了个身,一给手机解锁就是微博界面。眼前都还朦胧着,但微博首页的搜索框下面,赫然有一个奇奇怪怪的词条上了热搜。
  #音誉混剪#,后面跟了个"新"。
  嗯?"音誉"是什么鬼?洛棠满头问号地点进这个热搜。
  【@音誉我粉定了:昨晚看完顾誉和施音跳舞我其实就萌得不行了,今天B站就给我推送了这个!这个神仙剪辑都进来给我看!吹爆剪刀手!!!】
  洛棠脑子没转弯,继续满头问号地点进链接。紧接着,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屏幕——
  【洛小棠×苏延混剪】真爱之路,从无坦途!(情侣名:音誉)
  "???"她!她和苏延的混剪?!
  点进视频,最先出现的是满屏幕的弹幕,洛棠屏蔽了弹幕,看到的却不是剪辑画面,而是黑底白字,好像是博主打上去的类似前言的东西。
  【写在前面的话,请大家看完再看视频哦。】
  【喀喀,最近《年少时光》播出,看完之后我就一个想法:凭什么富家千金、公主殿下一定是女三号呢?我不乐意!我爱上了洛小棠演的施音!】
  【不是……你们想想,一个娇生惯养、追男神打直球的小公主、一个心里被球打得十分动摇面上却冷冷淡淡的腹黑男神!这搭配多萌啊,姐妹们!】
  【我不管,就算剪完这视频全网喷我,我也要说!冷门又怎样?!音誉最强!】
  "……"这是什么人才?
  洛棠还没打开看,最先想到的就是程橙那个整天把"我爱冷门搭配"挂在嘴边的傻子。于是她直接分享这条微博到微信,手速极快地打:【我的妈呀,你的最爱来了!】
  洛棠无语又好笑地放下手机,准备洗漱完回来慢慢看。等她洗脸、刷牙、护肤一套做完回来,却看到自己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微信未读消息——
  苏延:【嗯?】
  洛棠:"???"
  她打开微信,正准备问他什么事的时候,赫然看见自己刚才分享出去的链接。
  程橙和苏延都是她的置顶,因为紧挨着,刚才一下就发错了,可——撤回时间早就过了。
  洛棠:【[分享微博]-[洛小棠×苏延混剪]真爱之路,从无坦途!】
  洛棠:【我的妈呀,你的最爱来了!】
  苏延:【嗯?】
  洛棠一抖,手机"啪叽"掉回床上。
  怎么办?现在死还来得及吗?
  该说些什么?直接解释吗?不好意思,我发错了?其实是我经纪人热衷撮合你跟我?
  还是——
  洛棠大脑一团糨糊,还在思考对策,"躺尸"在床上的手机突然传来熟悉的微信电话声。
  洛棠低头看过去。
  【苏延邀请您语音通话】正在屏幕上跳躍,中央是他的头像,一半黑、一半白的一面墙——她前天刚加上的时候、还在心里夸赞这头像可真酷。
  洛棠手心冒汗,捞起手机准备接通,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点了挂断。
  她瞪着【已拒绝】那三个字。
  她刚刚做了什么!居然挂了爱豆打来的电话!!
  洛棠手忙脚乱地重新拨回去,却又因为手抖,眼睁睁看着自己点成了"语音通话"上方的……视频通话。她还在愣神状态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脸出现在了屏幕左上角的缩略图里,跟个二傻子一样的表情。
  ——而对方已经接通了。
  洛棠手机屏幕很大,洛家网速也是飞一般地流畅,几乎是接通的一瞬间,她就看到了苏延放大的脸。因为脸离屏幕近,背景看不太清。他的黑发有几缕还在滴水,肩膀上有一些水渍,睫毛也是濡湿的。
  在苹果前置摄像头下这么好看的男人,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吗?绝对没有了!
  苏延看她不说话,挑了一下眉:"洛棠?"
