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珍珠糖四


  作者简介:北途川,好奇心很重的水瓶座,苦于是个"懒癌"晚期患者,提笔写字,搁笔发呆,靠一支笔开疆扩土。治愈作品《星星眼》现已上市。
  上期回顧:就在大家了解到季峋、唐果在渠镇一中和沈慧茵一行人发生过的一些矛盾事件后不久,沈慧茵和她的表哥蒋昊就忽然转学来到了三中高二(七)班……
  还有蒋昊,家里是开娱乐场所的,认识一些杂七杂八的人,特别狂妄。如果没记错,蒋昊是沈慧茵的表哥,原本在渠镇一中的时候,沈慧茵就靠着蒋昊狐假虎威。
  班群里前天还在说沈慧茵诬陷唐果偷东西的事儿,今天就见到了本尊,一部分人好奇,一部分人愤愤地想,怎么和这种人在一个班级,更多的人自然是漠不关心,顶多好奇地看两眼。
  沈慧茵长得很漂亮,漂亮妹子很容易被原谅,就连"三中小喇叭"周子龙都推了下眼镜,感慨了句:"看起来不像那种人啊?"
  郑思涵骂了声:"我还看你像个老实本分不八卦的人呢,你是吗!"
  周子龙连连求饶:"姑奶奶,您老人家至于吗?我不就是随口一说。"
  "呵,呸!别以为我不知道,还不是看人家长得好看。"郑思涵气不打一处来。
  七班议论纷纷了好久。
  唐果始终都很沉默,只季峋知道她在沉默什么。
  下课的时候,季峋和蒋昊走廊里走了个对头。
  蒋昊手插口袋,横步挡在季峋身前,勾着一侧唇角吊儿郎当地笑:"冤家路窄啊!"
  季峋比蒋昊要高一点,微微垂着眸子,只面无表情地说了句:"管好你妹。"
  "你也管好你那位!"蒋昊冷笑。
  010
  学校几位老师都一致认为,高中期间转校是很不明智的选择。许多学校也明令禁止接收转校生,尤其像三中这种重点高中。课程紧,每个学校的进度和教学方法也都不太相同,转学所需要的适应和过渡时间,对学生来说是非常宝贵的,不容耽误。   但是每年都有家长想尽办法把孩子从相对差一点的学校往重点中学转,虽然非常非常难。   今年三中开放了名额,自然有数不清的学生想挤进来。   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了,原本不应该再进来学生。是以沈慧茵和蒋昊的出现,格外惹人注目。   "三中小喇叭"周子龙当然是不会放过这种八卦机会的,一下课就去打听了,打了上课铃才匆匆赶回来。这节是于公的课,于公虽然是个对整个世界都不满的愤怒中老年人,但对迟到早退这种事却极其宽容,曰:课是你们的,你们不上,损失的是你们自己。   周子龙一脸隐秘的兴奋,显而易见是探听到了什么。   刚坐下,邻桌沈靖初就踢了他一下,"打听到了什么?"   周子龙手圈住嘴巴,用一种"反正大家都能听到,我也不知道是在欲盖弥彰什么"的姿势压低了声音说:"今年咱们学校暑假新建的那栋室内体育馆,是蒋昊他爸捐助的。"   当时就有人奇怪,学校改建个食堂磨蹭了一学期,修个图书馆修了一年半,盖个综合大楼,到现在还是施工中,结果一个暑假没来,一开学校园里就矗立了一座崭新的室内体育馆。   唐果也听见了,拿笔一下一下划拉着试卷,涂得卷面脏得很。季峋敲了下她桌子:"别想了。"   "我没。"唐果狡辩着,只是心虚,没什么底气。   其实前天八卦的人群里,只探听到一些细枝末节的故事片段。如果完整点讲述……   唐果还记得自己转学去渠镇一中的时候,也是像今天这样,不过站在讲台上的是她,坐在下面的是沈慧茵。她是在市里上了一个月的学才去镇上的,那段时间爸爸被征调去了南方,妈妈忙到一个月回不了几次家,爸妈许久见不了一次面,见了面就争吵。   谁也顾不上她,于是他们商量了许久,就把她送回镇上,外公外婆照顾她。   那时唐果还不认识沈慧茵,只记得是班上的学习委员,长得很漂亮,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笑起来脸颊两侧有酒窝,男生把她当女神,总是会有男孩子围在她身边,陪她说话,给她解闷,替她鞍前马后地买水买饭、送吃的送喝的。   