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准网 - 传播价值、传递关注!

一颗浅浅星五


  "无风不起浪不应该用在这里,娱乐圈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比其他的大多数圈子还要乱得多。不解释可能是因为没找到合适的时机。"
  姜月愣了一下,这是今晚唯一一个为她辩解的人,并且还是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丝毫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情的陌生男人。
  他继续说着:"姜月很大气,也很漂亮。"
  姜月有一瞬间的眩晕,可自己明明只喝了半杯酒啊!男人说得很认真,还有些虔诚。
  她勾着唇,问了一句:"你是姜月的粉丝吗?"
  他愣了一下,摇头道:"不是。"
  "我只是觉得姜月是一个宝石一样闪亮的人,那些污秽的话不应该这样附着她。"
  姜月没答,低头小声地,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就算是宝石,也是那种容易碎掉的磷叶石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坚硬的金刚石。
  那边的男人还在给她冷静地分析"姜月到底是不是个好人"。她突然笑出声,闭着眼随口说了一句:"你这副冷静分析的样子,真是像极了我那个狗前男友。"
  姜月这句话说完后,空气似乎又陷入了几秒钟的沉寂。大概对于很多人来说,提到前任就是让人尴尬的开端。
  姜月闭着眼想起以前许昱给她分析一些事情,说得头头是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语气。而她想要的根本不是这些逻辑上的对错,她只是闹小情绪,想要许昱哄哄她,讓她任性一下。
  但是在许昱的字典里面,似乎没有"任性"这个词。
  她闭着眼,没看到男人的手突然收紧,连背脊都僵直了。
  许昱看着眼前穿着红色一字肩长裙的女人,心情五味杂陈,他早在进门的时候就认出她了。她耳后的那颗痣,他曾经轻轻地摩挲。
  "狗前男友。"
  他不明不白地被分手,第一次跟她说上话,听她提起自己,竟然就听到她骂自己是狗。
  前些年他找过姜月,但是她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出现在他的面前。如果一个人坚持切断与你的联系,那就真的找不到了。如果再早两年,他见到姜月的第一件事就是拦着她问为什么要分手。但是三年了,他为了找姜月发过疯,也想了很多办法。
  但他还是没有找到姜月,因为她在刻意地躲着自己。
  许昱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姜月会突然提分手,之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现在不敢惊动姜月,好不容易见到了她,他失去过,所以害怕她再一次逃离自己的身边。
  他沉默了几秒,压着变声器的麦,似是玩笑,悠悠地说:"万一我就是你的前男友呢?"
  "不会。我的前男友可不会夸姜月是宝石一样闪耀的女孩。"
  姜月的声音很轻,伴随着风,很轻柔,却一字一句地重重落在他的心上,像是重石压了上来,让他一瞬间有些难以喘息。
  原来,在姜月的心中,他不会夸她吗?
  许昱强压着心中的情绪,假装轻松地说:"你前男友不喜欢姜月吗?"
  她回答得很快:"嗯,不喜欢。"
  许昱的手再一次收紧了几分,呼吸也有些急促,屏住呼吸问了一句:"你很恨他?"
  姜月突然动了动,眼神跟他对上,浓密的睫毛似乎扑闪了一下,语气中难掩几分嘲讽的味道:"我不恨他,要说恨的话,其实应该很恨以前的那个自己。"
  恨自己那样为了一个人去付出,却没有讨回什么东西,太傻了。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无条件地付出太傻了。
  "被甩了?"他问。
  姜月摇了头,背靠着窗口,身形单薄得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让人心生怜悯,煞白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没有,是我甩了他。"
  当时姜月主动提出分手,是她留给自己最后的尊严。因为她知道许昱不爱自己,所以早点主动分手,不然到了最后,付出了那么多还被人甩了,只会更狼狈。
  许昱抿着唇,冷不丁地问了一句:"要是你发现他还爱着你,你会不会选择和好?"