  洛棠一下子回过神来:"啊!啊,我刚才想打语音电话,但我不小心点错了,不然——"
  "没事。"苏延表情很自然地接过话头,"这样说吧。"
  洛棠点点头:"哦。"
  于是她开始想,自己打电话是要说什么来着,而后脑子转了个弯——不对吧,她打电话来不是因为他先打来的吗?
  "你先打给我的。"想明白之后,洛棠开口道,"你要……说什么吗?"
  苏延那边屏幕微微抖动起来,他换了个姿势的间隙,洛棠看到他身后的落地窗,深色的地毯,宽阔的空间,装修格外简洁的样子。随后他说:"那个链接,你发给我的?"
  "嗯……"洛棠非常羞愧地解释,"不好意思啊,我本来不是发给你的……"
  "程橙,就是我的经纪人,她——"洛棠绞尽脑汁,避开"喜欢撮合我们的奇怪粉丝"这个形容,"她喜欢施音和顾誉……嗯,所以我想着要发给她。"
  苏延眨了眨眼,他的睫毛特别长,曾经他在一部电影里闭上眼的特写被他的粉丝做成表情包传遍了网络,表情包上写着:【老板,请给我做一对这样的假睫毛。】
  洛棠此时此刻好想捂心口,但她忍住了。可她忍不住——另一只手也扶上手机,两只手同时施力——截了一张图。
  呜呜呜,真好看!这是什么绝世睫毛精!不光睫毛,还有他的锁骨、脖子、喉结,怎么看怎么好看。洛棠看着他这副美人出浴的样子,又一连咔嚓咔嚓地截了三张。
  "你在干什么。"所以当苏延清清凉凉的嗓音响起来的时候,洛棠着实有种小偷被抓包的感觉。
  "我没有截图!"于是她立刻条件反射般地澄清道,"没截图!真的没有!!!"
  视频那端的苏延一愣,她也一愣。
  死一般的寂静。
  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什么叫不打自招?
  这就是。
  空气都尴尬得不流通了,洛棠尴尬得快要跺脚。
  "苏延,"她急忙道,"刚才发错了,不好意思哈,我准备下楼吃饭,那我这就先挂——"
  苏延突然打断她:"等会。"
  洛棠一愣,准备挂的动作和停住:"……嗯?"
  "洛棠。"苏延又叫了她一次。
  他每次说"棠"的时候,会比前面那个"洛"字长半秒钟,从上学那会儿就是,带着鼻音,就算是正常的语气叫她,听起来也格外温柔。
  "我看完了你发的链接。"顿了顿,苏延问,"你看了吗?"
  洛棠微微睁大眼:"我……我还没看。"
  苏延似乎觉得她这个反应很有意思,嘴唇弯了一个很浅的弧度:"那你记得看。"
  他顶着这张盛世美颜,轻声说:"那个视频,剪得不错。"
  说完这句,视频结束——苏延挂了电话。
  洛棠还维持着拿着手机站在床边的姿势,只是面部颜色突然开始变粉、加深。
  他说什么?他说!他们两个的视频剪辑得不错?!
  他还笑成那个样子!
  ……
  五秒后,洛棠把自己整个人扔进被子里狠狠地滚了两圈。
  而后洛棠翻身而起,拿起手机登录自己的小号,噼里啪啦打字发微博:【呜呜呜,苏延真的好宠粉啊!之前我扭到脚他抱我上他的超跑、我紧张的时候安慰我说我很棒,还说给我合照签名,还加了我微信!就在刚刚!还跟我视频通话,呜呜呜,我幸福螺旋七百二十度飞天!!】
  可能是她带了超话标签的缘故,也可能是今天周日大家都很闲,很快就多了几个赞和几条评论,评论画风十分一致。
  【???这位妹妹一看就是新粉。】
  【???特地抬头看了眼,我寻思着这天还没黑呢?别睡了!】
  【妹妹,这要是真的,姐姐愿意做个瘸子。】
  【妹妹醒醒,这样的梦,姐姐们天天做。】
  洛棠:"……"你们才做梦!