她身边有很多小姐妹,都把她当主心骨,听她的话。她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大姐大一样的人物。沈慧茵很高傲,高傲到不允许自己输,也不认输。那高傲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眉眼都是凌厉的。   她学习很好,家境也很好,她的表哥是蒋昊,在那个年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她没做过什么坏事,顶多刻薄、气势凌人了点。   所以那时,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沈慧茵偏偏看不顺眼唐果,处处针对,甚至于连污蔑她偷东西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唐果自己也想不明白。   被污蔑偷东西之后,季峋帮唐果出了头。   唐果记得当天沈慧茵就被家里人接走了,接她的不是别人,正是蒋昊,那时候蒋昊比他们高一届,辍学在家里。   蒋昊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见了班主任,像个大人一样寒暄了几句,漫天胡侃,说什么沈慧茵爸妈都顾不上她,托他来把人带回家去,还说回去一定严加管教,好好教育。   蒋昊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不服管教的刺头,名声在外,横行霸道,他不带着沈慧茵做坏事就不错了。   但老师也没辙,于是在跟沈慧茵家长通过电话后,就放人走了。   第二天沈慧茵就到学校来了,趁着下课和小姐们在学校操场看台上晒太阳,把来上体育课的唐果堵到了看台楼梯口。   唐果记得那天的太阳很大,阳光刺得眼睛睁不开,抬头去看沈慧茵的时候,从她表情里读出一点落寞来候从对方表情里读出一点落寞来,她说:"对不起!"   相比于前一天那声不情不愿甚至还带点轻蔑的"对不起",这声"对不起"显得真诚许多。唐果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本来满身防备,忽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半晌才回了句:"哦!"   其实并不想原谅,她从来到这个学校,就各种不适应,因为沈慧茵,更是遭受了满满的恶意。   但她也说不出难听的话,于是就这样沉默了。   沈慧茵也没打算听她说没关系,说完就挥挥手:"走吧!"   唐果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喜欢季峋?"   沈慧茵抬眸,半晌嗤笑了声,表情和语调倒是和季峋如出一辙:"关你什么事!"   唐果也没生气,只是点点头,好心提醒了句:"他喜欢……比他年纪大的,个子高的,还有长头发的。"   沈慧茵的表情很不耐烦:"你很了解他?"   唐果笑了笑,摇头:"我见过他喜欢的女孩子,跟他一起长大的,比他大一岁。"   下课铃响时,所有人都在问周子龙到底怎么回事,沈慧茵和蒋昊出去了,大家问得肆无忌惮。   周子龙兴冲冲地八卦着,跟他们说蒋昊家在市里的公司做到多大。季峋忽然踹了下凳子,一脸阴沉地扫了眼身后那群人,抬手指了一圈:"离远点说。"   唐果忽然抬手拽了他一下,她知道他是怕她心里不舒服,初中时,沈慧茵没少折腾她,连带着其他女生也不敢跟她玩。毕业典礼的时候,唐果没有去,班级聚会的时候,唐果也说生病没有去,对她来说,初中生活没什么美好的,全是黑压压的乌云。   但季峋不会知道,她到底在低落什么。   边儿上人讨了个没趣,看到唐果的表情,又觉得愧疚,的确是过分了点,毕竟鞭子不挨到自己身上是不知道疼的,唐果那么乖巧的女孩子,完全可以称得上被"霸凌"了吧?   