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她还拥有她的滑冰鞋


  乐小米,水瓶座。
  信奉温暖,长侍文字。
  自由自在,愿此一生。
  已出版《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青城》《梧桐那么伤》以及段青衣系列。
  即将出版:《苍耳》系列。
  阿莫曾问我,还记得从哪一年起,生日蛋糕上面的数字,变成了永恒的十八岁吗?
  我却一点儿不想回忆,一回忆,就是"很多年前" "十多年前"。
  太可怕。
  今年我生日,阴历的比阳历的迟了二十多天,一贯过阳历生日的我,悄悄拿定主意:今年过阴历生日。晚点儿变老!
  正当我美美地盘算着——阳历生日这一天,悄悄的,装作谁都看不到我。
  结果,我醒来睁开眼一上线,群里小伙伴们一通祝福——满屏字幕,他们说:米米,生日快乐!
  虽然,像是遭遇了笑话,但内心在那一刻,暖极了。
  还有什么比被爱,更能让人心存温暖呢?
  我起床,收拾房间,收到一个快递,是顾多寄来的,一个光盘,上面写着:遥叩芳尘。
  被爱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尤其是在疫情阴霾笼罩的时日,这些问候与温柔,就像是一颗颗小太阳。
  打扫完房间,我想,不如去泡温泉,为自己庆祝一下。
  准备好行李箱,水和零食,还差水果,我想,那就在去温泉的路上,买吧。
  就在我出门那一刻,顺丰小哥迎面而来:"蜗牛米是你吗?"
  我:"嗯……是吧。"
  顺丰小哥一头雾水地走了,我才发现,是没有署名的草莓——这算是生日小幸运吗?你想要水果,于是有了水果?
  于是,我就带着不知是谁送我的草莓,泡温泉去了。
  这一天,阿莫请了半天假陪我。
  她笑我:"有些人,想悄眯眯地躲过生日!永远十八!可老天不准!哈哈哈!"
  阿莫说:"米米,你怕老吗?"
  我说:"我年纪太小,想不了这么深奥的问题。"
  阿莫说:"脸皮真厚!"
  那天泡完温泉,我和阿莫窝在被窝里。
  二十多岁时,我,阿莫,还有阿TA,约定,等年纪大了,我们就去一个山明水秀的小城,买一栋房子,住一起,我挑水来我浇园,我织布来我种田。至于她们俩,负责,吃!喝!玩!乐!看帅哥!
  阿莫说:"米米,你说年轻时,我们幻想,老了还是像小仙女一样,穿花裙子,身体健康,可现在我觉得,老了,就是老了,头发会白,牙齿会掉,骨骼会疏松,甚至味觉、嗅觉都退化。"
  这一年,受疫情波及,阿莫诸事不顺,人有些消极。
  她说:"米米,我觉得我们老了,并不会有一栋大房子。"
  她说:"我觉得我的梦想,好像被人夺走了。"
  我不会安慰人,只能跟着她一起感伤。
  然还记得前面说,生日这天,人是幸运的。你想要水果,就有人送你草莓;当你开始为终将老去而伤感,自然有人开解你:"并不!"
  我看到这个视频时,阿莫已经睡了——我看到贝加尔湖上,独自生活的八十岁老妇人,莫尔霍多娃。
  "丈夫离开世界后,她便独自一人生活在寒冷的西伯利亚。冬天贝加尔湖气温会骤降到零下四十摄氏度,该地区是俄罗斯经济最落后的地区。但她并不在意。"
  视频上,她身体已经佝偻,但说话时微笑着,眼眸像少女一样清澈。
  她身边养着一群小动物,给它们喂饭时,她称它们"吃白食的小家伙"。
  这位八十岁的老人,出行工具是滑冰鞋,到达附近最近的村庄也要滑行半小时。有人劝她离开,她说:"人固有一死,无论身处何地。"
  我看着视频里的她,她说:"对我而言,冰意味着可以去向任何地方!"有网友留言:"好酷!"
  还有人说:"这是艾莎公主!不!艾莎女王!"
  我看着这位老人,突然觉得,自己害怕过生日的小心思,太可笑。
  数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成见。
  我想,我再也不会一年又一年地过十八岁生日,我会清晰地度过每一个年纪。
  我还想,等阿莫醒了,我一定给她看,这位酷酷的老奶奶!
  這个世界上,即使艾莎公主老了,也是艾莎女王,只要,她还拥有她的滑冰鞋。
  谁也夺不走她的梦想。
 
乐小米艾莎阳历阿莫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访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