  洛棠愤愤地退出微博,看着刚才四张截图——两人通过话的证据。
  呜呜!幸福!
  她又美滋滋地点开赞过她的人那一列表,扫到某处,停住了。
  有个叫作"我要嫁苏延"的人点赞了她的微博。
  嗯?"我要嫁苏延"?这是什么神仙名字?
  洛棠自己的账户名字还是粉丝群分配的,毫无存在感,叫"苏神后援团9982"。这个名字跟"我要嫁苏延"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啊!
  洛棠一下子就心动了,她想了个对策,火速去私信了这位拥有神仙网名的人,并且以姐妹相称套近乎。
  @苏神后援团9982:【姐妹你好!我跟你一样是苏神的粉丝呀!嘻嘻,有点儿事情想问下你!】
  对方刚才就点赞了她的微博,此时秒回。
  @我要嫁苏延:【姐妹你说!】
  @苏神后援团9982:【是这样的,我超喜欢你的名字哇!请问你愿意把这个名字卖给我吗?价钱你说!】
  @我要嫁苏延:【???】
  @我要嫁苏延:【我以為你是单纯来跟我互粉的!别想了!不可能的!顶着这个名字,你知道我每天有多骄傲吗?!】
  "……"洛棠觉得苏延的粉丝们……真是太忠贞了!呜呜呜,真好!
  但这依然不能阻挡她想要"我要嫁苏延"这个网名的决心。
  洛棠打下这些字,心中都有些愧疚了。
  @苏神后援团9982:【嘤嘤嘤!姐妹不要这么绝情,我出一万,你卖吗?】
  @我要嫁苏延:【……】
  一串省略号过后,那位忠贞的小粉丝沉默了十分钟。
  洛棠等不及了,发过去一个问号催促之后,她才再次回复。
  @我要嫁苏延:【你说真的吗?我卖。】
  ……
  可能是今天跟苏延的一通电话让洛棠仿佛打了鸡血,也可能是尝到了乐趣。如法炮制,继成功得到"我要嫁苏延"这个网名之后,洛棠接连私信了"苏延的女朋友""苏延未来的妻子"——并以同样的方式将这些账号购入名下。
  一大早发生了这么件扰乱心智的事,搞得这一整天洛棠干活儿都没什么进度,桌上草图一堆,最后还是原地踏步。
  剪辑视频倒是看了好多遍。
  不得不说,这个剪辑视频的朋友手法十分娴熟,连背景音乐都配得极为合拍。神仙剪刀手下的滤镜、分镜、自创台词,活脱脱一部校园恋爱男冷女甜的爱情剧,简直达到了让人忘了原片的程度。
  而程橙在再次见到洛棠的时候,用自己超高的分贝展示了自己对这个剪辑视频的喜爱。
  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再怎么臆想,冷门情侣就是冷门情侣,在剧组里,她洛棠也还是那个被男主和女主合力鄙视的"搅屎棍女三号"。
  说起来她这个"搅屎棍女三号"多次在热搜提名的事儿,网上有不少嚷嚷着"洛小棠绝对是在炒作""坐等洛小棠炒翻车""这脸能吹成这样?热搜绝对的买的"等等一系列言论的人,点进他们的主页看,那画风立刻突变——
  【我们月月宝贝真是太好看了,呜呜!】
  【月月气质绝了!】
  【月月个人专辑什么时候出啊,真的好着急!】
  ——此"月月",也就是正当红的唱跳歌手出身的梁子月。
  发现这事的不是她自己,是洛舟状似无意地问了她一句:"你跟你们剧组女主角有仇?"
  洛棠想了又想,梁子月自从第一天作了个小妖把自己给赔进去之后,好像再跟她也没什么过节了啊?有仇那就更算不上了。于是她很中肯地回道:"没有,怎么了?"