人群默默散了,季峋火气原本很大,因为唐果拽那一下,消了大半,最后只是阴沉着脸,起身出了教室,缓一下情绪。   后排郑思涵拍了一下唐果的背,小心翼翼地问了句:"果儿,沈慧茵初中的时候,为什么要诬陷你偷东西啊?哎,我就是忽然想起来,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唐果犹豫了会儿,只是摇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   她原本以为,只是因为沈慧茵喜欢季峋。   但那天,她在操场看台楼梯口说:"我见过他喜欢的女孩子,跟他一起长大的,比他大一岁。"   沈慧茵突然冷笑了下:"我当然知道,不知道状况的是你自己吧!"   唐果顿时疑惑,沈慧茵却没继续说的打算。   011
  每周周三下午后两节课,全校老师都要去开会,做总结反思和意见交流,以达到提到教学质量、课堂效率的目的。   而班级里,这两节课对学生来说就是:自习、班会、起来嗨……   七班是文科班里的重点班,纪律还好点。三中的高一、高二是没有明确的重点班的,但是按平均成绩算也有默认的重点班。高二文科一起十四个班,中间七八九三个班级一向平均成绩最高,配备的老师都是教学经验丰富的铁搭档。   沈慧茵成绩向来很好,她的小姐妹总是吹嘘她才貌双全。所以大概学校是考虑到她的成绩,安排她进的七班。   蒋昊却不一样,他原本是要高一届的,初三辍学了半年,后来他爸妈硬生生给他撵回学校了,学校让他降级,于是他和沈慧茵成了同级生。   沈慧茵中考成绩本来可以进三中的,不知道因为什么,去了隔壁盛阳中学。盛阳是私立学校,号称贵族私立,门槛很高,精英教育,但这两年闹出来几回事儿,名声慢慢坏了。   沈慧茵和蒋昊都是从盛阳转过来的。   虽然盛阳封锁了消息,但有周子龙这种无孔不入、耳听十八方的八卦天王在,世界上就不存在不透风的墙。   听说是学校由来已久的乱象,学生之间以家世论优劣,攀比严重,导致小团体四起,一些家庭条件一般的学生会被排挤和欺凌,听说这次是教育局直接下来了人,要求整治。   盛阳中学停课一周,到现在学生还没开始上学。   隔壁六班在起哄,八班在开班会,两边都很吵闹,七班夹在中间,自习课变得吵吵嚷嚷的,一些同学趁机交头接耳。   唐果昨晚没睡好,头一点一点地打瞌睡,一张英语卷子写了半天还在完形填空那里。   季峋忽然拿笔敲了下她的笔,吓得她一个激灵清醒了,瞪着眼睛看他,温暾地埋怨一句:"吓死人。"   "晚上沒睡好?"季峋问她。   唐果点点头,室友太兴奋了,讨论了一个晚上沈慧茵,因为最新消息说,盛阳被欺负的那个女生,就是被沈慧茵霸凌的。说得煞有其事,加上之前沈慧茵有过污蔑唐果的传闻,大家都觉得是真的。   也有人问:"那警方应该介入了吧?要是她的话,肯定有责任的呀!怎么会这时候转学,而且咱们学校管这么严格,怎么可能会收。"   大家的回答是,学习好呗,还有家庭背景深。   反正这年纪,很容易想当然,总觉得家里有钱就可以手眼通天。   唐果以为季峋关心她,结果他却拍她后脑勺,斥责她:"晚上不睡觉干吗?"   唐果委屈地看他一眼,想说不怪她,又觉得这样有出卖室友的嫌疑,毕竟他还是个班长,万一他头脑发热管这事儿呢!于是唐果没解释,吃了个哑巴亏。   季峋起身去了后面饮水机,泡了杯咖啡,递给她,脸上还是一副嫌弃的表情。唐果愣了下,小声:"谢谢!"   "谢什么谢,好好写作业。"   唐果偷偷撇嘴:"哦。"   周围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大,纪律委员沈靖初拍了好几下桌子让他们安静点,都镇不住。   季峋突然打了个响指,幽幽地说了句:"谁再说话就出去!"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季峋收了手,继续写字。   隔壁起哄声越来越明显,七班人却安静得有些诡异。   一下课,大家才仿佛解除了封印,唐果拍了拍季峋:"我出去。"   