  姜月的眼神突然凝住,被他这个问题问住。她的头疼还没消散,这会儿应该是被风吹的,更加难受了。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在别人面前提起许昱。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聊起跟他有关的一些事情。
  姜月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看着楼下的喷泉池旁边,依旧是人声鼎沸。
  许昱就这样看着她,等待着回答。
  很久之后,才看到女人有些病态的苍白的唇微微动了,她有些有气无力地抬手,指了一下下面的喷泉池:"我要是跟他和好,当场跳进这个喷泉池。"
  她又回身,趴在窗口浅笑:"实在不行,从这里跳下去也行。"
  化装舞会结束以后,许昱回家洗了个澡,凌晨又去阳台上吹风。
  今晚的月亮很圆,月光也很明亮。
  姜月很喜欢赏月,每年中秋节是她最喜欢的节日。以前她总是喜欢在中秋节的时候拉着他一起看月亮,但其实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怎么好好地看过。
  第一次,许昱认识姜月的第一年,恍惚记得有一个女生在中秋节的时候送了自己很多月饼。第二次,那时候姜月正在追他,她拿着一盏月球灯笑盈盈地让他带回去赏月。第三次……
  他们在一起第一年的中秋节,原本是约好一起过节,许昱那年没打算回家。姜月为了留下来陪他,还专门跟家里人报备了。
  那是许昱最为刻骨铭心的一个中秋节。就是在那一天,原本留下来陪他的姜月突然提了分手,之后再也不见。
  许昱把脸上厚重的妆容洗了很久才洗干净,手指上还有些色彩的残留。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他有些嘲弄地勾了一下嘴角。
  时间若是回到三年前,许昱绝对想不到他会为了见姜月做到这个地步。只是为了见她一面,为了跟她说上话,去做以前自己绝对不会做的事情。见到一面以后,隐藏了三年的所有的思念,全部汹涌而来,他想问姜月当初为什么要分开,却什么都没问出口。
  开车回家的时候,许昱有些魂不守舍,差点跟对面来的车撞上,洗澡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姜月很轻描淡写的那一句——"我要是跟他和好,当场跳进这个喷泉池。"
  许昱一夜没睡,第二天一大早出门的时候听到隔壁新邻居关了门。
  律所今天依旧很忙,殷秦過来找他拿了一次资料,翻着许昱递过去的资料,啧声连连。殷秦也不顾这件事是不是很伤许昱的面子,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对姜月余情未了?你这资料够齐全的啊,连那边经纪公司拿不出的资料你都能有。"
  许昱淡淡地抬眸:"办你的事,话那么多干什么?"
  殷秦倒是没被许昱冷淡的眼神吓到,能看到许昱在感情这件事情上受挫,看到他情绪这么大的波动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殷秦没走,抽开椅子在他面前坐下。
  "破镜是可以重圆的,旧情是可以复燃的,分了手也不是不能和好的。"殷秦意味深长地说。
  没想到许昱听到"分手和好"这几个字以后脸色越来越沉,直接放下笔抬头,严肃地喊了一声:"殷秦。"
  殷秦继续假装耳聋:"分手了也可以追啊,不就是被甩了吗?问题不大,谁还没被甩过了!"
  许昱:"……"除了姜月,大概也没有人敢这样把他甩了。
  殷秦虽然不怎么怕事,但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许昱却是在他走了以后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晚上的工作饭局结束之后,许昱突然接到了白棋的电话。
  "许昱,出来喝一杯?"白棋顿了顿,"我们谈谈姜月的事。"
  许昱拒绝的话都挂在嘴边了,突然又改了口应了下来。白棋挑了一个很清净的地方,没有问许昱,直接给他点了一杯"别有遗憾"。
  写着饮料名的小卡片被放在托盘里,许昱在吧台坐下时就看到了。白棋把杯子给他推过来,开门见山地直接问道:"你还爱姜月吗?"
  许昱微微蹙着眉,眼神定在杯中。
  他其实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喜欢姜月这件事。
  有一种人,从小到大都是亲朋好友眼中的优等生,这种人看起来很冷淡,从来都不会跟"爱情"这个字眼沾上边,也不会喜欢别人。
  二十几年都不会见到他心动,直到到了该成婚的年纪才突然收到那人要结婚的信息,大家就会连连感叹——原来这样的人看起来冷淡得像是不会去触碰爱情,最后也还是会有家庭。
  许昱差点就成为这样的人,若不是姜月突然闯入他的世界。
  姜月太过于耀眼和不平凡,给他原本平静无风的生活掀起波澜。她扰乱一池春水,却又突然假装没有来过。
  "你知道我一直没有变过。"许昱抿了一口,回答道,"这么多年来,我对她一直没有变过。"
  "可你还是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分手。"
  许昱感觉白棋这句话像是把自己身上的逆鳞刮了下来,鲜血直流,直截了当的刺痛,尖锐的刀子没入。
  "是。"
  "分手的理由对你来说还重要吗?"
  许昱愣了半晌,倏地轻嘲:"我哪里还有资格在意理由。"
  白棋没有再追问,把单子摆在他面前,动机明显。
  别有等待、别有犹豫、别有遗憾。
  "如果你喜欢姜月,那就为她付出。"白棋轻晃了一下杯子,冰块咣当响,"当初如果你能对姜月再坦诚和付出一些,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酥皮泡芙白棋前男友喷泉文学阅读阅读大全网站目录投稿:寄容