  洛舟臭着一张脸,松了松领结:"那她的粉丝怎么都在骂你?"
  洛棠对此其实没太多想法:"粉丝行为不应该是她埋单呀,你想,她作为女主都没上热搜,平白无故让我给占了这么多次,粉丝肯定一肚子气,怀疑我买热搜什么的,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你一个小透明横空出世抢了我们宝贝的热度,凭什么?!
  洛棠自己虽然混粉圈时间不长,但要是换位思考,如果是苏延演戏时被别人抢了风头,她也会牙痒痒,所以她对这些弯弯道道还是很能理解的。
  没想到洛舟阴森森地笑了:"行啊,洛棠,还挺‘圣母。"
  说完,他潇洒利落地起身,西服外套从她身边带起一阵风,仿佛连背影都在对她说"傻子"二字。
  洛棠:"……"
  傲娇到底是什么神奇的属性?究竟为什么有人会把关心用这么山路十八弯的方式给表现出来??
  不过,不管网上是否有小面积的掐架,在书粉和苏神粉丝火焰们的带领下,《年少时光》稳坐流量第一这点毋庸置疑。
  剧组见好势头持续不减,也是一派朝气蓬勃,只有一点和以前不同。
  洛棠注意到剧组似乎是安排了几个摄像拍演员们在剧组的日常,对于身边冷不丁冒出部摄像机这事儿,她别扭了半天才适应。
  此时时间步入七月中上旬,明希中学高中部高一、高二的学生们正在经历的是——美术课换成数学课、音乐课换成英语课、体育课换成语文课的地狱时期。所以对于剧组来说,在操场取景简直不要太轻松。完全没有学生在上体育课,偶尔校队学生训练,还能充当个群演背景板。
  唯独令人烦躁的只有一天比一天高的温度——最可怕的是,在这样的温度下,他们还得穿着秋季校服。
  上午是日常"打酱油",戏份基本都在苏延和梁子月身上。
  因为出汗,洛棠看着苏延和梁子月两人不断补妆,心中不免同情,其间梁子月助理有事脱不开身,她去帮着送了一次水。
  梁子月喝了口,语气虚弱道:"洛小棠,麻烦帮我看一下几点了。"
  洛棠习惯性地抬手看手腕,空荡荡的。她想起自己牢记苏延的劝告,没再戴着腕表来上班了,于是又当着梁子月的面解锁了手机。
  看到壁纸的一瞬间,她的内心突然犹如雷击。
  "这是什么!"梁子月一改刚才蔫巴的样子,高声道,"洛小棠,你的壁纸是谁!?"
  洛棠迅速看了眼周围,瞪大眼睛:"……你小点儿声!"
  "你居然是苏延粉丝?!"
  洛棠:"我——"她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坦白跟你讲了吧,我是苏神的事业粉。"梁子月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
  "……事业粉?"
  "没错,就是一切以他的事业为主,他拿到好资源我能开心得去蹦迪的意思。"
  原来是姐妹啊!三观这么正的吗?
  梁子月突然间格外严肃:"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女友粉?"
  洛棠有点儿被她正经严肃的样子吓到,连忙说:"不是,不是!!"
  梁子月的神情立刻松弛下来:"这样啊。"
  "那加个微信吧,你扫我。"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小声道,"壁纸原图发我一份。"
  "……"
  梁子月拉着洛棠絮叨了一中午。
  众人迅速观察到,平常除了对戏和拍戏以外没有丝毫交集的梁子月和洛小棠,似乎在一顿午饭之后感情迅速升温。
  下午一点半,吃完饭,因为过于炎热,没有人愿意开工。陈导大发慈悲道:"来、来、来,咱们派一个倒霉鬼去学校小卖部给大家买冰激凌吃,怎么样啊?"
  众人当然是欢呼应和,几个年轻演员扛起重任:"我们六个剪刀石头布就行!你们歇着!"