季峋靠后,撇腿,唐果再次飞速蹭出去,结果后排一个男生冲过来,唐果一个急刹车……   果然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唐果直直地扑到季峋身上,一把搂住了他脖子,季峋的手下意识地撑了一下唐果的腰。   唐果按着他的肩膀才站起来,手忙脚乱,说了句:"呃,对……对不起,对不起……我,啊,抱歉……"   季峋揉了揉肩膀,"啧"了声,看她说话都费劲,挥挥手让她赶紧走。   唐果转身走的时候,发现一半的人都在看她,脸唰一下红到耳根,走路都差点同手同脚。后排连翘忽然诈了她一句:"哎,唐果,那天停电,你是不是也这样不小心摔倒的呀!"   唐果感觉一瞬间血涌脑门,嗡了一下,实在撒谎技能有限,一下子被套进去了,磕磕绊绊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连翘和同桌笑得前俯后仰,太单纯了,太单纯了!   大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真的是她啊!那天季峋还帮忙掩饰呢!   座位上季峋摇头轻"啧",这破孩子,白替她遮掩了。   笨死算了。   齐悠追着唐果和她一起去了卫生间,两个人手挽手,齐悠忍不住感叹:"班长也太吓人了,每回他一严肃,我就感觉好紧张好紧张。"   他一般不管纪律,都是沈靖初在管,但他一发话,的确很唬人。   唐果笑了笑:"他就是看着吓人,其实他人很好的。"   齐悠一脸便秘的表情:"果果你在开玩笑吗?"   季峋这人,吐槽起人来嘴跟刀子似的,恼火的时候,谁的情面也不看,就那天沈慧茵和蒋昊来的时候,大家围在周子龙位子旁边八卦,季峋阴沉着脸拿手指了一圈:"离远点说。"   齐悠坐在离八丈远的地方,都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戾气,就感觉好像下一秒他就要发火打人了。要不是唐果拽了他一下,估计谁再点一下火,他直接就炸了。   想到这里,齐悠忍不住问了句:"那天班长为什么发那么大火啊?是不是怕你心里不舒服?"   唐果点点头,又摇摇头:"可能是吧,也可能是他比较讨厌蒋昊,不想听别人讨论蒋昊。"她实在不想自作多情。   "为什么讨厌蒋昊?"齐悠好奇。   唐果再次摇头:"我也不清楚,但他和蒋昊有过矛盾。"   "为什么呀?"齐悠快成复读机了。   唐果真的是不知道:"我不清楚。"   "你俩不是青梅竹马吗?"齐悠这会儿特别好奇,其实她觉得,蒋昊挺帅的,又酷酷的,单眼皮,总是睡不醒的慵懒样子,但抬眼看人的时候,气势迫人。   唐果无奈:"我俩也不是很熟。"   她和季峋幼儿园同班,小学就分开了,只寒暑假会在亲戚那里碰见——两家毕竟还沾亲带故,初中那会儿成为同班同桌才熟悉起来,但也完全达不到了解的地步。   "好吧!"齐悠失望地应了声。   下了课,周子龙自然是不忘记去隔壁班打听一下他们在干吗,七班在商量班级聚会的事儿,想搞一个别墅派对,一群人跟打了鸡血一样。   也不知道不过年不过节的,他们怎么突然想起这事儿了。   八班在开班会,主题是"早恋不可取"。   这个年纪,好像刚刚懂了一点情爱,又朦朦胧胧,既渴望又畏惧,遮遮掩掩的,不管自己有没有,肯定是乐意听别人说的。   毕竟住宿生处于半封闭状态,做题、上课是主旋律,其他一切与学习无关的事儿,都让人兴奋。   最后一节自习课,六班还在商量班聚的事儿,气氛比上一节课还热烈。   而八班听完班花的暗恋史,早就疯了,一个个都是一副八卦上头的样子,猜测班花暗恋的男生是谁。   最后大家得出结论,是七班的季峋,经过对班花闺密团的旁敲侧击,证实的确是季峋。   七班后排的学渣们热情地通过网络关注着隔壁班的八卦,听说这事后,齐齐发出一声惊呼。   唐果上完厕所,和齐悠一起回来的时候,又是一群人盯着她看,眼神里还带着……同情。   齐悠说:"果果,晚上一起去趟超市吧,你记得等我。"   唐果点点头,回了自己座位。   