  这六个基本算是剧里的几位主演,都是出现在宣传海报上的,洛棠也在其中。
  第一轮,石头、剪刀和布都有人出。
  "再来,再来!剪刀!石头!布!"
  这回,四个人出了石头,两个人出了剪子——包括洛棠。她看着另外出了剪子的那只手,一眼就认出了是谁。
  手都长得这么完美,还能是谁?
  另外四人退出,起哄道:"来、来、来!苏神跟洛小棠决一死战!"
  洛棠举起手,都准备好了,苏延却迟迟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她不解地望过去,对方淡淡道:"我跟她一起去。"
  洛棠愣住:"……啊?"
  众人也愣了。
  "我輸了无所谓,"苏延看了周围一圈,面不改色道,"她输了的话,你们要让她一个女生拎那么沉的东西回来吗。"
  围观群众:"……"
  苏神,讲道理,十几支雪糕真的有那么重吗?你这样显得我们非常不怜香惜玉啊!
  气氛沉寂一瞬。不过在座的大部分是年轻人,这近一个月时间也混熟了,反应那是极快的。
  在剧里饰演女主朋友的张蕴夸张道:"哇!苏神好绅士、好苏哦!"
  顾誉的兄弟肖迎更夸张:"我可是苏神迷弟啊!有这好事儿,早知道我也出剪子了!"
  "噗——"张蕴喷了,"你闭嘴吧,肖迎,人家苏神照顾女孩子,你个大男人要脸吗?!"
  这边打闹了一会儿,看着两个极为般配的背影走远,有人觉出来一丝不对劲。
  "话说,苏神刚刚那个逻辑,是不是有哪儿怪怪的?"
  "哪儿怪?"
  "你想啊,他都这么说了,意思就是无论赢了还是输了,他都会去买。"
  "那他自己去不就得了?"
  "……"
  好像是这么个理啊。
  ……
  身后吵吵闹闹的声音渐远,现在是学生的午休时间,一路都是很清静的。洛棠跟身边的人搭话,说着说着,就聊到了明希中学。
  毕竟也是待了好几年的母校,处处都是回忆。
  走到小卖部的时候,洛棠突然回过头,循着记忆看到某处,她眼睛一亮:"哇!那棵树居然还在呢!"
  苏延一路都没怎么发言。可能是跟年少时候的相处模式有关,他很喜欢她在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这种感觉,也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他顺着洛棠的视线望过去,怔了几秒,喉结微动:"是啊,还在。"
  "苏延,"苏延还没来得及转头看她,就听到她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觉得我长这么大,好像最最丢脸的样子,都是被你看到的。"
  ——洛棠从小到大哭得最丢人的一次,就是跳级上高二那年,在这棵树下。
  那会儿好像是跟他同桌一个多月了。
  虽然少年苏延平时显得阴沉,同学都避而远之,但在读书的时候,老师看重学生的成绩,所以他当时是英语课代表。
  洛棠记得,苏延被老师安排跟隔壁班的英语课代表去批卷子和作业,每天下午第四节自习课出门批,放学才回来。而且洛棠眼尖地发现,他每次一回来,心情明显会变好。
  其实这本来没什么。
  直到有一天,洛棠发现那个英语课代表其实特别好看,有着一头自然、美丽的棕色长卷发。
  这样持续了一个礼拜左右,洛棠问他最近在干什么,苏延还是那句话,不是批作业就是批卷子,因为英语老师最近家里一直有事。
  老师办公室跟学生教室不在一栋楼,从办公室回到教室的时候,肯定会经过小卖部。
  洛棠挑了一天,临近放学的时候做贼一样等在小卖部对面的树旁。
  没想到,还真的被她给蹲到了。
  洛棠眼睁睁地看着苏延跟那个能去做洗发水广告的棕色大波浪卷并肩进了小卖部,过了三分钟,又并肩出来。
  苏延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可他身边的大波浪笑得摇曳生姿。她说了什么,苏延伸手递给她一个东西,女生又笑了。
  洛棠忍不住了。
  她从小开始就很少哭,她乖,家里人都宠她,除了妈妈看着她上形体课的时候,她真的很少哭。可能少女情怀总是太敏感,她看着两人走过来,鼻头一酸,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
  她觉得苏延不是她的了。
  虽然才同桌一个月,但他会因为她提了一句"好想吃真知棒呀",就借口上厕所实际是去小卖部给她买。等回来的时候她问:"哎,苏延,你上厕所为什么会带回来糖呀?"他会立刻变了脸色说:"你不要我就扔了。"
  那个表面特别冷淡,实际上对她很好很好的少年,
  那个睫毛特别长,睡颜格外精致好看的少年。
  好像不属于她了。
  他不会再对她好了,他对别人好了。
  他给别人买真知棒了!
  少女的世界里,这种事情简直堪比天崩地裂、世界末日。
  洛棠完全不顾自己初中部小女神、小公主的形象,也不管有没有人看,蹲在原地哭得很忘我。
  连苏延什么时候走近的都不知道。
  "洛小棠。"
  洛棠的哭聲被打断,虽然听出来这道声音是谁,但她眼睛都哭肿了,不肯抬头,瓮声瓮气道:"干吗。"
  少年的语气很费解也很无奈:"这话该我问你吧,你不上课,在这干什么?"
  洛棠又想哭了,他还凶她。可是他刚才陪那个女孩子去超市了!他居然凶她!
  小姑娘委屈死了:"我不认识你了,你走吧,我明天就跟别人换座位。"
  少年耐着性子:"你怎么了?"
  洛棠想了想,哭也没用,还是先问清楚到底是不是买的真知棒:"苏延,我刚刚都看到了,你给九班的英语课代表买什么了?"
  "老师办公室没有红笔了,我去买了两支。"
  红笔……吗……洛棠的心结突然解开了一点儿。
  ——但是也只有一点儿。还有很多、很多。
  小姑娘依然埋着头:"那你们为什么每天都刚刚好放学才回来?"
  "批卷子。"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跟她一起去,一起回来?"
  "因为下课时间一样。"
  "那你为什么每次回来都心情很好的样子?"
  苏延顿了顿:"……因为批完了卷子。"
  洛棠觉得自己心情好多了。
  但是——还有一个最重要的!
  "那……"她想起那个女生柔顺飘逸的棕色头发,蹭了蹭眼睛,"你觉得女生是棕色的头发好看,还是黑色的头发好看?"
  话题跳得太快,苏延愣了一下,顿了顿,他说:"黑的。"
  小姑娘吸了一下鼻子,想到女生漂亮的大卷,又问:"那你觉得,卷的好看,还是直的好看呀?"
  他说:"直的。"
  小洛棠满意了不少,可她还是觉得不怎么放心。因为那个女生只比他矮了半个头,腿好长,可是她比他矮了好——多。
  又怕自己说得太明显,洛棠就笼统地又问了一句:"那,你觉得高个子的女生好看,还是……"她不愿意用"矮个子"形容自己,换了一个说法:"——没那么高的女生好看?"
  苏延:"……"
  少年苏延很头痛。
  这都什么跟什么,他不懂那些属于少女的弯弯绕绕的小心思,又从来都不会哄女孩子,只是隐约感到她这副样子与自己有关,也不想看她眼圈儿通红地蹲在这儿哭。
  他伸手,从口袋掏出来一根刚买的糖,碰了碰小姑娘的头:"喂,起来吃糖。"
  她蹭了蹭脸,蹲着没动。
  少年不自然地试探着哄她:"别哭了。"
  她还是吸鼻子。
  大概隔了十秒。
  少年的声音再次落下来,有些别扭的语气:"……嗯,你好看。"
  抽噎的声音戛然而止。
 
车厘酒梁子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凌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