季峋又在睡觉,唐果想拍他,想了想又忍住了,坐在后排周子龙的座位上,周子龙这会儿跟人在八卦呢,不在自己座位上。   郑思涵在看一本星座书,瞅见她过来,兴冲冲地问她:"你看,咱们班陈奕如,隔壁班班花乔艺璇,还都是大美女,你……"郑思涵上下打量了一下唐果,"豆芽菜。"   唐果觉得莫名其妙的,狐疑地看着对方。郑思涵看她那一脸傻傻的样子就发愁,"唉"了声,把贴吧打开给她看,上面新盖了一座楼,已经盖到二百多楼了,讨论的就是乔艺璇喜欢季峋这件事。   "他俩之前好像是一个班的,俩人总是一起争第一第二来着。   "你知道吧,咱们班长那嘴毒的,他俩人一个小组,季峋没少揶揄她,竟然还能被虐出感情来,稀奇!"   唐果目瞪口呆地看完,反射弧绕地球一圈终于绕回来,两只手一起摆着:"跟我有什么关系。"   郑思涵摇摇头,偷偷看了下季峋。季峋这会儿趴着睡,露出半张脸,眼睛闭着也十分凌厉,存在感极强,帅是真的帅啊,不然这毒舌的嘴巴,这气势外放、脾气上来谁的脸面都不给的暴躁脾气,谁不要命往上凑啊!   之前觉得唐果和季峋一点都不配,俩人简直是两个物种。   大概这两天看兩个人相处细节看多了,郑思涵也有点被洗脑了,总觉得只要季峋和唐果俩人在一块儿,画风就格外和谐。   郑思涵双手抱住唐果肩膀:"果儿,你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甜美可爱了。"   唐果躲开郑思涵:"你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孺子不可教也!   郑思涵"啪"一巴掌拍在季峋背上,季峋醒过来,扭头,眉眼压得很低,一副刚睡醒的阴沉表情。郑思涵急中生智,指了指唐果:"果儿问你是不是不舒服,想给你买药。"   季峋敛了神色,吐了句:"没事。"他看了唐果一眼,食指和中指并拢,往内钩了钩,"回来!"   "哦。"唐果从周子龙座位上起来,绕过来的时候,他正好给她让了位置,唐果顿时回想起刚刚出来时差点摔倒的画面……   尴尬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唐果飞快地蹭进去,坐下来的时候在想:赶紧考试吧!考完就可以换座位了。   快下课的时候,班主任龙龙开会回来直接进了班,放下会议本:"我简单说两句啊!"   大家放下手里的作业抬头看他。   "首先,我们下一周周四、周五有一场五校联考,临时决定的,时间比较紧急,大家这几天抓紧时间复习。别看你们才刚刚升高二,这一年很快就过去了,马上你们就是高三生了,一定要努力学习,这样以后才不会后悔。"   "啊?"讲台下面一阵惊呼,这也太突然了。   唐果都愣了,颇有种叶公好龙的感觉,刚刚她还念叨着赶紧考试,临到考试了,又觉得紧张,脑袋空空,感觉自己会考不好的样子。   季峋看她一脸沮丧,不由得嗤笑了一声:"现成的老师在这里,你都不会好好利用。"   唐果"嗯?"了声,迷茫:"哪里?"哪里有老师?哪个老师?   季峋服气,指了指自己:"你是猪吗?笨死算了。"   唐果生气地哼了一声,头别过去,嘟囔了句:"你才是猪!"   还有,季峋真的是自恋又张狂。   也不知道乔艺璇喜欢他什么。   第二件事,就是秋运会,高三不被允许参加,高一学弟学妹没经验,主力自然是高二学生了。一片哀号之后又一片欢呼,少年人的沮丧和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第三件事,没什么要紧的,老龙就是说了下,这周省里有个艺体比赛,请大家踊跃参加。   下课龙龙把文艺委员连翘叫走了。   齐悠说晚上和唐果一起逛超市,唐果下了课就去找她了,正好碰见赶着去办公室找龙龙的连翘。连翘瞅见她就乐,胡噜了一把她的脑袋,笑说:"小果果,帮我打份饭回来呀,以后我让沈靖初帮你给班长吹‘枕边风。"   ……沈靖初和季峋是好兄弟,俩人一个宿舍,沈靖初怕冷,特别喜欢钻季峋被窝,没少被季峋揍。   连翘有一群好兄弟,纪律委员沈靖初是她发小,"三中小喇叭"周子龙跟她以前坐了一学期的前后桌,以"好姐妹"相称。   唐果知道她在调侃自己,百口莫辩的感觉,气得轻轻跺了下脚,却说不出来话反驳,一副受气包的小可怜样,逗得连翘哈哈大笑,又撸了一把她的脑袋,交代一声"""记得帮我带饭啊,宝贝!"然后着急忙慌地走了。   齐悠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着连翘的背影,有些羡慕地对唐果说:"果果你好招人喜欢啊!"   唐果闷着头走着,低声说:"可能是我比较傻吧!"   反射弧总比别人长,都喜欢逗她。   "是你可爱,长得也乖巧可爱。"齐悠说。不然长成她这样,别人只会觉得蠢,没有萌。   012
  齐悠和唐果先去食堂吃了饭,然后一块儿去的超市。三中的超市特别大,两层楼,上面一层卖文具零食,下面卖生活用品,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地下还有一层,是学校的旧资料馆,现在改造成了小图书自习室。不过大家没机会用罢了,课排得太满了,只偶尔大家来借书,这边有很多小说散文,偶尔能淘到几本言情,女生没事都喜欢来扒一扒。   两个人逛完超市,齐悠提着一袋子零食,唐果则买了不少本子和水果。   齐悠忽然兴冲冲地说:"咱俩去下面转转吧!"   唐果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她们的时间比高三的学长学姐要宽裕很多,于是点了点头:"好啊!"   下了楼梯是一条长长的、宽阔的走廊,放着沙发座椅,往前走个五十米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厅,就是藏书室。唐果她们进了右边那个,曾经有人在这里面找到了全套的张爱玲,全班传阅,后来被没收了,再也没回到图书馆里。   齐悠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说爱好者,喜欢买杂志和小说,可惜最近管得严,她的书都不敢带到教室来。   可能她的小说瘾犯了。   齐悠熟练地搬了架梯子在上头找,下面的书她大多摸过一遍了。   唐果不是很喜欢看书,课本都看不明白呢!   不过她从小爸妈要求她一个月至少看一本课外书,她倒是也认认真真地看了。   齐悠在上头翻找,唐果慢悠悠地在书架前穿梭,最后摸到一本《百年孤独》,这本她之前看过,看不懂,但这是老师推荐的书,说是什么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代表作,于是她又抽了出来,想再看看。   齐悠这会儿已经下来了,眉开眼笑的,她找到一本严歌苓的书。   她又去看唐果手里这本书,真诚建议:"这本书里的人物关系太复杂了,你还是换一本吧!"   唐果倒是有印象,布恩迪亚家族那几代人谁和谁很像,谁是谁的谁,她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头雾水,于是她很有自知之明地放下来。齐悠抽了一本短篇集给她:"《人间失格》,也很有名的,是一个日本作家写的,叫太宰治。"   啊,反正唐果也不认识,点了点头,拿在手里,去借阅中心办借读。   两个人回教室的时候都快上课了,连翘还在吃饭——唐果去超市之前碰到周子龙,让他帮忙带回去了。   连翘扬着声音说了句:"谢了果儿,你太贴心了吧!竟然还记得我不吃香菜。"   周子龙靠在她后面座位上和人在说话,闻言插了一句:"唐果連我对杧果过敏都知道。"说到这里,周子龙就好奇了,"哎,唐果,你记性不挺好的,怎么背个书就那么费劲。"   季峋端着牙杯正好从前门进来——他这人特别讲究,每次吃完饭都要刷牙,没条件刷牙也要用漱口水漱口。   他嗤笑一声,路过唐果身边侧头看她,接周子龙的话:"她记性好?我头天跟她说的话,第二天都能忘,记点莫名其妙、无关紧要的事倒是记得清楚。"   唐果瞬间想到周末补习自己因为忘记要带什么书就把所有书都抱去的事,那她不是没认真听吗?   她气闷,步步生风地跟在他后面,抢在他坐在座位之前挤进去,眯着眼睛横了他一眼,特别傲娇地"哼"了声。   季峋本来一脸严肃,困,没情绪。顿时咧嘴笑了,一脸"我同桌怎么这么可爱"的表情。   远处的连翘大口大口嚼着饭,乐颠颠地对周子龙说:"你那点莫名其妙、无关紧要的事,以后少拿出来说!"   周子龙:"……"   周子龙回座位的时候,唐果一只手在给新本子写名字,另一只手抓着一颗大青枣,递到嘴边。   唐果和季峋坐在教室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就是离门远的那一侧。周子龙和郑思涵坐在他们后面一排。   第二排,挨着季峋那桌,坐着李星辰和赵媛媛,趙媛媛坐在离季峋远的那一侧。赵媛媛是个圆脸小姑娘,看起来年纪很小,实际年龄更小……   她是七班的大学霸,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她不关注除学习以外的任何事情,吃饭十分钟,上厕所固定时间,不买零食,不闲逛,不说废话,晚上回宿舍洗漱时间非常短,她还可以在教室学习二十分钟。   早上起得早,她还能比别人提前二十分钟到教室,午休从不超过十分钟。自律得可怕。   大家非常佩服地叫她媛媛姐,钢铁人一般。   季峋这人心高气傲,又跩又自负的,班上能让他佩服的人不多,赵媛媛肯定排第一,他遇上不会的题目会去请教赵媛媛。   这会儿季峋就趴在赵媛媛座位上,一只手拿着笔给赵媛媛比画,另一只手伸在旁边,手里端着一个粉色的小碗,和唐果桌子上的粉色大碗是一套,里头盛着大青枣……   周子龙感叹一声:"好无耻啊!"   唐果听见周子龙回来,把碗递过去,示意他尝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想起刚刚自己洗完青枣回来,季峋正好拿着习题集要去找赵媛媛。他盯着她的青枣看了一眼,唐果下意识地伸手递了下,问他吃吗?她去洗青枣,太多了,分了一大一小两个碗,然后季峋直接把她的小碗端走了……   这会儿她认同地点点头:"无耻至极。"   周子龙伸手伸到一半,迟疑了下,扭头看季峋……   周子龙小心翼翼地拿了一颗,表情非常端庄得体:"谢谢唐果同学!"   唐果本来没有看他,只是递过去让他拿,又扭头去找自己胶带,听见声音扭头瞅了他一眼,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深深的疑惑。   嗯?抽什么风……   季峋回来的时候,枣已经分完了——他端着碗递给了赵媛媛以及她周围的一众人等。大家说谢谢的时候,季峋非常理直气壮地说:"别谢我,唐果的。"   于是大家又扬声说:"谢了,果果。"一群人都在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唐果一边说不客气,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季峋——真的太烦人了。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虽然沈慧茵的到来让唐果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但还好大家目前和平相处着,七班持续性努力学习、间歇性讨论八卦的"高中人"日常也在继续。只不过,在季峋消失了一个周末之后,沈慧茵忽然对唐果提起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更多精彩内容详见《花火》2021年04B!
 
北途川连翘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妙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